終期消毒,熄燈號
評分: +12+x

致 未被人知曉的英雄周特勤

  若這封信造成了你的困擾,還請你見諒。

  不知你是否還記得那一場霧,或許那是你已經經歷過無數如此險惡的情況,但我深信那是如同英雄般的你都無法忘卻的惡夢,不知是從何開始的,若有似無、如同霾害般的霧從地裡竄出,逐漸瀰漫包圍了整座城市,而我直到發現媽媽她缺失了半張臉孔的驚恐,才驚覺不對勁,在街道上的人們從手腳到臉孔至全身都被手掌般的空洞所取代,直至消失,大樓的窗戶亦被手印般的紋路所覆蓋,而驚慌失措的我們卻也只能拼命的奔逃著,但即使躲進了房間,關緊了門霧也會從門縫及任何的通風管線竄出,多數人因此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逐漸消失。

  當然,想必如果還能見到你,你也會再三地強調這起事件是不該發生、不能存在且不需被記得,我亦相當的清楚此舉會對於貴單位帶來多大的隱憂,但我相信是上帝使我未忘卻你的名字,讓倖存至今的我能向你表達些微的感謝之意。

  謝謝你在我們徬徨無措之際明確且堅定的指引了我們方向,謝謝你讓混亂推擠的人潮有了秩序,並將我從地上抱起,我仍不清楚你的單位,亦不明白是什麼讓你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在濃霧環伺的街道上尋找著、呼喊著,緊抓著落單者的手,帶回那由棚布及塑料掩體構築在大街上,聯繫起騎樓的臨時檢疫所,喘著氣向馳來支援的醫護解釋著狀況,如同為了向雅典傳遞喜訊,因而力竭而亡的費迪皮迪斯一般,我之所以還能有如今的光明,都是因為你的守護。

(此段換頁)

  而當時其實我們知道那時端給我們的水和藥丸裡摻了能讓我們忘卻一切的藥,水裡的澀味用聞的都能察覺,也清楚那些失去了一部份肢體的人們已不在世上,只留下戶籍上簡短的已歿二字,但在經歷這一切之後,大家都累了,只想忘記這一切當作稍許真實的惡夢,這點我感觸最深。

  無數次的夜裡,我在夜裡驚醒,彷彿床下的怪物真實存在一般,但我仍能安穩的再次入睡,因為我知道,深邃的夜裡有你們守護,父母剛離世的那段日子,也過得很難受,特別的痛苦,但我明白,你們已經盡力甚至到犧牲的地步了,在失去肢體的人們中亦有如同你一般的特勤人員,而不同我們的是,你們的犧牲是無畏的。

  如今我已經大學肄業,而近日來的那起事故 亦使我下定了決心。

  請你們前來找我,我在██████████,██████████,就在那時候搭起棚架的騎樓旁,████████,████████████。

  ███████,███████,正如同你們的名言一般,控制收容守護,███████。

-卓紫薇


對記憶刪除措施失效處置/與操作程序和抗藥性生成有關:
該信函由基金會前台組織所截獲,為大規模異常暴露事件倖存者所著,據所供住家地址及驗證後,已於2020/3/4完成對對象及相關人士的會談及處置,已排除洩漏可能,記憶刪除劑耐受性相關報告亦已結案,尚無須對原製劑進行調整。

而有關對象積極參與基金會相關事務意願方面,鑑於對象不正確且誇大的崇拜心理,及學業及履歷上的表現欠佳,暫不予以錄用,並列入觀察名單,此外鑑於對象欲會面之職員-綠繡眼特工已於MTF-郎位-14第九次行動中身故,會談請求已否決,暫不告知其現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