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 Amour Et Mon Aide,約 1518 年
評分: +3+x

提示:本文檔是國際站競賽的一部分!當然你能在這里為本文檔評分,但對於競賽,僅國際站頁面的評分是被算在內的。如你不說英語,請自由地在此閱讀並在之後在國際站上評分。

Medicea Accademia Dell'Arte Occulta

SOLO PER USO INTERNO


展覽歷史:

巴黎學院 (1970-1998,2000-現在);在繪畫與雕版側棟的三樓展出;禁止觀客持續觀察一分鐘以上。

超自然屬性:

直接觀察 Mon Amour Et Mon Aide 的人將迅速出現嗜睡 (lethargy) 症狀 (例如:疲倦,缺乏精力等)。長時間接觸本藝術品會導致暫時性癱瘓,最終導致嚴重昏厥。

描述:

本作品是一幅混合媒材繪畫,題名為:Mon Amour Et Mon Aide。它描繪了 1518 年在亞爾薩斯的特拉斯堡(今日的現代法國1)的舞蹈瘟疫2


這件作品描繪了一組十位舞蹈人物,都帶著血淋淋的腳。 一位微笑的女人在這幅畫作的中心,和他們一起在一個木製舞台上跳舞。舞台位於畫作結構對角線的上方。在其下方,一團法國貴族、當權者以及醫生都在笑,並用他們的手指向上指著圓形舞台 (arena)。建立了兩塊分離的顏色區域,一塊由紅色主導,另一塊由灰色主導。在中心跳舞的女子被認為是藝術家的妻子 Adalene Troffea。



4ikpcjE.png



目錄識別號:0056-[PAR]

'Mon Amour Et Mon Aide'

Manon Troffea

(法國,1475-1521 年)

法國,1518 年


材料:帆布、油、蛋彩、蠟筆、人血

地點:法國,巴黎學院

1518 年 7 月 25 日,Adalene 在舞蹈瘟疫疫情蔓延之後去世。一天後,在 Mon Amour Et Mon Aide 完成之後,Troffea 寫道3

Adalene 在昨天倒下了。

她在一周前陷入瘋狂。她的眼睛毫無生氣,走向大街。起舞、微笑然後讓自己掃過地面。幾乎就像有另一個存在,一個不是來自人間的存在,掌控了她並且不肯放手。我不停叫喊,然而我的努力徒勞無獲。我扶著她的臉,我的淚水猛流不止,我乞求她,求她回家。她張開嘴,血色又回到了她蒼白的皮膚,我以為她回來了。

她轉過身,繼續向前邁步,她的笑容不是來自這個世界。

很快,一團又一團的其他人加入了她,他們一心一意,沒有停下來吃飯或喘息。城裡的人說這是「熱血」驚慌。人們刺穿了跳舞者們的皮膚,好讓所謂的詛咒之血流出來,以一種令人目瞪口呆的方式來阻止流行病。我試圖幫助還有找尋治癒方法,但他們說我不夠格。我坐下來,看著我可憐的 Adalene,體重一磅一磅地減輕,無能為力。

當局感到憤怒。「如果他們這麼想跳舞,就讓他們跳!這也許能讓他們平靜下來。」他們如此宣稱。所有人被放在舞台上,貴族們一邊看著一邊發笑,幾乎就像是把這當成奇觀。他們被留在上面任憑腐爛。

Adalene 前一天倒下了。我跑到她的懷裡,看著她的生命慢慢地從她的眼睛和身體中消退。我尋求幫助,感到絕望,知道我無能為力。我把她埋葬在她姐妹旁邊,遠離這個地方。

我的作品是我留給這個城市、我的愛還有我自己的東西。

其他人需要我,我明白。他們還活著,仍默默地乞求結束這一切。

我希望我能做更多。

來歷:

1518年:Manon Troffea 完成 Mon Amour Et Mon Aide

1518年末:Troffea 因謠言傳說在他的作品中使用人類血液而被調查。記錄顯示,他成功說服官員說顏料是使用由豬和鴿血製成的色素,但懷疑仍然存在。官方記錄沒有註意到超自然屬性,表明屬性在以後才顯現。

1519年6月5日:這件作品在聖維特節4亮相。獲得了褒貶參半的回應,因為該瞻禮日在塞爾維亞以外的地方並沒有被廣泛認知。

1519年7月15日:跳舞瘟疫發生一周年。Manon 在斯特拉斯堡的一個小畫廊展出這件作品。三個人因曝露而暈倒。

1519年8月:來自巴黎學院的導師前去檢查這件作品,證實具有超自然屬性。Troffea 辯稱對這些屬性一無所知,並且似乎對這些效應免疫。

1519年8月23日:提出以 200 塔勒5 (價值超過現代 50,000 歐元) 購買 Mon Amour Et Mon Aide 的提議。提議被嚴正拒絕,Manon 宣稱他寧願燒掉畫也不願意賣掉。

1519年11月:Troffea 創作了第二版 Mon Amour Et Mon Aide。第二版的屬性比第一版效力更強,可能是由於作品整體品質較高,以及此版本包括 Troffea 自己的血液。十二名暴露者失去了做出包括舞蹈在內的「輕浮動作」的所有慾望。

1520年1月30日: 在幾次關於腐爛血液臭味的投訴之後,當局闖入 Troffea 的居住地。他們發現第三版的 Mon Amour Et Mon Aide,這一版在舞台上凸顯了兩個人物──其中一位和 Troffea 他自己相似。發現一張紙條釘在畫布上,轉錄和翻譯如下:

這裡有某種美妙的諷刺。我創造了這些作品以阻止運動。現在,我看著他們在畫布上移動、扭動、痙攣。Adalene 在那裡,我看到她的笑容,狂躁,連同她的四肢胡亂擺動。我求她停下來,我的手上覆蓋著我用來繪畫的血。我對他們大吼大叫,叫他們停下來。我撕下描繪著正在嘲笑人們的貴族的那塊畫布,然後燒了它。

然後,總之,舞蹈停止了。我轉身回去,發現 Adalene 坐在舞台上,和其他幾個人一起護理受傷的腳。我們的視線相遇了,而且這就好像我們第一次的眼神相鎖。我的心跳了起來,我能說她的心也是如此。

我前去擁抱她,發現畫布不是障礙。我將要再次與她相會。

Troffea 從此失蹤。第三版的 Mon Amour Et Mon Aide 沒有超自然屬性,目前出借給倫敦的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

1520年2月15日:巴黎學院獲得了第一版與第二版的 Mon Amour Et Mon Aide

1822年6月20日:第二版 Mon Amour Et Mon Aide 在巴黎學院失火後被摧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