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部記憶
評分: +5+x
blank.png

十二月五日

基金會訪談室,Site-ZH-02

「我最後一次見到死者,洋館的主人K,是在上個月的十六號。正好是案發前一週。」H翻著他的筆記本,確認過去一個月以來的行程。

「其實那天我只待在那裡一下下而已,把裝著資料的紙袋跟K提供的線索一起還給他之後,我就離開洋館了。」H說。「尾款支票也是那時候簽的。」

H拿起我準備的咖啡喝了一口。

「啊!糟糕。你之前說的記憶消除,該不會是在飲料裡面加料的那種?」

「『現在察覺已經來不及了!』雖然很想這麼說,但這就只是一杯一般的咖啡而已。」我苦笑,H粗枝大葉的個性果然沒變多少。

「哈哈哈,那我就放心了!」

他真的是以偵探為業嗎?

「不過K倒是變了很多呢,跟第一次見面時相比。」

「?」

「我第一次到他家時,家裡還挺乾淨的,他也很有精神地招待我。後來向他報告調查結果時,他整個人像是失神一樣。在房子裡亂晃就算了,好像也沒在聽我說話的感覺。」H突然停頓了一下,把視線從桌上的資料移開,轉而看向房間內的大鏡子。「算幫我個忙,可以請後面的人先離開嗎?我不是很喜歡在一堆人面前聊天,有種動物園籠子的感覺。」

「但是還是會錄影錄音。」

「那個沒差啦,我都答應你要來這裡,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只是,被注目的感覺還是很不習慣。」

「好吧。」我說,並揮手示意調查小組的其他人離開。

H又喝了一口咖啡。

「一開始啊,是K寄信委託我調查他家中一件藝術品的來歷,價碼滿高的,我沒多想就接了。」

「委託的藝術品……」

「嗯,就是那隻人手。」

「你覺得那隻手有自我意識嗎?我是說,既然它能夠自己活動,甚至拿出抽屜裡的手槍殺死一個人。」H問。

「就算單從行為上來看,我也不會這樣斷定。但那隻手真的很奇特,甚至能進行簡單的手語跟書寫交流,它甚至沒有視覺受器。」

「啊啊,我瞭解了,那我的調查結果會很有幫助的。」H舉起自己的右手。「那隻手的主人把一部份的自我,轉嫁到了自己的手上。」

在他死後。H補充。

「這不像是偵探會說的話。」

「你在找我來之前不是也說自己是外商公司的主管嗎?算了,這不重要。你先看看這個吧。」

H從他的筆記本中拿出一張相片,一個男人坐在照片正中間,左邊的女人單手抱著懷中的嬰兒,右邊則站著幾個身穿執事服的男子。幾個人的背後是K的住所,那棟洋館。

「這張照片是K的爸爸在K出生後不久拍的,那個被抱著的嬰兒就是K。中間的人是K的爸爸,不過那名女子和他記憶中的媽媽不太一樣。K告訴我,這張照片跟那隻手被收在同一個木盒中,所以就一起交給我調查了。」

「所以你找到那個女人的下落了?」

「沒有,我也這樣跟K說,但他一臉驚恐地要求我再去找找,他願意付錢。我告訴他這不是錢的問題,沒有結果就是沒有,這對偵探的名譽很傷呢。反而是我才想拜託他千萬別把我幫不上忙的事情告訴其他人。」

H把筆記本翻到了寫滿字的一頁,並將它遞給我。那頁上頭寫著「洋館之謎」。

「很有你的風格。」

「哎呀,別管那個。這是我離開洋館後的推測筆記,你看一下。偵探除了依據證據推理之外,有時也得做一些大膽的推測。要不要把這些當成真正的答案取決於你,但我還是有些根據的。」

H的字跡雖然不太工整,但在資訊整理上很有邏輯,我不費多少注意力就看完了。

「那隻手是那個女人的。我猜K的爸爸用了某種方式將那個女人的手變成如石頭一般材質的藝術品……想想是有些噁心。但女人早有準備,事先將一部份的自我、精神、意識,隨便哪一種,轉移到了自己的手臂上。」

「以一般人的標準來說,這推測確實很大膽。」

「是這樣沒錯。在她的右手被拆下來之後,她也離開了那個家,也有可能就這樣死了。至於她的手,則被K的爸爸收在盒子裡,一直到他過世之後,盒子被兒子找到、打開為止。」

「我……會參考的。」我說。H在作風和行為上多少有些放縱,但推理和第六感一直都很好,雖然基金會講求證據,偶爾也需要其他意見的幫助。

「反正剩下的是你們的工作,我只是個業餘偵探,實在搞不太懂什麼現實扭曲跟魔法之類的東東。對了,記憶消除是什麼時候啊?」

「啊?喔,對。我們一開始確實是這樣說的。」

「消除什麼的我完全沒關係,只要把我從這件事情當中弄出去就好,我一點也不想再體驗被手掐到窒息的惡夢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