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周刊 第九期
評分: +8+x

←上一期

2020年10月3日第九期
繁中
週刊
三垣指揮部的指示發布
協力即為革新之王道!日分團隊競賽開跑

本週新聞

來自三垣的指示:
工作人員聯絡站點網頁規則皆已翻新,反騷擾政策也完成翻譯,還請各站點主任多多宣導-如果站點主任長期外出則可交予副主任進行,我們不希望有任何違規事項出現。


協力即為革新之王道!日分團隊競賽開跑
為紀念日分創立七周年舉報的活動馬拉松,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至第三回合,究竟在脫離謊言之後,由各路高手組成的隊伍們,能夠帶給我們什麼樣的精彩作品呢?


本周原創作品

也許,一個溫暖的午後,在海洋公園啜飲咖啡

——世界末日並不值得害怕。
——然而,一步一步勒緊脖子的,緩慢到來的諸神黃昏,才值得恐懼。

SCP-ZH-163

SCP-ZH-163事件發生時,肉眼可見月亮及周圍的雲層將會進行明顯的變化,依序為:白色月亮、黃色月亮伴隨著藍色的雲層、紅色月亮伴隨著紫色的雲層。隨著顏色的變化,觀測月亮的人將會受到程度不等的精神影響

月中秋,秋糜之餅不見欣喜

如是,鹿神的譏笑在大淵中迴盪。潘洛斯用雙手摀面,無法確定鹿神造成的傷害跟拙劣的幽默感,究竟是哪一個比較糟糕。
另一端的物理宇宙中,盈月的月光映照在當晚的台港澳馬。今晚的基金會,仍舊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闇壽司檔案No.019「伸卡握法」

教練教我要投出伸卡球應該如何握球,而我則教他迴轉壽司的方法,我們也答應之後要找機會互相比試一下。沒想到前職棒投手會這麼快就對壽司陀螺上手,看來練習果然能造就實力。
.
不對,我怎麼可以因為壽司陀螺而建立羈絆呢?我可是闇壽司的暗黑卿啊!

矢尖

天雷其後,火雨熊熊燃燒著,高呼著毀滅的到來
女性的病態微笑與因痛哭而扭曲的臉龐重疊在一起
「安息吧,辛苦了,對不起」

SCP-ZH-617

請基金會停止對中國的抹黑與不實指控。中國政府對新疆維族人施用非法異常手段一事完全是子虛烏有的憑空捏造。若基金會一再試圖以異常人權與倫理的名義干涉我國內政,那麼我們也將對貴組織在中國境內的設施與資產做出相應的處置。

SCP-ZH-399

它會把我所剩下的一切都吃掉,我的信仰、我的勇氣、任何一切能讓我覺得踏實的東西都消失無蹤。我想,那些能讓我感覺到我依然能站穩的東西,正是它帶走的東西,而且它還要更多。
我不知道它帶走的確切是什麼,但我需要,我需要那個東西。沒有它,我沒有自信能活下去。


本周翻譯作品

灰色的悼文

時代變化而這個星球的支配者也會改變。這世上被稱為生物的一切,皆總有死的一天。然而,也有照護著死亡的存在。為了弔唁那樣的存在,他才會誕生。
無論人類是追著太陽猿神,或者人類自身被奈米機器所滅
「他」一定會繼續弔唁。為了給予那些筆直地活到最後的存在一份安詳的睡眠。

暴牙男孩:一則童話

一縷粉紅色的口水從熊張開的嘴巴中滴落。「現在,如果我真的想挑戰關於虛構角色的假設,包括你的和作者的,我可以直接從你正在看的螢幕中爬出來,然後襲擊你。你撕裂的皮膚,你的骨頭被我的熊掌打斷發出的喀啦聲,還有我的牙齒咬入你溫暖而甜美的肉的感覺。」

SCP-010-J

O5議會作出的回覆是,以完全無關的理由立即處決了所有在Area-399的人員。也許他們就是喜歡開槍射殺人!不過,他們不會射你,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擔心,開始去度過你那美好、安全的一天吧,就像我們其他人一樣!

於黑暗中輕拍翅膀

她從未聽過它的聲音。那個聲音難分男女,有著她不熟悉的口音。她推斷她一定是在夢裡,於是她跟著,而它引領。它帶著她經過由黑夜自身組成的洞穴。它帶著她穿過最嚴厲的寒冷。它帶著她走過古老的時間。它帶她到了光明之處。
她沐浴在光輝下,花了些時間讓她的眼睛熟悉光線。

公民的報導

黨派宣稱我們在這裡,喜出又望外
我今天也去投了票,投出我的那一票
我想我會回家去,我會回家去祈禱

信濃新聞告發 現任知事身陷使用禁止米的疑雲

說到底因為基金會的介入而讓瑪登娜莉莉襲擊事件出現諸多疑點。襲擊瑪登娜莉莉的御蓮寺嫌犯曾拜入瑪登娜莉莉門下,因而時常傳出兩者有不可告人的關係。謠傳是基金會相關人物的塔卡歐與瑪登娜莉莉女士進行決鬥,隨後基金會武裝部隊馬上魚貫而入。

SCP-1073-RU

通常,那些暴露於SCP-1073影響中的人會因離開橋梁而感到恐慌。此種恐慌會由看到人和車輛在深淵中漂浮而加劇。「跌入」深淵的人會遭受強烈的腦震盪,噁心和疲勞。█名受害者當場或隨後因心臟病發作而死亡。

SCp-1062-JP

在這條繩子出現的同時,SCP-1062-JP-1會因未知的原理確信當下就是自己此生最幸福的瞬間。根據這份確信,可以簡單地推測出今後SCP-1062-JP-1的人生將不會再有比這更幸福的事情發生了,最終許多SCP-1062-JP-1會在SCP-1062-JP發生時利用出現的繩類物體進行上吊自殺。

SCP-1710-JP

基金會神學部門的見解認為GoI-484E的崇拜對象很有可能並不是蕭邦,而是擬態為蕭邦的其他某個噬信仰實體。GoI-484E相信聖蕭邦再臨將帶來「全人類的完全協調」,但上述的神學部門見解中,則擔憂有導致毀滅性世界末日情景到來的可能性。

SCP-4953

SCP-4953 幫助平民站起身。它讚賞了他的「戰鬥精神」,但警告如果他下次再度對它發動攻擊,它將「毫不留情」。SCP-4953 給了該平民一根薯條後,指示他從門離開。

1998年,初夏

大大地深呼吸,吸進沒有土壤味道的空氣,然後他看向北方的天空。可以聽見遠方傳來直升機的飛行聲。東邊則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大概沒有疑問的是一場戰鬥已經結束了。
想起一些人的話語,米可瓦伊邁步而去。他明白自己在這裡的意義了。士兵們的戰鬥已經結束,而身為記者的戰鬥才剛要開始。
這裡就是他的戰場了。


漫畫專欄 布萊恩與基金會好夥伴

SCP-447 - 綠黏球

1601616748786.png

繪:AbyssDreamAbyssDream


主題人物 Dr. Bales!

ff805f6ad6c5f11f.png

繪:SamScriptSamScript


姓名:Eastadage.RD.Bales
暱稱:Dr. Bales,有人會以Dr. 爸爸或是Dr. Dad稱呼七罪仲裁者、暴雨狂龍、東方箴言守護者
性別:男
年齡:35保密,因為這樣比較帥
安保權限:3
人員編級:B
主要活動站點:Site-ZH-16
職務:研究主任
留言:不要清掉我辦公室裡的蜘蛛 ██!誰把機密資訊寫上去的!?
5a94fca8b452c30d.png

專訪時間

歡迎來到基金會繁中廣播四課,最歡樂的突擊採訪時間又來啦!
這周登場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那位Site-ZH-16的代理管理Dr. Bales!歡迎。

Dr. Bales:欸,不是,我怎麼又變成代理管理!?潘A!你算計我!
Dr. Bales:唉……你好。

你好你好!好開心今天可以攔截到Dr. Bales接受我們的採訪啦,不過聽到剛剛Dr. Bales跟同事的喊話Dr. Bales其實不是Site-ZH-16的代理管理嗎?

Dr. Bales:不是!絕對不是!就算站點主任、主任代理看起來都沒在管事,我們還有副站點主任!我只是常常莫名其妙被扔去參加跨站點會議而已!絕對不是什麼代管!

原來如此,Dr. Bales很受到同事的愛戴呢,那平常在辦公室的時候也是會像今天這樣歡樂的嗎?

Dr. Bales:愛戴?也許吧?
Dr. Bales:果然還是提到我的辦公室(苦笑)
Dr. Bales:嗯,總之如大家所知的,我跟三個女助理共處一室工作,離章也常常來串門子,所以很多謠言滿站點的在傳,但是真的沒有什麼越矩的行為發生啦。
Dr. Bales:至於歡不歡樂……倒是常常發生些無傷大雅的烏龍事件,整體而言……工作算快樂吧?

烏龍事件嗎?超讓人好奇的啊,有沒有特別難忘想跟大家分享的有趣事件呢?

Dr. Bales:喔,大概就是這個吧(拉開實驗衣),我為了方便所以請我太太改造了白大褂,縫了很多口袋放小工具,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會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兒,現在每天都得從頭檢查一遍呢。
Dr. Bales:發現這件事的時候真的讓人感覺到自己進入了和以前所知的、完全不同的世界,感慨萬千啊。

欸?這就是傳說中的那件百寶袋大衣嗎? 老天這個口袋數量……這恐怕比消防防護服還要重了吧?

Dr. Bales:嗯,全部工具塞滿大概有20公斤,所以你看我在肩膀跟腰際都還有加兩條補強用的織帶。

太讓人讚嘆了,Dr. Bales有在裡面抽出過最神奇的東西是什麼呢?

Dr. Bales:啊,這個難以取捨呢,真要給個候補,我覺得前三詭異的是打嗝罐頭、冷凍三葉蟲跟無敵士力架。
Dr. Bales:打嗝罐頭我已經知道是從SCP-ZH-899所在的世界過來的,但是冷凍三葉蟲還沒個下文,又是什麼異常導致那半截士力架變得堅不可摧的也很神秘。

總覺得面對異常的時候可以把那個半截士力架丟出去看看,也許能成為救命關鍵也不一定呢……說到救命,Dr. Bales能跟我們分享一下關於Site-ZH-16 MTF的事情嗎?

Dr. Bales:喔,那就說說我最近被指派當負責人的那個吧,天槍-7 “天任斯人”。
Dr. Bales:說起來我會被指派的原因也只是跟成員比較熟吧?(抓頭)
Dr. Bales:總之他們在應變特工裡算是相對資淺的一群,很巧合的都是4316訓期的成員,這個訓期從結訓日開始就多災多難呢。
Dr. Bales:從那顆棒球開始,經歷了很多大小事件,有人被異常結附,也有人經歷了異常而變得特殊,更有人變成了異常
Dr. Bales:但他們是一群好孩子,這從他們還在受訓時就接受並且通過Site-ZH-02的經歷與精神分析之後就已經證明了,我蠻感謝主任代理力排眾議為他們爭取了一個被收容以外的出路,希望未來我們可以證明組建這支MTF的決定沒有錯。
Dr. Bales:天任斯人的路還很長,希望大家可以支持與包容。

感覺發生了不少事情呢,不過Dr. Bales現在的表情就像看到自己的小球員在場上練習的教練一樣自豪阿,在這麼溫暖的帶領下希望天槍-7之後在基金會的任務都能平安順利呢,很謝謝Dr. Bales接受今天的採訪喔!

Dr. Bales:不客氣,也辛苦你了。


連結


加入編輯部

這份周刊才剛起步,非常歡迎任何人加入一起編輯。讓我們共同記錄繁中基金會的路程。
漫畫與專欄作品熱烈徵求中,歡迎前來#周刊編輯部投稿!
加入#周刊編輯部

下一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