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kenzie博士的作家觀念指南
評分: +5+x

基於群眾要求,我列出了壞作家的刻板觀念以啟迪社區。如果因為寫作基調而看不明白的話,你只要知道你是不會想成為他們的一份子的。:)

免責聲明:此文件本身是作為一份對各種常見類型的壞新人的半開玩笑式分析。以下並沒有針對任何特定人士,並旨在娛樂,而不是搞針對。

我不能也不會容忍使用這些觀念去針對網站的成員。如果你這樣做,你將會因為粗暴對待其他會員而被職員訓斥/封禁。再次重申,這並不是為了讓某些人或團體找樂子之用,只是旨在幽默。
——Mackenzie


情緒化青年(The Emo Teenager)

我寫得很爛,但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我恨我的人生。

從明顯到微妙,情緒化青年以不同型態出沒。雖然基於林肯公園歌詞的SCP也算是沒什麼問題,這種觀念一般適用於所有正散發著抑鬱和焦慮的作者。情緒化青年很多時候會試圖透過貶低自己,或聲稱沒人能理解他們或他們那可怕、可怖的生活狀況來博取同情。當他們在網站上的投稿被批評時,你通常也會看到類似這樣的東西:

對不起我太廢了。我現在就去死。

當你在像SCP基金會這種高標準的社群首次寫東西時,一些誠實而謙遜的話是可以說的,但在你一直用來推脫直到你開始惹惱所有人之前這是有個限度的。我在先前的文件寫作指南中也提及過,SCP基金會的作者們往往都是偏成熟的一群人,他們的平均年齡也遠超過20歲。如果你是青年人(尤其是患上焦慮問題的那一類),這裡並不是為你而設的網站。我們不是來聽你的抱怨的,而你也不需要打算告訴所有人一切是有多糟糕去尋求同情。

註:是的,我真的見過有人要脅道如果他們的SCP被downvote就自殺。如果你被說中的話,那你真的需要去尋求幫助。立即。

共鳴等級:3/10 - 我們有不少人以前也是這樣,但這並不能當成是藉口。
惱人等級:5/10 - 我們之中那些曾在那裡的人不想再被提醒了。幸好「無視釣魚」規則在這裡運行良好,只要你不咬勾,他們最終會被趕到更有同情心的環境中。
可挽救程度:1/10 - 你通常無法為他們做任何事。他們不是自己長大了(使其變成能自己解決的問題)就是去其他像噗浪1之類的地方。

半桶水理科生(The High School Science Dropout)

為啥我們就不用一塊反物質動力鈦磁鐵去維持收容呢?

在這社群中不是所有人都是火箭科學家或知名生物學家。但是,我們大多都是在校大學生或大學畢業生,並因此都相當聰明。最重要的是,在這裡寫作的這些人都對基礎數學、科學流程以及如何對我們未完全理解的項目進行研究都能很好地掌握。半桶水是一些不僅決定去寫一篇基於推想科學的SCP來投機取巧,而且還沒有對此做任何功課的人。以下為一些不錯的跡象,表明你可能會被那些作者留下的半弔子憎惡物給絆倒:

  • 使用英制單位
  • 對SI單位的糟糕運用,像是明顯自英制轉換而來的數值以及無意義的測量
  • 對缺乏對基礎科學的理解或對某些東西的運作有完全錯誤的假設
  • 過量使用技術行話以及/或不明白「客觀基調」並不代表「盡可能塞一大串文字進去」
  • 視偽科學為真實
  • 不理解智商是怎樣的
  • 在生物學而言,不理解大地母親最先到達那裡,而且她永遠都是比你好的恐怖作家。

作為推論,一名半桶水或許也是那種認為領域知識是某種遺傳的人:

我爸爸是物理學家,所以我顯然知道我在說什麼。

共鳴等級:2/10 - 雖然有時是有真的搞錯的人在,但大部分在那能證明你是否真正的半桶水的列表上的東西都是完全難以想象並不可原諒的。
惱人等級:9/10 - 少數打破懸置不信的東西都遠比壞科學可靠或完整。
可挽救程度:2/10 - 非常、非常少數的這些小子能接受一些真正的科學,但更多的唯一解是等到他們確實自學校畢業為止。

神風隊隊員(The Kamikaze)

嘿各位,我在15分鐘前成功加入了,而這是我的第一個SCP。

我們這些SCP基金會的主要貢獻者了解並享受人們在基金會變得很興奮的事實。畢竟,對於我們其中一些人而言,實際上我們主要痴迷於此,而且我們很高興其他人也喜歡上它。我們喜歡看到人們在猜測,也喜歡看到人們想出更多如何對網站和社區作出貢獻或改進的點子。

但是,令我們擔心的是,當一名新鮮的新會員沖到我們網站上,不顧勸告,以糟糕的構想,糟糕的文筆,以及通常錯漏百出的寫作一頭撞到社區上,就像從壞點子之樹掉下來並一路撞著枝幹下去一般。只要想象一下一架上頭載著聲撕力竭地喊著「萬歲!」的駕駛員而且彈痕纍纍的零式戰機,你就想到點子上了。

這個故事的寓意是基金會重視質量大於一切。請花點時間去讀所有必要和涉及到你的點子的相關指南和文章。

跳出你的點子並先向社區放出草稿,最重要的是採納他們給出來的意見,特別是來自知名作者的。我們很樂意幫助你起步,但你也必須要自助才行。

註:像我喜歡在失敗條目的討論頁裡說的話一樣,「當你發上主系列的時候你是尋求簡易審核,而不是反饋。」反饋是在你發布最終草案前發生的事。

共鳴等級:1/10 - 在你被基金會所接受之前,你應該先讀完所有的指導。這種雜亂無章的寫作水平是不可原諒的。
惱人等級:6/10 - 值得慶幸的是,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把作品飛進網站後很少會再來第二回合。
可挽救程度:3/10 - 在很罕見的情況下你能讓其中一名小子冷靜下來,但以他們的沖動勁通常都會導致他們要不燃燒殆盡要不一頭撞上南牆去。

非主流人士(The Non-Sequitur)

嘿大家。我是位奇幻作家而我覺得如果稍微改一下格式和基調的話SCP會更cool的。

一個有趣的轉折或獨特的亮點是令你的作品變得突出並令它得到吸引眼球的最佳機會的最好途徑之一。在這方面與別人不同並不是什麼壞事。

但是,這並不代表寫SCP時沒有什麼通用而不可侵犯的規則。寫作時完全不依照格式(而又沒有合理的理由去這樣做時),使用完全和基金會不同的組織結構(像D級人員變成代表其他東西而不是代表作為炮灰使用的死刑犯)或完全沒用作為基金會特色的客觀基調和技術寫法都是有人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及怎樣去配合合作企劃的明確信號。當有人這樣做,就會破壞條目的基調(隨後而來的是讀者的懸置不信)。

甲型非主流是天真無邪的受害者,他們並不知道任何更好的寫作方法。乙型非主流是明知有所不同而且知道他們錯了只是毫不在意的人;他們想「改造」這個網站使其變得「更好」,而且似乎並不在乎別人是怎樣想的。

共鳴等級:5/10 - 當你看完數以百計失敗的意見書顯然你也很容易做到。這個問題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在你努力作出貢獻前先多瞭解這個網站而已。
惱人等級:4/10 - 大部份犯下此類錯誤的人也就只是對標準一無所知而已,當被提醒並改正以後通常他們都挺從善如流的。
可挽救程度:6/10 - 甲型可以透過適當的努力挽救回來,但乙型一般完全是執迷不悟,然後他在SCP基金會的短暫生涯通常都會以他們灰溜溜地退出或被封禁告終。

特級玻璃心(The Special Snowflake)

我認識的人都說我是位偉大作家。

作為情緒化青年的近親,玻璃心已被大家告知他們是最棒的作者。包括他們的老師、家人、朋友以及他們在Pixiv上的粉絲……有人看見問題出在哪裡嗎?

最好的回饋是那種你得自於並非付出於你的人的回饋。你的朋友和教師都支持你,難道你認為你們會在你寫出真心可怕的作品時對你開誠布公嗎?再加上在前文提到的基金會社區高標準,這會是個通常以這種形式結束的災難:

為啥你們都這麼刻薄?這是好東西,只是有點不同而已。

你或許會偶爾看過這樣的極品:

我的[高中]老師說我的作品是大專水平。我不用你們幫忙也能寫好。

最後,當面對著他們的SCP被踩到-30以下的事實時,我們會看到玻璃心的破碎狀態:

[嗶]你們!我要回去[在此插入業餘藝術/寫作網站],他們才不像你們一樣是群混蛋。

共鳴等級:4/10 - 當你還年輕而且未受重挫時,是不會那麼容易區分出友好的同情和真正的反饋之間的區別的。
惱人等級:7/10 - 不幸地,這些小子往往只在確實的行政手段能對付他們時才會有所收斂。幸好,這些孩子除非帶著惡意不然往往都不會再回來,從而使他們成為一次性的問題。
可挽救程度:3/10 - 有時候你能說服一名玻璃心冷靜下來並學習汲取真誠的反饋,但他們通常都是回到他們爬出來的洞裡。往好的方面看,玻璃心破碎的那一刻也是一場賞心悅目的好戲。


次要觀念

這些觀念還不夠突出以保有一席之地,但仍然值得一提。

班德俠(The Bender)

耶……聽著,我要用21點和妓女開一座我自己的主題公園。
——班德,《飛出個未來》第二集,“The Series Has Landed”

飛出個未來的角色命名,班德俠2是在為SCP維基貢獻上多次碰壁後,決定自己創立分支網站(有或沒用21點和妓女)並邀請所有人參與並作出貢獻。

SCP社區有著悠久而傳奇的歷史,並建基於管理者和職員這些不僅是大作家,也是致力於維護網站順利運行的人肩上。這需要大量努力來維持系統的運作,所以應該不用多說,那些太著急於達到上述標準的人能使一個分站運行的機會微乎其微。大部份此類網站都短時間內崩潰,因為參與的人都認為這並不值得去努力。

註:那些成功的SCP維基分支網站,像被放逐者之圖書館全球超自然聯盟,全都是由SCP維基的現存管理者創立並運行的。

跟風客(The Coat-tail Rider)

在SCP基金會這裡,作為一個寫作網站,我們鼓勵新人要有創新和創意。如果你在這裡待上一陣,你會發現和現存的SCP太相似的作品往往都會被幹掉。我們想見到新東西,在超自然方面獨一無二,最重要的是靠自己而不是依靠現有設定的SCP們。

跟風客有兩種。第一種是字面上從未寫過任何屬於自己的東西的作者。他們會花上好幾小時去想如何用新奇有趣的方法幹掉SCP-682和用SCP-914做各種各樣的事,以及在我們如何處決SCP-173或至少使它安份點的事情上永無止境地爭辯。第一種跟風客或許甚至只會盡可能地在現在知名SCP的基礎上寫故事,但從來都不會去想出他們自己的原創內容。

第二種跟風客是那些寫出一個平庸的SCP,然後馬上把它和不下半打的其他SCP交互在一起的作者。這通常是以「建議與這些SCP進行測試」或更罕見地「不能與這些SCP放在一起」的形式出現。更極端的例子是作者在未經批準下編輯現有知名SCP並在上面加上連往自己條目的反向連結。

腦殘粉(The Fanboy/Fangirl)

SCP基金會的成員和貢獻者來自五湖四海各行各業。每個人都有個人喜好和口味這點是不無道理的。但是,當你只把最痴迷的東西一直放在嘴上的時候,是最令人氣惱的。

嘿,我有跟你說過我真的很喜歡[在此代入愛好]嗎?這裡有人是[在此代入愛好]粉嗎?為啥這裡還沒有[在此代入愛好]SCP?應該有人要去寫一個出來才行。

這類新手從特定的粉絲到廣泛的流派不一而足,但無論是哪種方式,最終都是以不斷地只談論他們那特定的愛好來惹大家生氣。如果你的SCP是一座魔法超維度電話亭或一堆能召喚或反召喚為你而戰的怪物的球體的話,那你就有權去懷疑自己了。

腦殘粉的其中一個分支是直接粉網站上的會員。有些人會認為Bright/Clef/Kondraki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棒而且總不會錯失能討好他們的偶像的機會。雖然幾乎不會像普通腦殘粉一般惹人厭(他們的偶像可能覺得會是這樣),但他們仍然難以應付而且事後會令你心情變差。

這裡是作為作者的Clef,只是想附議一下:我以前遇見過一些Clef博士的粉絲,而無一例外地,他們都惱人得很。通常是因為他們 a. 將我與我的角色混淆並不斷吹捧我是怎樣怎樣怎樣怎樣的棒,或是 b. 把Clef洗白3到一個地步是連我都認不出他們所寫的角色是什麼。

如果你喜歡我的作品,那就用各種方法,去贊美它。如果你要對我的作品提出反饋,那就用各種方法,告訴我好在哪裡和壞在哪裡。如果你只是想吹捧一下當Clef和Dmitri一起出發時會有多酷以及向我秀一下你自己的角色和Clef在他們的愛巢裡的同人畫作的話,那就留給你自己,深埋在你那盛開著真正愛情的心中的秘密角落裡,而我並非要看到它不可……除非真的很有趣,那你可以發到我的Tumblr上。

恐怖廚(The Horror Snob)

根據關於基金會4頁面:

我們的目標

  • 尋找超自然事物並基於其原理發展新科技。
  • 收容有潛在威脅的事物。
  • 發展安全措施來應對未來出現的危險事物。
  • 尋找、扣留、消滅任何阻止我們完成上述目標的人或事物。

最令人討厭的新人之一就是那些十分自以為是並打算對任何不「嚇人」或「可怕」的東西都給downvote的人。雖然最能吸引你眼球的的確是那些令你夜裡難眠的東西,但沒人說過SCP必須是可怕的。網站中一些最好的SCP都只是單純的不可名狀而已;我們不知道它們是如何運作,而且它們會讓你揣測不已。別做一個秒投downvote只因為它沒嚇著你的惱人家伙。

亂評家(The Kibitzer)

在SCP基金會這裡,我們看重來自所有會員的真誠評論——不管你是否是一名作者。顯然如果你寫出幾個有份量SCP的話那人們會更偏向接受你,但你也不必先成為藝術家也可以當藝評家,甚至有時新人也會給出一些好建議。

令人不能接受的是當有人提出一些真的,真的很壞的建議時還讓它看上來像是個權威意見。就像這樣的東西:

嗯,這不錯,但還需要與SCP-173和SCP-682交互試驗一下再加上一些測試記錄。你還要加些幽默感去對比出其嚴重性,就像有人不小心殺了一幫研究員之類的。

註:如果你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這是個壞建議,那你最好,最好回去重讀一遍寫作指導。

伸手黨(The Outsourcer)

和跟風客相似,伸手黨有著相同但著眼點不同的問題。不同於單純在其他人的作品上幹活,伸手黨寫出一個包含最低限度的必要內容的SCP,讓它處於未經雕琢的狀態,並希望社區中的人會將其完成。

與大眾的觀念相反,SCP基金會並不是傳統意義上,每個條目都經過多人經手的維基。我們想看見的寫作,的眼光,而如果你的文章尚未完善,那我們寧願你自己藏起來直到它準備好迎接巔峰時刻。

伸手黨的標志包括:

如果你有如何改進它的想法的話,歡迎你隨意修改。

還有:

我喜歡這點子。你能幫我寫寫它嗎?

重申一點:合作寫作是在已經與其他人為一個可以在已建立框架內加以擴展的概念上建立一個堅實的基礎的情況下進行的。如果你連一點東西也寫不出來就想其他人幫你搞定它,這是偷懶。

空想家(The Visionary)

和班德俠相似,空想家是一些不只想為基金會作出貢獻,更想以以前沒人做過的方式去作出貢獻的人。寫SCP或作故事還不夠;他們想作一票大的:書、電影、電子游戲,或其他要動用多人,耗時上百小時,有時甚至涉及到出版協議的大工程。

問題是,這些人寫不出來,而這些項目建議書是在他們首篇(甚至是頭幾篇)作品被社區幹掉之後憑著一腔熱血的最後一搏。他們往往在他們假定的創意專長領域上只有很少甚至沒有經驗,如果有的話也只有最初步的宣傳材料,而最明顯的情況下,甚至沒有考慮到情節或故事;在這時候他們甚至可能會上來詢問點子。

現在,倒不是說創作基於基金會的衍生創意企劃是不可能的事;有些企劃有著悠久而傳奇的歷史——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比基金會本身更加註目,例如電腦游戲SCP收容失效(SCP Containment Breach)。但是,在幾乎所有情況下,這些企劃都有熟練的領航員為其掌舵,而他們也知道不應該賣零件;即是說,不應在他們有東西能秀前就秀出他們的企劃。空想家就是專指那些單純誇誇而談以引人注目(並忽視他們那糟糕的寫作能力)的人。

更多陸續有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