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kenzie博士的提案
評分: +2+x

項目編號:SCP-001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001的所有組件需分開收容於Site Zero中具備環境控制功能的保險櫃中。Site Zero的地點為5級機密,唯有O5議會成員才能知悉。

僅允許O5等級人員存取SCP-001本身、其轉錄以及相關資料,除非經由程式Zero。程式Zero必須在全體O5議會成員一致的直接命令下才能實施,且程式Zero的詳細內容只有O5特准的人員才能獲取。

描述:SCP-001是兩個物件與三十三份文件的總稱,所有權屬於[資料刪除],又名「管理者(“The Administrator”)」。

SCP-001-01與SCP-001-02分別是[資料刪除]

SCP-001-03至SCP-001-35的文件混合了手寫與列印的格式。這些文件,除了完全沒有表現出隨時間劣化或破損的情形外,在所有方面都表現正常。對紙張本身年代的化驗則得出了不確定的結果。這些文件的內容詳列於下,包括[資料刪除]

[資料刪除]

[資料刪除]

[資料刪除]由於這些物件是基金會成立的推力,同時也構成了基金會的活動準則,因此這些資訊只能在O5議會的直接命令下提供給程式Zero的人員。


在O5議會命令下進行5級加密-僅允許閱讀
無授權的存取將導致立即處決。

附錄001-01:對SCP-001-01與SCP-001-02的分析

SCP-001-01是由未知金屬物質所構成的平滑裝置,尺寸約22公分寬,30公分高,1.5公分厚。項目的重量與其尺寸極為不符,達8.2公斤。其上有一個小型數位顯示器,並且有一個看似是某種鑰匙孔的開口。由於沒有可見的接縫或緊固件,目前為止,嘗試拆解或分析這個裝置的嘗試都已失敗告終。以X光或磁共振掃描SCP-001-01內部的結果顯示出不確定的結果,表示裝置的內部若不是太過緻密以至於無法掃描,就是內部的拓撲結構有異常。

SCP-001-01的能力貌似只有顯示兩個指標。第一個表現為一種狀態或進度條以及數位,目前進度約在23%。另一個指標是一串簡單的數位元數目器,當前數字為██,███。

SCP-001-02是一把與SCP-001-01外殼相同材質的鑰匙。目前推定這是SCP-001-01的啟動鑰匙。

附錄001-02:SCP-001文件的轉錄

SCP-001-03是管理者的個人日誌。SCP-001-04至SCP-001-35在回收時一併夾在SCP-001-03的書頁中。

SCP-001-03的片段,第1頁:

我一向很排斥寫日記的點子。文件是一回事,但我從來就不知道寫下個人思考過程有什麼意義。我心中的科學家告訴我,總有一天某人會需要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

SCP-001-03的片段,第3頁:

人們常說,萬事起頭難。我已經從聯邦政府那裡取得了足夠的資金與人員,並且建立了一個能讓我繼續研究的組織。[已編輯]總統堅持要我交出那個裝置以確保安全,但我也把話說的很清楚:我不會交出自己的所有物。

SCP-001-03的片段,第7頁:

不幸地,進度在這幾十年間嚴重落後。我堅持在解答出來前不能重建科技,因為我相信除非我們能一石二鳥,否則只會加速事情的發生。

SCP-001-03的片段,第9頁:

我必須殺掉他們。他們瞞著我偷偷在重建那些科技。我必須在24小時內動身,這處設施從現在起就算毀了。

SCP-001-03的片段,第15頁:

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一想到我為了達成目的而不得不說謊,就令我感到痛心,但我不能再一次承擔讓他們知道真相的代價了。

SCP-001-05貌似是以噴墨印表機印刷的文件,被夾在SCP-001-03的15與16頁之間。紙張本身與其他SCP-001的文件以同樣的未知方式保存。

來自管理者辦公室的備忘錄:

人類的存在已經延續了數十萬年,但直到最近的數千年才真正是我們的時代。我們在信史之前的無數時間中都在做什麼?我們瑟縮在洞窟中,用篝火抵禦黑夜,畏懼著我們所不瞭解的事物。不僅是因為我們不瞭解太陽為何升起,還有巨大而長有人頭的魚、動如活物的石頭,以及僅僅看見就令人發瘋的怪物。所以我們稱其為「天使」或「惡魔」,在它們的盛怒下乞求饒恕並祈禱救贖。

物換星移,它們隕落而人類崛起。整個世界漸漸產生條理。但那些無法解釋的事物從未真正走出人們的視野,就像宇宙需要人類所不瞭解的事物存在一般。

我們不會再退回黑暗、蒙昧、恐怖的夜晚。我們不會被未知所駕馭。我們會走出自己的路。

就算其他人不知情,我們也要對抗黑暗、關住它、不讓社會大眾看見,這樣他們才能繼續活在普通世界的美好幻覺裡。

SCP-001-03的片段,第22頁:

他們的臉不斷出現在我的夢境中,成千上萬。那些人盲目邁向死亡,為了我。

SCP-001-03的片段,第28頁:

做錯了。跟某人坦誠,在離開的前一晚。得用上我僅剩的醫療資源。某方面來說,我希望他瞄準我的腦袋。

SCP-001-03的片段,第41頁:

這個方程式的解能構成其他解答的架構。我親手殺死了他們。他們能想到這是出於慈悲而下的手嗎?

SCP-001-03的片段,第64頁:

突然想起,臨走以前他們對我說的話,他們說我可能不會看到任何東西,就像睡了一覺一樣。他們錯了。我親眼看著他們被瘋狂吞噬,現實的界線崩潰粉碎,然後重組,好像它一向如此似的,而我看到整個過程。

SCP-001-03的最後片段,第68頁:

終於完成了。方程式已經完備,數字也齊全了,但再一次,這個結果來得太晚了。這個小組沒有時間建構解答,而我必須再一次放棄基金會。但這次我有足夠的知識,確保不會再有人遭受同樣的命運。

SCP-001-34是一份破損的手寫文件,夾在SCP-001-03的封面與首頁之間。

敬啟者:

首先,我為我所做的一切道歉。單單我存在於你們的世界這件事,可能就毀滅了你和你所知悉的一切。如果你現在持有,而且正讀著這份文件,那我很可能已經死了。即便如此,我也會順手毀了這份證據,而這表示我也失敗了。也就是說,我的責任現在全都落到你肩上了,而你的命運與你世界的命運現在都操之在你。

我並非誕生在你們的世界,我是來自另一個現實,行走于平行宇宙之間的旅行者。我從哪個年代來並不重要;我在路途上瞭解到,時間流逝對於跨宇宙移動而言是沒有意義的。重要的是,在我原本的宇宙中,人類的文明發展到了一個極致。我們汲取星辰的能源,學到如何操縱現實本身的架構。我們能按照自己的需要折疊時空,甚至以醫學和科技征服了死亡。我們以為自己掌握了命運。

當我們瞭解到凡事都有代價時,一切都已經太遲了,我們不僅會失去我們所珍視的一切,甚至殃及他人。操弄宇宙結構的結果,使現實撕裂扭曲,當現實的殘片開始洩漏時,我們還沒有發現這是多重宇宙崩潰的前兆,然後回饋開始出現在我們自己的宇宙,已然無法阻止。

我們勉強在捲入崩潰之前,啟動了最後一項保險。我們集合了殘存的知識,並犧牲了自己的世界將一個人送到下一個世界。這無法修補已經造成的傷害,但能為我們爭取時間,找出阻止現實崩潰的方法,這個人就是我。

如果你還沒有找到,那能佐證我言論的事物很快就會開始進入你的世界。其它破碎宇宙的碎片將如玻璃上的雨水一般滴漏進來。那是與你的理解相違悖的東西;沒有明顯意義,卻固定在時空裡的物體;無法被你任何手段摧毀的事物;那些能逼瘋人的存在,會讓你所重視的所有理論都作廢。

我所攜帶的,是無數世界所留下的最後遺物。在這些書頁中所描述的方程式與科技帶著一份阻止崩潰的希望,一份巨大代價所換來的希望。是所有犧牲與被犧牲的宇宙一路走來的,血淋淋的軌跡,只為了讓剩下的人不再重蹈他們的覆轍。在我寫下這段文字時,它們已經接近完成了,但時間永遠與我作對。如果我無法親眼看著這份艱苦的任務完成,那就只能靠你了。

祝好運,
[資料刪除]
管理者

SCP-001-35是一份手寫的文件,被夾在SCP-001-03的末頁與封底之間。SCP-001-35的字體與SCP-001的其他文件均不符。

[資料刪除]:

這個,就是我們的文明曾經存在過的唯一證據了。沒有人真正知道當你啟動保險時會發生什麼事情。有些人說使用所造成的反彈會立刻撕裂我們的宇宙中剩下的部份。其他人說使用它的力量僅僅會使崩潰加速數百倍。無論哪一種方式,都只是一眨眼的事情。當你在你的目的地醒來時,我們的家園早已蕩然無存。

你已經知道這個裝置只能承載一個人,而第二個小隊在你離開時已經準備就緒。我只希望我們幫你爭取的時間,能讓你找到阻止這場災難的方法。不然的話,這個裝置也能持續記錄本地現實的崩潰程度,以及裝置被啟動了幾次,我們這麼做,或許有點虐待狂傾向吧?

當你讀到這裡,我可能已經死了。我很抱歉,但你一直以來就是比較堅強的那個。我沒辦法從容面對自己的終結。在沒有你的情況下。

我愛你。

附錄001-03:SCP-001-36
SCP-001中的文件證明SCP-001-36的存在,一件電子設備或是詳載著與SCP-001相關的科技和數學資料的大量文件。SCP-001-36目前下落不明。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