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依舊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23+x

他睜開眼睛,然後賦予這個世界形狀、顏色和氣味。鐵灰色如同絲線一般從他的靴子下開始蔓延,往每一個方向、每一個緯度直奔,光影喚出了地面,顏色呼出了牆壁,那是一條深不見底的走廊。隨著他的視線深入,走廊的深處被無限延伸,整個空間成為了一條鐵灰色棺材,試圖埋葬著他的意識。

若隱若現的氣味沒能順利瀰漫於走廊中,卻還是讓一部分的噁心竄入了他的鼻尖,但他沒有皺起眉頭,也沒有轉頭迴避。他只是安靜的讓味道強佔住自己意識的一小塊。他很清楚那是什麼味道,那是血以外的,體液的味道。鮮血的氣味不會那麼黏稠,這點他也很清楚。

真紀博士不耐煩地咂嘴。除了那佔據了少量視野的暗紅色污漬,幾乎可稱之為是光滑的地面與不定頻率閃爍的日光燈在平滑的磁磚上映照出他的身影。他小心地跨出步伐,純黑色的針織罩衫隨著他的動作微微搖晃,宛若披在身上,擁抱自己的影子,甚至比真正的影子還要像。走了幾步,他搞懂了某些事情,但他需要證據

他眨了眨眼,從唇中呼出的氣體有了模樣。牆面開始結霜,真紀博士雙手抱胸,失控的溫度急遽自由落體,這次他才皺起雙眉。他繼續走著,卻在經過一扇門時停下腳步,真紀博士凝視門上的玻璃窗,但並非是在看向門後的空間,反正他知道那裡大概只會有除不進的黑暗餘數。他在玻璃窗上看清了自己的面孔——依然是眉清目秀的女性模樣,依然有著那對足以洞穿靈魂的瞳孔,依然帶著完美的微笑弧度。這倒是讓他困惑了,他沒能從倒影中找到自己要的證據。

這個世界,是否是虛構的證據。

剎那間,他暫停了呼吸。

「……真虧你能追到這一層來啊,真紀博士。不,應該說『前RAISA-ZH副主任』嗎?」銀鈴般清脆悅耳的手槍上膛聲在背後響起,他感受到某種堅硬的東西頂上了他的背,碰觸著脊椎的輪廓。

是一個女人的聲音。真紀不記得這個聲音。

「……妳是誰?」在玻璃窗上的倒影從一人變成了兩人,後面的身影從自己背後微微探出,那是他也未曾見過的臉龐,典型的高加索人面孔,有著俐落的短髮和朦朧不定的翠綠色瞳孔。

「你有一次機會可以猜。猜到就算你的,」女子歪頭微笑「但是你還是會死在這裡。」

真紀沒有說話。走廊越來越冷了,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的呼吸聲,緩與急、緩與急,槍管緩緩在他的背上滑動,從腰椎探到了頸椎,再從頸椎爬下到尾椎,冰冷的觸感讓他忍不住打顫。

「猜不到嗎?那也無所謂,反正這個站點那麼大,你也不可能認識每一個員工吧。就算幾千個員工之中,碰巧有一個人是混沌反叛軍的幹部,也沒人能知道這件事。你犯了一個大錯啊,博士。」背上的槍管抵得更緊了「至少,等一下就不會有人知道了。」

「妳的目的是什麼?」真紀以意識的邊緣去嘗試尋找他的配槍。那把典雅的憲章左輪依然好好的,就在他綁在腿上的槍套之中,但他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慢悠悠地把他抽出來,然後好好地開槍。

「只是一點點友善的小資訊而已。你不會碰巧知道深層儲存庫的核心終端密碼對吧,博士?」

深層儲存庫,那裡存放著這個世界上最機密、最敏感的資料們,就算是帶出任何一條都足以讓世界天翻地覆。51區的真相、希特勒並未自殺的事實、大腳怪——或者說「51號協議」、「第七次超自然戰爭」、「夜之子」,全部都被世世代代的RAISA管理員們埋葬在那裡。就像是個陰謀論的亂葬崗,每一具屍體都值千金。

「可以啊。 」

「……蛤?」女子詫異地張大嘴巴,用槍管和身體粗暴的撞擊真紀,把他整個人頂上了門板。

「我沒搞懂,你他媽的到底……」「admin8fn6ZUdmk。這是密碼,妳現在就可以試了。每3小時會換一次,妳最好快點。」但他只是淺淺的微笑,沒有再說什麼。

「……你為什麼……?」女子眼裡充滿懷疑和不信任,但另一隻手卻拿出終端機輸入密碼。伴隨著叮一聲,進入資料庫的音效響起,無數資料躍然於眼前。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嘆了一口氣「畢竟妳早就知道密碼了。」然後,真紀放下一直舉著的雙手,無奈地轉過身來,完全無視那漆黑發亮的槍身正對著自己。

「我會開槍。這不是警告,妳最好別再動……」「那就開槍吧,殺死我。」真紀輕輕地抬起對方的槍管,從腹部往上,經過了胸口,喉頭,鼻尖,最後讓槍管抵到了額頭上。

「……你瘋了嗎!」女子的手指抵上板機,雙眼瞪大,那怕是一個輕微的勾手動作都會讓子彈擊發,就這樣穿過真紀的腦殼,鑽入腦隨之中。

「妳知道嗎,妳犯了三個錯。」真紀平靜的說。

「給我住口,然後死吧。」她大聲怒吼,然後扣下板機。

「第一個錯……」「砰!」子彈擊發,火光點亮了整條走廊。

「……就在於,站點裡不可能有我不認識的員工。我知道每一個員工的長相、聲音、名字,而且從來沒有忘記任何一個人。」手槍確實開火了,但為什麼沒擊中?不,其實擊中了,但卻彷彿是將子彈射入水池之中,只是在她的皮膚上起了點漣漪,然後穿過他的顱骨,打爛了背後的玻璃窗。

女子震驚的看著他。真紀溫柔的接過她舉在半空中的手槍,取下彈匣,裡頭還有十來發子彈,他滿意的點頭。

「X型意識誘導劑,可以溶於水中,能夠透過其他藥物營造出強大又具體的幻覺,很適合作為一種自白劑。又被俗稱為『清醒夢』。」他微笑著說,然後把彈匣熟練地裝回手槍內。

女子的表情開始崩潰——更精準地說是溶化。整條走廊,包括血跡、磁磚、日光燈、彈殼、門板,所有一切被真紀的意識所建構出來的世界都在融化,白噪音從天外穿刺而入,強烈的白色光芒取代了假惺惺的日光燈,自走廊另一端爍出。

「第二個錯在於,我從來沒有中彈過。『清醒夢』的缺點就在於沒辦法創造出使用者自己也沒有體驗過的事物。如果發生了這種事,那麼這場夢就會用驚人的速度開始失真,夢境的破洞會產生連鎖效應,那麼使用者很快就會脫離這場夢。」女子的形體已經完全崩潰,從立體摺疊平面,平面塌縮為一線,一線壓縮為一點。

真紀舉起手槍,對準自己的腦門。

他平靜、自信的微笑。

「最後一個錯在於——我不可能會犯這種錯。」

手槍迸出火光。

世界潰堤。


真紀博士睜開眼睛。

這次的世界不是他的意識形塑而出的。這次就只是單純的「世界」而已。第一個映入他眼簾的是天花板那座他想拆很久了的吊扇,然後是咖啡色的辦公室色調。他偏好傳統一點的辦公室裝潢,讓他的辦公室看起來像80年代美國警匪片的警長辦公室。

「午安,真紀博士。」來自視野外的聲音讓吸引了他的注意。真紀從躺椅上起身,感覺肩膀還有些痠痛。坐在他身邊的是一個帶著貝雷帽,蓄著小鬍子的男人,真紀認識他。

「午安,十四。我的推理還算行吧?」他有些慵懶和孩子氣的躺回躺椅,讓價格親民但舒適的黑色皮革擁抱自己的身體。

「完美無缺,的確是X型,而且只花了二十七分鐘。這是您的新紀錄。這樣一來,上半年的模因抵抗突襲檢查就結束了,請您在這裡簽名。」十四遞出文件夾,在文件的最後有著用原子筆圈起來的簽名欄。真紀用秀麗的字體將它填滿。

「是透過在水源投藥的嗎?我記得我今天喝了一杯咖啡。能對我下藥也是值得稱讚了。」

「不,那是……」突然間,工作鐘響起,打斷了十四的話,午間休息時間結束了。「是透過文件,您今天經手的每一份文件上都被撒了少量的藥劑。我們推測您大概在這個時間會入睡,結果一分不差。」

「這樣啊,不過呢……」真紀將文件塞回給對方,然後停頓了一下。

「下次請你不要在午休的時候做這種事。幫我跟外面說一聲。」真紀露出甜甜的微笑,但這卻讓十四寒毛直豎。

「說什麼……?」

「說我整個下午都不會在了,有什麼事晚上再說。」

十四有些疑惑地開口「呃,為什麼?」

「補眠。我要我的午休,如果主任不答應就跟他說我不管。」然後真紀揮揮手把十四趕出去。

他伸手把躺椅的椅背調低,喬了一個舒服的位置,扭了扭身體,閉上雙眼。

這次他沒作夢。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