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夢
評分: +13+x

如此熟悉的街景,同樣顛坡的路面。三,二,一,黑色加長轎車開過一個早已被預料到的坑洞,車身因而劇烈的晃動著,但車上並沒有人為此感到不適。

這裡,並不是他們的家鄉,但他們卻對這裡感到無比的熟悉,彷彿這不是他們第一次來到這裡一樣。

「呃,各位,我不是很想這麼說的,但有人知道我們的目的地在哪嗎?」

車內,一位身穿黑色商務西裝的年輕男性開口說著,但沒有得到多少理睬。在這整車穿著相同黑色套裝的人群之中,他顯得,微不足道。

「喂,菜鳥。就是在叫你啊。」

「什麼?」

「你是不是還沒睡醒啊?給我振作點!」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那低沉而有磁性的聲線所吸引,但不知是出於惶恐還是沉著,沒有人多說半句話。

「老實說吧前輩。」那位年輕人繼續說著。「不管我怎麼回想,我的記憶似乎從今天往前都被刪去了。更正確來說,回過神來我已經在車上了。」

車上的其他人聽了他的這一席話也開始有些惴慄不安,似乎他們也有著相同的困擾。

「出了什麼差錯嗎?」那位前輩喃喃自語道。「你各位的,我們是……等等!」他身上的對講機發出聲響,迫不得讓他將頭撇過去,用手指按著他那戴在左耳上的空氣導管耳機。「這裡是華蓋-0……是……預估12分鐘後抵達……瞭解……於指定時間與郎將-13會合……收到。」

「好,我們說到哪了?」在結束通話後,老前輩重新看向車上的眾人,而他們仍一臉茫然。「算了,從頭開始吧。我們是華蓋-0,如果你們的聽力還正常的話就應該要知道了,如果還不知道,現在給我記好。而我是Kayn,從我們所擁有的資訊差距,你們應該知道我的職位是什麼了。」

「那麼Kayn先生,我們的目標是什麼?」嚴肅的氣氛告訴他不應該說出口,但難以壓抑的好奇心驅使了他這麼做。

「天殺的你們這群小兔崽子!」Kayn用手摀著臉,用力的將身子靠在座墊上。「日內瓦……我們在瑞士。我們要去聯合國歐洲總部,協助長垣-4的Epsilon組1行事。我們是他們的保險,如果與其他領袖的接觸發生變調,或是行動宣告失敗的話,我們,要清理善後,讓除了時間以外的一切回到昨天那樣。」

看著大家仍然面露難色,Kayn重整嗓門並繼續說著。「紳士們,從現在起給我停止思考,用你們潛藏在記憶深處,那近乎於本能的直覺來回答我的問題。我們的職責是什麼?

「控制。收容。保護。」

我們是誰?

「我們誰也不是。」

我們在今日死去是為了什麼?

「為了讓明天仍會到來。」

「非常好。」Kayn看著車上的眾人,目光不再飄忽不定,而是充滿了一股決心,或者說是曾被忘記的想法。「歡迎回到我們共同的噩夢之中,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想辦法讓噩夢提早結束。以下開始無線電代號的說明:『郵局』,行動指揮部。『郵差』,各行動小隊。『包裹』,受保護目標。『收件人』,交涉對象。『快遞公司』,郎將-13。『簽收』,任務完成。『退件』,受保護目標遇害。『撤退』,撤退……」

在漫長的喊話之中,所有人不發一語,靜靜地整理自己的儀容,盡可能的讓自己看起來更加體面一點。

「以上。現在時間,11點57分26秒。」Kayn戴上了原先掛在胸口的墨鏡。「顧好你們手上的手提箱,希望你們不會使用到。順帶一提,『在今日死去』是開玩笑的,給我嚴肅點。」

車門開啟,一股冷風湧入車內,但沒有人因此而顫抖。

「該走了。」


kHDHpf9.png

走出車外,或者說一整個車隊的人都下了車,大家身穿同款的黑色西裝、墨鏡、手提箱。走在各車人群前頭的領隊們,相互點頭示意,便各自帶隊朝大門走去。

沒有人,周圍完全沒有人,寂靜的只剩下眾人行進時皮鞋所傳來的踢踏聲。

「這不尋常,應該會遇到守衛之類的人,走過來檢核我們的身分才對……這是標準程序。」

「你以前來過這裡?」

「我沒……喔不,我想我有。」

豎立在草徑兩側的旗幟受微風吹拂而飄揚著,搖曳的影子輕撫著行人,宛如向他們做著最後的道別。但他們可不是來萬國宮當觀光客的,沒有時間停下來留念,他們有著更重要的職責。

霎時,有人發現了弔詭之處所在 — 遍地都是人類的屍體……不,那些人還活著,只是他們正做著一場安穩的好夢而已。在他們到來之前,已經有人入侵這世界級機關的設施裡了。

「太慘烈了。」

「什麼?」

「他們是如何攻占這座碉堡的?」

「你想要知道的是『我們的』方法,還是『他們的』方法?」

「……」

閒談沒有繼續下去,轉眼之間,穿越那氣勢磅礡的大門,遊走經蜿蜒曲折的走廊。大家眼前所見的,是那偌大的階梯式會議廳。座椅上癱倒著一些人,看起來是某些國家的政要人物。但還有一些看起來不應屬於這裡的人物,身邊也坐著穿著奇裝異服的隨從,就跟我們一樣。

「目視到至少23名收件人,全員戒備。」

沒一會兒功夫,我方負責進行交涉的代表已經走上了主席台。台上的坐位已經坐有了幾人,但他們留下了位於正中央的位置,讓他能順理成章的坐於世界的中心,就在此時此刻。

「各位,很高興能在這裡看到你們,不論我們過去有著何等的淵源。看起來不該出現的人都來了,而該出現的人2也確實沒來。冠冕堂皇的客套話就讓我們省略掉吧,我們不是那些政商名流,我們各自有著更加高貴的使命與職責。我們皆活在面紗的陰影之下,但若失去遮蔽物,黑影將不復存在,這是我們都不樂見的情景。」

「安全撤離路徑,確認。」

「是時候放下一切了,至少現在也好。在那無止境蔓延的荒蕪廢土上佔地為王,只顯得我們在做出無數獨特的選擇後,卻回到了最初那愚昧、無知又醜陋的姿態。我相信,我們各自的理想,無法以如此野蠻的形式去實現。」

「注意四周,準備好榴彈發射器。不,別亮出來。」

「這不是命令,我們並非高高在上的掌權者。這不是要求,我們尊重著各位有其自身的考量,我們也有。但我們希望,『很高興認識你』這句話是留到一切恢復原樣時才說出口,而不是在瀕死之前。而若缺乏各位的力量,我想屬於我們的審判之日,近在眼前。」

「來自郵局的公文,快遞公司即將抵達配送地點。」「叫他們繞行,3個街區的距離。」

「時候到了,雖然『時間不曾停駐』這句話對我們來說不再準確,但這一次,我們必須把握時機。這是我們的世界,不是他人的,相信各位對遠離這個爛攤子很有把握,但我們仍舊選擇留下的理由……」

全場一片肅靜,原先在底下竄動的眾人皆停下了各自所密謀的一切。彷彿大家都在等待著,那劃破沉默的第一聲槍響。

「只有我們,能淌這灘渾水。那,就是我們今日齊聚一堂的原因。」


一望無際的大海,在遙遠的彼端與天空融為最絢麗的一幅油畫。運輸直升機的機翼快速旋轉並發出震耳欲聾的噪音,而在機艙內,除了戰鬥人員以外大部分都陷入了熟睡之中。正常的,不是異常,他們已經連續工作太久了。

「Kayn先生。」

「嗯?」

「我們接下來要去哪?」

Kayn並沒有立即回答。背景之中傳來郎將-13通訊員的報告,說已經可以目視到雲霧了。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Kayn抬起頭來並開口問道。而就在此時,直升機就這樣逕直駛入那濃厚的迷霧之中。

「Hazidel,當然不是真名。」

「很好,Hazidel……先生。你是否有注意到,原本與我們一同行動的隊員們都不在機上?」

他看了下四周,晃了晃頭。「大家都到哪去了?」

「他們的噩夢醒了,所以留下。」Kayn閉上了眼睛。「但我們的,還沒。」

兩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而直升機衝出了那伸手不見五指的迷霧。大海,以及那艘雄偉到令人屏息的航空母艦,映入眼簾。

「Hazidel。」Kayn突然開口。「猜猜看我們現在在哪,我知道你回答得出來。」

對方若有所思並正準備要開口,但馬上就又把即將吐出的字詞嚥了回去。他的面容因思考而逐漸扭曲,但隨即,他的思緒拼湊出了那最有可能的單字。「Site-ZH-81?」

Kayn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隨後又低下頭,享受著他那短暫的睡眠。

「這會持續多久?」Hazidel繼續發問著,讓Kayn不得不再次睜開眼,顯然他對這位充滿好奇心的菜鳥抱有很大的不悅。

「3天,為了補給和整頓,之後我們就要前往哈薩克了。皮給我繃緊一點,小子。」說完,他再一次回到夢鄉之中。

「不,我不是指那個。」

Kayn又一次的睜開雙眼,他先是感受到憤怒,但緊接著的是釋懷,隨後又轉變成了惆悵。

「很抱歉,孩子。」Kayn把身體轉了過去,將身子蜷縮在一起。「我不知道。」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