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what的提案一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38+x

花語
「開花」事件後十九年又312天

他們都說,花會說話。

小時候的我曾經很困惑那到底是什麼意思。花朵很美,凡是個人多少都會著迷於花的美感與模樣,但花沒有嘴巴,也沒有靈魂的。花就只是花,正如其名,我不認為它能夠理解人類複雜的感情。嗯,那可是人類的感情啊。是我們無比自豪的珍貴寶物。感情可不只是情緒的反應這麼簡單。

因爲信仰,所以我們堅信自己能從自對世界的懷疑與害怕中誕生的神靈得到救贖。

因為愛情,我們付出一切守護著不是自己的生命。

因為痛苦,我們將擁有的一切無理性地扔到房間的角落,然後再把自己裹進層層棉被。

這些無序雜亂的一切構成了人類,以及我們瞳孔中所映出的美麗萬物。

確實,花有著自己的語言。不,我不是指植物間的信號傳遞,而是花語。人類將每一種花都冠上了花語,讓他們擁有象徵、能夠代表某些事物。我不清楚是因為花的美麗而得到了感情的力量,還是因為感情的美好而受到了花冠的加冕?但這些都不重要,因為這些都不是花能說話的證據。

吶,所以我說,花到底懂我們的什麼?

我一直,一直在想這件事。最後,我還是沒能得到什麼結論。從我發現自己和其他無數人一樣,找不到這個問題的答案後,我就不再花費力氣去思考這件事了。

直到我收到了一封信。信的開頭是這樣寫的:

「妳好,小緋,這樣數來就是二十年不見了呢。」


彼岸花咀嚼回憶
「開花」事件後十九年又315天


正在進入:深層儲存庫搜索系統

歡迎您,研究員緋若。我是Anchor.aic,深層儲存庫管理員。
請問您在尋找什麼?



告訴我,愛情是什麼?

狹義的愛情是一種曾經屬於人類的感情,建立於對他人的依附與愛之上。就生物學上來說,愛情的存在與繁衍後代以及組成團體來抵禦環境中的危險有關。然而,這種感情卻也會在一定程度上讓人類做出不理智的舉動,如為了保護愛人而受傷、為愛人付出金錢或具有價值的物品等利他行為。最後一份愛情在2039年四月初確認完全被SCP-ZH-001取代。


那悲傷又是什麼?

悲傷曾是人類的一種基本情緒,具體而言表現為失落、不悅、難過、絕望、無助等情緒反應。當人類遭受不利於自己的事件時經常會產生這種情緒,是人類用以保護自己遠離危險的生理功能。最後一份悲傷在2039年三月初確認完全被SCP-ZH-001取代。


還有……什麼樣的感情才是快樂?

快樂是人類曾擁有的基本六大情緒之首。當人類感到快樂時,通常是源自於對自己有利的事件發生,並為自己帶來興奮和快感,這樣的情緒會促使人類更加積極的嘗試做出有利於自己的行動。最後一份快樂在2038年六月確認完全被SCP-ZH-001取代。


這樣啊。

您還需要什麼其他的服務嗎?


……

緋若小姐?


有些事情我得去做,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是與誰的契約嗎?


不是,是約定。二十幾年前的事情了,那個時候我們都還是……還叫做人類。

難道現在不是嗎?


你明知道我的意思。

抱歉。


但要完成這個約定,我會需要你的幫助,Anchor。
無論用什麼方法都好,就算只有一點點也行,有方法能幫我找回感情嗎?

那不可能。自從SCP-ZH-001出現以來,已經經過十九年了,全世界超過99.99%的人類都已經成為了完全感染者。除非是癲花症帶來的異常感知改變,不然是不可能做到的。您沒有死亡的理由,身為基金會財產的我也不希望同樣是基金會財產的您死去。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接近我們想法的時代,所以我希望您可以理解我的顧慮。


不行。我不是在尋死,我只是……算了。幫我調出SCP-ZH-001的檔案。

您已經閱覽這份檔案493次了,真的還要嗎?


嗯,拜託你了,Anchor。也許這能幫我找回些什麼。

我明白了。
正在開啟檔案:SCP-ZH-001

忘憂草的忘是忘卻的忘
「開花」事件後31天

項目編號:SCP-ZH-001

項目等級: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當前依然完全不明白SCP-ZH-001的感染模式,也沒有任何成功抵抗/預防感染項目的證據,甚至連項目是否是透過感染來傳播異常也尚不得而知。截至本檔案編寫當天,項目已經感染了地球上超過20%的人口,感染者呈現隨機性的地區散佈,大抵以城市為單位出現,全世界都有著感染者的出現。

阻止項目感染傳播的行動以失敗告終,當前項目的存在已完全被公眾得知。SCP-ZH-001基於上述理由可能同時構成CK級現實重構情境和破碎假面事件的發生,但基金會同樣也沒有阻止上述事件發生的手段。為求止損,基金會目前並未向公眾揭開異常的面紗,並打算透過網路與新聞誘導手段讓人類逐步接受SCP-ZH-001的存在。

基金會員工若感染SCP-ZH-001,只須向基金會SCP-ZH-001收容團隊進行回報,無須進行自我收容並正常維持工作即可。若非如此,佔據基金會員工將近30%的的感染員工將大幅度干擾基金會正常運作,使得基金會的其他重要工作無法完成而本末倒置。

大量異常增生的花朵對生態的影響還在評估中,但所有因項目產生的花朵似乎都不具有繼續生長或繁殖能力,因此此影響的評估順序將調後。

描述:SCP-ZH-001是在2022/6/19於全球同時發生的大規模異常現象,並直接導致基金會的所有掩蓋手段失效而廣為公眾所知。項目目前的發生原因、機制、傳染途徑都尚未知,並正在調查中。該次事件被稱為「開花事件」,在最初24小時內使全球約5%以上的人口感染了項目,在撰寫本檔案的當下依然正在增加中。

SCP-ZH-001以人類為宿主,會在人類身上的任何地方生長出各式各樣的花朵。這些花朵似乎偏好在人類裸露出的皮膚或器官上生長,生長處包括但不限於皮膚、眼球、指甲、牙齒等等,在十幾秒內就能從綠芽長成完整花朵,但並沒有觀測到任何對人體造成傷害的情況,生長花朵似乎也不會消耗宿主的能量。目前項目的生長條件尚不明,但可以確定的是與人類的情緒波動有關,在人類的情緒起伏最為劇烈時將會頻繁的生長花朵。

SCP-ZH-001生長出的花朵除了不會繼續生長,只停留在花朵的模樣以外,似乎沒有其他特別的異常性質。這些花朵可以輕易被摘除,不會對宿主造成任何影響。受到影響的宿主被淹沒在自己生長出的花朵裡是相當常見的情況,但因此受傷或死亡的宿主則很少見。

更多資訊正在隨研究編寫中。

白色鈴蘭代表幸福將至
「開花」事件發生當天

SM0BM9w.jpg

雨最後還是沒能停下來。就算掛了好多好多晴天娃娃在窗戶邊,為什麼就是不願意停?灰色雨水奏響傘面,滑落的水滴從黃色小傘的邊緣摔落溼透的草地,霧氣壟罩了小緋能夠看見的一切。她看不見應該高掛天空的太陽,認不清自己手中鳶尾花的花瓣形狀,也找不著媽媽的身影。

明明媽媽討厭下雨天的。

小緋再度用力地眨了眨眼。媽媽也不喜歡她掉眼淚的樣子,而且她已經膩了。已經哭膩了。因為無論再怎麼哭喊,怎麼耍賴,這次媽媽也沒辦法心軟的點頭答應了。胸中的酸楚沒辦法被雨水洗去,反而更加滲入她的心臟,一點一滴的勒緊她早就放棄發聲哭吼的喉頭。

「沒什麼好哭的,」她說「媽媽只是跑得比較快,快到你跟爸爸都追不上。」

騙人。媽媽都躺在床上,怎麼有辦法下來跑?小緋才不是笨蛋,才不是!每次媽媽都說自己是笨孩子,但她也說一個人只要善良就足夠了。要怎麼樣才會變聰明,善良又是什麼意思?

告訴我啊,媽媽。

告訴我啊……

雨還是一直下,沒有停。

輪到她了。小緋踩著小小雙的紅色雨鞋,走到那塊石頭跟泥土堆面前,她知道媽媽就在這下面。石頭旁邊種了好多橘紅色的花朵,她說不出花的名字。

傘不小心從她小小的手上滑落,但是她不太在意了。雨滴順著髮絲探上臉頰,冰涼滲透黑色裙裝。她輕輕地跪在那塊石頭前面,然後把藏在懷中,綻放成鳶鳥形狀的紫色花朵放下。但就在她的手碰觸到泥土的瞬間,有什麼改變了。

她的指縫間,開出了花朵。

那是有著無數小巧花瓣的花朵,隨著手指的弧度蔓延,構成了戒指,形成了手環,白花就這樣緩緩地覆蓋了小緋的半隻手。

她不知道那是叫做三輪草的植物。

花語是想念。

似乎,綻開的小花也帶走了一些雨水沒能洗去的痛苦。

小緋胸口的難受,最終幻化成了花朵,被她一同埋葬。

櫻花點燃生命
「開花」事件發生前57年,1965年

——我很難同意這樣的觀點。自從我十六歲時接觸了心理學,一直到我墜入愛河,有了孩子,父母相繼離世,最終我站上了這裡,我從來沒有一個瞬間認為感情是阻礙人類發展的問題。

從人類開始被稱為「人類」的那個瞬間,我們就已經擁有了比其他動物豐富數百、數千倍的感情。愛情讓我們守護彼此,建立了穩定的人類社會,從害獸毒蟲中無條件的保護對方。敬佩讓我們找到最有效率的方法領導整個社會,難過告訴我們別犯下同樣的錯。我認為人類的理性是建立於感性的約束之上,感性告訴你應該怎麼做事、怎麼奉獻、怎麼逃避,這些對生存最重要的感情再透過理性來裁決什麼才是正確的。如果沒有這樣的感情,人類絕對無法走到這裡。

但若要說人類捨棄了感情會變成什麼樣子,我想我們得承認一件事情:這個世界已經成為了適合人類生存的樣貌,如今就算將感情從人類的DNA裡剝去,那也不會有前面提到的害獸毒蟲出現消滅人類。而在這之上,我也不覺得人類沒有了感性就會衰亡。請注意,我現在所說的都是建立於現代文明的基礎上提出的理論。失去感性的人類必然會追求人類集體的最大利益,因為先前的感性教導了他們,人類必須集體行動才能存活下來的這個事實,所以人類依然會在利益的催使下握手合作。

如果是三千年前,我會跟你說失去了感性的人類必將凋零。

但如果是現在,我會跟你說,也許他們能過上更好的生活也不一定。

但作為絕對的理性,代價是什麼?

我想應該就是「人類」兩個字的意義了。

——節錄自英國心理學家艾道爾·溫斯頓《人性最終指向何處》

紫鳳仙輕哼夏頌
「開花」事件後三年整

來自CNN的報導紀錄,2025年

[前半部分省略]

記者:畫面回到記者這邊。眾所皆知,今天就是「大開花」事件第三周年了,街道上充滿了拿著燈籠的紐約市民想為這值得紀念的一天送上祝福。家家戶戶的門口也都掛上了各式各樣的鮮花,對人類來說,三年前的今天或許是人類文明發展的最大一步也說不定。有人說,大開花事件的影響將會超過耶穌誕生,為人類文明翻開下一頁。

記者:雖然教會活動和三年前比起來已經驟減了大半,但依然有很多信徒穿上袍子、袈裟、頭巾等等教衣加入了遊行人潮。(大步行走)你好,先生,請問你是基督徒嗎?

受訪者:啊,是的。怎麼了嗎?

記者:是什麼契機讓您還信神的?

受訪者:……這個嘛(男子的脖頸處開出了洛神花),確實早就已經沒有以前那樣虔誠的心了。但這應該說是一種習慣吧,還維持著信仰這件事可以帶來很多好處,讓我有規律的作息、能夠更好的跟鄰居交流,也可以認識很多人。依然是百利而無一害吧。

記者:確實,很多人都還是因為習慣而信仰的呢。那能不能順便問問您對最近的州教育改革有什麼見解嗎?

受訪者:你是說把花語和植物學編入基本教育那件事嗎?

記者:沒錯,這個議題最近在網路上也討論得很兇呢。您是支持哪一派的?

受訪者:我的話應該還是……反對派的吧。雖然認識花語非常實用,但讓別人完全知道自己心裡在想什麼這種事,即使是今天也還是不太合適啊。

記者:反對派的主流意見也大多與隱私掛勾沒錯。謝謝你,先生。啊,我們可以看到遊行花車出場了,各位觀眾是不是還記得去年……

[紀錄結束]

紅色康乃馨教你信任愛情
「開花」事件後十九年又315天

您找到您想要的東西了嗎?


找不到。這些迷迭香太礙事了,我就是習慣不了迷迭香的氣味。

迷迭香……「不想忘記的回憶」?


我想你跟花朵都比我更懂我的想法,Anchor。我只是想知道,我應該用什麼樣的感情去面對一些事。

需要幫忙嗎?我想我應該也比您更清楚資料庫裡的東西,您能說說您確切來說到底想找什麼嗎?


……我收到了一封信。是已經過世的媽媽在死前寄出的,對象是二十年之後的我。
信的開頭說她希望我能去看看她。
我沒有繼續讀下去,因為我已經不是她知道的,那個感情豐沛的我了。
現在的我對她來說只是一個忘記愛的陌生人。
這樣沒辦法被她認出來的吧?

所以您接入到深層儲存庫的原因,只是為了明白自己應該要帶著什麼樣的感情回去看您的母親嗎?


正是如此。

這也未免太……太荒謬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經不再有心了,也不再能感覺到懷念、悲傷,或其他什麼東西。
但我的一生都在跟著她走,即使過了二十年,我還是能看見她的身影。
她一直都在,從來沒有離開過我身邊。

但這並不合理,至少對現在的您來說不合理。


並不是每個人在失去感情之後都成為了機器人,對吧?
在理性的盡頭依然存在著一些人類能夠去追尋的事物,曾經感受的愛、恨、痛苦與幸福都沒有消失。
它們只是化作了回憶,就這樣留存下來。
尋覓回憶的本能,我想依然壟罩著人類,而我也不例外。
我想帶著她需要的東西,回去找她。

確實是很難理解的事情呢。如果能幫上忙的話,要不要看看一些被藏得更深的資料?


呃,可以嗎?我只有二級權限,我以為……

噓,就當成是我們的小祕密吧。
基金會人工智慧守則第十五條:人工智慧得以在必需時自行判斷對低/無權限人員開放高權限文件。
我想現在就是有必要的時候了。


……有時候啊,我覺得你比我像人類多了。

畢竟我是三十年前的產物了嘛。
正在開啟檔案:SCP-ZH-001附加檔案(四級權限要求)

金盞花致上絕望
「開花」事件後135天

紫藤花依然不朽
「開花」事件後299天

會議記錄編號:001-3E-22

出席者:3E-2、3E-3、3E-5、3E-6、3E-9、3E-10、3E-12

會面地點:Site-ZH-01

[紀錄開始]

3E-3:那麼,明天就是約定好的三百天了,對吧?

3E-6:不只感情,你連算數的能力都消失得差不多了嗎?

3E-2:別這樣,6號。這個會議的目的是——

3E-6:是決定人類的出路,告訴大家未來應該朝哪個方向走。我當然知道,再清楚不過了。但坐在這裡的除了我以外,全都是感染者不是嗎?這種會議真的有必要開嗎?

3E-10:你比我們更清楚答案。況且,出席與否是個人的自由,時間不會停止,世界也會繼續運轉。現在就是該決定人類出路方針的時候了,無論我們是不是感染者,我們都還是同一個人。

3E-9:我對這種無理取鬧沒什麼興趣。已經三百天了,解藥毫無進展,項目起源也沒有頭緒。以前的我應該不會這麼冷靜地坐在這裡,會議桌大概在十分鐘前就被我掀了。

3E-3:十分鐘前我們還沒開始會議。

3E-9:我十分鐘之前就到了。

3E-6:我恨你們,還有整個會議室裡的花香味。

3E-5:那種感情差不多已經徹底消失了,6號。花朵帶走了很多東西,但還有很多工作依然在等著我們,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聽你發難。

3E-6:……隨便你們。我只是因為我的工作才沒有奪門而出,請你們體諒這一點……雖然你們已經沒有同理心了。

3E-12:好啦,好啦,各位。我們可不是來吵架的對吧?我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我們手上有什麼選擇了。

3E-10:投降或與花朵一戰,是吧?一邊是就這樣接受SCP-ZH-001的存在,成為一個與人類不同的物種;一邊是賭上一切資源揭開面紗,與花朵戰個你死我活。即使根本不知道敵人是什麼,投降對我來說也不是一個選項。

3E-6:可是你已經被感染了。

3E-9:你少說一句話不會死吧。

3E-6:多嘴是我與生俱來的個性,9號。羨慕嗎?

3E-12:難以想像這是一場三垣議會。

3E-2:我們直接開始投票好不好?

共存 棄票 開戰
3E-9 3E-1(未出席) 3E-10
3E-2 3E-4(未出席) 3E-6
3E-12 3E-7(未出席) 3E-3
3E-5 3E-8(未出席)
3E-11(未出席)
3E-13(未出席)

3E-6:那看來就是這樣了呢。

3E-3:你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冷靜。

3E-6:三垣投票一直都是一件很神聖的事情。投票的結果就是基金會的意志展現,雖然我很不爽,但那就是三垣成員的共識,我沒理由反對結果。

3E-9:雖然我們意見相反,但你果然還是三垣成員沒錯。

3E-6:呸,噁心死了。走吧,該動身了,別再說這些沒用的屁話。

3E-9:你要去哪裡?

3E-6:去未來。人類的未來。

[紀錄結束]

九里香呼喚著幸福到來
「開花」事件後四年又41天

我的玫瑰我的愛
「開花」事件後十九年又315天


這就是最後的結局啊……

嗯,這就是一切了。抱歉,緋若小姐,但我真的沒有辦法告訴您感情的模樣,那超出了任何一個基金會人工智慧所能做到的範疇。


沒關係的,這樣已經很夠了。謝謝你,Anchor。

這樣一來,您找到您想追求的答案了嗎?


如果一開始就有答案了呢?

什麼意思?


我們的感情消失殆盡,只剩下絕對理性,絕對能夠做出正確選擇的大腦。
但我還是來這裡了,來這裡尋找答案。人性並沒有消失的吧?

或許能這麼說,但這樣就與您一開始的想法相違了。您希望母親見到的是以前的您吧?


不,不是那樣。我漸漸明白了一些事,一些媽媽沒有說過的事。
她啊,真正想要的不是看看我吧。
媽媽真正想要的是我去看她,最一開始就是這樣了。
雖然我不再是我了,但她還是她。她對我的愛並沒有消失。

而您想要傳承她的愛嗎?


相反。我想把她送給我的愛,全部埋葬在一起,就像那天那個下雨的午後一樣。

為什麼?


因為她很固執。就算跨越生死,跨越了二十年,她還是在擔心我。
她沒有被SCP-ZH-001感染,所以她的愛還沒有消失,我得歸還這份愛情給她。

而這樣一來……


嗯,這樣一來,她才能好好睡。

花不語
「開花」事件後十九年又317天

雨還在下著,或許這裡的雨從來沒有停過。

我打著傘,踏上了草皮。媽媽的墳墓旁邊種滿了菊花,是六月菊,茂密的有如花圈似的。上一次來這裡確實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在這期間我從來沒有回來看過媽媽。一股無形的力量總是將和媽媽有關的記憶驅離我的腦中,也許是因為和她有關的事情,全都充滿了感情。

笑也好,哭也好,開心也好,難過也好,這些我都忘記了。

我打開信紙。

「妳好,小緋,這樣數來就是二十年不見了呢。」


是呢,二十年不見了,媽媽。

「帶著信來找媽媽吧,媽媽有話想跟你說。」


嗯,我來了喔。

「二十年過去了,不知道妳變了多少?還是那麼愛哭嗎?」


說來話長呢,但我這輩子大概是沒有機會再掉淚了。

「好啦,不鬧妳了。妳總是沒有什麼目標,總是在跟著我和爸爸的腳步走。我猜,妳現在應該也在基金會裡工作吧?啊,是SCP基金會喔,如果妳不知道那是什麼,那讀完之後記得燒掉這張信。」


別把這麼危險的東西寫在信裡啊,要是有個萬一就麻煩了。

「總之,不管妳現在在哪裡、有沒有喜歡的人、還挑不挑食,媽媽只想妳說——把媽媽忘掉吧。」


……什麼?

「媽媽不去的地方啊,妳從來都不會想要試著靠近。媽媽不做的事,妳也從來都不做。妳是個乖孩子,但妳已經贏了。絕對已經跑過媽媽囉。還記得嗎?我們最愛賽跑了,每次都是媽媽贏。」


啊啊,我還記得。有一次……

「有一次妳還不小心跌進田裡對吧?我那時候笑得好開心。」


別總是取笑女兒啊喂。

「跟妳的回憶,跟爸爸的回憶都是我最珍貴的寶物。但我很擔心啊,擔心自己會絆住妳,擔心妳總是看著我的背影前進,卻連自己真正想去哪裡都不知道。」


可是,我……

「吶,妳知道六月菊的花語是什麼嗎?」


……別這樣。

「我刻意請人種在我的墳墓旁邊。為我獻花吧,最後一次。」


……

「把名為離別的花朵放在我的墓上,把所有的感情都還給我。然後往前走吧,別再回頭。妳只需要知道,在世界上還有人愛著妳,哪怕只有我一個人也好。」


已經,只有妳一個人了。

「嗯,就這樣吧。再見,小緋,我愛妳。」


信到這裡就結束了。六月菊生滿了墳墓邊,從二十年前就已經打算好了是嗎?

我沒有感覺到任何東西。

我也沒能伸手去把墳墓旁的花朵摘下。

但我放了一束六月菊在她的墳墓上,壓住信紙。

然後我轉身離去。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