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所相信的謊言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0+x

我們能在可見的未來,以人類智慧的力量,吃下由我們創造的『生命果實』。
不再有老、病、死,也不用再為延續人類命脈而承受繁衍的壓力,人類將從培育下一代的負擔中解放。
未來不再是年輕人的專利與重擔,憑著趨近於永生的力量,我們的創舉將永世輝煌。

節錄自 Elizabeth Victor Evans - 轉世計劃Project-Reincarnation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佩森尼爾一手搖曳著拋光打磨的黃銅鈴,邊在診所的小廚房裡來回踱步邊唱著已經傳頌數百年的歌謠。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horse open sleigh.

她身穿著不知道從倉庫哪個角落翻出來的大紅色護士服,頭上則戴著配套的聖誕帽,帽尖的白色絨球還慵懶的軟趴在她頭頂那充電光環上方,只有那一直遮住缺失右眼的眼罩一如往昔。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horse open sleigh!1

「醫生……煮飯的時候妳不幫忙倒還沒什麼關係,但是可以請妳至少安靜一點嗎?」

「我在幫你增添一些過節氣氛啊,有沒有很貼心?」

面對自己助手兼徒弟席茲.夏曼的提問,佩森尼爾那張雖為造物卻有如天成般的細緻臉孔鉤起了動人的笑靨:「比起粗糙失真的播放器,當然還是由我現場唱出來的更好聽對吧?」

席茲那未脫稚氣卻橫跨一道醒目疤痕而添了幾分堅毅的年輕俊臉不由得揚起苦笑。

他當然不會說出讓自己分心的真正原因是必須抑制想把此時此刻的佩森尼爾身影牢牢映在腦海裡的衝動,只是盡可能的把注意力集中在攪拌電磁爐上那鍋濃湯的枯燥活裡面。

待濃湯終於能切換到保溫狀態之後,席茲還得查看烤箱內的全雞表皮有沒有烤焦並適當的調整溫度,這可是難得的節慶菜餚主菜,處理起來當然要萬分小心。

至於作為主食的烤餅席茲就相當駕輕就熟了,不過和往日不同的是今天還很奢侈的添加了許多營養豐富而風味十足的起司。

料理過程中佩森尼爾依然搖著銅鈴將那節慶歌謠重複的唱上一遍又一遍,豔紅的身影在忙碌的席茲周圍瞎轉悠,倒也形成了一個溫馨又帶點滑稽的景象,一直到舊型電烤箱那以發條齒輪計時的叮噹清響宣告了這甜蜜折磨的終結。

席茲滿懷期待的戴上耐熱手套開啟烤箱,將冒著香騰熱氣的香料烤全雞連著不鏽鋼烤盤一起端到了餐桌上,接著用餐刀劃開雞胸一側確定已經熟透後便歡呼道:「好了!完成了!」

在佩森尼爾捧場的熱烈鼓掌聲中,席茲帶著滿滿成就感的自豪笑顏環視這一桌完全出自他手而有著烤全雞、燉馬鈴薯蘑菇濃湯及起司烤餅的豐富大餐。

對僅有兩個人的破舊小診所來說,這餐的份量看起來似乎是有些太多了。

「好咧!辦正事辦正事,我可不想讓病患等太久。」

也沒等席茲從這歡騰氣氛中冷卻,佩森尼爾隨即抄起餐盤拎了幾片烤餅,還不顧熱燙的拆了隻雞腿又接著撈了碗濃湯。

是的,雖然沒辦法同桌共餐,但今天診所裡還有另一名成員會和他們一同享用這份聖誕大餐。

在踢開飯廳門板並跨步離開之前,佩森尼爾警醒什麼似的回頭提醒了一聲:「啊!另外一隻雞腿我先訂了,你可別自顧自的啃掉喔?」

「是是是……」

席茲看著那搖曳離去的曼妙背影輕嘆了口氣:「就算妳不說我也打算留給妳的。」



幾聲清脆的叩門聲響,讓原本沉浸在窗外雪片紛飛夜景的視線轉了回來。

「請進。」

「Merry Christmas!赫蓮娜!」

和應門的那聲如蚊細音相比,佩森尼爾的招呼就顯得有精神而嘹亮過頭了,但仰躺在病床上的那張消瘦蒼白的臉孔卻絲毫不覺困擾的揚起虛弱的笑臉:「Merry Christmas,醫生。」

「讓妳久等了,看!聖誕烤雞腿喔!有沒有很香?」

佩森尼爾刻意將餐盤挪到赫蓮娜的面前並一手使勁將騰起的香氣往她臉上的氧氣罩開孔搧去,也不知道後者是不是真的有聞到,只見那虛弱笑靨變得更深了一點:「是醫生妳做的嗎?真是厲害。」

「是讓我自豪的得意門生做的喔。」佩森尼爾翹高鼻子哼哼,隨即語氣一轉用充滿服務精神的輕柔語調接著說:『請妳稍待片刻,我馬上將料理處理成妳能食用的狀態。』

赫蓮娜在這間診所也已經待上好些時日了,早已習慣佩森尼爾那迴然急轉的語氣跟行為舉止,所以也只是帶著笑容看著她處理食物的身影。

佩森尼爾以餐刀仔細的將雞腿肉從骨頭上割離下來,然後跟切成適當大小的烤餅以及濃湯一齊倒入了食物調理機進一步的打成碎泥,確認食物絞得足夠細碎之後又添加了一些飲用水稀釋攪拌,至此已經完全看不出料理的原本樣貌,變成一杯混濁黏稠的液體。

即使料理原本的味道再好,正常人對此也應該會感到難以入口而食慾盡失吧?

但赫蓮娜的肌力已經退化到別說是咀嚼,就連吞嚥也會感到非常吃力的程度了,只能依靠鼻胃管灌輸流體食物才能進食,自然就沒有這些問題。

開始灌食前佩森尼爾先將病床前半段高度提昇一些,好讓赫蓮娜的臥姿更接近坐姿以避免食物從食道逆流,而光是這樣的姿勢調整就已經足以增加她的心肺負荷,一旁的生命體徵監測儀立即顯示出心律和呼吸頻率的小幅度提昇。

小心翼翼的確認心律等指數穩定之後,佩森尼爾才將那杯『聖誕大餐奶昔』倒進病床旁邊的自動灌食機裡,讓機器以緩慢的速度一點一滴的將養分沿著透明的硅膠管灌注到赫蓮娜目前還能勉強發揮功能的消化道裡。

赫蓮娜罹患的是一種被稱為體休謨空洞症候群的基金會指定難治疾病,通常發病於八到十四歲之間的孩童並以女性為多,尤其容易發生在具有天生異能2的人士身上;顧名思義,患者體內會異常出現數量不等的微觀低休謨區域,這將導致該區域和周圍的細胞、組織發生現實崩潰,視發生部位從立即致死到輕度傷殘的病例都有;即使成功的以外科手術移除並更替患部3,之後也會在相鄰部位再次復發;雖然說從數十年前發現首例至今病例也不到千人,但治癒率卻是讓人怵目驚心的0%,而現在 — —

「妳明天就要去進行意識轉載了,會緊張嗎?」

— — 轉世計畫,藉由將意識轉移至完全的人造軀體Docheío,也許就能夠徹底擺脫體休謨空洞症這個有如怨靈纏身詛咒一般的病症,讓它從此走入歷史。

赫蓮娜那雙碧藍色的雙眼沒有明顯的情感波動,就像此時佩森尼爾的提問只是普通的閒話家常一般。

「醫生,這個問題妳已經問我三十幾次了。」

「正確的次數是三十九次。」身為機械人的佩森尼爾理所當然的記得確切的數據:「我只是有點好奇能不能聽到不一樣的答案而已。」

那隻微微透著冷光的紫色瞳孔顯示佩森尼爾真真切切的只是一個人造物,但是她所表露出來的情緒、語調和行為卻和赫蓮娜以往接觸過的所有機械人都不一樣 — — 就像是個活生生的人類。

「答案一樣喔,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接受。」

對於赫蓮娜的回答,佩森尼爾感慨而欣慰的點頭認可:「真是個模範病人,要是每個病患跟家屬都能像妳那麼達觀就好了。」

人類在面臨攸關生死的場合時,時常會引起相當極端的情緒反應,悲傷、憤怒、難以置信……因此失控而對醫護人員做出過激行為也已經是司空見慣了,這間診所的主治醫生就時常得身兼維安人員。

赫蓮娜沒有對佩森尼爾的評價做出什麼反應,而灌食機輸液完畢的提示音響也觸發了佩森尼爾的內建程式讓她起身收拾器具,進而結束了這一段對話。

再次將病床調整回原來的狀態之後,佩森尼爾輕輕的揖身朝赫蓮娜鞠了一個躬:『那麼,再過一個小時妳的父親就會照預定的時間過來接妳出院了,請妳好好休息。』

「嗯,謝謝醫生。」

「小事一樁啦,那麼輕鬆的差事可不是每天都有。」

那在程式與自我意識之間切換的不自然也算是佩森尼爾獨有的自然了:「再過幾天以後妳就會變成不知病痛為何物的樣貌啦,可別忘記曾經有過的病痛,要成為溫柔的人喔,掰掰。」

赫蓮娜蒼白的嘴唇微微張了張,但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佩森尼爾就離開了病房。



「……醫生,妳是不是吃太多了?」

原本超出兩人份的滿桌菜餚,現在只剩下堆成小山的雞骨架子、躺在鍋底的湯匙跟一片孤零零躺在盤子裡的烤餅。

『生質燃料儲藏槽儲量92.4%。』以冰冷的機械語音回答了學徒問題之後,佩森尼爾優雅的拎起牙籤刮了刮她那潔白無暇的複合陶瓷貝齒:「才九分飽多一點而已啦。」

「……妳接下來不補充能量可以稼動多久?」

『一般行為模式預估尚可運行165.2小時、連續作業模式預估尚可運行43.5小時、休眠待機模式預估尚可運行831小時。』

「妳果然吃太多了嘛!」

「那個是出廠設定不準啦!我現在CPU幾乎無時無刻都在為了成為一流醫生全力運轉,耗能可是很高的!」

說著佩森尼爾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纖纖玉手把最後一片烤餅拎進了嘴裡咀嚼。

「啊啊!我本來還想留幾片烤餅當宵夜的……」

慢了一步的席茲只得撿拾殘留在盤中的碎屑,欲哭無淚。

「聽好了徒弟,搶食就跟搶命一樣,動作必須快、狠、準,慢了一秒就是攸關生死,不夠果決也是無法力挽狂瀾,準頭的重要性就不用我說了吧?」

在師父血與淚與鐵鎚的教訓之下,徒弟只得不住的點頭稱是,收拾起滿桌的狼藉。

而一陣車隊從遠處呼嘯而來、嘎然停於診所前的聲響也提醒了他們接下來還有工作要做呢。

「只是出院手續罷了,我來處理就好,你繼續收拾。」

佩森尼爾揮揮手制止了正準備擱下碗盤前去接客的席茲,然後便披上大衣走出了飯廳,再接著穿過放了一棵沒做多少擺設的聖誕樹的候診室,然後打開了診所大門走進雪片紛飛的冷夜。

風雪好像變大了啊?

不需要細查,佩森尼爾內建的廣播資訊接收程式便讓她有如喃喃自語般的說出:『布魯克林第零區大雪特報,將從晚間10點開始發生強降雪,預計持續6小時,積雪量推測將達10公分。』

門外正在準備接送病患的車隊當然也注意到了佩森尼爾,一名身穿名貴皮草大衣的中年男人在數名西裝畢挺的保鏢簇擁中下了車,其中幾人更是打起傘,像是深怕任何一點雪粒掉落到男人身上似的擋得滴水不漏。

這看似囂張跋扈的一群人朝著佩森尼爾步步逼近之後竟是在男人的帶頭之下齊齊向她深深一鞠躬。

「抱歉醫生,我來晚了。」男人說完朝身旁手下使了個眼色,隨即就有一人將傘的遮蔽面延伸到佩森尼爾的頭上。

「Merry Christmas,賽拉克先生Mr. Selrahc。」佩森尼爾也回以一個鞠躬禮後繼續道:「光是依你的身份還願意排除多方應酬親自前來這點就值得稱讚了,裡面請。」

如果說出雷齊夫.賽拉克Rezifp.Selrahc或是賽拉克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這些名字都還沒辦法讓你知道這名男人的身份地位有多特殊,那只要說出這間公司就是哀立沒Anami的主要原料供給商,相信就能立刻讓人知道這名字究竟值多少份量了。

雷齊夫只帶著兩名保鏢跟隨佩森尼爾進門,其餘的隨即四散到診所附近警戒或指揮團隊準備接送,儼如小型軍隊一般的紀律嚴謹。

「赫蓮娜睡著了嗎?」

雷齊夫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威嚴中隱隱流露對獨生女的關心,這點又讓佩森尼爾在心底幫他加了不少分。

「目前腦波處於Beta Low Rang 14.6 Hz,是醒著的。」隨時都與體徵儀處於連線狀態也方便佩森尼爾掌握院內病患的即時情況:「你要先去看看她嗎?」

雷齊夫微仰著頭沉思了片刻之後,像是下了某種決心似的轉頭向兩名保鏢下達指示:「你們都到外面等著。」

看他們都皺著眉頭一幅面有難色的模樣,雷齊夫便用更加強硬的語氣道:「醫生這裡很安全,都出去。」

保鏢們無法違令,而且也都清楚被暱稱為『天堂』的這間診所有著任何勢力都不得於此動武的潛規則,便低頭聽從吩咐離去。

佩森尼爾對雷齊夫的特地遣走手下的行為感到不解,但仍然安靜的等待對方先有所表示。

「抱歉醫生,我有些關於赫蓮娜的話題想跟妳說,有沒有保證不會被錄音跟竊聽的地方?」

於是佩森尼爾便領他來到了診間,然後保證自己接下來聽到的資訊都會以最高機密權限保密。

雷齊夫就像坐在教堂的告解室裡一樣,低著頭沉思了一會,然後才捏著手指說:「赫蓮……其實赫蓮娜跟我……沒有血緣關係。」

佩森尼爾不禁高高抬起了沒被眼罩遮蓋的左邊眉毛表示她有多意外。

「但她確實是我內人的孩子。」

說著,雷齊夫像是豁出一切似的自嘲一笑:「我有不孕症。」

雖然說這個時代對於傳宗接代已經沒有以往重視,但這種消息依然是有如血腥味之於鯊魚一般、媒體的最愛。

「我內人一直很想要一個孩子,但是我不敢告訴她我沒辦法,她卻一直自責的以為是自己的問題,我很……愧疚。」

雷齊夫抬起頭試著不讓他此時通紅的雙眼落下眼淚,就這樣沉默的沈澱了片刻之後繼續說:「所以我……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我調閱了我公司裡的人事資料,找到了一個血型跟我一樣、身體健康沒有遺傳病史、相貌身材都不差的年輕員工,假裝欣賞他的才幹有意栽培,然後設了一個局讓他跟我的秘書機器人……發生關係。

「當然,名目上我必須大發雷霆直接讓他捲舖蓋走人,這件醜聞當年也是鬧得很大,我費了不少功夫才讓它平息……但是我成功了,沒人發現我這麼做的真實目的……當我顫抖的手中拿著那瓶低溫保存的新鮮精液,那代表著一名無辜年輕人斷送的大好前程,還有為我所愛的妻子實現願望的微薄希望。

「幸好內人求子心切,那晚我所作的怪異行為都成功的被我用民俗偏方當理由搪塞了過去,事情進展的比我原先預想的還要順利,我們就這麼有了赫蓮娜,也享受了幾年的天倫之樂,但是好景不長……」

雷齊夫兩手掩面,低著頭懺悔著自己的罪行:「我多麼希望發生在我妻子身上的那個意外是發生在我身上!有罪的人是我!直到她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都依然掛心在她認為是我們兩人愛的結晶的女兒身上,掛心在我的謊言之上!」

說到這,雷齊夫終於忍不住痛哭失聲:「從那一刻開始,赫蓮娜身上有沒有流著我的血已經不再重要,我不希望我妻子的願望是個謊言,只要我真的愛她!像愛我的妻子,甚至比愛我的妻子還愛!但這就是我的罪與罰啊!老天爺像是嘲笑我的覺悟一樣讓赫蓮娜生了這個絕症!一而再、再而三的從我身邊奪走我所愛的人!」

好一段時間裡,診間裡只迴盪著雷齊夫的嗚咽聲,待他的情緒稍微平復之後佩森尼爾才靜靜的遞上一包紙巾讓他整理整理。

「我……原本也在猶豫要不要讓赫蓮娜接受意識轉載,畢竟她身上還是流著我妻子的血,我害怕如果連這點也失去的話,我就……我就沒辦法再繼續愛她……然而當我鼓起勇氣聯絡EVE,她就馬上安排和我們父女兩人進行了面對面會談,會談中她說了一句話徹底改變了我的想法。」

雷齊夫吸著鼻子,仰頭回憶著當時讓他下定決心的那句話:「『靈魂是不朽的,與其放任祂在註定消亡的肉體中逝去,不如以更好的姿態確保祂的永存。』

「對啊,既然妻子的血脈已經註定無法留住,那我去愛著赫蓮娜的靈魂不就好了嗎?」

男人,在這道信仰裡得到了救贖。



在情緒完全平復之後雷齊夫便辦妥離院手續,並且與佩森尼爾一同來到了女兒的病榻前。

「Merry Christmas,爸爸。」

「Merry Christmas,赫蓮娜。」

雷齊夫低頭輕輕吻了愛女的額頭:「抱歉,這麼晚才來接妳,準備好要去迎接妳的新生了嗎?」

赫蓮娜緩緩的眨了一下雙眼,隨即堅定的點頭:「我準備好了。」

「那麼我就請工作團隊……」

「但是……可以再給我一點點時間嗎?」

雷齊夫對此有點訝異的兩眉上揚,看著女兒那張帶了些許歉意的蒼白笑顏。

「放心,我沒有反悔,只是……」赫蓮娜說著把視線轉向一直默默站在病房一側等候的佩森尼爾:「我還有一些話想單獨跟醫生聊聊。」

雷齊夫沉著臉思索了片刻之後輕輕拍了赫蓮娜冰冷消瘦的小手幾下:「那麼我在外面等,別聊太久了。」

他經過佩森尼爾時還對後者投出了一個『記得要保密』的眼神才離開病房。

「嗯,這對父女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但是喜歡在最後一刻跟人分享小祕密這一點卻是一模一樣呢。」佩森尼爾沒有把這句心裡話說出來,只是在臉上掛起了程式內建的親和微笑等著赫蓮娜開口。

「醫生,我要先向妳道歉。」

「嗯?」這開頭倒是讓佩森尼爾有點意外:「為什麼?」

「關於我轉院過來的第一天,妳在問診時問我『是不是天生異能者』這個問題時,我回答了『不是』,這個是騙妳的。」

這讓佩森尼爾更加不形於色的感到訝異,她表面十分鎮定的點頭:「所以妳是天生異能者?」

赫蓮娜笑著緩緩點頭:「對,知道這件事情的,除了我就只有已經過世的母親,現在則多了醫生妳。」

「那可真是榮幸。」佩森尼爾隨即察覺到了些許貓膩:「妳不打算讓妳父親知道?」

「嗯,光是扶養我這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就已經讓他承受太多壓力了,我不想再增加他的負擔。」

佩森尼爾的左眼隨即瞪的老大,那張制式笑臉也跟著變得僵硬。

赫蓮娜被她的表情逗得失笑,但身體虛弱的她只能發出哮喘一般的細微笑聲:「看來我父親先跟妳說了。」

「呃……嗯……無可奉告。」即使有保密程式能讓佩森尼爾不透露出任何隻字片語,但此時也沒什麼意義了。

「雖然說我母親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就是了……我就直說吧,我的能力是看穿謊言,這有點像是一種直覺,我能夠在跟人面對面談話時感覺到對方說出來的話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扯的謊越多、越大,我就會越清楚的看到真相。」

「喔天啊……」這個不知道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能力讓佩森尼爾不禁驚呼:「這也太 — — 」

「方便嗎?」赫蓮娜慘然一笑:「對一個從懂事以來就知道聖誕老人不存在的女孩子來說可不是這麼回事。」

「……抱歉。」

「沒關係。」赫蓮娜輕輕搖頭接受了佩森尼爾的道歉:「反正,這種日子也快要結束了。」

佩森尼爾先是一愣而隨即會意過來:「對啊!換身體意識轉載不會把天生異能連帶轉移過去呢!」

赫蓮娜沉靜的看著打從心底為她高興的佩森尼爾,一直等到後者發現她的表情不太對勁。

「怎麼了嗎?」

「看來醫生妳是真的不知道呢。」

接下來,佩森尼爾那隻紫色的視訊攝像機和兩耳的音訊接收器都清楚的錄下了赫蓮娜告知的殘酷真相。

「『靈魂的不朽』是騙人的,意識轉載並沒有真正的將靈魂轉移到新的軀體,轉世計劃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局。真正的赫蓮娜.賽拉克會在不久的將來隨著真正的身體被人道銷毀,虛假的我將會接替原本的我永遠活下去。」

如果佩森尼爾的表情可以完全效仿真人,那此時此刻一定是血色盡失。

她終於知道在這些時日裡從這個看似達觀的少女眼中一直感覺到的違和感是什麼了。

那是從容赴死的堅決,而不是對未來期許的希冀。

「那……妳……妳為什麼……」

「因為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的,一直都是謊言而不是真相。」

道出真相之後,少女那蒼白而虛弱的笑容裡埋著深深的解脫:「就像我那因為謊言而在幸福中離世的母親、因為謊言而獲得救贖的父親,還有這個被謊言所堆砌才能造就許多歡笑的節日,就讓他們永遠活在謊言的陽光底下,讓真相死在陰影之中吧。」



屋外的風雪變得越來越大,幸好這對護送病患的車隊來說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佩森尼爾和總算將雜務處理完的席茲也打著傘來到外頭,目送完全氣密的封閉式莢艙從診所內以反重力懸浮而毫無顛簸的運輸到室外,臉上蓋著氧氣罩的赫蓮娜在經過佩森尼爾面前時意長深遠的與她交會了一瞬眼神,隨即便被送進了有著層層防護的高科技維生車廂內。

「這些日子真的很感謝你們替我照顧赫蓮娜。」雷齊夫感激而有力的先後緊握了佩森尼爾和席茲的手:「也只有你們這裡可以讓她避開那些像是蒼蠅一樣到處轉來轉去的新聞媒體。」

「哪裡哪裡,我們也很感謝您的慷慨贊助。」佩森尼爾則以商業應對程式笑臉附和:「能夠有這個機會為您效勞是我們的榮幸。」

「那麼……天氣也變差了,我就不多做叨擾,兩位早點休息。」雷齊夫拉緊皮草大衣領口對他們輕輕鞠了一個躬:「以後如果有機會我會再帶赫蓮娜過來拜訪,再會。」

「等一下!」

佩森尼爾叫住了正準備轉身離去的雷齊夫,音量甚至大到有點驚嚇到他身旁的席茲。

「……怎麼了嗎?」雷齊夫的眼神中閃爍著種種臆測並有所戒備。

「賽拉克先生,請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請說。」

「無論今後發生什麼事情、環境如何變遷、時代風潮怎麼輪替,答應我,好好愛著妳的女兒,永遠也不改變。」

雷齊夫望著從佩森尼爾那單隻紫色眼眸中隨著微光流露出的堅決,原本警戒的眉間舒展開來。

「我會的,謝謝妳,醫生。」

車隊在雷齊夫上車坐定之後便在紛飛撩亂的風雪中揚長而去,佩森尼爾就這麼目送著那漸行漸遠的車尾燈,直到它們徹底的離開她的視野也仍然眐眐出神的遙望著那個方向。

「……醫生,我們該進屋了。」

「……嗯。」

席茲注意到佩森尼爾的舉止有些反常,但也以為只是少了一個可以陪她聊天的對象所產生的寂寞,便試著在進門時開啟一些話題:「哎呀,最近都習慣煮三人份的食物了,好像不小心多預備了一些食材,要不要再煮一些東西當宵……」

「天使頭鎚!」

「嘎吧!?」

席茲被這突如其來的衝擊撞的眼冒金星,踉蹌的腳步更是進一步的被佩森尼爾一絆而坐倒在地。

還沒等他對這些突來的暴力提出任何抗議,一個仍然沾染風雪冰寒的嬌小身軀就鑽進了他的懷裡。

「醫、醫生?」

席茲沒料到會有這種戲劇般的待遇轉折,脈搏隨即急驟加速而有著傷疤的臉上刷的紅潤到耳根。

「……笨蛋弟子。」

懷中的伊人卻用帶著些微顫抖的指尖緊緊扣著他的後背,那有如悲泣的聲息澆熄了他翻湧的心火。

「你一定要成為一個一流醫生……絕對……」

「……是。」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