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群的彗星
評分: +6+x

「晚上好啊。」

她沒有興趣回應面前的女孩。確切的說,她沒有此種餘力。紙箱被雨水泡過,又濕又冷。光線很暗,她攥著刀片,看不清馬鈴薯上哪塊是綠色的。在經歷了那場可怕的嘔吐之後,她就學會了綠色的部分絕不能碰。她皺起眉頭,向稍亮的地方移了移。

一樣東西掉了下來,吸引了她的注意。是某種食物——她如此判斷,因為在垃圾桶裡她多次見到過類似的包裝。於是她爬了過去,掏出裡面的食物,把寫著「Wondertainment博士的美脆™多味餅乾™」的罐子丟到一邊。

Isabel Helga Anastasia Parvati Wondertainment五世輕聲歎息。

「吃吧。我只需要你這樣聽我說就可以了。」

但某種莫名的共情使她抬起了頭。即使在黑暗中,Isabel彩虹色的百褶裙仍然光彩奪目,紅色的高跟鞋反射著光芒——只是長長的後擺浸泡了泥水,鞋上沾滿碎石和泥點。她撐著一把巨大的黑傘。光線昏暗,她看不清Isabel的表情。

「好吃吧?很美味wonder吧?」

Isabel輕聲笑了。她的心中突然湧現出力量。長久的閉口不語,讓她的嘴和聲帶仿佛缺少潤滑一般生澀。

「……為什麼是黑色的傘?」

Isabel滿意地哼了一聲。

「你問這個?」Isabel晃了晃手中的黑傘,「沒什麼特別的理由。我的父親死了,之類的。」

力量很快耗盡了。她回以沉默。

「你不要誤會什麼,我可不是對他毫不在乎。相反,他是這世上我最在乎的人。他是我最崇拜,最仰慕的人。他是我的光,我的上帝,我的源頭我的希望我的摯愛。他是我的父親。然而——所以——因此——事情才會變得有點古怪。總會這樣,是不是?」

她回以沉默。

「他把一切都留給了我,一個Wondertainment博士的一切。慷慨的遺產。企業和財富。知識、智慧和力量。記憶、靈感、熱情。夢想。還有羞愧、悔恨與悲傷。」

她感覺有什麼奇妙的東西禮貌而友好地在耳膜旁敲門。

「Wondertainment是由愛和歡笑組成的企業。我們創造有趣和驚奇的玩具,把它們帶到每個孩子身邊。而我的父親就是秉承著這一宗旨的偉大天才。他創造了無數廣受歡迎的玩具——其中最引人奪目的明珠,當然是『Wondertainment博士的小小先生®』。這是他一生中最為得意的作品,毫無疑問。無論支持他的人,還是反對他的人,還是我,都對這一點毫無疑問。

「把公仔換成人類!讓成年人來取悅小孩!多麼天才的構思,又帶著一點調皮的反譏。設計的過程複雜又艱辛,一批又一批試驗品和原型,一年又一年的光陰。終於,一個使他滿意的成員組成敲定了。他又精心設計了一個收集系統,將所有成員聯繫在一起。收集在那個年代很流行。集齊了所有產品,你就可以得到一張畫!或者是一些棒棒糖!」

小精靈拉起她的肌肉,使她隨著Isabel的表情嘴角上揚。她從沒做過這種事,面部的動作很不熟練。

「小小先生們圍著偉大的Wondertainment博士叫他爸爸,而他所設計的這一點讓他感到了某種幸福。他已經很老了,老人們總會享受這種感覺——或許這樣吧。在充滿溫馨的歡鬧之後,Wondertainment博士對他們說,去吧孩子們,開始你們的旅程。帶給孩子們快樂,也適當地教導他們。然後,Wondertainment博士帶著滿意的笑容,轉身投入到下一項工作當中。博士總是很繁忙。博士有很多身份,也有著很多責任。最重要的是——即使誰都不會承認自己如此——他的精力逐漸地衰減了。衰減得很緩慢,但仍是在衰減。

「而小小先生們呢?小小先生們無休無止地呼喚著父親。無休無止、無休無止地呼喚著。他們就和剛剛破殼而出的小雞一樣,很快就發現這世界有什麼和他們以為的不一樣。他們呼喚不停,最後終於疲累了。所以為了代替呼喚,他們做了很多事情,對他人,也對他們彼此。主要是對彼此。

「Wondertainment先生幾乎沒有意識到有這碼事。即使工廠褻瀆了他的魔法,把微笑Smile變成驚嚇Scary時,他也沒有一知半覺。他將健忘作為好用的工具。他指派條紋進行處置和善後。他對其他的先生不管不問,而正是在這個過程中他放任了Redd,那個他最鍾愛的天殺的REDD。於是,如我們早已知曉的那樣——失落的孩子,代表失落的孩子們,連同失落的孩子們一起將子彈送進了Wondertainment先生的腦袋。我聽說要麼就是被電椅電死。很難說誰好誰壞啦。」

Isabel聳了聳肩。小精靈已在她的頭腦中嗡嗡飛舞,但她仍然很茫然。

「……為什麼?」

「又怎麼啦?」

「為什麼……?」

小心翼翼地吐出這個字,仿佛吐出嘴裡含著的寶珠。小精靈挽起了的手,她感覺自己飛了起來,在以俯瞰的角度看著自己。

好像在漂浮。但和漂浮的感覺不一樣。

「感覺如何?」Isabel笑了,「順便說一句,你現在的體驗大部分都是幻覺,因為你的大腦要用自己的形式來理解系統的改變。不過你已經被傷害得夠多,所以這個過程應該不會有痛苦——大概?」

「我……沒有。」有些艱難地說,「但是……為什麼?」

「我的父親想讓我繼承他未竟的事業。他的遺言、他生前的態度、他留下的一切都無不在如此向我訴說。對待這樣的託付,我只能說十分榮幸。我將繼承他的事業。我會比他做得更好。」

Isabel從口袋中抽出一張紙條。她把紙條遞給了,後者小心地抬頭低頭接了過去。

哇!你已經找齊他們了,現在你是收藏家先生!!
但是樂趣沒有結束,因為現在一個全新的小小先生系列正在研發中,由我們的繼承人小姐帶給你們!

「以我自己的方式。」

紙條燃燒化為飛灰。她感到身體正在逐漸適應異狀。Isabel收起雨傘,手腕架住傘柄迴旋幾圈,將傘尖直指向無名的女孩。

「我拯救了你,利用Wondertainment博士的神奇魔法將你從混沌中解放。對於善良的Wondertainment來說,拯救一個孩子自然是分內之事。只是,我也有我的請求。

「現在我已經講完悼詞,而我要你成為那塊墓碑。我要你成為一塊壓在父親的墳土上,比金字塔還要堅實的碑石。正如條紋是小小先生的管理者,Redd是小小先生的抹殺者一般,你是小小先生的終結者。喪鐘已鳴畢,一切已就緒,你的名字是——」

她一時頓住。她看著她頓住。

「稍等,對不起。我……墓碑……死亡。寂靜。物理規則,飛行。沒錯吧……天空。月亮……嘿,已經有月亮了……葬禮。火葬,海葬,海……寧靜的、輕盈的海……那顆美麗的……我的……灰色恒星……」

她看著她無法抑制自己的哽咽。終於,在滿臉的淚水中,Isabel露出了Wondertainment小姐的燦爛微笑。

「就此決定了!」Isabel高聲叫道,「你將是——你將是寧靜海小姐Ms.Tranquillitatis!」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