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自助者
評分: +6+x

那是個不平順的雨後下午。

衡緣淋著大雷雨衝進自助洗衣店,他彎下身,手撐在膝蓋上喘氣。水滴沿著帽緣滴落在地板上,角落的洗衣機規律運轉,某人的熊熊布偶也在洗衣槽裡旋轉烘乾。

真的是糟透了。衡緣脫下他身上唯一穿著的帽T,露出他稍有鍛鍊的腹肌。他恨不得把自己塞進烘衣機裡,這樣就不用像此時脫去襪子和短褲,只留一件四角褲坐在店中間的長椅上。

衡緣原本親自從潔樁的總部飛來美國南部海灣準備在此拓展據點,但是這幾天接連下雨和龍捲風,並沒有什麼顧客願意離開溫暖的家或是避難室來洗衣店消費。況且他還得面對南部海灣最強勁的商業敵手:那個傳聞中的dado。

身為潔樁的董事長,如今落魄地在洗衣機前等衣服乾,應該沒有人會想到。

角落的洗衣機亮起紅燈,示意洗衣機內的洗衣精用完了。衡緣看向販賣機,洗衣精也賣完了,衛生紙倒是還有存貨。

衡緣嘆了口氣,撥了通電話給洗衣精的廠商。「喂?這裡是潔樁精緻自助洗衣,我需要訂購一點洗衣精⋯⋯。」

「dado瑪尚到,尼等dado。」電話那裡傳來模糊的聲音,讓衡緣愣住了。他剛才出於習慣說了中文,而電話另一端的傢伙用了中文回覆,而且好像是dado。

衡緣聽聞dado遍佈全美的生意,但是始終不明白,為什麼dado放棄了異常洗衣這個部分,只使用異常宣傳洗衣店。難不成還有dado沒有辦法掌控的交易嗎?但是這些都不再重要了,潔樁來了。潔樁將會從南海岸佛羅里達州開始拓展洗衣業務,那些定居在這裡的AWCY退休藝術家肯定會喜愛潔樁清理在他們心愛衣物身上的異常的。

順便叫個披薩好了。如果外送人員不介意看到這種接近暴露狂的顧客的話。

衡緣再次拿起電話,「喂?我要訂一份起司培根披薩,在⋯⋯。」「dado了解,尼要給dado時間!」

衡緣掛上電話,靜靜地在長椅上思考他的人生。他從來沒有被這樣安排地明明白白過,有一小段時間甚至認為dado在跟蹤他,但是那些企業都只是dado的事業網之一而已,是自己踏進了別人的地盤。

天氣在不久後放晴,UberEats的外送機車停在自助洗衣店門口,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子一肩扛起一整袋洗衣精,另一隻手提著披薩盒。

「Mr. 衡,這是您訂購的餐點。」衡緣認出了他,他是那間洗衣美黑店的店經理。「dado先生請我親自來一趟。」

衡緣從他的手中接過披薩,將洗衣精放在洗衣店的某個角落。「你覺得,我贏不了dado,對不對?我已經被完全比下去了。」

「『dado不優秀,dado做不了全部,dado不是異常洗衣專家。』dado請我轉告這句話。祝您有個愉快的一天。」

衡緣打開披薩盒,紙盒裡面那側被簽字筆寫上「dado的令人元氣披薩」,起司和培根之中全都是滿滿的薄荷。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