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根菸
評分: +13+x

深藍色的西裝與有些鏽蝕卻依舊典雅的黑鐵欄杆摩擦著,西裝外套在欄杆上皺成了一團,而繼續被拖行,乾淨的布料因此摻了些鐵橘色的髒汙。他走回馬路中央,蹂躪過的西裝布料垂下,黏膩的鐵鏽污漬展開成了幅圖畫。

背後的人群對著夕陽下的塞納河畔,拿出相機興高采烈的自拍著,歡笑聲和吵鬧聲讓他此刻甚覺無地自容,所以他本能的迴避了。

落日橙色的光輝打在他高瘦的身子上,紅磚地面拖出黑色的影子,是如此寂寥,是令他喘不過氣的靜謐,沉默在四月的塞納河畔成灘擴散,河水在空虛中被撕咬成碎片,撞散在岸邊。

「先生,買手臂嗎?」路旁的小販叫住了他。曾經是熱狗餐車的小攤子受到改裝,除了那嶄新的水藍色塗裝下隱隱透出的紅色塗料,看不出餐車的原貌。行動冰箱中裝有幾個密封的鋁箔袋子,外頭看不出是什麼,但冰箱外側用大大的漫畫字體寫上「高檔手臂」,一旁還畫了漂亮的手臂圖案。

他皺了皺眉頭。

「不買嗎?先生的手臂看上去還是原生的呢,看先生年紀應該也不大,要不要嘗試看看?」小販的五官精緻自然,髮色勻稱柔亮,手臂細長而潔白,雙腿修長,全身上下看不出多餘的鳳毛麟角。

若非世界各地早已充滿了像他這樣的人,這個人大概會成為模特兒或明星吧?他轉頭離去,經過另一群對著塞納河畔照相的,外貌完美無缺的觀光客們。

一旁的醫院已經荒廢,玻璃門只剩下門框邊一點碎屑依然不肯放手,地上的玻璃渣無人掃去。諷刺的是,無人會因為踩到玻璃渣而送醫,畢竟早就沒有這個必要了。

當死神棄牌離去,當死亡這一概念從人生的列車中脫節,生命再也沒有終點,掌舵者將異常掩蓋成了常態,於是人們接受,背棄死亡,迎向永生。

一直等到身體不再成長,食物不再令你感到驚喜,生命不再具有創造力和創意,人們才開始反思生命與死亡的真正意義。

失去了死亡,才懷念死亡。

他看過很多死亡。很多很多,但沒有一個瞬間是這樣令他感到無助而空虛,黯淡而破碎。

所以死神離開了,那麼送行者呢?

另一名小販喚住漫無目的信步在塞納河畔的他「先生,來份報紙嗎?」

他愣了愣,然後點了頭,伸手接過報紙「祝您有個美好的一日。」小販沒有收錢,只是笑著點頭,接著離去。

色塊和排版的分佈可以明顯看出,這是小販自編的報刊。人們失去了生理慾望、需求和享受,運動不再令人感到激昂和痛快。纏綿不再激情,更多的只是機械般的搖晃和出入,無趣以致令人打盹,卻無人能夠真正的睡著。

因此,創作和藝術成了唯一的刺激,文學和科學嚇人的突飛猛進,文思泉湧而不受到生理需求的限制,無數的經典作品淹沒了世界,大多數的人決定成為作家或科學家。

「永生歷第4251天」報紙的右上角這樣寫著,還用了金色的不搭調方框圍了起來,不難想像小販必須獨自在街上送出報紙的原因。但本人八成也不會在意。

他找了張長椅,坐了下來,從胸前的口袋抽出根香菸,經過的路人對他怪異的行徑挑眉,卻沒有人真正停下來。香煙還不算絕種,吞雲吐霧只為氣氛的假癮君子還是存在。

他將香菸習慣性的遞出,然後愣了兩秒。

他大笑。

這枝香菸不是給別人的,是給他自己的,為他自己抽上最後一根菸。

菸的味道很好。

他走向公共電話,撥了幾個鍵,然後等著電話接通。

「喂?你好,我是SCP-4999」

項目編號:SCP-4999

項目等級: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不必要

描述:死神已死,是送行者的終焉

附錄:去你的ΩK级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