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失敗情景中心頁
評分: +4+x


世界末日K/O失敗情景


一位行政拳擊官的目光掠過了一份年輕研究員提案的標題,並皺起了眉頭。

「世界末日 K/O 失敗情景到底是什麼鬼?」

這位研究員不禁笑了出來,因為談論到她的傑作而興奮不已。

「任何將導致本中心永久且完全地無法完成任務,並因此必須做出妥協的情景,先生。用專業術語來說,就是鯊魚贏了。」

「這會不會有點太廣泛?」

「也許吧,但我們真的需要使用數以萬計個副分級來告訴閱讀的人,XXX會造成本中心以哪個特定的方式失敗嗎?反正到最後,結果都是鯊魚贏了。」

「妳說的有道理,」他聳了聳肩。「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那的確會顯得很多餘。我會把這份提案送交給行政拳擊會議的其它人,但我無法保證他們會怎麼想。」

「太棒了,」研究員露出了高興的微笑。「恕我冒昧,我已經在在公文袋裡預先放了幾個不同的案例。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一些情景可能發生的獨特方式。」

那位行政拳擊官點頭示意,並目送著這位年輕研究員離開。


我記得當時我坐在Site-71的自助餐廳裡,與我的戰友一起吃著醃甘藍和奶油玉米沙拉,而我最終聽到了有人大聲的詢問著,那潛藏於大腦中黑暗角落裡大家都想知道的事情。

如果牠們都不回來了呢?

只有位於丹佛的摩天大樓尖端有突出在海平面之上:那是多年前就被沖走的市民們的玻璃墓碑。在那些形單影隻的宏偉建築之中,一位身穿紅黑色救生衣的年輕人正看著浪花。儘管已經知道水面下潛伏著什麼東西了,但他仍表現得如此平靜,在旭日東昇並點亮海面之時。

「SPC-172是一個被一般民眾認為是一角鯨的軟骨魚類實體。」

「這味道就像有人在死魚裡拉了屎,然後讓它在夏天的大太陽下曝曬了好幾天一樣。腳邊的血肉有些是黑色的、有些是綠色,還有些是褐紅色的。在我縫合的傷口上,有許多尖銳、像是牙齒的突起刺穿了我的皮膚。它們將縫合用的針線啃蝕殆盡,留下了傷口暴露在外,而裡面有著更小的、更加銳利的牙齒。」


掃視完所有的案例,他再一次皺起了眉頭。

「去你的什麼是SCP?」

他嘆了口氣並繼續毆打著他的壓力宣洩鯊。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