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之前
評分: +5+x

在Site-ZH-16的備用發電機房中,K正在努力的修理著年久失修的發電機。畢竟雖然只是輕微的機械故障,不過由於會搞得全身都是汽油味,又有爆炸的風險,導致一直沒人想修。不過居然新進來了一個實習生,那想當然,爛差事當然由他負責。

「嘎吱嘎吱」發電機上的活塞慢慢的動著,正當K覺得自己終於有點進展的時候,他沒有意識到油氣濃度太高了,而且複雜的線路中,有條電線短路了。

火花點燃,油箱內裝滿了油。

K倒在地上,此時,他腦內那個機械音響起了。

「偵測到大面積燒傷,需要降低痛覺反應嗎?」

「我想,需要。地下室沒事是不會有人下來的。等等順便幫我計算距離失去意識還有多少時間。」

「依照目前的失血速度計算,還能撐二十幾分鐘沒問題。」

「阿,那還真可惜,我蠻想暈倒一次的。」

在倒在醫療室後,K知道自己一定會得救,不過在他眼前似乎還是閃過了人生跑馬燈。自己明明就已經有特化腦輔助,居然還能弄爆發電機,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

四點整。

林杉終於可以離開這該死的學校了,他立馬奪門而出。

他騎著一台普通的腳踏車,走著正常的路回家。

他就跟一個正常的高中三年生一樣。

但是如果你稍微看仔細一點,你會發現他騎車的速度有那麼一點點不科學,踏板沒踩兩下,車體便飛也似的沖了出去。

林杉是個有奇術天分的人類,而且,他也在因緣際會下,找到了圖書館。

那是在金門一個鄉間小徑,一個不為人知的戰爭紀念碑,林杉逕自走了進去。

流浪者之圖書館,世界上,甚至可以說是宇宙上最大的圖書館。

閱讀永遠是林杉最大的娛樂。

但,他不知道,這將是是他最後一次來到這個他心目中的天堂。

「今天圖書館怎麼這麼吵?」林杉坐在一排讀書專用的桌子上,望向一旁正在大聲爭吵的幾個……東西。

他們似乎是人類,講的也是人話。

不過不斷傳來的喀擦喀嚓聲,很令人介意。

林杉闔上了【高等電學】,戴上他借走的其他奇術書冊,準備走人。

他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

醒來,K發現自己在一個類似實驗室的空間。

周圍是早上那幾個吵雜的人的⋯屍體。一名看似軍人,裝備精良的傢伙走了過來。

「看來那幾個傢伙提供的資訊是真的。」

「等等,那兒好像還有人!」

「喂,你又是誰?不准動!」

K無視著他們。

K的頭腦正在劇痛著,他不懂。

我是誰?

接著他昏過去了,就像電池耗盡的機器。

——————————————————————————————————————————————————

「第十一號測試機準備完畢。」

「十一號先只放基本人格嗎?」

「對,我們先搭配使用記憶消除,減少主人格干擾。來人,上記憶刪除藥劑。」

——————————————————————————————————————————————————

K醒來時,他正坐在一個面試桌上。

「好了,你的面試結束了,請在外面靜待一會兒,等等我們將會通知錄取人進來。」

「嗯,好。」K像是自然反應似的說著。

他腦袋閃過一陣光景,他意外自己怎麼擁有這些記憶。他是來應徵實習生的,他的奇術能夠以精準的計算來移動以及構築事物,而且他一直渴望加入基金會。

基金會?

——————————————————————————————————————————————————

「好了,這樣完成了。」

「只有輔助人格應該不會再讓腦超負荷了吧?」

「天知道,不過這樣我們台灣分教會也能做出點成績,那主部也會對我們更加信任吧?」

此時,一陣爆裂聲響起,警報大作。

無線電發出了聲音。
「靠!不知道是GOC還skips他媽的來找碴了,我們快撐不….」

「喂!Frank!回答我!那邊怎樣了?」

「不可能!這裡用奇術跟其他手段掩飾了!出了教會的人沒人知道這阿!」

「操,先別管那麼多了,反正我們都有備份在老大那………………快去刪除資料!用炸的!」

——————————————————————————————————————————————————

「這是哪……我怎麼在這……」

「你終於出現了,我等你很久了。」

「你是誰?」

「不,問題不對。你是誰才是問題。」

「這裡是哪?」

「你的問題還是不對,問題是你為什麼會在這。」

「這場鬧劇夠了,這兒是個異常空間,一旦我逃出去了,我會通知基金會收容你這蠢貨。」

「你沒辦法收容這兒的。這裡是你思維的空間。每個人都有,只不過這裡是我想辦法收集你的思維且具象並構築而成的。」

「那麼你……是誰?」

「我是林杉。」

「林……林杉?那個是我的……?我……???」

「沒錯。你終於注意到什麼才是異常了。」

——————————————————————————————————————————————————

「你是來找之前從白氏那兒抄回來的人嗎?」

「居然你都知道了,那好。這傢伙是怎樣?」

「我不知道。他的腦子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是那些傢伙的新產物,但是我們試圖摘除研究時發現他會自動偵測剝離,一旦失去依附就會自己燒掉全部的記憶體。」

「意思是我們不能拆掉那個莫名其妙的機械,也不能殺了他?」

「而且從他的身上沒有發現其他的機械部位,而且他還帶有還有這個(拿出奇術墜鏈),我們檢測過了。他是個……」

「……他是個藍型?而且還跟圖書館有關係?這他媽的不合理。他們拐人拐到藍型???」

「嗯。很不幸但幸運的是。不過這傢伙一直在研究基金會(丟出幾本筆記本)。所以我有個提議。咱們收容他吧。」

「唉……我大概猜得到……」

——————————————————————————————————————————————————

「你再說一次,我還是無法理解。」

「我們其實是同一個人。我是林杉,被刪除記憶後再被一群狂熱機械教徒拖去改造,然後你的意識進來了。不過他們的記憶刪除藥劑不知道是劣質還怎樣,居然只有抑制作用,我研究過一點心裡學,現在我們所在的這空間就像是DID患者的內心空間一樣。但是,你看一下角落。」

「……那是什麼?」

「電腦程式。腦內系統的正在進行同化,但是似乎是因為學習系統還是啥的,他速度並不快。而且我在這可以做到這個(運起奇術),所以應該暫時沒有同化的問題,但是最大的問題在你身上。」

「因為我卡在電腦跟你之間嗎?」

「沒錯,你介於【輔助人格】第十三號實驗體K跟我這個本格之間,我是回憶,你是現在,它則演算未來。你是影響整個身體,大腦,運算的中心,一旦呢定型了,我們也就定型了。」

「所以我會決定這個人格到底會成為什麼?所以我到底是誰?」

「這些你才能決定,我沒辦法幫你。」

「所以我該怎麼做?」

「只有自己才能確定自己是誰。」

「……我……」

——————————————————————————————————————————————————

「人事部門那邊已經解決了,也找了有關圖書館的那個傢伙幫他還書了。我可不想到時候它變成一個黏在椅子上的怪咖。」

「那麼,面試這場戲由誰來負責?記憶修改藥劑已經準備好了,就剩演戲了。」

「真沒想最後居然缺的是演員呢。」

「那就由我來吧。」

「博士?!?你什麼時候出現在這的?!?」

——————————————————————————————————————————————————

K醒來時,他正坐在一個面試桌上。

「好了,你的面試結束了,請在外面靜待一會兒,等等我們將會通知錄取人進來。」

「嗯,好。」K像是自然反應似的說著。

他腦袋閃過一陣光景,他意外自己怎麼擁有這些不存在的記憶。他是來應徵實習生的,他的奇術能夠以精準的計算來移動以及構築事物,而且他一直渴望加入基金會。

基金會?

對,就是基金會。

【記憶歸檔完成。】

【系統輔助啟動。】

【歡迎,K。】

看來,這場戲還沒結束呢。

——————————————————————————————————————————————————

過去雖然被湮滅,但回憶永存
未來難以預測,過去難以重來
人生如夢,夢裡如霧
霧散雲消之時,即使夢醒時分
亦寫作永恆。

——————————————————————————————————————————————————
(出院後)

早上6:20,基金會
K爬了起來,拔掉充電線,刷牙洗臉,整理自己的頭髮,然後塞上了瓢蟲防塵塞。
好了,該上工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