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漆黑洞中之闇
評分: +6+x

在日本的某處。時空連續體歪曲的後側。存在於基準世界次元裂口之中的城市「戀昏崎」。這座城市有許多關注組織的前任成員們隱居其中。有些人是為了逃離基金會或者GOC,也有些人是對自己沾滿血腥的生計感到嫌惡,還有些人是覺悟了信仰,各自有各自的故事。

這次的主角是,曾任職東弊重工總務部的現任戀昏崎新聞社編採員「廣末 孝行。這是在戀昏崎擁有首屈一指情報能力的他,在中午時分遭遇的奇聞軼事。


 

 

 

 

 

 

 

 

 

總是斜陽西照的戀昏崎也臨近中午時分。

儘管戀昏崎的飲食店幾乎是屈指可數,其中仍有特別的餐廳情報引起了戀昏崎情報師「廣末 孝行」的注意。

『宴龍料理研究會的前料理人移民過來了。這個料理人在公所進行了有關開設飲食店的手續。』情報是這麼說的。宴龍料理研究會是起源於中國的世界性超常食物料理的專家集團,在他們「味重於命」的格言之下所做出的料理受到來自世界各地超常食物愛好家的極大支持。對於陷入慢性缺乏美食娛樂的戀昏崎來說,宴龍料理研究會的前料理人來開店可以說是非常大的好消息。在戀昏崎網路新聞經營美食專欄的廣末是不得不去品嘗一番的。

「Yummy1壽司……?」

那間店似乎是壽司店。宴龍料理研究會如前所述是世界性的組織,藏有的手藝當然也不限於中華料理。廣末心裡想著這店名真奇妙,但或許也能當成專欄的題材之一,便向著拉門伸出手。

「啦蝦咿2!!!」

迎接他的是一名穿著日式圍裙3卻不搭調地有著一身結實肌肉的黑人男性。在被老闆的身形與打扮震懾的那瞬間,從廣末背後傳來「嘎鏘!嘎鏘!」的巨大聲響。廣末驚恐地查看背後,但那裡只有出入口的門而已。廣末試著將手放上門板……打不開。

「窩已經把門上鎖了呦。Welcome!歡迎來導闇壽司戀昏崎店!」

符合刻板印象的外國人日語、為什麼被鎖上的門、闇壽司。廣末無法掩蓋對這大量情報感到的困惑。

「那個——……。為什麼把門——」

「憋在意,先坐下巴!廣末孝幸!如鍋係你的話,多燒耶知道『爆旋壽司』的作法吧!」

廣末甚至沒有多餘的心思吐槽對方微妙地叫錯了名字。因為老闆外觀相當可怕而膽小了起來的同時又被大聲呦喝,便不由得開始畏縮。廣末姿態不穩地走到座位上,隨後老闆端上了茶。

「今天要點深麼?」

廣末戒慎恐懼地打開菜單。其中除了「薔薇帶鰆」以外什麼都沒寫。

「那個,這是——」

「本店鳩是『薔薇帶鰆巴拉穆茲』專賣店。」

好了,各位讀者知道薔薇帶鰆巴拉穆茲嗎?他又叫做棘鱗蛇鯖,是一種油魚。是全長可達兩公尺的大型深海魚,也作為美味得不得了的魚廣為人知。但是這份美味的真面目其實是薔薇帶鰆巴拉穆茲體內油脂成分中的占大部分的蠟酯,也就是一種蠟,而人體是沒辦法分解的。十分美味十分美味地吃下油魚的話,那些無法分解的油脂會黏黏稠稠地從屁股流出來,所以同時也是恐怖的魚。詳細內容的部分我把維基百科的連結貼上來了所以請去那邊確認。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3%98%E9%B1%97%E8%9B%87%E9%AF%96

「窩們店是闇壽司,梭依輸掉的話『記憶消失』會來得非常快,梭依覺悟吧!」

「很快是指,具體來說……?」

「大概2個消時就會失去記憶呦。」

「等一下,那樣也太快了吧——」

「如鍋尼柯以擊敗在蝦,就特憋握『鑰匙壽司』給尼。擔是輸了的話就要把尼關痕多消時之後才放尼出去。」

廣末的腦中漸漸開始整理情報。廣末進入的是闇壽司的連鎖店。入口被上鎖了,除非用爆旋壽司贏過老闆然後得到鑰匙壽司,否則是出不去的。菜單上只有薔薇帶鰆巴拉穆茲,萬一輸了的話就只能吃薔薇帶鰆巴拉穆茲了。如果輸了會比正常的爆旋壽司更快失去記憶,而且直到記憶完全消失為止都要被監禁著。似乎是這麼回事。

「也,也就是說,如果輸掉的話就會在什麼也不記得的狀況下被放出去,然後在工作或是別的什麼時候,屁眼無預警地潰堤嗎!?」

「呵呵呵……。就是遮麼灰事。嘿,『薔薇帶鰆巴拉穆茲』讓尼鳩等了!」

被遞出的是特大號的薔薇帶鰆巴拉穆茲壽司。廣末明明什麼都還沒說店裡的櫃台已經開始變形,化成缽狀的爆旋壽司競技場。老闆已經準備好架勢,對廣末投以銳利的眼神。儘管廣末試圖向老闆傳達拒絕對戰的意思,但因為老闆把步槍也拿出來,這份微不足道的抵抗終究失敗了。廣末終於下定決心站起身子,折開免洗筷拿起薔薇帶鰆巴拉穆茲和茶杯。

「可惡!怎麼會這樣。拜託你了!『薔薇帶巴拉穆-II』。」

「就是遮分氣概!……窩要上了!」

 

3、2、1、嘿,啦蝦咿!
 
 
 
彼此才著地的瞬間,勝負卻幾乎已經底定。老闆的薔薇帶鰆巴拉穆茲開始高速迴轉,從與地接觸的面上放出漆黑閃電。薔薇帶鰆巴拉穆茲的白肉與漆黑閃耀的雷電混和,緊接著爆旋壽司的聖靈顯現,飄浮在薔薇帶鰆巴拉穆茲之上,挾帶威壓俯視薔薇帶巴拉穆-II。聖靈的身軀像是全身覆蓋著尖刺的惡鬼,右手持著巨大的鐵棒向薔薇帶巴拉穆-II揮下。那一刻,薔薇帶巴拉穆-II只是還轉動著而已。

實在是毫無懸念的結局。熟練的壽司之暗黑卿與區區外行人的大叔之間力量差距太大了。廣末嚇破了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來,吃吧!」

呼應著老闆的發言,依然持續迴轉的薔薇帶鰆巴拉穆茲之上的聖靈抓住已經被砸扁的薔薇帶巴拉穆-II,向著廣末的臉靠近。廣末的臉色漸漸鐵青。接下來要上演的就是所謂的處刑。

「等,等一下啊。那樣子可以嗎!?那真的是跟我一樣的壽司嗎?」

毫不在乎廣末說了什麼。聖靈抓住廣末的下巴,強制張開了她的嘴。廣末現在就是一名被迫登上絞刑台的死刑犯。

「喂!讓人吃下那種東西就是宴龍料理研究會的作法嘛!?不說薔薇帶鰆巴拉穆茲了,那根本已經是被砸扁的東西啊!」

「宴龍?那係後面的店啊。交做"Rose Rouge"的店,係昨天猜開的店呦。窩從痕糾依前就在遮梨做生意了喔。」

讓戀昏崎的情報師聽了要昏倒的簡單錯誤。打從一開始就走錯店了。弄錯自豪的情報,然後記憶會消失所以也不可能寫成新聞來撻伐,廣末現在完全就是單純的大叔而已。毫無抵抗的辦法,唯有接受處刑一途。

「拜託!救救我!在職場還有很多部下啊。還有家人……對,最近第二個小孩才剛出生而已,所以那個,屁眼不可以變成那樣的!手下留情!不要啊!」

儘管揮舞著手腳掙扎,讓廣末的抵抗化為烏有的那個時刻終究到來了。薔薇帶巴拉穆-II從聖靈的手中被塞到廣末的口腔之內。薔薇帶鰆巴拉穆茲在被塞滿的口腔中甚至可以說是固執地將甘美的滋味擴散開來。然而,記憶比預期更快發生混濁,甚至連享受薔薇帶鰆巴拉穆茲的美味也無力做到。

廣末在那之後的遭遇無人知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