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力關注組織面試
評分: +9+x

招募:關注組織

英雄必須與他的反派相稱。

基金會正在尋找有潛力的相關組織,該相關組織的作對才能突顯基金會的勢不可擋。

面試將於████/██ /██,Clef博士的辦公室進行。面試日期以模因封印保護,只有特別的存在才能繞過的那種。如果你能看到日期,你真的應該來試試看。

這裡有提供免費飲料。


Clef博士: 再說一次你們是什麼來著?

ASCI主任: 美國安保收容倡議The American Secure Containment Initiative

Clef博士: 你不能就這麼佔了我們三個標語中的兩個。

ASCI主任: 是你們拿了我們的標語。我們是你們的前輩,至少是前輩之一。

Clef博士: 如果你們終將成為我,你來這幹嘛?

ASCI主任: 顯然,前輩也應該算是一種次要GoI。

Clef博士: 老兄,有沒有看招募廣告?我們要找反派,你們將來是要成為我們的,不能做壞蛋,這會害我們英雄方有黑歷史。

ASCI主任: 至少我能算進勝利方對吧?

Clef博士: ……恐怕你搞錯了,朋友。你永遠沒辦法成為勝利的一方。你只是個陳舊的還原主義者代表。像我這樣的才能永遠當勝利的一方,但我們總能找到雜魚跟砲灰的用武之地。[微笑]


Clef博士:所以妳是我們中一個得到多維度知識的員工女兒?

黑皇后: 呃,我不會這麼自稱,但基本上,沒錯……

Clef博士: 這樣了話,我想不到妳能塑造成怎樣的反派。我是說,我現在只能把妳想像成是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頭那個怪毛蟲的2.0。

黑皇后: 等一下!我的目標是摧毀基金會,而且,我並不是一個人,我與我的姊妹們戮力同心。

Clef博士: 聽好,我不認為小丫頭能當個好對手……

Clef博士被380名突然闖入的其他黑皇后們打斷。他們中有些人疲憊不堪,還有一些人因為遲到而道歉。

自言自語的Clef博士: 好吧…… 我們的面試什麼時候變成末日之戰翻拍現場的?


與你共進午餐之人: 你好

Clef博士: 抱歉,你哪位?

坐你背後的女孩: 你想不起來了嗎?

Clef博士: 別這樣想。

你最好的朋友: 我們曾一起上學的!

Clef博士: 呃,我自學長大的。

得到你初吻的女孩: 那趟公路旅行呢?

Clef博士: 啥公路旅行?我討厭開車。

跟你一起呼麻一起飛的夥伴: 你知道的,就在76年的夏天,我們畢業之後。

Clef博士: 我那時,大概十歲吧,你確定你是來面試的嗎?

你不認得水裡的屍體: 你真的不認得我了。

Clef博士: 不認得。

樂隊裡的一個怪咖: 好吧,忘了這些事吧。[離開]

Clef博士: 看來是個高中過太爽戀戀不忘的傢伙。


異次元傳送門開啟,一頭遠古殆瓦獸步出。

Clef博士: 請坐。

殆瓦獸: 駭人的吼叫。

Clef博士: 你他媽。


機械老兄: 我是,機器老兄,WONDERTAINMENT博士的,智慧財產。我來收集,免費飲料,機器夥伴。

Clef博士: 為啥,你是機器人唉。

機械老兄: 不是為我,是為WONDERTAINMENT博士,我為WONDERTAINMENT博士,前來收集,免費飲料。

Clef博士: 他為啥不親自來拿。

機械老兄: 不要恐嚇,機器老兄。WONDERTAINMENT博士,玩具製商,事務繁忙。本版本的,機器老兄,裝載一顆,原子手雷。以防失約,沒有飲料。

Clef博士: 這玩具有點激進……現在的孩子真走運。反正飲料就在那桌上,一旁的洋芋片是我的,不要碰它。

機械老兄: 感謝你了,機器夥伴。

Clef博士: 你知道Wondertainment之後得真正來訪一次。他們能……

[機械老兄一把抓走所有飲料,在藍色的光芒中消失。]

Clef博士: 他剛剛是把全部的汽水他媽的幹走了?


Clef博士: 所以你們全部的使命就是幫成吉思汗找墓地?

別兒哥: 他要求一個不被銘記的墳地。他的願望應當實現!

Clef博士: 那又如何?你們穿越時空找一個無名墓?

別兒哥: 正是!我等將開始旅途,直到找到一個沒有記得成吉思汗的時代,然後我們將帶著來自未來的戰利品回到過去,繼續我們的征途!

Clef博士: 但你只是在時間線上前進?

別兒哥: 永遠前進!

Clef博士: 所以說,我們需要做的事就是每隔一段時間資助幾部低成本電影與書籍,好好記誦人類史上最致命的征服者?我們甚至不需要太還原史實,甚至還能給成吉思汗粉飾一下。

別兒哥: 啥電影?

Clef博士: 聽著,我知道你爸是誰。

別兒哥: 不!我必須繼續旅程了。

別兒哥用他的羅馬時光機前進未來。

Clef博士: 1160年就不會有人知道成吉思汗是誰了。我就說說而已。1


Clef博士: 所以,說到底,你是個馬戲團?

赫曼·富勒: 不是普通的馬戲團,親愛的朋友。赫曼·富勒的不安馬戲團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馬戲團!你肯定聽說過我們。

Clef博士: ……

赫曼·富勒: 你在開玩笑對吧?

Clef博士: 呃,我記得最近幾年有幾個關於你的好故事,然後就沒了。直到去年我們才搞清楚這些奇葩故事的來龍去脈。

赫曼·富勒: 這就對了,我們現在有大炮cannon了。

Clef博士: 設定canon

赫曼·富勒: 沒錯,Alty,一門90英里長的火炮:鑄鐵實心,炮彈寬三英尺,精準到三英里以內。別告訴我這樣還不能當一個強大的敵人?

Clef博士: 聽著,富勒先生,每次我們突襲你的馬戲團,你們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們要找的是更有威脅性的敵人。

赫曼·富勒: 更有威脅?更有威脅?先生,你去找個不怕小丑的六歲小孩給我看,再來說我們沒有威脅性!

Clef博士: 我們沒聘用六歲小孩,所以這主張是有爭議的。嘿,我突然想到,我最後讀到的是……你已經不是不安馬戲團的負責人了。

赫曼·富勒: 先生,我向你保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Clef博士: 其實你已經被收容了,你現在是一個分數一般般的SCP

赫曼·富勒: 我受不了這種莫名其妙的指控了,我要走了再見掰掰。

Clef博士: 出去時別讓你的弦被門夾到了,皮諾丘。


Clef博士: 將軍,你們不是在太平洋戰爭就戰敗了嗎?

隱將軍: 是的,事已至此。確切的說,是事態超出了IJAMEA的控制。但我們在戰爭倖存,並且滲透到了社會幾乎各個階層。

Clef博士: 標準的秘密組織,嗯?

隱將軍: 我們還有かくれ しょぐんKakure Shogun派系和じらいJirai派系。在英語,他們分別代表「藏將」與「地雷」。

Clef博士: 將軍,你看,我們的反派外圍GOI已經有ORIA和格魯烏-p了,三個就太多了。而且黃禍論老早沒了,你們的組織沒啥吸引力。

隱將軍: 博士,我不能容忍東方主義,這與無數在戰爭中逝去的生命相關,你忍心讓這些人白白犧牲嗎。

Clef博士: 說到死,我把你們整個組織收掉了,這才是你們該在的地方,老兄。[彈指]

[隱將軍變成了骷髏,隨後化作塵埃。]


無法被拍下的男人: 所以,你們組織的名字是?

有著兔首的存在: 不幸的是,我們不擁有名字。

戴上大帽子的燦笑科學家: 蛤?為啥不取?

兔科的造訪者: 我等的名字很久以前就被奪去,現在我們要將其奪回。

鼻孔插上半捲肉桂捲的博士: 奪回?要怎麼奪?

毛茸茸的異鄉人: 一個大魔法就行。我們幫助你們組織對抗可怕的敵人,可你們卻背叛了我們,將我們流放到另一個國度,還奪走我們的名字不讓我們出來。

長鼻子的面試官: 喔,所以你們要復仇?

長耳者: 沒有!我們只是想取回我們的名字,讓我們能回到故鄉。

手持烏克麗麗的存在: 呃,你們沒考慮過……編個新名字嗎?

某個兔人: 蛤?

令所有女人反感的傢伙: 你懂得,編個假名字,沒那麼難。

毛茸茸的妖精: ……

經常撒謊的人: 啊?

John Smith: ……你知道嗎,算了。

[John Smith起身離去。]

有些困惑的研究者: 嗯,好吧。


[Clef博士呆愣的盯著辦公室上的空座椅,點點頭。]

Clef博士: 你們還真的是Nobody,我想你們可以被塞到我們想塞的任何地方去,下面一位!


Clef博士: 那……你是代表?

黨衛軍指揮官Waffen准將: 我在此代表第三帝國的Obskura軍團,萬- [他被擊中腦部的子彈打斷。]

Clef博士: 好耶,別想,你他媽的納粹。


Clef博士: 有誰在那嗎?

???: ⛧我҉恨҉你҉ ⛧

Clef博士: 我發誓這個時間段應該有人約的。

???: ⛧我҉恨҉你҉⛧ ҉⛧我҉恨҉你҉ ⛧ ⛧我҉恨҉你҉⛧

Clef博士檢查每日行程安排檢查會議時間。

???: ⛥不҉要忽҉視҉我 ҉̵̨͖̙͌͗̈͠҈́͋́̐̒̋̏̿̂͡ ⛧

Clef博士: 沒錯啊,我午餐後有安排一場面試的。

???: ⛥聆҉聽҉我҉的҉̵̨͖̙͌͗̈͠҈́͋́̐̒̋̏̿̂͡ ҉尖҉叫҉̵̨͖̙͌͗̈͠҈́͋́̐̒̋̏̿̂͡ ҉̴̨͉̌̌͝⛥

Clef博士: 看來這個沒戲。

???: 這就是為什麼我恨你。

Clef博士: 真遺憾。


大術士伊仰: 很高興見到你,Clef。

Clef博士: 的確,大術士先生。請跟我說說更多這個叫欲肉教的事情。

大術士伊仰: [看起來很激動]首先,我們不要用那個欲什麼的稱呼好嗎,這都2017年了,我們不應該受語言制約。

Clef博士: 我很抱歉親愛的。請繼續。

大術士伊仰: 我代表納餓卡,一個古老的宗教,可以追溯到你們所謂的青銅時代。我們信仰的包括司牧血肉……

Clef博士: 喔,這就是你們的套路!如果我們需要一個肉體恐怖與不可名狀的遠古宗教,你們就是不可或缺的反派!感謝你今天的造訪,大術士。

大術士伊仰: 等等!我還沒跟你說我們的神與破碎之神間未解決的緊張性關係,以及我們與破碎之神教會的上古戰役呢!

Clef博士: 這複雜到有些不必要了。而且重點應該放在基金會身上。你對破碎之神教會那麼執著了話為什麼不去參加他們的面試呢?

[大術士伊仰自Clef博士的辦公室消失。]

Clef博士: 如果你有興趣了話,我剛剛的提議還有效喔!


[Clef博士身子向前傾,隔著桌子凝視著對邊的十歲女童。]

Clef博士: 你做為一個GOI是不是太年幼了?

SCP-231-7: 哦,我不是GOI,我代表猩紅之王而來,也就是黑條-黑條-黑條-黑條的世界吞噬者。

Clef博士: 他派一個十歲女童幫他辦事?

SCP-231-7: 是的,這是他套路之一,成人恐懼之類的。

Clef博士: 他不親自來是為了……?

SCP-231-7: 呃,猩紅之王正在被囚禁,用七條鎖鏈捆在異世界之中。

Clef博士: 這是不是有點老生常談啊?

SCP-231-7: 喔,但聽著,你看,在形上學的意義來說我就是那條鎖鏈。或者說,我的孩子是。

[Clef博士仔細觀察這位小女孩。看起來並未懷孕。]

SCP-231-7: 我們必須等到你們收容我們之前,這樣才有懸念。

Clef博士: 喔,那要怎麼收容你們呢?

SCP-231-7: 早就想好了,我們有詳細的筆記。

[SCP-231-7遞給Clef博士一本捲起來的筆記本。他打開一看,顯得非常驚訝。]

Clef博士: 上頭寫著我們必須[數據刪除]你每天24小時。

SCP-231-7: 沒錯,當然如此,我是說,我體內可是一個Apollyon級實體。

Clef博士: Apollyon?那他媽三小?

SCP-231-7: 比Keter更糟的存在!這不是很中二嗎?

[Clef博士厭惡的將筆記交還給SCP-231-7。]

Clef博士: 抱歉,我們是歡樂基金會,而非中二基金會。

SCP-231-7: 所以你們不打算[數據刪除]我?

Clef博士: 呃,沒有。

SCP-231-7: ……一次也不?

Clef博士: 好了,我們到此為止。


[毆打鯊魚中心代表打開了面試室的門,走了進去。然而他被一面堅固的磚牆擋住了。牆上刻著這段文字:「不,就算我們是歡樂基金會,我們還是有原則的。」]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