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犯X的入職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8+x

二零零五、夏。

是南部的八月炎夏正午,四線道的馬路上車輛疏密不一。正逢午休時間,眾人都用著各自的步調駕車前進。此時不合時宜的暗色廂型車隊,在車陣中以統一速度的左右穿梭。一條數十公尺長的黑蛇遵守著交通和最高時速,在叢林中前行。

紅燈、車陣暫歇,暫待惱人的六十秒倒計時流逝。某位穿著暗色西裝的人士抽著煙,大搖大擺的自斑馬線走過。第一輛廂型車的司機看著前方人士,是特別訂製的加長西服。

腰間有些微異樣鼓起。被服裝下擺給掩蓋住的,不是槍就是棍。至少作為一個安保公司的駕駛人員,基礎的警覺性還是要有。

槍械彈藥管制?那是警察的事,和跨國的異常軍事公司無關。只要那個人沒有正大光明的襲擊車隊,都該視若無睹。要是一報警,對方只攜帶輕度武裝,整個車隊卻可是有六十把步槍和無數攻堅設備——隨便遭媒體報導都會使風雨滿城的數目。而這可會讓蛛網國際在臺灣的行動越來越難,無論是普通的地區保全,還是等等要做的肅清威脅。

綠燈、那雙皮鞋踏上了人行道,朝車頭的反方向走來。直盯著車隊,和平常民眾的好奇目光不同,他的目光像是看透車內的一切布局——

等等,對上了眼。對方在一瞬間嘴角微勾一下,將雙指靠在眉上,對自己跨空敬禮著。隨即將緩慢的步伐加快,似逃非逃的兩步三步半黏半拖,小碎步的跳離現場。

這是在幹嘛?搞什麼鬼?駕駛拿起對講機。「這邊1A駕駛、車隊左方人行道有可疑人士。西裝紅圍巾、攜帶未知武裝、剛在抽煙,不排除有襲擊車隊可能,OVER。」

「1A收到,2A這邊會多加注意、等等,沒看到目標,OVER。」

在駕駛跨車通話的同時,車隊又向前數百公尺。沒有任何一輛車看見那位未知人士。「連續第十幾小時戒備眼花了,抱歉。」他打著哈欠,便握著方向盤繼續前行。

車輛從都市開往郊區,最後在農田和工廠的遠方停下,翠綠稻田海正隨風起伏。有一個匿名的金主指派著蛛網去清掃渾沌反叛軍的據點。它提供超過行規價好幾倍的資金,還有齊全到令人懷疑是不是內部傳出的據點情報,堪稱完美極致。

此時豔陽略下,是夕陽時分。根據情報,此時正是裡頭防禦最薄弱的時候。不過雖說防禦薄弱,人員在攻堅時也應傳來一兩聲槍響,不應是完美般地一路暢通無阻。

在行動剛開始時,一隊人馬被奇術設備傳送至農地工廠。當隊長準備踢門執行肅清時,門卻出乎預料的沒被鎖上。腳推開了門,直直踩向了門後的地面。門在撞到牆後回彈,鮮血自半開的門縫向外頭流著,一條暗紅流入外頭的稻渠。

鐵門上被畫上一個大大的紅色X。紅色的X並說不上工整,反而像是徒手隨興塗抹。顏料是裡頭那群可憐蟲的鮮血,豔紅如同的花瓣於血道上相黏點綴。

帶頭的軍裝隊長將手往門上摸,顏料沾上了暗色的戰術手套,那些血還濕濕黏黏的。又是這種情況?。隊長站在門口,望向門後的屠殺遺跡,「全員戒備!我們好像又被『代理』了,裡頭照慣例的話,會有未知毒氣,儘速戴上防毒設備。」喊著。

最近蛛網的排除威脅委託總是遇到這種情形——大門口都畫上個帶血的X,裡頭的人沒一個活著的。有的時候是全員脖子上帶著勒痕,相對安詳的死去。而大多數時候都不得好死,特別是像渾沌反叛軍這類的人。

不知道對方的步伐,是怎麼樣始終保持在蛛網的三步之前。雖說目標地點早被「清理」乾淨,但還是得拍照回去交差。不知為何,裡頭可遍佈著精神影響的氣體,只要吸入一口,「像是身如凌遲,世界要毀滅。」這是倖存者所描述的。

一行人穿著全套防護服,持槍走進工廠內。無論是走道還是各個房間,都佈滿四肢完整的屍體。殿後的隊員蹲下檢查遺體體,衣服完整、沒有任何搏鬥的痕跡。後腦勺有一個小洞,正面血肉腦組織完全糊在一起,連是男是女都分不清——看來是被偷襲的。

檢查屍體的手染上了鮮血,普通子彈打到頭就夠死好幾次,看來某個人可跟屍體有仇。殿後的隊員將染上血跡的手,在渾沌反叛軍的衣領上擦了又擦。

裡頭沒一個活人。在蛛網全員再度檢查現場後,拍了照便離開赤紅之地。一切都過於完美,連衝突都不必多起,拍完照就能收錢完事。


是北部半夜的高樓茶水間內,牆上的長方玻璃可以看到外頭辦公室的景象,熄燈的早已熄燈,該走的都走了。文件一堆堆的被放在各個辦公桌上,蛛網的辦公室沒有不忙的一天。

茶水間內該有的小東西都有,茶包、餅乾、泡麵等等可以入口的,以及白板、白板筆這些不好吃的——總有些分析師喜歡在輕鬆一點的環境工作。

茶水間的門被反鎖。雖然說這棟大樓裡的人應該屈指可數,但作為理應保密的事,多做一兩道手續總有益無害。蛛網的分析師正和小隊的指揮官商談。桌上擺著幾瓶能量飲料、幾杯略帶苦澀的美式,還有試管架上的鮮紅溶液、夾鏈袋中的花瓣幾片。是夜半的行動復盤,還有未來趨勢的推演。

從遠方的某家店面保全服務,講到了被襲擊失敗的人員押運,接著是蛛網庸庸碌碌兩個多月都沒能抓出的——

一切真相總將顯露。分析師站在外勤幹員身旁,拿起美式啜飲一口。迷霧在眼鏡前集結,隨即被天邊冷氣吹來的寒風給散去。「青刃幹員,你有看最近的報紙嗎?」

「連睡覺都沒時間睡,哪有心情看那些東西?」幹員坐在旋轉椅上,拿起一罐能量飲料。在打開易開罐的開環後,像是拿shot杯般的一口喝乾,再把壓扁的硬幣丟往遠方的垃圾桶,一點不差。我們連保命都來不及,也只有你們這群辦公室的會在意文書報紙。

「只有我們在意這些事嗎?總之,你們那隊最近好像撞到專業的。」

幹員看著分析師推推眼鏡,一本正經的講著這種話。你在說什麼跟什麼?,指著自己的胸口「還有更專業的?。」

「如果能力與專業成正比,那敢大搖大擺捅基金會這個馬蜂窩,過了一個月還活的好好的,想必也蠻專業的吧?起碼沒聽過公司裡面有人敢這樣搞的。」

「說的簡單,違約的又不是你們這些做文書的。出事會白做一兩年,還可能殺頭?」幹員翻了個白眼「謎語人,還有誰更專業的。」

分析師走到了白板之前,藍紅黑字交錯混雜一張一張照片被磁鐵固定在白板上。角落還有著幾張畸零的便利貼,似乎寫著無處可去的線索。

「血的部分,DNA的人數遠遠超過那個反叛軍據點裡的人數。桌上的花是彼岸花瓣,七月初有個叫『事務所』的未定位組織,就在外頭用這個搞事。」分析師吸一口氣,繼續說道。

「他們暗殺的方式是提前送彼岸花的,然後被送的人就會因為各種意外死掉,新聞就這樣開始報。聽說還殺掉一個GOC的人,好、不是捅基金會而已,都敢對全超聯都伸出鹹豬手了。現在八月底了,還沒有被肅清的消息,你說這群人的實力有多強?」

「有實力的才不會這麼囂張,不知道是哪路來的死猴子喔。血的地方我看沒有關係。」幹員坐上了高腳椅,將腳跨上桌面。

「其實是沒證實的情報。圖書館有事務所跟臺灣異常黑幫合作,購買大量血液的謠言,說地盤上的遊民都在高價賣血,如果就跟這個有關?」分析師露出銳利的微笑,朝幹員揮去。

「抱歉喔,你說了未證實的謠言,就別說有沒有關。」幹員毫不領情的閃過。分析師去牆角的製冰機為自己的美式加冰,並喝掉大半。

美式的冰塊激烈搖晃著「那就想辦法證實!」

「要怎麼證實?」

「把人抓了就是。」

「好啊,你出錢請公司出勤?先說,我這次出去是領幾十萬的,整隊人工不含裝備大概六百。參考一下。」幹員將腳收回地面,實實在在的說著所有支出。

「嘿,大搖大擺的暗殺,再附上身份證明已經算是恐怖分子吧?找個有錢一點的,像是什麼民異局那類的大牌,公司要有錢是什麼難事?你們最近的雇主不是凱子?叫他出?」

「還不知道凱子誰名何姓,就叫得這麼順,要不你去找那個匿名的?政府那邊又不是不知道有多難搞。」

說罷、聽罷,分析師走到水槽邊,把美式整杯連冰塊倒掉。依稀可以聽到什麼碎裂的聲音。

「好,不加班了,你要撐你自己想,掰。回家睡咯!」

「你睡得著?」幹員看著桌上的那些能量飲料,我都打算跟你耗到明天早上了,說跑就跑?

「這什麼鬼情況?毫無頭緒怎麼做都撞牆,回去喝點好睡啦!」


九月的前半,紅叉依舊在一次次的出勤中出現。無論先前是否有派人在行動地點前盯梢,無論是否行動按不按照計畫表定,時間突然提早。就算提前,還是有人比蛛網更早,就算盯哨,監視人員也被鎮靜劑摸哨,進入沉沉的無知夢中。

據蛇之手那邊的謠言說,全超聯帶人去抄事務所的基地,但被成功抵擋,最後那些人是死是活無從而知。但是依紅叉後的景象,那些作風下的,大概是被虐殺至死。

而一個異常恐怖組織尚未被抄掉,這對於蛛網而言是喜憂夾半。是更多人需要保護的商機,是異常界兩巨頭——基金會與全超聯的管控加嚴,舉手投足都越來越容易被看到。

不過似乎參戰的不只有那兩巨頭,好像還有人在暗中謀劃著。

南國的九月正逢夏秋交際,上午是長褲都無法抵擋的強風,中午是無袖都難以散熱的豔陽。麻煩的不只有天氣,還有各家為了冷氣所交的電費,更宏觀一點的——吃緊的尖峰供電量。

是夏夜的雷陣雨。市區的電線桿突然連環起火,接著是各地的變電箱同時傳出些許火星,接著起火,有些還化作了煙火,於星空上再會。市區突然陷入一片黑暗,臺電正緊急派出所有能派出的工程車,搶修著一箱又一箱的高壓電路。

蛛網南部辦公室的大樓也身陷停電危機。基於安全考量,建築物可有著備用發電機來應對著這種突發狀況,但久久沒啟用,工程人員花了五分鐘才開啟備用系統,玻璃落地窗內的一切才恢復正常。

在五分鐘內發生了很多事。

燈一亮,保全設備一恢復,監視器再度運作,各方人員隨即互相確認狀況。

首先中央警衛室打給門口的保全,結果兩個人都不知何時睡死,當其他人上前叫醒時,也隨即陷入昏迷。中央監控隨即拉響警鈴,但隨之而來的是備用發電機房的二次爆炸。監視系統再度失靈,又是一次停電。

等技術人員到機房確認狀況時,發電機外殼被爆裂物給炸了一個洞,旁邊還放著整套的維修工具和零件。等修好發電機後,又是五分鐘後的事。

在這五分鐘之內,一名著血色白袍帶著紅圍巾的未知人士已經來到中央監控的外門。再藉由自製的晶片ID卡插開那單向鏡的雙扇玻璃門。等裡頭的人員回過神來,已經深陷麻醉煙霧彈之中,與門口的保全一同進入夢鄉。監視系統正式癱瘓。

全員戒備,槍械下掛式手電筒取代失靈的電燈,搜尋著未知的闖入者。搜索半個小時,把整間公司翻個底朝天,還是沒見到入侵者。或是更精確點,直到那天結束前,都沒看見那個人的痕跡。

直到隔天,蛛網人事部經理的辦公室出了事。

在辦公室那名畫之後的,是一個正方形的保險箱。原本裡頭正放著一硬碟的機密文件,現在又多出一個硬碟,裡頭是一模一樣的機密文件。

這是沒對外公佈的,對外公佈的是人事經理的保險箱內憑空出現被黑市稱為「血金」的異常貨幣。一條大約可以換成千萬臺幣,共上交三條。

還有一件事經理都沒向上呈報。那天多出的硬碟上不只有著資料,上頭還被白色的顏料畫著X,上頭同樣有著細長而卷的白色彼岸花瓣。


二零零五、高雄、秋

九月下半、聽謠言說,基金會跟全超聯用某種方式無效化了彼岸花,外頭的一切混亂終究回歸平靜。至於那家恐怖分子是否倒台,各地的小鳥始終沒有捎來一絲消息。大概是被武力鎮壓竄離臺灣,到其他的地方作案。

蛛網的那位匿名金主傳去消息,說一位朋友想在那謀份差事,問著蛛網是否有興趣。畢竟也是幾億級別的客戶,便一口答應,但實際是否錄用,倒是另一回事。「那也正常,只需公事公辦,別特別降低標準。」那位客戶是這樣說的。

在那天之後,外勤部的主任還記得那句「與其交出一份紙本履歷,我倒喜歡直接證明自己的能力。」對於人事主任,只記得那日餘存的一身冷汗。

眾人約好在一早南部辦公室的大樓下見面。一樓是平凡無奇的保全公司作為掩護,整體來說是水泥與管線外漏的工業風擺設。大門進來,接著的是櫃檯,但櫃檯目前掛上「有事暫離」的告示牌。在櫃檯之旁的,是幾套沙發和矮桌,還有飲水機等等基礎設備。供旅人於此暫時休息,或是做為初步商談之用。

約定時間一到,正裝的人事部主任在大廳等著,是一套簡約的襯衫西裝褲。他從飲水機的紙杯倒了一杯水喝著打發時間,外勤部的主任剛目送一隊外勤人員離開,便看到人事部的。

要把你趕離那塊安逸的地方,肯定不是什麼小事。外勤主任想著,作為全公司最貪生怕死的,要離開眾人的保護?「會離開樓上的碉堡,親自下來,是出了什麼事?」外勤主任走到了沙發背後,雙手壓在椅背上看著人事。

人事轉過頭,看著沒好意的外勤主任。他的胸口前方是陶瓷插片的防彈衣,手部腳部沒有任何的防護,有的只是肉色的涼感袖套。作為內斂戰場上的疤痕,以及對外人的肅殺之氣用。

「有聽說你們的委託者要丟人進來工作的事?不知道對方是誰,所以不好跟門口警衛打照面,就直接在這邊等,好接上去辦公室談。」

「外勤的?」

「大概是。」

「那我在這邊一起看著,沒問題吧?畢竟也是相關人員。」外勤主任帶有刀疤的嘴角保持著禮貌性的微笑。「如果有人打著壞主意的話。」將手伸向的腰邊帶著的長刀。「也知道最近世界多亂。」

外勤在的場合,人事總有些許壓力。雖說在那場戰役後,大家最好都還活的好好的。但出於「戰術」考量把外勤主任丟在敵後,先行撤退這事,總感覺略微尷尬。行動的代價僅僅是外勤的一隻手指斷了而已。

「請自便。」人事主任將水杯在垃圾桶上輕輕放下,拿槍的可打不過拿刀的。只見得門口傳來一陣風波。

「別動!雙手舉高、別搞花樣!」

那是一個身高約160多的男子,此時正雙手舉高,其中一隻手還拿著手機。他套著一件灰色的薄外套、拉鍊拉上、穿著白色長褲,還有在炎夏南國難見的紅色圍巾。

兩位警衛正站在大理石柱後,是外頭的路人無法看到的視線死角。正仗著沒人可以看到,所以乾脆拿出手槍對準入侵者。

剛說完世界亂七八糟——「你看。」外勤部主任拔出長刀,緩步的走向那名未知人員,大概還有十幾公尺的距離「把槍放下吧。」

這邊的警衛記性可真好,上次沒用記憶刪除是不是失算呢?算了,現在離開了基金會,要製作A刪的話可是需要血液,一整油罐車給異常轉化的血液。先想辦法和平的解決掉。

只見紅圍巾緩緩慢慢的單手撥通電話,「喂,黎主任,我是歐先生,然後我在前面被圍攻著呢,是不是該處理一下?」而外勤部後頭響起電話聲,也是一模一樣的字句。是那個金主打來的電話。

喔,是那個藏鏡人,不過總覺得一肚子壞水。外勤手上的長銀被緩緩收入刀鞘,金屬與木頭之間的摩擦聲讓現場的溫度又降低了一些。刀鞘被橫貼在紅圍巾的背上,像是趕動物般,「目前你安全了,不過等等最好解釋為何保全會對你有反應。」

「等等會的。話說,不搜身嗎?」

「你身上看的出來沒帶任何武器,浪費力氣。」

「或許吧。」紅圍巾邊說著,被推向人事部主任。

「所以那個委託者和求職者倒是同一人?」人事主任走向電梯。

「嗯,十三樓?」紅圍巾說著,被外勤斜眼瞪了一下。三人進入電梯,紅圍巾站的正面對門, 而人事外勤正在背後押送,以防任何的意外發生。

「歐先生、如何稱呼?名字?」人事問著。

「其實我沒名字?正式來說,我沒在臺灣的戶政系統上。」紅圍巾攤手,從航海學末日直接扭轉時間,穿越回來的,根本沒在醫院出生過,是要報什麼名字。「不過常用的代號倒是有幾個。」

「比如?」外勤問著。是個未登記的,事情開始有趣起來。

「我們到更隱蔽的地方說如何?那些外號一被第三者聽到,可是會報警的。」


是恆溫空調的會議室,高樓的落地窗可以看到高雄的透天平原。原本是一片風景,此時卻被百葉窗給死死封鎖。反鎖的會議室內只有三個人,人事與外勤主任坐在桌子的一邊,另一旁是那位紅圍巾的。

要自我介紹是吧?大概懂的都懂。那個紅圍巾從外套的口袋中抽出一個黑盒子,從裡頭抽出兩張白底鑲金絲的名片,推給桌子對面的兩位主管。

那是一張金網格底的名片,上頭簡單扼要的寫上「事務所」三個字,角落還有相對小的「水銀專員」兩字。

「燙血金的名片,可是重本。」人事第一眼看到碎念幾句,等看到事務所三個字思考片刻。「新聞上彼岸花的那個事務所?」

「就是。」水銀語氣平緩的說著。

外勤把名片拿起端詳。血金是良好的奇術材料,大概是有異常性的,但有什麼效應?「抱歉,這公司不能收,是關於異常物品的政策。」外勤將名片按在桌上,直直地推向水銀。

呿,還以為會翻過來看看的,精心設計的可——「再仔細看看吧,也才三秒而已,別那麼快做決定。」水銀直接將燙金的名片翻面。上頭畫著一個紅色的X,細碎的花瓣黏在上頭。「至於異常性質嘛、這名片燒掉可以直接傳送到我們公司門口,這樣而已,不過最近會收攤一小陣子進不去就是。」

「所以,水銀先生,你的意思是說,之前關於渾沌反叛軍的委託都是你親自去處理的?」外勤原本靠在椅背上,這下倒是身子前靠,手肘壓在桌上。

「嗯,是有點麻煩,特別是要在你們的眼皮下繞過,再把一個哨摸掉。不得不說,你們的二四七的監視力度可比叛軍他們重得多。」

「但,為什麼?」

「與其交出一份紙本履歷,我倒喜歡直接證明自己的能力。這邊在很多大公司流轉過,也有不少同事是這樣任職的,還算是耀眼的做法吧?」

在水銀與外勤主任交鋒的同時,人事主任則是看著他那份名片的背面,是白色的叉,白色的花瓣。角落還有小小的一行「血金(5-2)」的鉛筆字。他在桌底下用冒著手汗的雙手,顫抖的把鉛筆字部分撕掉後藏進口袋裡。

「不過我這邊是外勤部,對員工錄用沒有多多的資格,雖然說確實是可以進公司的沒錯。黎人事主任,如何?」外勤主任將椅子旋轉90度,手架在桌上撐著半邊臉。總感覺你也有什麼沒說的啊?

人事主任吸一口氣,看向看著自己的外勤主任,看向水銀那在桌上五隻手指齊貼的手掌。突然翻面,手背貼著,接著拇指和食指指尖碰起,形成一個完美的圓圈、一個錢幣,枷鎖、圈套。在那之上的是紅圍巾,還有些許城府的微笑。

「主任,如何呢?有過關嗎?」惡魔低語。

這人不知如何,肅清好幾個區塊的渾沌反叛軍。還闖進公司,在沒被抓到的情況下,在自己辦公室的保險箱中放上全公司的機密文件,還有那該死的五千多萬新臺幣。如果拒絕,無論是越級上報執行長,或是他親自來把自己的太陽穴上開洞,都是死路一條。

「過於完美,會是一大助力。沒理由不錄用。什麼時候來報到?我們還有背景調查、身體調查一些事項要做的。」人事主任支支吾吾的說著。快速的略過評語,直接順著對方的心意去做。

「下禮拜就能來。全力配合調查。」水銀正準備轉身離開。反正這個階段的目標也達到了,就不繼續多玩。「那我就先走了?」

「還沒有解釋為何門口警衛會對你有反應?」是外勤主任的追問。

「我在人事主任的保險箱內放了三條血金,以此證明無論是正面突破、還是潛入行動,都是能做的。也有一部分是對這次對貴公司損害的賠償?這有回答到嗎?」水銀握著門把,轉身。

「有但,我還好奇一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說?」

「看情況回答咯。」水銀兩手一攤。

「你也不像是缺錢的?依你那委託蛛網開的價錢,大概夠吃好幾輩子吧?怎麼會想要來這種高風險的的地區工作?」

說罷,水銀幾分鐘之內沒有說話。只是看看那防彈背心上的堅毅目光,看著那白襯衫上的人正努力的和自己別對上眼。水銀吸了口氣,編造著一切真實與虛假。

「我在某個研究玄秘之術的實驗所裡工作過,那裡的房間開錯一扇門,做錯一道手續都有可能引發世界末日。也在核災前線救災過,是十五分鐘換崗的那種輻射濃度。蛛網在所有的經驗中,只能算是中度風險而已。

「還有,如果說世界因為某種無法改變的原因,要毀滅了,是來想辦法拯救世界的。會相信嗎?」水銀似笑非笑的說著,像在開玩笑,不過語氣又有幾分認真。然後,倒是說著格言有的沒的,我都知道,去他的。

「『但別忘了,我們要先吃飽飯,才有力氣拯救世界。』公司的格言倒是有背,是有做功課的啊?」外勤主任笑了一下。

「其實那和格言無關,不過這樣想也好。下禮拜見。」水銀離開了蛛網大樓。

好,嗯,接下來要往那裡去?是攔計程車過來的吧?知曉過去總該就能拼湊未來的吧?就像現在看到了任何東西,就能推算出未來的景象,那樣的。

有一個人小時候靠著自學程式進入基金會,在追求力量的同時,被渾沌反叛軍那群混蛋害得染上異常性質。接著就是在基金會的各個勢力中,被當棋子薄冰的移來移去,他是清楚的吧?最後的結局是領了某位紫微的密令,被流放式的開除。

直到了最後一刻,才在圖書館的報紙中發現了,某個地球毀於核彈末日的消息。始作俑者是某個站點的人工智慧,人稱卡西.aic,動機不明。

不過不覺得好笑嗎?原本還以為會被挽留什麼的,雖然說留與不留,對基金會大家的命運,對自己的,只對大家沒什麼影響吧?無論如何奮戰,都是死路一條,就像所看到的。不過如果自己乘機逃跑,還有一線生機。這或許是密令的旨意吧。

啷噹噹,電車難題五個撞一個;殺一個D級救外面的一大堆人;老子在大家被核武搞成蒸蛋的前一刻,殺N億救幾也不為過吧?去你的卡西。依基金會的準則,肯定是會這樣做的,這即是正義,我並不是做了什麼混蛋的事,不像。只是利用異常儀式獻祭掉本應死掉的所有人而已完全不為過的喔





所以,這是該死的二零零五年,之前的二三十年是這樣的,你能看到後續的軌跡嗎?

回去基金會會怎麼樣?八九九前輩已經進收容間了,這身異常性質回去是會被槍斃的,然後,基金會又會一樣的自找死路。

那,繼續以「事務所」的幌子在外面興風作浪呢?蝴蝶效應會間接的改變一切吧?不過,看不到二十年後的未來啊,沒人可以的。連十年後都是難以捉摸,要是自己再搞砸的話,可沒本錢。

蛛網,要是進去,肯定能知道些什麼的,無論是戰術還是各種武器還是理論,都是能提高力量的。就像在很久很久之前,進了基金會一樣,蛛網也是。而且,蛛網更開放一點,不會那麼的排斥吧。歸不得熟悉的地方總有點——

親愛的卡西,我要從蛛網裡面找到扳手把你一塊塊的活生生拆掉。但願你有心有肺有痛覺。

讓我們把航海學處理掉吧,我們時間不多。

南國起風,水銀稍微拉緊了圍巾。下起了薄薄陣雨,高雄的柏油路面並說不上平,隨即慢慢的出現一攤攤積水。

那名拉著圍巾的青年在人行道上走著,往路邊的小碎石踢去。石頭隨即飛起,在路面的水池上緩降,並未激起多多漣漪的。他也親眼看到了隨即消失的水波,他在踢前心裡也有數,但仍然如此。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