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記錄026-08
評分: +3+x

█████博士:「請坐。」

特工Walker:「謝謝。」

█████博士:「我們談正事吧。我了解到妳申請調離外勤工作,妳能跟我談談這件事麽?」

特工Walker:「我能不談嗎?」

█████博士:「妳可以這麽選擇。不過,我不能批准一項沒有緣由的調離。」

特工Walker:「妳看,我……」 特工停了一下,「妳讀過我的記錄,妳知道我在026工作,對吧?」

█████博士:「我讀過報告。」

特工Walker:「我們第一次運出沈睡者的時候我就在那。他們之中的很多人在消失時都是成人,但我們發現他們時卻變成了孩子。所以我看到了這個16歲男孩脫水而死。那天我做了噩夢。」

█████博士:「在接觸一個可能改變心智的現象後,任何不尋常的夢境都應該上報。」

特工Walker:「那時並沒有聲稱它會影響心智。我們只是認為它是一個奇異的空間。我們只是在觀察它,一直到野餐者前往調查。挺令人震驚的對吧。我們從未預料到會出現那樣的事情。不管怎麽說,我很快就克服了。我見過更糟的事情,曾經有個人在我扶著他時就那麽融化了。」

█████博士:「明白了。然後呢?」

特工Walker:「當時沒再發生什麽。我去了幾次,不過沒再看到什麽很怪異的東西。不過——我知道我應該上報的——不過我的一個搭檔在接觸到一些怪異的東西後失蹤了。我不想自己也發生這種事。」

█████博士:「妳被一個SCP影響了?」

特工Walker:「我……是的。在一個星期之後。我在麵包車後面打了個盹,然後我開始做夢。」

█████博士:「妳能描述一下夢境麽?」

特工Walker:「和其他人一樣,妳不是讀過報告麽?」

█████博士:「就當我沒讀過。只是記錄一下,特工Walker。」

特工Walker:「好吧。我在一間教室裏。好像是一間026中的教室,但卻是新的,沒有坍塌。我知道老師的名字,我也知道誰坐在我旁邊,即使大部分人我之前都沒見過。鈴聲響了,但是沒人動。我舉起手,但是老師沒注意到。最後,我想要離開,但是門卻打不開。然後我注意到我的手有些奇怪。它有顏色。所有其他東西都是黑白的。但是我覺得我才是那個……不對勁的?格格不入的?這時我就醒了。麵包車開走了,沒人注意到我睡著了。」

█████博士:「妳就沒想過要報告這個?」

特工Walker:「就像我說的,我嚇壞了。而且這是在他們發現Malek之前。我覺得這只是一個噩夢,沒什麽奇怪的。而且在Malek做了夢之後,他們也沒對他做什麽,所以我認為這不是什麽大事。」

█████博士:「他已經處於監控下。妳也應該一樣,為了妳自己和其他人的安全著想。」

特工Walker:「妳們這些幹文書工作的覺得這一切都很簡單對吧?在書桌後坐上一整天,妳不明白這是什麽感覺。好吧,實際情況可沒那麽簡單,尤其當妳是那個在下水道找會講話的貓的人,或是那個隨時都可能回不來的人的時候。」

特工Walker顯得十分痛苦。過了數分鐘她才冷靜下來繼續採訪。

特工Walker:「總之,直到我們連接上了昏睡者的夢境,直到我們在二樓發現了D級人員,我都還覺得自己沒問題。我知道自己並不是真的處在026的內部。直到那些夢又開始了。」

█████博士:「妳又做夢了?」

特工Walker:「是的,從六個月之前開始的。還是同樣的夢,但每次我都要花費更長時間才能意識到這不是真的 。而且每次我看到我的手,它們都變得更灰了一些。」

結束採訪 026-31

備註:特工Walker已接受A級記憶消除並返回外勤工作。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