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心宿二協會的報告
評分: +6+x

心宿二人類精神復興協會之歷史

心宿二協會由 Claudine Oparin (1905-19 ??) 創立,她同時也是協會第一任總導師。Oparin 小姐是奧地利一位顯要的飯店企業家的獨生女,她對秘契主義具有濃厚的好奇心與興趣,在年輕時加入了伊希斯21號會所,此為首批接納女性進入其行列的共濟會會所之一。後來,在1930年代,她周遊歐洲各地(可能還有中東和南美),並與許多不同秘契主義結社的相關人士接觸和往來,其中例如:玫瑰十字會、神智學協會、赫密斯派黃金黎明協會等等。但她與圖勒協會的成員關係最為密切(在協會解散之前和之後),甚至引起了協會中深層、最排外的圈子:維利會(Vrill Society)的關注。

不知道她與該組織的聯繫發展到何種地步,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不久,她因為和共濟會的關係而被認為「本質上是猶太人」1,諷刺的是,Oparin 小姐本人因為她的「非理性信念」而被共濟會開除。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對她知之甚少,但她似乎在南美各處旅行(有張照片是在蒂亞瓦納科遺址拍攝的,但確切日期未知)。

心宿二協會創立於1940年代(確切日期未知),吸引了許多對神秘主義以及理論(如 Hörbiger 的冰世界論Welteislehre)感興趣的人,這類理論也吸引納粹,但協會拒絕了他們其他的種族主義和權威主義政策和信念。然而,直到1953年,Oparin 小姐神秘造訪了哈爾·薩夫列尼地下宮殿之後(其細節不明),協會才獲得了現在的形式。協會的成員數以及所擁有的資源目前仍未知,但似乎相當龐大。此外也懷疑他們依循共濟會模式,擁有在工業與商業(可能還有政治)領域上具有重大地位的成員,而這些成員將自己的會員身分保密。

儘管心宿二協會絕不能被描述為一個教派,但其堅信存在所謂的「未知的高位存在」「外部力量」和「總導師」。高位存在與地外智慧試圖影響人類,引領人類走入新的黃金時代,在這個時代,普通的人、平庸的人,以及具有人類外貌的生物從沉睡中覺醒,並恢復到原初狀態,成為宇宙的一部分,能夠與整體互動,並能以思想的方式影響天球,就像它們影響著人類一樣(如之在上,一物影響另一物,反之亦然)。關於協會會員如何想像這個新的「黃金時代」,目前所掌握的內容非常籠統,但顯然涉及:戰爭和貧窮的終結;全人類之間的完全平等;基於種族、宗教、階級或性別的偏見的終結;所有形式的迷信的終結,其中包括所有宗教的滅絕或廢除。所有這些配合上全人類的精神覺醒,將能能夠影響宇宙,如同巨人(神話中的古代「神人」)統治的時代一樣。

laberinto.jpg
迷宮是心宿二協會經常使用的一種符號,在這裡我們看到一個用點燃的蠟燭排成的符號,用於與高位智慧進行「接觸儀式」。

根據他們的思想,具有特殊感性的男女可以接觸「外部力量」,他們將從中選出「媒介」來與人類溝通,並引導人類走過「黃金之道」。希特勒原本也是 「媒介」之一2,但那訊息已「嚴重腐化」並以「不純」的方式來傳遞,使數百萬人陷入錯誤和恐懼中。 Oparin 小姐談到希特勒時說:「他是那些能夠創造歷史的激進精神之一,但他瘋狂而準備不足」,幾年後又補充道:「他還無疑問是種族滅絕的混蛋」而且特別是「他對賦予女性的角色的保守觀點令我困擾。」

該協會的結構大致類似共濟會,成員分成三個階級(「學徒」、「副手」、「導師」),但同時也有一位 「總導師」作為無可爭議的領袖,目前該職位由 Claudine Oparin 擔任,她似乎是創始人的曾孫女。在她之下有「六手」,是三位最高級導師,服從她的命令並作為她與其他成員之間的聯絡人。她的章程指明,總導師和「六手」始終必須是女性,因為她們「對物質財產的野心較小」以及「天生較不傾向於腐敗」。這是在和平時期,但如果他們處於「戰爭狀態」 (與其他組織衝突),暴力性質的決定必須由「鐵鎚」做出,鐵鎚永遠是分配給男人的職位,這是因為他們「天生的侵略性」以及「性格有利於競爭以及獲得至高無上的地位」。現任鐵鎚是來自南非的 Marius Kachingwe。

基金會與心宿二協會有衝突(特別是在 SA-L65235 事件過後),這是因為他們積極地尋求招募具有精神能力的「特殊感性」人士,以及收集數種包括 SCP-48-C 在內的 SCP 項目。

他們還試圖透過談判、賄賂,勒索,威脅或暴力手段,以奪取一些 SCP 項目,因為他們認為那些是被基金會監禁和壓迫的「高位智慧」,或者是與此類「外部力量」進行交流的工具。其中包括企圖奪取 SCP-ES-██ 和 SCP-ES-011,以及試圖與 SCP-ES-04 交流。

協會也被認為是數起基金會成員綁架案的嫌犯,目的顯然是顯然是為了獲得有關基金會的情報。此外,被釋放的基金會人員皆處於不良的精神狀態,時常同時患有順行性和逆行性失憶症。


與其他 GoI 的關係

協會和混沌分裂者與 Marshall, Carter and Dark Ltd. 保持良好關係,並在兩者之間交易了多個 SCP 項目。協會和 Are We Cool Yet ? 也保持著良好關係,甚至懷疑數名異常藝術家在協會尋求「特殊感性」的過程中,成為了協會的一分子,儘管通常來說 Are We Cool Yet? 的成員是激進異術家,對神秘主義幾乎不感興趣。另一方面,他們和破碎之神教會的關係只能說是極其惡劣。截獲的通訊顯示,破碎之神教會認為協會成員是「異教徒」,而協會則指稱教會成員是「不理性的狂熱分子」。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