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 239-B - Clef-Kondraki
評分: +8+x

Re:於"Alto" Clef博士、████████ Kondraki博士和██-██-████博士之間的內部事務事故。


該報告當前已封存。除了基本語法和發音的校正外,任何更進一步的編輯皆需要一位O-5級權限人員的許可。任何更多關於該起事故的資訊,皆應放置於補充報告內部。

該份報告被由以下人員所編輯:
01:12 - Clef博士/SL█
01:15 - Kondraki博士/SL3
04:37 - Kain Pathos Crow/SL4
04:38 - Gears博士/SL█
1:19 - Far2/SL█
1:20 - Bijhan/SL█
1:21 - Bright博士/SL█
[數據損毀]


概要
於████年██月██日時,A. Clef博士SCP-239的紀錄中留下了以下的建議

在這情況中,我的分析已可以有了結論,SCP-239就是個無法預測的收容項目和安全危機。即使有許多提議要利用她來收容其他SCP,但以SCP-953和其他項目作為極端的提醒,低估基金會對於掌控SCP的能力將會帶來極大的風險。

因此我將做出以下的建議:製造一個用SCP-148作成的穿刺器具,能夠刺穿SCP-239無法被刺穿的皮膚。這個器具將在她沉睡、能力消失時被用來殺死SCP-239。因為SCP-239的甦醒和終止反抗的危險,我也建議被選中的特工配備SCP-668將突發事件最小化。

在這過程中可能發生的危險是SCP-239將會甦醒並且認定特工為好朋友或”好人”,從而改變事實。這就是我自願一個人執行這整個程序的原因。有個關於我個人檔案的評論指出,我的[資料刪除]應該能夠允許我執行這個程序,甚至是在現實轉換之後。

- Clef

不幸的是,Clef博士在發送提案時犯了一個錯誤,他以 明文發送而不是透過安全的通訊線路。因此Site-17的許多站點人員對他的行動計劃已全然知情。根據事故報告239-A,SCP-239已與Site-17的些許職員建立關係。不論動機是出自於基本的同情心,還是如同Clef所預測的,由於SCP-239的現實扭曲能力造成該站點人員將其看待為朋友,部分站點職員在Clef博士執行他的提案計劃時積極地進行阻擋:特別是 ████████ Kondraki博士

與造成這起事故原因有關的證據,很不幸的,仍不完整且尚未明朗。當前正努力的透過個人紀錄、官方紀錄和事故事後調查來拼湊事件發生的真相。


監控紀錄 x92███,日期 █-██-████

23:02 - Kondraki博士離開宿舍

█-██-████

00:03 - Kondraki博士授權訪問SCP-408的收容單元

00:05 - Kondraki博士進入收容室

05:13 - Kondraki博士進入收容室


A. Clef博士(SL█)的個人紀錄

我,A█████ H████ C███,以我健全的身心宣示,接下來我所要採取的行動是我自主決定且只有我參與的,並且我沒有受到任何外界人士或是基金會官方代表的命令。同時,我也宣示我是個騙子。我先前的哪一部份聲明是謊話,是我要留給你們這些歷史學家和事故調查員去解決的謎題。也可能我說我是個騙子本身就是假的。來讓你的大腦陷入無限迴圈,最後只能崩潰。

我相信我已經很久沒有出手了,而現在就是行動的時候。如果我的猜測是正確的,Site 17的職員已然完全的淪陷,剩下的只是誰會在什麼時候告訴239我的計劃的問題。在那之後,誰也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我獨特的人格缺陷可能可以保護我不受到現實扭曲的影響,但CK級重構還是CK級重構。從各方面來說,我喜歡這樣的世界。

在短暫的準備時間裡,我用阻念合金打造了一些武器:它們應該能提供我多樣化的殺戮手段。順帶一提,我對基金會的其他成員缺乏自主判斷力感到失望:儘管已經知道一個具有高度危害性Keter級項目的弱點了,他們仍拒絕將其無效化。或許這是因為SCP的現實扭曲能力,亦或是簡單的對一個小孩外形的武器感到憐憫而已。更有可能是後者,我的「同事」表現出了令人擔憂的趨勢,也就是毫無根據地對具有高度破壞性的Keter級人形SCP持寬容的態度。

假設:如果敵人想要摧毀基金會,他們需要的是十個大概一千噸級,偽裝成女童子軍的核武器。

不幸的是,我沒有成功在離開Site 19前拿到熱那亞之刀,也就是說我沒辦法拿著它讓我繞過基本的安保站。然而,在外頭與我接應的人還是為我提供了多種可能可以滿足我的要求的技術替代品。除此之外,我的數位助理已經連結到我的視覺跟聽覺植入物了。如果這個任務遭遇中止或是失敗,所有與這項任務相關的資料將會立即傳送到GOC、基金會的所有O5級成員、FBI的特異事故處和███。如果我個人的生命跡象消失了,在GOC(高音)的Clef單元將會開始執行撥奏程序(行星滅絕)。

順帶一提,我想提醒一下看著這份紀錄的所有事後調查人員(嗨,Mel!),我是個騙子而且GOC沒有什麼Clef單元,沒有那個撥奏程序,也沒有資料會在我死後被轉送出去。也許沒有,可能吧,很可能有。

將在十分鐘後抵達。任務開始。


監控紀錄 x92███,日期 █-██-█████-██-████

4:45 VTOL 505抵達7號停機坪。

4:46 六名Site-17安保人員抵達現場。

4:47 Clef博士被命令離開VTOL 505,雙手抱頭並臥倒於地面上。Clef博士遵照指示。

4:48 未知事件。四名安保特工突然受到效應影響而僵直,剩餘兩名特工則陷入昏迷。Clef博士被觀察到從他的實驗袍中拿出一把手槍,並擊發了十二發鎮靜鏢,給予每位特工雙倍劑量的[數據刪除]。

4:52 Site-17的安保人員進行更進一步的抵抗。

5:02 抵抗被瓦解。

5:10 Clef進入Site-17。


監控記錄 x92███,日期 █-██-████

05:11 部分1級安保人員抵達Site 17的主入口。

05:13 安保人員受到[數據刪除]而無力化。

05:17 注意到周遭環境發生變化,部分標示被替換,通道B-7的交叉口變成死路。

06:02 大型閃光自通道B-7噴發出來。


A. Clef博士的個人紀錄,SL█

這比我所想像的還糟。

現實已經開始扭曲了,牆壁發生了位移,所有東西出現在他們不應該出現的地方。我的Site-17地圖完全派不上用場。我能做的只有跟著標示走,然後祈禱那能帶領我走到正確的地方。

該死,這他媽是什麼鬼地方?我發誓我一陣子前才經過這個門廊而已……

等等。

[用手拍打著金屬的聲響]

蝴蝶?[焦躁不安的笑聲] Konny,你這個該死的渾蛋!我讀過你的……

[另一個男性聲音,說著「笑一個吧,你這個小王八蛋!」]

[數據損毀]


監控記錄 x92███,日期 █-██-████

06:04 在重構發生前,短暫的目擊到SCP-408。識別到Clef博士,Site 17發布安全警報。

06:06 目擊到Kondraki博士,身邊伴隨著另外三名Kondraki博士。對象似乎持有著一具高度改良的照相機。

饋送失敗

06:10 安保團隊被派遣去SCP-239的收容單元。

饋送成功

06:20 Kondraki博士被無力化,Clef博士離開通道B-7。


A. Clef博士的個人紀錄,SL█

Konny,你很聰明,真他媽聰明的混帳!你跟408聊過了,對吧?試著說服它們幫助你……還是那些該死的蟲子是自願的?沒關係,你贏了這一局。射中我的感覺很不錯,是吧?總之,你已經死了……至少,我想那是其中一個你。兩槍打在心臟,一槍打在頭,你認為這樣就夠了,才怪,你不得不繼續走向我,不是嗎?近的讓我有辦法使用刀子,不是嗎?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Konny?你現在是在為她做事嗎?她是不是叫你躺著幫她口交,然後把你變成她的寵物?還是你這麼做只是因為她看起來就是個小女孩,而你該死的基因告訴你小孩要被愛跟被保護得很好?那不是個小孩,Konny,那是個怪物,最糟糕的那一種,潛藏在眾人的視線之下,讓你愛上她然後再活活將你屠戮殆盡。

不論你在那該死的閃光燈裏裝了什麼,我的眼睛被你搞瞎了。我想我的臉部和前臂受到了二度灼傷,而我的視網膜正在地獄裡折騰著。不過那還好,它們會長回來。在那之前,我看不見他媽的任何一樣東西,但我的視覺植入物還有起作用。我可以完成任務。

我只是需要一些協助。而我想我知道哪裡是我應該去的地方。


6:25 Site-17 安保團隊-Bravo消失。

6:30 Site-17 安保團隊-Bravo重新出現,穿著全套的裝甲,攜帶加熱器並配戴著劍。

6:35 Site-17 安保團隊-Bravo於通道B-9遭遇Clef博士。

6:36 Site-17 安保團隊-Bravo被無力化。

6:37 Clef博士停止移動。

6:38 Clef博士進入SCP-091-ARC的收容設施。

6:45 收容突破。發布第4級生物危害警報。Site-17進入生物危害封鎖。自動警示發送至其餘SCP基金會基地請求協助。Kain Pathos Crow和Gears博士做出回應。


7:01 B7大廳淨空,並未偵測到物體移動。

7:12 偵測到物體移動,SCP-408現身。Kondraki博士受到傷害。

7:25 SCP-408離開。

7:26 Kondraki博士正在操作監控設備。

.
..

饋送失敗


A. Clef博士的個人紀錄,SL█

我跟Siddhartha Gautama聊過一次。他告訴我這個世界就是一種幻想。沒有一個存在是真實的。你讓我瞭解了一些事情。

這些該死的蝴蝶無所不在。沒有一件事是真的,沒有事物真的存在。全部都是幻覺。我走進一條通道然後它就變成死路了,還爆發出一些光芒。沒有標示指引我走向我該去的地方。沒有任何牆壁面向它應該要面向的位置。就我所知,你們已經讓那個小怪物跑出設施外了。

除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事實。

你有想過為什麼女人會本能地畏懼我嗎,Konny?你有想過為什麼我可以進入91的牢籠裡放她出來,或是為什麼166跟我相處的很好嗎?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跟105對話過?

如果你知道我是誰,你一定會瞭解。

但如果你這渾蛋知道我是誰,我將會變成你收藏品中的另一個標本。另一個用來編入目錄、儲存和收容的編號。

因為這就是你所做的事情,對吧?你編入目錄、儲存和收容,然後不斷的觀察、觀察、還是觀察。從不行動。從不走下一步棋。從不搶占先機。

即便是死亡直瞪著你的臉龐之時。

但我可以,Konny。我隨時都可以行動。這就是為什麼你愚蠢的小遊戲無法阻止我。為什麼你那愚蠢的小蝴蝶跟幻覺,還有那表演給客人看的把戲遠遠不足。因為Gautama錯了。不是所有東西都是幻象,而且不是所有幻覺都難以與現實作出區別。

舉例來說,如果我把木元素精靈從收容設施中放出去,那將會發生什麼事?好的,理所當然,整個設施會進入生物危害封鎖。沒有人可以出的去。所以那個小怪獸將會跟我一起被困在這裡。讓你這個內奸沒辦法放她出去破壞整個世界。或許你覺得我將會這麼做。

給你個小提示,夥計。我不會。

沒有人曾經看過九十一開花或結果時的樣貌。

我將要展示給你們看。


7:30 Kondraki博士關注著通道F-19的影像,即Clef博士當時所處的位置。

7:35 Clef博士被看到正在擁抱SCP-091-ARC。全身立即遭到感染。

7:36 感染已擴散於Clef博士身體的90%。

7:38 花朵被看到自Clef博士的身體末端萌芽。

7:39 花朵開始散發出未知的費洛蒙。

7:43 部分的SCP-408蟲群開始喪失凝聚力。

饋送失敗


音訊記錄 s17███-████ 日期:█-██-████

<未知>:[雜訊]……需要協……P-091-ARC收容突……

<操作員██████>:Kondraki,是你嗎?下面他媽的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都在談論全面封鎖的事情!

<Kondraki博士>:博……極端的攻擊性……警告Cog……發送求救……

<操作員██████>:Gears博士?我才剛收到報告說他和Kain正在趕來的路上,別擔心。

<Kondraki博士>:[痛苦的]……一切都……不對勁……

<操作員██████>:博士?博士?[模糊的,向後方某人大聲呼喊的聲音]

[數據損毀]


訪談記錄x████,日期: ██-█-████

<O5-█>:作為第一位捲入那起事故的人,讓我們從那一夜你所參與的部分開始吧。

<Kondraki博士>:那一晚我在看管著SCP-408,確保維護有使得供料器能正常的填充。是408警告了我。

<O5-█>:SCP-408是如何知道外界的情況?

<Kondraki博士>:我怎麼知道,而且它當時也沒告訴我。然而更重要的是,阻止Clef博士造成任何更多的破壞。

<O5-█>: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並不怎麼成功。

<Kondraki博士>: 不,但話說回來我又能怎麼辦?我只有一台照相機跟一群蝴蝶。而這又不是拍張照片那麼簡單。

<O5-█>:那麼SCP-239呢?

<Kondraki博士>:她怎樣?

<O5-█>:Clef博士所提出的一種假設,說你被操縱去保護她。

<Dr. Kondraki>:在我理解了他的計畫之後,這就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我行動的主軸。有哪個白癡會把計畫揭露給那些在乎的人看。

<O5-█>:如果這是真的,然後呢?

<Kondraki博士>:然後我竭盡全力的去保護SCP-239?

<O5-█>:你會這麼做是因為她想要你這樣做。

<Kondraki博士>:坦白來說,根據那個女孩的作用方式,我真的可以確認我的意圖嗎?我對她如此利用我的想法感到害怕。

<O5-█>:你害怕她能控制你?

<Kondraki博士>:不,我會怕是因為如果她這麼做,我就必須親手宰了她。

<O5-█>:最後一件事,你知道關於[數據刪除]

<Kondraki博士>:[大笑]我不認為會有人懷疑她被捲入這起事件裡。


7:46 整體SCP-408蟲群變得混亂。

7:50 SCP-091-ARC突破收容,Clef博士被看見離開收容室。

7:53 看見從混亂的408團中浮現有人型輪廓。

7:57 SCP-408恢復到基本狀態並撤退。識別到SCP-336

8:01 看見Clef博士與SCP-336進行交流。

8:03 SCP-336移除聲音調變器。

饋送失敗


音訊記錄 s17███-████ 日期:█-██-████

<Clef>:……妳。

<SCP-336>:……我。

<Clef>:……為什麼妳在這裡?

<SCP-336>:為了阻止你。

<Clef>: [在當下。Clef博士恢復使用一種未知語言。SCP語言學家在分析過音訊檔內容後,相信這是一種古蘇美語的變體。]

<SCP-336>:[以相似的方言回應。]

<Clef>:……所以這裡沒有其他辦法了,然後呢?

<SCP-336>:不是的。你的動機也許是純潔的,但你的方式過於極端。

<Clef>:我一直都深愛著妳,妳知道的。

<SCP-336>:我知道。

[數據刪除] [在當下SCP-336摘除她的聲音調變器並開始說話。為了聽者的安全,此部分的記錄已被自動編輯。]

<Clef>:[因痛苦哀嚎]

<SCP-336>:你的奉獻是卓越的,但你還……

[開火]


饋送成功

8:05 重新獲取到目標的行蹤。看見Clef博士正在裝填手槍,倚靠在牆上並明顯的顫抖著。血液從其雙耳流下,看起來是自殘了耳膜。附近的一面鏡子似乎已經被三發9毫米子彈擊碎。無法看見SCP-336的身影。

8:06 Clef博士從牆面上猛然跌下並倒在地上,似乎在哭泣。生長在他身上的花朵枯萎並且凋亡。

8:08 SCP-408重新凝聚成群並圍繞著Clef博士。失去視線接觸。


A. Clef博士的個人記錄,SL█

這裡是[數據刪除],先前作為Clef博士被眾人所認知。我做出這些聲明不是出自於我的自主意志,而是受到我的第一任妻子所脅迫。儘管我努力過了,我還是沒辦法在SCP-336說出零碎的命令前失去聽力。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她想命令我去做的,但我只記得我聽到這句話,「告訴我真相。」

這就是真相。

……真相……

[低沉而狂躁的笑聲,打斷原先刺耳的轟鳴聲]

真相!

[電子儀器損毀的聲音。已確認Clef博士的PDA在此時損壞。]


訪談記錄 x████,日期:██-█-████
<O5-█>:你是在何時捲入進這場事故的?

<Gears博士>:我當時正在跟Kain教授做著SCP-244研究。我們需要確定哪幾個部分可以加裝調節器。當站點指揮部傳來命令要我們回應時,我們正在研究一個新的晶體驅動加農砲模組。

<O5-█>:你是否事先知情將會發生什麼事?

<Gears博士>:有一點。我們聽到警報響起,但不是「黑色警戒」突破警示,所以我們繼續完成研究。再來,我負責研究而Kain教授負責提供回饋。P.A. 系統開始在實驗室裡運行,而站點指揮部說Clef博士試圖在沒有許可的情況下處決SCP-239,並造成了多起收容突破,除此之外還傷害到其餘人員,尤其是Kondraki博士。我們將試圖前去遏止Clef博士,直到站點安保站可以完成回應。

<O5-█>:你有沒有發現哪裡不對勁?

<Gears博士>:什麼?

<O5-█>:你被要求前去終止一項敵意的行動。

<Gears博士>:不。Clef博士的行動是……不可預期的,但自從我加入基金會後,我被使喚去做過很多超出我領域外的事。

<O5-█>:你在接收命令後做了哪些事?

<Gears博士>:Kain教授進入了SCP-244並表示他要去協助Kondraki博士。新的模組仍然連接著,而教授則表現的很期待能用加農砲制服Clef博士。我勸告他要謹慎使用,然而Kain教授已經離開了,並且可能沒聽到我說的話。

<O5-█>:你沒有跟他一起去?

<Gears博士>:我懷疑我是否有能力提供足夠的協助。Kain博士是個很有智慧的人,有著狗的身驅,乘坐在由許多SCP所衍生的大型機械戰鬥裝置中。而我只是個沒有接受過戰術訓練的人類,同時嚴重缺乏情感的表達。我只能以我認為最適當的方式進行回應。

<O5-█>:那麼你做了什麼?

<Gears博士>:我去跟SCP-239進行對談。


<備註:音訊記錄系統受損,無可用的音訊>

8:12 在Kain離開後經過一小段時間,Gears博士離開測試區域。

8:20 Gears博士取得進入SCP-239收容區域的許可。

8:21 SCP-239擁抱蹲於自己面前的Gears博士。Gears博士與SCP-239似乎進行了數分鐘的交談,期間SCP-239曾多次點頭。

8:25 Gears博士於說話時站起身並向門口做出手勢。SCP-239收集起她的「咒語書」並交到他的手上。SCP-239對此表現得非常不捨,但仍於離開收容區域時繼續保持談話。

8:27 Gears博士停下腳步並從辦公室中帶走一本書。那似乎是一本中文辭典。Gears博士在與SCP-239交談時對辭典與「咒語書」做出手勢。SCP-239邊微笑邊持續對談,然後牽著Gears博士的手,帶著他走向發生Clef博士事故的區域。

饋送失敗


8:21 Kain Pathos Crow進入事故區域。

8:25 Crow發現Kondraki博士。

8:26 兩人持續交談了一陣子。

8:29 一個大型注射器自SCP-244的側邊伸出,並對Kondraki博士的左臂注射一種未知物質。

8:32 SCP-244的其中一隻手臂伸進駕駛艙並拿出一瓶乙醇交給Kondraki博士,儘管他明顯的拒絕。

8:35 Crow對Kondraki說了些話,隨後離開該區域。


Kain Pathos Crow的個人紀錄

嗯……步行器的表現非常好,而這應該是個很好的戰鬥能力測試,因為我不會有機會在紅色警戒的情況下進行測試。(24號部門的事故並未計入,因為沒人可以記起實際上發生了什麼,並且這裡沒有留下可識別的線索

不過,這不代表我要殺了他。我喜歡Clef。也許我可以跟他對話。我只需要警惕一些。不想變得驚慌失措。不要再像上次那樣重演。


8:40 Crow進入封鎖區域,在行徑過程中透過一種未知的爆破型投射物破壞了12號收容門。

8:41 SCP-122-D擋在Crow的面前開始吠叫和發出低鳴,並露出它的獠牙。

8:42 Crow完全的無視SCP-122-D並繞過對方。

8:43 SCP-122-D對此表現出不悅,並試圖攻擊Crow和SCP-244。SCP-244做出防禦型反應,將SCP-122-D從道路上擊飛。

8:44 SCP-122-D繼續試圖突擊Crow,並持續地被SCP-244輕易的躲開。

8:47 SCP-244突然做出反應,用似乎是新安裝上的「晶體模組」炮擊SCP-122-D並將其轉變為固態晶體。

8:48 Crow仔細的檢查了SCP-122-D的殘骸,隨後繼續上路。


Kain Pathos Crow的個人紀錄

哼……

這是那個渾蛋應得的。沒有人會喜歡雜種狗。用你去當草坪上的裝飾還……


節錄自事後調查報告

……並不瞭解直到SCP-732損毀SCP-547檔案的事故之後,將某方面來說普通的熱動能轉變成淺顯易懂的五元素可憎的型式。儘管這是較流行的觀念,l337-speek的存在並不是SCP-732的正指標,它i@#$在各方面來說都很棒而我真的很喜歡Highlande@$%那個@#$穿著黑色風衣,手拿武士刀的人,但是突@#$的瑪莉蘇元素對項目的轉變來說是不必要的,像是@#$將要跟SCP-105約會因為她很愛我@#$……

附錄 PIR-01:該死,來個人幫我裝個防毒程式@#$為什麼你不能說我不是電子@#$@……


8:49 由於緊急收容措施失效,SCP-547脫離監禁,並走向通道G-7。

8:40 Clef博士被一群SCP-408所圍繞,並走向通道G-7。

8:41 SCP-547遭遇Clef博士。

8:42 SCP-547攻擊Clef博士。通道G-7的溫度上升至華氏500度,點燃區域內的所有紙張和布料。

8:43 煙霧充斥整個通道。由於濃霧而失去Clef博士的蹤影。

8:44 失去SCP-547的蹤影。

8:45 開火。

8:57 Clef博士從煙霧中現蹤,全身50%的身軀看似遭受到二度及三度灼傷。

9:20 煙霧散去。看見SCP-547-D倚靠於牆面上,並於頭部與上半身中有三到四處槍傷。後續的屍檢指出其胸腔內的異常器官被最後一發子彈擊碎,並因此致死。(於11:27 pm確認死亡,在此事件結束之後)


3:15 Bright博士,當前處於SCP-963-D143 — 一名年長的女性非裔美國人 — 的軀體之中抵達了站點,背負著一個普通的小書包。

3:20 Bright博士遭到拘留。由於Bright博士的限制,他被禁止與所到達站點的SCP進行互動,並因此受到審問。博士似乎感到困惑,並不了解他為何要來到這裡。

3:25 經檢查,確認書包內裝有數個SCP項目,包含了SCP-018SCP-776。更進一步的訊問揭露了博士並不記得蒐集過這些SCP,也不記得前往了Site-17。在更進一步的命令下達前,Bright博士將繼續保持關押。

9:15 Bright於他的牢房中站起身,簡單的宣告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帶它來這裡。」出於不明的原因,牢房的守衛不只允許他離開,還歸還他所帶來的書包。

9:25 Bright博士與Clef博士會面,並將已經打開的書包放在他面前。他們兩人進行了一小段會談,同時Bright博士將手伸入背包內部。

9:32 Clef博士向Bright博士的頭開了一槍,立即殺害了他宿主的身體。Bright博士面帶笑容地死去,原因未知。


訪談記錄 x████,日期:██-█-████

<O5-█>:Bright博士,你對你為什麼最終抵達Site-17是否有任何更多的想法?

Bright博士搖頭以示否定。

<O5-█>:你是否知道你是如何利用你蒐集的SCP來通過安保措施的?

Bright博士表示否定。

<O5-█>:是否能請你說明一下發生於你與Clef博士之間的交談內容?

<Bright博士>:Oook。Ook eek,ok ook。

<O5-█>:這太荒謬了。我很清楚你們這些科學家會互相開對方玩笑,可現在我們正經歷著一段非常時期。一旦Bright博士恢復成人形後將繼續對他的審問。


9:33 Clef博士重新裝填他的手槍,低頭「看」向Bright博士的屍體。監視器拍攝到他的臉部呈現出困惑表情。

9:34 Clef博士將手伸入書包,拿出SCP-776。

9:35 Clef博士朝牆面丟出SCP-776。SCP-776顯示3。水開始向外湧出。

9:36 Clef博士第二次擲出SCP-776。SCP-776再次顯示3。水以更大的流量繼續向外湧出。

9:37 Clef博士取回SCP-776,似乎低語著「該死,要成功啊。」並第三次將其擲出。SCP-776顯示2。通道G-8快速的結凍,將Sector 7與Site-17的其餘部分阻隔開來。SCP-776周圍將會在接下來五分鐘內以每分鐘1000立方公分的速率開始凍結並蔓延。

9:38 Clef博士離開通道G-8,繼續向Gears博士與SCP-239的當前所在地前進。

9:39 SCP-018突破臨時收容系統。


9:31 Kondraki博士甦醒,在接受SCP-244注射不明液體之後。

9:33 站起身,腿部的傷口似乎癒合了,並離開通道B-7。

9:36 Kondraki博士進入宿舍。SCP-408被看見在外面等候。

9:39 Kondraki仍待在房間裡,偵測到熱量信號離開該區域。

9:43 Kondraki博士被SCP-239和Gears博士所發現,正帶著未知品牌的三腳架和模型。

9:44 兩位博士進行著交流,其中Kondraki博士曾多次將手指向SCP-239。

9:48 Clef博士出現。

9:50 Kondraki博士攻擊Clef博士。


調查記錄 x77█,日期 ██-█-████

Kondraki博士在經歷這起事故時所隨身攜帶的兩件違禁品裡的第二件,正巧被安放在一個特長的三腳架裡。當旋開並拆下裝置的主體時,該設備的獨腳架功能就如同於一個做工精良的直刃軍刀刀鞘。刀刃的製造商合組成仍在調查中,但不像SCP-515-ARC,該物件並不需要接受SCP分級。首先,由於Kondraki博士的揮劍技巧與SCP-108的關聯已被確立,但更進一步的調查揭露出他對劍術活動的興趣比普通傳接球還來的強烈。更多細節被記錄於個人紀錄 cV████。


零碎紀錄,復原自檔案-d████。

<Kondraki博士>:一切都結束了Clef,我現在就要讓你倒下!

<Clef博士>: [槍聲] 為什麼……你要堅持袒護著那個怪物?!

<Kondraki博士>:那是因為,Clef博士,不是所有東西都是非黑即白的。

<金屬碰撞聲。據信此時Clef博士用盡彈藥並轉而使用備用武器SCP-1023-ARC>

<Clef博士>: [刀刃碰撞] 你也是那個是非不分的人,Konny!

<Kondraki博士>:無論如何,你這些時間裡到底把那傢伙都藏在哪了?

[數據損毀]


附錄: 致那名將Clef博士和Kondraki博士的鬥劍錄像配上「Highlander」主題曲,並發布至公司內部網路,還取了「There Can Be Only One」的匿名員工:我們將會找到你是誰,而在我們這麼做之後,你將會被世人所深深緬懷的。

P.S. 是誰的天才點子允許SCP-076觀看錄像的?

-O5-█


訪談紀錄 x████,日期:██-█-████
(快轉至 00:42:18)
<O5-██>:Gears,你他媽都跟她說了些什麼?

<Gears博士>:先生,我不明白您剛才為何如此激動。這個影像紀錄的狀態非常好,而要求的音訊也有88%的完整性。您已經瞭解了對話的內容以及效果。我不……

<O5-██>:不。別用你那套來跟我瞎扯。我瞭解你Gears,還有你那套拿來跟所有人扯的狗屁邏輯對我沒有用。我有看過你的檔案,我有回顧過那些事件,所以不要把我當成天殺的笨蛋。現在給我回答我的問題,回答我,你到底說了什麼?!

<Gears博士>:(沉默)

<O5-██>:Gears,你有可能會拖垮整個基金會。更重要的是,你破壞了那該死的SCP!你他媽的到底在想些什麼?她可以做任何事情啊Gears。我們想從實驗中將她保留,而你卻做出這些事!你這個無心無肺的怪咖,我發誓如果……

<Gears博士>:我能明白您為何沮喪,但我不認為那是必要的。我為了239而讓SCP突破收容,然而我這麼做是為了允許修復SCP。我沒有照著她的要求去做,從而讓她開始質疑當前的「巫魔幼女」控制策略。我使用了我可利用的資源來擴展控制策略,並影響了由Clef博士開始的敵意行為的終結。SCP-239仍未意識到其完整的能力,那僅可能被「超議會巫師」和「緊急咒語書」所增強。

<O5-██>:……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Gears博士>:Clef博士遭受究極黑暗所攻擊,一個無形的惡魔降臨於我們的世界。祂控制了Clef博士,並且僅剩少數的女巫和巫師仍保有魔法。我,身為一位超議會巫師,接受指派,與劍士Kondraki一起前去制伏Clef並驅散其體內的惡靈。只要同心協力,SCP-239和我就有辦法使用緊急咒語書,那是只有兩名巫師一起,並且只有在究極黑暗籠罩之時才能使用的。

<O5-██>……而她相信你了?

<Gears博士>:先生,恕我直言,她已經八歲了。她唯一的問題是她是否能學習劍術。

<O5-██>:這太瘋狂了……你可能讓大家都被殺了!你讓她用了什麼「緊急咒語」?

<Gears博士>:我們從一個很小,非常基礎到每個人都學過的咒語開始。

<O5-██>:……是什麼?

<Gears博士>:魔法導彈。


零碎報告,復原自檔案-d████。

<Kondraki博士>:該死,Clef快停下來!我真的不想殺了你!

<Clef博士>:我……我也不想殺了你……也不想殺害任何人……

<Kondraki博士>:你到底在說些什麼?你才剛殺了兩個人!看看你自己這副德性!

<Clef博士>:我沒得選擇……必須去做……她可以改變現實,Konny,她可以改變整個世界,就像……

<Kondraki博士>:她已經被收容了!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Clef博士>:不,不對。那已經失敗了……因為我……

<Kondraki博士>:……Clef,你到底在說什麼?

突然的大喊。可以聽到一女性的聲音喊叫著「我施放魔法導彈!」突然傳出金屬碎裂聲和尖叫聲,隨後是一聲巨響。

[數據損毀]


9:51 開始在Site-17的中庭鬥劍。

9:52 言語交流。詳見音訊記錄。

9:55 Clef博士被觀察到用刀固定住了Kondraki博士。Kondraki似乎很困惑。

9:56 Gears博士和SCP-239從東側入口抵達現場。SCP-239舉起她的手,似乎要發射一道高能量的電漿箭。SCP-1023損毀。Clef博士撤退。

9:57 Kain Pathos Crow破壞了冰障。SCP-239和Gears博士舉起書。Gears博士用一根攪拌棒指向了Clef博士,SCP-239用她的「女巫的魔杖」做了相同的事。

9:58 Clef博士似乎感受到疼痛。

9:59 Clef博士突然拱起背部並尖叫著。黑色的光開始從他的嘴巴和眼睛向外散發。Gears博士似乎感到震驚。SCP-239看起來泰然自若。Kain Pathos Crow從西側入口抵達現場。

10:00 Clef博士倒下。黑光轉變成一條五呎長的龍,破壞了中庭的天花板並連帶造成周圍設施的慘重損傷。


零碎記錄,回收自檔案-d████。

<無法識別的男性聲音> HOLY F—KING SH-T!!!!!!!!!!!!


10:01 Kondraki博士似乎因正在發生的事情而感到震驚。可看到Kain正在透過SCP-244發射結晶體。

10:03 SCP-244對那條龍完全起不了效果。Gears牽起SCP-239的手,開始朝通道C-12跑去。

10:05 Kondraki博士恢復理智,並帶著無法行動的Clef博士開始逃跑。SCP-408掩護他們逃離。

10:07 那條龍對周圍的建築造成更加劇的損害,並對通道釋放了[數據刪除]吐息。

10:10 Kain吸引了龍的注意力,並開始與猛獸戰鬥。

失去饋送


擷取自SCP-244搭載錄音器的零碎音訊記錄

可以聽到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接著是磚石墜落聲

<Kain Pathos Crow>:正面X我啊!

迅猛的開火聲

<Kain Pathos Crow>:好吧!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膽量!

幾聲爆炸聲響,隨後又被更大的轟鳴聲淹沒。

<Kain Pathos Crow>:……可憐的傢伙。那看起來就像小便在它的……

另一聲吼叫打斷了Kain Pathos Crow,隨後是幾聲爆炸、槍聲和吠叫聲


10:08: Gears博士和SCP-239跑進站點的安全屋內。Gears博士關閉了外側的門,但沒有關好抗爆門。SCP-239看上去非常的喘,雙臂微曲並撐在膝蓋上。

10:09: Gears博士對SCP-239說了幾句話,並將手指向「咒語書」。SCP-239微笑並翻開書本,快速的翻動書頁。

10:11: SCP-239拿起書本,並跑向Gears博士,指著書頁並快速的唸著。Gears博士點頭,然後邊說話邊用手指向存放警急物資的牆面。

10:12: SCP-239似乎在搜尋著物資,邊說話邊指向某樣物品。Gears博士移動到SCP-239身後並從他的實驗袍中取出一支注射器。並用注射器在SCP-239的頸部附近進行注射。SCP-239似乎在喊叫,隨後便倒在地上。Gears博士抱起SCP-239,使用急救毯包裹住她,並離開安全室。


節錄自Gears博士的事件239-B事後心理評估

████████博士:這很難下手對吧?

Gears博士:什麼?

████████博士:對小孩子注射化學藥劑,在知道可能會導致她陷入昏迷的情況下。

Gears博士:這個行為本身相對的簡單。我過去已經執行過很多相同的注射了,並且不斷地精進這項技術。

████████博士: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Gears博士:如果存在有其它種選擇,我會追求的。但一個都沒有。事故已經得到了控制,而如果SCP-239沒有繼續使用它的力量,將可能意外造成額外的損害。我採取的行動是為了保護自己、SCP-239和基金會。

████████博士:聽起來你只是在試著為自己辯解。

Gears博士:如果有其它種選擇我也不想這麼做。

████████博士:當你將她抱起來時,你對她說了些什麼?影像顯示你在她耳邊說了些話。

Gears博士:我不認為那跟這份記錄有任何關聯。

████████博士:我覺得有。

Gears博士:……我跟她說晚安,然後祝她有個好夢。


節錄自SCP-239觀察室的音訊記錄
██-██-████,████:██:██,事故發生3周前。

[倒帶]

<█████博士>嘿,Cleffie,怎麼了?

<Clef博士>沒什麼,只是下來看看酷玩樂團。

<█████博士>酷玩樂團?

<Clef博士> 547。他正在申請加入Omega 7。是個好孩子,但還太年輕了。我來是想說服他在等個幾年,因為他跟我處的還不錯。我們的小H███████ G██████過的還好嗎?

<█████博士>她的名字是Sigurrós。

<Clef博士>我知道,開開玩笑罷了。

<█████博士>她的一切正常。我們已經設法將女巫的暗示深深的值入了她的心靈。失控事故的發生率相較以前下降了5%。而且她也喜歡她的女巫帽和魔杖。她花了很多時間在整理它們,給它們取名字,試驗哪個「咒語」最適合用它們來施放。全部都是瞎扯的,但我們鼓勵她這麼做。這使她一直忙於這件事上,但……

<Clef博士>……但?

<█████博士>好吧,她一直在嘗試使用「禁咒」。我們很嚴厲的告誡她不要這麼做了,但她還是趁著我們不注意時一直去試。我們還沒有告訴她監視器的存在,而我們也不打算告訴她,但我們很擔心她可能引發另一起事故。

<Clef博士>嗯……也許我可以幫上忙。

<█████博士>怎麼做?

<Clef博士>這麼說吧,如果她不聽█████老教授和其他巫師學院的老師的話,那她可能會聽從偉大仲裁者Clef,這位至高巫師議會裡令人聞風喪膽的巫師法官,對破壞規矩的調皮學生的管教。

<█████博士>你覺得這樣有用?

<Clef博士>好,你們這些傢伙辦不到這件事。你們太寵愛她了。而且你猜怎麼著,如果她討厭我也沒差,我又不是待在Site 17。我可以當個壞條子,沒問題的。

<█████博士>我還是不太相信。

<Clef博士>還是你寧願等到發生重大事故並且O5發布了處決命令?

<█████博士>你說的沒錯,如果你認為可行的話,就這麼辦吧。

<Clef博士> 相信我,說到嚇唬女人,我可是個專家呢。

<█████博士> [大笑] 你一定是。

<Clef博士>要我現在開始嗎?

<█████博士>別吧。她跟Iris正在看「睡美人」。至少讓我們等到她們看完。

<Clef博士>「睡美人」?我有告訴過你我小時候曾經迷戀過裡面的梅菲瑟嗎?

<█████博士>你在唬我吧。

<Clef博士>才不是,能變成一條巨龍的火辣女巫寶貝?那該有多性感啊?

<█████博士>我開始瞭解你為什麼會嚇到女人了。

[更多]


來自對象SCP-239的日記,於事故239-B發生後一小段時間被發現

日期:[事故發生前3天]

親愛的日記:

我今天闖禍了。我在花園裡看見一隻死掉的鳥旁邊圍著一群幼鳥,牠們在為媽媽哭泣然後我就用Vita咒語復活小鳥。

我不是故意違規的,可是至高巫師Clef告訴我如果我再犯一次,他就會把我驅逐到地獄一百年。我好害怕至高巫師Clef。他好恐怖。

希望他不會發現。我不想死掉 :(


發現自A. Clef博士電子郵件帳號中的「已刪除信件」資料夾,於事故發生後第48小時。

致:所有SCP人員

來自:A. Clef博士,Site 19

主旨:阻止我

致所有人員:立即收容SCP-239,並讓Site 17進入高度警戒狀態。你們一定要阻止我,否則某些人會將要死去。
在大概二十四小時前,我全身突然充斥著想殺害SCP-239的強烈衝動。起初只是個簡單的念頭,但這個揮之不去的想法逐漸茁壯。我有理由相信我的計畫失敗了。該死……我應該要知道她會誤解我所說的「嚴厲懲罰」。小孩子很聰明的,但也很笨……他媽的!我這個白癡!為什麼我會這麼盲目?

等等,我在做什麼?為什麼我要試著讓你們阻止我?讓她那個小怪物活著實在是太危險了。她打破了規矩,現在她必須死。

不能隨便去做,首先需要提出我的計畫,這是必要的。阻念合金,這應該可以去

[信件結束]


10:10 監視器環視於通道H8

10:12 整個通道被攻擊性植物生命體佔領。發現SCP-091-ARC。

10:14 SCP-336被看見從附近的房間出現,拍去她自己身上的灰塵。

10:17 SCP-336接近SCP-091-ARC。雙方持續交談了數分鐘。

10:23 SCP-091-ARC回到它的收容區域中,SCP-336重新封上大門。

10:24 通道H8的植物生長開始迅速消退並撤退回SCP-091-ARC的收容間。

10:26 SCP-336隔著門對SCP-091-ARC說了更多話。

10:28 SCP-336離開通道H8,走向她自己的收容間。


音訊記錄 c█████-█ 日期:█-██-████

<SCP-336>:我看見那位博士把你捲入這場麻煩了。可憐的孩子。

<SCP-091-ARC>: [似乎很不悅,對SCP-336的出現感到憤怒。]

<SCP-336>:你不能為了那件事繼續責備我。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你知道他對我來說代表了什麼。

<SCP-091-ARC>:<無法理解>

<SCP-336>:太可惜了,一直把你鎖在這裡……

<SCP-091-ARC>:<無法理解>

<SCP-336>:這還沒結束。這個男人的生活空間就這麼小而已,而我們很有耐心,不是嗎親愛的?

<SCP-091-ARC>: [看似在微笑]<無法理解>

<SCP-336>:我也會想念你的。


擷取自SCP-244搭載錄音器的零碎音訊記錄

<Kain Pathos Crow>:該死該死該死該死!沒有一樣東西有用!我朝這傢伙丟出了所有…..東西,它只是聳了聳肩。

無法識別的背景聲音

<Kain Pathos Crow>:[ Kain咆嘯著 ] 我有意識到這該死的東西是某個小孩想像出來的,但不總是要有個英雄來戰勝它嗎?我是說,這裡總要有個騎士穿著閃耀的盔甲和……一把劍?一把劍!


10:20 在與生物交戰多次後,並未獲得成功,Kain Pathos Crow啟動了SCP-244一個先前未知的附加功能,一把光劍從它的左前臂射出,隨後繼續與那條龍進行戰鬥。

10:24 儘管其起初對該物件保有抗性,Crow仍成功了傷害那個生物,並削去一大部分的尾部。

10:30 Crow試圖直接貫穿該生物的中央軀幹,隨後將其斬首。生命跡象終止。


擷取自SCP-244搭載錄音器的零碎音訊記錄

<Kain Pathos Crow>:我想知道會不會有人在意我吃了那個……


事後報告239-B:長期衍生影響(重點節錄)

第17項:該事故所造成的附帶損害導致Site-17的45%設施在未經大規模修復的情況下不堪使用。
提議:所有收容於Site 17的Safe級人型SCP應轉移至其他基金會設施進行暫時性收容。所有收容於Site 17的Keter級SCP應轉移至站點內更加穩固的收容設施中。Euclid級SCP應重新定位或處決,依個案處理。
優先等級:Gamma

第22項:Site 17中80%的安保人員在事故中失去工作能力。並有30%將需要長期於醫院進行治療。
提議:暫時性轉調其餘基金會設施的安保人員至Site 17。Site 17將暫時性縮編,直到可以招募到更多安保人員為止。
優先等級:Eta

第97項:SCP-239已展現出無法控制的Keter級潛能,直接導致了數個SCP、基金會人員的死亡和Site 17大部分區域的破壞。
提議:SCP-239仍然處於醫療昏迷狀態。Erica Valdason醫生將負責該名病患。
優先等級:Beta

第102項:部分基金會人員在該事故中挺身而出並做出超越其職責的貢獻,使自身的健康和完整存在背負極大的個人風險。
提議:為了他們的智謀、勇敢以及個人犧牲,基金會將頒布獎章以表揚Bright博士、Gears博士和Kondraki博士,以及Kain Pathos Crow行政主管。
優先等級:Epsilon

第138項:A. Clef博士在事故中的行為直接導致了數個SCP、基金會人員的死亡和Site 17大部分區域的破壞。此外,Clef博士展現出與數名女性SCP(即SCP-091-ARC、SCP-166和SCP-336)的非標準互動。
提議:根據這些事實,以及於事故中Clef博士的自言自語,Alto Clef被分級為Euclid級人型SCP並被控制於Site 17。SCP編號和收容措施將在後續進行指定。
優先等級:Alpha


補充報告

補充報告239-B-77,該起事故與ORIA之間關聯的可能性
補充報告239-B-192,對A. Clef博士的事後訪談


檔案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