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其影中:第一章
評分: +3+x

2011年九月十九號:

鮮血——幸好不是他自己的——在他搖動那女人,試圖引起她注意力時沿著Lament手臂流下。她已無法挽回,他想。從她的眼神、她的表情來看……重度休克。很不幸的,他沒有時間帶她離開了。嘆了口氣,他再度起身,他留她在原地後打開了那沉重的金屬門。他向門外看去,移動牆面的嘎吱作響灌入他的耳裡,他在聽見螺絲栓被剪斷的瞬間不禁縮了一下。

現在他正緩緩步過長廊,頻頻回首張望,將他的左輪手槍貼在他的身側。他表情扭曲,多希望自己帶了另一把手槍——能裝更多子彈的那把——但這把老手槍的可靠,在他手裡的重量,給了他另一把無法提供的安慰。Dodridge大概會為此罵他一頓吧,但有些時候舒適感和性能比殺傷力重要多了。至少他這麼相信。突然一道刺耳聲響傳來,剎那一隻覆蓋著一層幾丁質的長長附肢出現在他前方的走廊,影子映出了一具有著八隻腳的屍體,在平坦的金屬牆移動著。

他花了一秒認出那是什麼,再用兩秒評估他所身處的區域,最後用一秒決定要閃入他左邊的辦公室。他試著開門,發現它鎖著,然後他後退一步,將它一腳踹開後躲進裡面。

鮮紅閃爍的緊急照明滿溢他的視野,在他將桌子推到門後時他聽見那東西刮過的刺耳聲響。過了一會,靠著激增的腎上腺素,他把檔案櫃推到桌子之上,靠著對面的牆深呼吸一口後檢查了他的武器。然後他開始等待。

等待、等待、等待。

抓撓聲停止後他放鬆呼吸,靠著牆面下滑攤坐在地上,環顧起四周。他花了些時間才發覺自己身在何處。距離他和那男人共事已經好一段時間了——2006年的一次升職把他調離Site19——但他還認得那些裝潢。斯巴達元素是第一個提示,再來是那三張照片——雖然現在全翻倒在地上——是他所需要的另一個提示。他垂眼看向那冷淡禿頂男人的照片,一瞬間他後悔起自己所選擇的藏身之處。

Gears。


1997年九月十三日:

Site19裡什麼都好新奇啊,他想。一切都感覺……好令人興奮!這裡實在太過繁忙且熱鬧。人們四處走動、微笑著、大笑著。有些人看起來嚴肅、或暴躁、或——如果把站在他身旁另外四個初級特工算進去——極度、有點過頭的緊張。

他們看向一個戴著眼鏡、實驗袍下穿著件令人厭惡的夏威夷襯衫的男人,而Lament的好奇混著一絲不安的恐懼,為何那男人對他們笑的這麼燦爛。

「哈嘍!」那男人的聲音讓Lament瞬間想起他的大學銷售。那個男人有著對文學的熱愛,每一個小動作都帶有他對文學那樣燃燒的熱情。Lament馬上決定要喜歡這個人了。

In%20His%20Own%20Image%20-%20Part%201.jpg

“歡迎來到Site19”

「我是Djoric博士,」那男人解釋道。「歡迎來到Site19!我是來帶你們看看環境和適應一下這裡的。原本的導遊啊——她叫Aghtha,你們很快就會遇到她的——現在在處理懷孕或之類的事情。所以今天我來代班啦!我們一定會一起樂在其中的!」

Lament本來覺得對方言過其實,實際上不會有多好玩,但事實證明他所言為真。他遇見一大堆人,包括傳說中的Clef博士,他看起來蠻……無聊的。午餐時高級特工Strelnikov講了些故事給他們聽,大多是都是警告。而且他們還有幸遇到Lombardi,一個Lament跟另一個新人——一個叫Sandlemyer的矮冬瓜——都曾耳聞的名人,但其他人都沒有。老實說他有點……像是在追星。
畢竟,當你在基金會裡,其他人員是你唯一可以什麼都聊的。而當某個人有了聲望之後,到最後所有人都會認識他的。即便名不副其實。

等到Djoric帶大家回到那巨大白色拱頂和曲面玻璃構築的入口大廳時,Lament幾乎被洪水般的資訊沖的頭昏腦花。他得到了一張紀錄站點宿舍的紙條;幾張紀錄所有雜物處、軍械庫和各式各樣的研究設備在哪裡的便條;幾張輪班表便條…..Djoric看了看他的剪貼板,一邊咋舌一邊翻著書頁。

「好了,然後,主要任務。你們大部分人接下來會在高級人員手下工作幾個月。有些可能得跟在他們身邊幾年。這都要看他們覺得你是否不可或缺,」他說著,小小笑了一下。「Sandlemyer……」他說道,低頭看了看名單。「你被分到我這!」他一面說一面笑了一下。「所以……很高興見到你……兩面!」

Sandlemyer微笑了一下,點了點頭。「是11號實驗室嗎,長官?」他問道。Djoric早已帶著滿腔熱誠向他們展覽了自己的實驗室。

Djoric微笑著頷首。「Simmons,你被分給……Kondraki。祝你在那裡玩的愉快啊。」他說,並抬頭看了看那個男人,又將視線轉回板上。Simmons似乎不覺得困擾,Lament想。不過話說回來,他有博士學位。他大概期待得到一些尊重吧。

“Jones and Brown。你們兩個要在Strelnikov手下工作。做他所說的,完完全全照他說的做,你就可以活的好好的,知道嗎?」他說著,笑了笑試圖緩和他們的緊張。但看來沒什麼作用。Lament曾聽說Site19的保安部隊的工作很重,而從他們倆的表情推斷,他們聽到的說法也是一樣的。

Djoric最後一次低頭看去,然後微微皺起了眉,視線轉回Lament身上。「你沒有什麼博士學位或其他什麼的,對吧?」

Lament搖搖頭。「沒有,長官。」他回答。

Djoric又低頭看了一次,然後聳了聳肩把安慰的微笑堆回臉上。「猜他是在lceberg離開我們後開始孤單了吧,」他細聲說道。「也可能只是個誤會。反正……呃……你被分給Gears。」

Lament的一條眉毛高抬了一下,思忖這是不是個玩笑,在他從懷疑轉成驚喜之時另一條也抬起了。「你是認真的嗎,長官?」他問。

「認真的要死。」Djoric回答,依舊帶笑。

Lament回到他的房間很久後,他才發覺自己並不喜歡那句話。


« | 首頁 | 插曲1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