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星星之下
評分: +3+x

不記得是多久之前了,零碎的片段一點一滴消逝在幾千年的時間洪流中。

春天,每當提起這個詞,Ilmari的心情總會複雜起來。那也確實是段值得去回憶的經歷……或者說,也許那只是場夢境。深夜、浮冰、湖水。月輝淒涼,空氣冰冷——但她卻像暖陽一樣。

「你好?」
一切事物的開端總是讓人猝不及防的。就像Ilmari和Ellet的初遇,也許能把普通人嚇個半死。少女的聲線和一般人不一樣,聽到的瞬間雖讓人覺得心頭一暖,但總覺得在如暖陽般的聲調下,還隱藏著仿佛要被孤獨佔據的整個世界。

「你好。」Ellet歪了歪頭,眨著暗紫色的眸子,淡紫的髮絲柔順地垂落下來,「哼——原來基金會找了個這樣的人來做我的搭檔啊。名字?」
Ilmari其實也記不清當時的回答了——包括他的名字,也包括Ellet的回答。Ilmari只記得聽到回答後的少女眼睛一亮彎起了唇角,和那句「要來玩個遊戲嗎██?Guees who I am!至於時限嘛……」。

從此,基金會向Ilmari敞開了大門。

Ilmari不知道Ellet究竟是誰,也不清楚Ellet知不知道。只是在沒有工作的夜晚,他們經常在基金會附近的湖邊放鬆。那邊總是能看到滿天星星,但對Ilmari來說,Ellet的眼睛比星星更加明亮。

「██,你還真是個神奇的存在啊。」Ellet仰著頭這樣說,「每次都能給我帶來驚喜——這是叫薔薇嗎?」

那一天,Ilmari送給Ellet的是一枝薔薇。
「老實說,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鮮花了。」Ellet像是捧著無比珍貴的寶物。平日的桌面工作總是壓得兩人喘不過起來,Ellet總是抱怨著簽署文件的無聊,而Ilmari也總是習慣性的幫她處理掉那些工作。

「██,你會離開基金會嗎?」Ellet說這句話的時候,月華在湖面上蕩漾出一片破碎的輝光。

之後Ilmari忽然變得忙碌起來。處理不盡的各式文檔和其他站點的突發事件,幾乎佔據了所有時間。總是在旁邊吵鬧的Ellet也突然消失不見,平時被胡鬧聲充斥的空間突然安靜下來,搞得Ilmari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太適應。

Ellet究竟去了哪裡呢?Ilmari不禁思考起來。一個月後,剛好在情人節的時間,Ilmari忙裡偷閒的尋了機會去找Ellet。穿過熟悉的森林,湖面的波光冷得一如既往。

Ellet果然就在這裡。她站在湖中,赤著腳,冰冷的湖水幾乎要沒過膝蓋。「Guees who I am,██。」少女像是期待著什麼,又似笑非笑的看著岸上的Ilmari。
Ilmari疑惑地看著她,強烈的不祥預感湧上心頭,驅使他快步朝Ellet靠近——然而出乎預料,Ellet沒有迎上來,而是後退了一步。

Ilmari眼睜睜地看著Ellet一步步退向湖中,視野忽然開始搖晃——

記憶中斷了。

在那之後,Ilmari也確實在基金會周圍尋找過那片湖。然而Ilmari穿越森林後,看到的只有落滿樹葉的墓碑,和久未有人清掃祭拜的墳墓。也許已經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了,長到墓碑上的刻字早已被磨去。Ilmari並不清楚這座孤墳究竟是誰的,只是隱隱約約覺得,也許和Ellet有著什麼聯繫。每當到春天的時候,Ilmari便會前來清掃墳墓,帶來些新奇玩意祭拜,就像記憶中的那樣。

許多年過去,直到樹梢新芽悄無聲息冒了頭,冰封溪水又再次流動,窗台上屋簷下又響起了鳥鳴,初春第一縷暖陽映上新開的花兒。直到那時,Ilmari也沒能知道Ellet的事情,也沒能知道她為何消失。Ilmari甚至不知道,他對Ellet的情感究竟是什麼。

也或許那名少女,從未存在。


Ilmari從冒著冷汗的噩夢中驚醒。
那是Ellet不告而別之後數不清的第██個年頭,雖然基金會的工作依舊壓得他幾乎沒有時間重溫舊事。
——彷彿還能聽見少女喃喃抱怨著她所厭煩的桌面工作,而自己則是苦笑著將她辦公桌上的文件掃向自己。
你這樣——許多同事都跟Ilmari說過如此的一句話——是會寵壞Ellet的。

但他才不在乎。
或者,誰管別人怎麼說。

窗外仍然是深夜,從床上坐起的Ilmari無法——也不願——再重回睡夢中。
他不曉得這種夢是第幾次了,每每驚醒後的強烈疲憊感總是逼迫著他再躺回去。
可Ilmari不敢。他會像隻受到極大驚嚇的鳥兒一樣,蜷縮起身子坐回桌前、將頭埋在雙腿之間,宛若一個新生命尚未誕生之時在母胎內的模樣。
——事實上,無法察覺時間流逝的Ilmari從未知道自己究竟是生是死。

也或許他跟Ellet之間的故事,僅僅是雋刻於神話中的一個章節罷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