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與異常探勘講座
評分: +16+x

  各位晚安,舟車勞頓來到這邊真是辛苦了,我是你們今天的講師,Reverberate,如同每個大學教授第一堂課都會自我介紹,縱使我的個人資料已經寫在你們手邊的資料裡了,但我應該還是得要稍微自我介紹一下,免得你們以後說不上自己是誰教的。
  
  啊,如果不小心出意外,那就別說是我了。

  總之我是Reverberate,可能有人以不同的方式認識我,但現在你們僅需要知道的事是我是基金會野外異常探勘隊「懸燈」的隊長,之前給你們上課的白鴞跟伯勞鳥是我的隊員和下屬,希望這有助於釐清我們之間的關係,那把握時間,我們要開始了。

探勘

  首先我想要知道在座有多少人是科學部門人員,又有多少是應邀而來機動特遣隊人員?請舉手給我看一下。

  好的,手放下。另外我還想知道你們多少人是本身對這個議題有興趣,又有多少人是被同伴拖來的,好了別說謊,我們都是過來人了,用膝蓋想都知道我們之中一定會有人不是出於自願。

  很好,那看來白鴞和伯勞鳥幫我刷掉了不少人,那麼剩下在座的各位請好好地做筆記,我們在結束的時候會有隨堂考,考過之後才會頒發參與證明書。另外請我正前方這位機動特遣隊隊員,對,就是你,可以跟我們在座的人說說看就這幾堂課過後,你認為「探勘」是什麼?

  沒有錯,探勘不只是挖掘石頭或礦石,我們最熟悉的掏金熱就是探勘的一種,日治時期日本人在小油坑挖掘硫磺,也是探勘,而探勘真正的意思如你所說的一樣:是尋訪勘驗能源、礦產、路線或未被發掘的各種地理現象,廣義來講,就是挖掘未知。這是主動的行為,因此基金會的探勘行動乃至為主動去某地探索可能發生的異常。當然這中間也可能有先接獲居民通報。我相信這個部分身為機動特遣隊的你們已經很理解了。你回答得很好,請坐。

  所以探勘並非兒戲,也不是單純的出去玩,探勘隊必須上山下海,時時刻刻潛伏在危險之中,更不用說還必須提心吊膽可能發生的異常事件和相對應的狀況。

  你們接下來可能就要問了,我的前幾次講座已經學了一些探勘的基礎,包含各種探勘工具、儀器的應用與這些工具與環境的互動,還有異常地區的行動準則。那今天的最後一講,我要跟各位說明探勘的基本,也就是你應該如何正確地活下去,正確的提升自己的生存率。

定位

  會使用儀器,理解行動準則固然重要,但這之前最重要的就是生存,只有穩住腳步,才有可能面對迎面而來未知的異常狀況。於是我要講到定位,你永遠無法知道自己會在哪種地形探勘,但不管如何,定位都是絕對必要的知識,而所謂定位,就是看地圖、觀察地貌、植被、星空等自然事物,來判斷自己在哪裡。

  別問我們有GPS系統這種無聊的問題,根據我的經驗,GPS在異常效應下多半不能使用,別說異常效應了,只要進入深山或雲層增厚就會失靈的東西去相信只會讓自己步向滅亡,那是個好用的東西,但不是永遠好用。

  因此我在這邊會簡單的跟各位講解定位系統,首先,我看到你們已經照小組坐好了,現在發下去的是指北針與地圖,既然我們是簡單的講座,那就從各位日常生活中也常碰到的「山脈」開始,不然一開始從沙漠或深海這種容易失去方向乃至等高線根本難以確定的地方來看也太過為難人了。

  那首先我先跟各位解釋,首先我們先看到一張地圖,你會看到幾個部分,而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對我而言是等高線,因為等高線會告訴我們哪裡可走,哪裡不可走。所以我想先來講講等高線的幾個判讀法,讓你們拾起高中地理的記憶:

  • 同一等高線上各點,標高相等。
  • 任何一條等高線必定自行閉合而成一封閉曲線。
  • 等高線疏密者相同,則該處地形坡度均勺。
  • 等高線密集的地方,表示地形坡度陡峭。左方的等高線間隔小,表示此處為陡坡。
  • 除了懸崖絕壁外,等高線絕不相交,也不重疊。

  大概有這麼幾大原則,另外雖然應該為常識,但還是必須提醒你們,在看地圖時,我們應該先知道山頂、陵線、山谷、溪谷、鞍部、山坡等地區,山頂與陵線是非常重要的標示點,山谷可能有聚落,溪谷有水源,鞍部風大然而平坦,認識每個地形都是探勘中所必要的。不僅僅會在危險的時候救你們一命。

指北

  另外我也來簡單講一下指北,各位請看桌上的指北針。指北針指的方向是磁北而非正北,但地圖上的標示通常為正北而非磁北,這需要特別注意。我也相信你們都學過就是,但倘如,來,你們的指北針借我一下。

  如果不小心跟儀器或手機放在一起而被消磁了呢?謝謝,這個消磁的指北針還給你們。

  我知道,你們要說可以看北極星,當然,北極星永遠都是一個判定北方的好方法,但前提是天氣要晴朗。白鴞,幫我記錄一下之後開堂講座來說說觀星。而除了天氣要晴朗外,請切記,晚上的野外永遠是危險的,不只原本在白天建立的方向感會大亂,晚上行動的動物總是能夠比你敏捷,不要隔天成了誰的佳餚才好。所以我在這邊要教各位兩種判別北方的方式。

  第一個方法是手錶,我個人認為這個方法相當好用,各位把手錶平舖在掌心,我知道這個時間和場合沒有太陽,那麼你們但你們先暫且想像一下太陽在你們個人的正後方也就是六點鐘方向,然後將現在的時間減半,晚上十點得出來的數字就是五點,九點20分的一半就是4點45分,然後剛剛得出來的數字正對太陽後,現在錶面的12點即是正北方
  
  這樣了解了嗎?我給各位十分鐘練習一下。


  好了,還沒學會的沒關係,我們等等還有機會。另外第二個方法即是「針」,其實針線算是野外求生必備的物品,我們這邊也準備了幾根針放在講台,等等下課有興趣的同仁可以到台前來試。但針要怎麼變成指北針呢。其實很簡單。各位男同仁都有皮帶吧,皮帶頭通常是塊鐵片,只要將針與鐵片互相摩擦即會產生磁力,這時候將針放在平靜的水上,就能夠做出指北針。
  
  喔對,針會沉浸水裡,廢話,你不會將針放在葉子上,再將葉子放在裝滿水的碗裡嗎?

用具

  這邊說的並不是探勘工具,畢竟探勘工具在之前白鴞的講座中已經跟你們介紹到了,至於真真正正的實地操作我認為等到你們真的錄取哪一個探勘隊的正式隊員後,會再有更詳細的解說,「懸燈」是個泛項目、泛地形的探勘隊,但你也可能會進入「長明燈」探勘隊,那就是一支專門走深海探勘的探勘隊伍,那我等等教的那些都近乎沒用,喔,不會,深海地形圖你還是要會看的。

  回到重點,畢竟前些時候已經教了你們用具和規則,而我則是負責你們的生存率。因此除了地圖知識外,用具在生存率上也是相當重要的。在準備用具前,你要先問自己三個問題(一)、你的目標是甚麼?(二)、我可能會遭遇那些環境與路線上的狀況,像是氣溫、降雨或飲用水取得問題等等?(三)、那些裝備、補給品和技巧能夠幫助我達成目標,讓我在遇到突發狀況時得以保持安全或舒適?
  先回答自己這三個問題,我們再來看接下來的部分,另外請工作小組跟剛剛一樣發給各組物資。

  各組都拿到了嗎?好的,看來是沒有問題。我很想跟你們有更多互動,但礙於時間可能沒有辦法這樣做,那我們繼續進行我們的講座。若我能知道今天要去哪裡,海拔高度多少,多濕、降雨機率多高,日照時間多長,乃至好好規劃我們的行程,然後去安排路線那是最好的。但我們是個團隊,對,團隊,所以你除了顧好自己外,還有夥伴,他們會幫忙你,也可能會拖後腿,但總歸是同伴,一起達到目標才是重要的。因此討論過後進行裝備的分攤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分配也是,前者為誰負責背帳篷、誰負責背餐具、後者為誰負責看地圖、誰負責殿後。這些都考驗小組默契。

  切記,探勘工作永遠不是一個人

  我們由小而大說起,穿在身上的衣服有聚酯纖維、梅立諾羊毛與尼龍的差別,應該是自己的狀況和氣候狀況進行挑選。我不能跟你說甚麼最好,但是各有好壞。例如在雪地裡的話就不推薦尼龍了,最好還得要有防潮內襯才行。

  另外我們還有睡袋、帳逢、地圖與導航、登山杖、糧食、炊具、飲水、背包等問題,我這邊挑幾個重要的出來談,也就是吃與住的部分。首先是帳篷的選擇,需要考慮四個要點,(一)可攜性。(二)環境抗性。(三)防反潮力。(四)適應性。其中當然還有不同的帳篷材質,這中間要看你需要在哪紮營,可無可厚非的環境抗性與適應性永遠是最重要的部分。

  而至於選擇營地,我建議會挑選具備以下特性的營地,首先是地形需要平坦,畢竟你不可能在玉山山頂給我紮營,再來是附近要有天然資源,例如木材和水,不在山谷與峽谷底部,因為在夜晚這邊雖然沒有風,但是會特別冷,露水和霜也會特別重。遠離獸逕,無非你想要成為他們的消夜。不要挑在災害可能發生之地點,例如新雪上、河床上或水庫下游。

  另外食物也是相當重要的,我的經驗不外乎是,能夠準備就準備,不能準備也要想辦法填飽自己的肚子,尋找可以食用的植被固然是一點,而另外一點則是我們要回歸原始,也就是打獵。
  
  別怕,我們都這樣對付D級人員了,難道還怕殺隻兔子嗎?你不能因為兔子比較可愛就偏心。

  通常營火是最好的,畢竟不用攜帶,也不用錢,你以為基金會很有錢?嗯,不窮,但我們可不能因為這樣就揮霍金錢。另外如果要求穩定快速,瓦斯爐則是你最佳的選擇,一人瓦斯爐重量不重,只是你還得多扛可能會因為氣壓而有爆炸危險的瓦斯而已,另外如果是所有人紮營,則是要考慮到爐具問題,但這等到你們有經驗在說,這之前不會殺兔子的去學一下怎麼殺,至少得學會做個魚槍抓魚吧!
  
  好,那各位同仁,我們先用桌上的瓦斯爐給同桌的夥伴們煮杯咖啡,我們還有剩下的最後一段。
  還有別忘了抄筆記,等等有小考的呢。

遇到異常狀態之應變方法

  各位都喝完咖啡了嗎?我剛剛看到有一個小組很享受的加了牛奶,牛奶也是很重要的營養品,只可惜容易變質,所以剛剛我給了每桌都一小包的奶粉。

  那都休息得差不多了,我們就繼續我們的課程。接下來這個部分是遇到異常狀況之應變法,我知道你們聽上面那些求生講解聽到膩了,但,異常狀態不是天天遇到,但你們總得餐餐吃飯,上面那些知識也是必須具備的,知道了嘛,我就是再說你,最後面那位同仁,請不要睡覺!

  好,各位都起床了吧,那我們在這邊將舉一些例子,來解釋如果我們在探勘路途中遇到異常,這個異常並不是你的鎖定目標,應該說他們就是所謂「不速之客」,那你應該如何對他們進行收容又或如何逃脫通報,我在這邊想了四個例子。

  第一個是喜聞樂見的紅衣小女孩或是黃色小飛俠。

  如果有學過魔法學乃至神理學應該會知道應該要怎麼應對這個狀況,你說那要四級人員才能夠報名……好吧,那我只能就我個人的經驗跟各位講述遇到這種狀況應該怎麼辦了。

  這類東西被稱為某種程度的神性實體,亞洲人可能夠習慣稱為魑魅魍魎,對,他們是異常的一部分,難道你覺得他們正常嗎?當然這也可能是高山症或雪盲症的產物,但不管是哪個,我們都必須嚴肅且理性的對待。畢竟探勘是科學、爬山和做研究都是科學。

  假定這些的確是程度的神性實體好了,但多半他們對我們僅只是抱持著好奇,看到了首要有幾個步驟,第一即是先確定你心中的信仰,無神論者可以先相信科學,這是穩定心神的第一步,第二為確定你在自己的行程上,而非進入鬼打牆狀態,這類型的東西我在亞馬遜雨林遇過一次,當然不是紅衣小女孩這種等級的,但都大抵能夠遵從一個邏輯,抱持理智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不要表現出你對祂的興趣是對抗的好方法。至於收容神性實體這種事情,暫且不在探勘的範圍裡,但我們需要做的就是事後通報相關部門。所以不要忘記在脫離那個狀況後進行紀錄。

  第二個是俗稱的鬼打牆,我們稱為時空異常,這個狀況我遇過不只一次,要說比較有印象的兩次,一次在高加索地區,一次則是在台灣海峽上空

  我以高加索地區的狀況來做解說,首先時空異常一定有其根據和邏輯,於是在遇到時空異常時驚慌可以說是大忌卻也是人性。在陷入這種狀況時,首要是觀察,先觀察四周的狀況是否有與你認知不同的地方,然後針對該地點進行思考與突破,例如剛剛所說的高加索時空異常,該異常最明顯的地方為一個只進不出的隧道,且偶爾會傳出音樂聲,因此找出其規律性,並且不斷嘗試是能夠脫離異常的方法。

  在這段時間中做紀錄、觀察、尋找是非常重要的,這三點也無非是探勘的精隨,就算你沒能順利逃出去,你的筆記也會是下個人逃出去的依據,喔,我記得某個IKEA也是這樣的。所以記住,各位同仁,紀錄、觀察、尋找

  第三個是遇到高等神性實體,我記得最近有一個相當有名的案例吧,就是一群人乘坐普羅米修斯實驗室的飛行載具登山,無奈遇到山神並被丟下山崖的事件。遇到這個狀況的機率不高,但還是有,我剛剛舉例的亞馬遜河河神也是一個例子。

  通常高級神性實體可以溝通,但總有例外。總之我不建議正面作對,如果你認為自己遇到了,甚至是可能拖累整個團隊,最妥善的方式是暫時返回,擬定新的路線繼續前進,同時請基金會的相關小組進行作業,若無奈必須強行通過,或者對方已經對我們產生了敵意,那務必將損失減到最小。

  至於什麼是最小,這就要看你們怎麼評估。事實上這類的山神通常具有名字,如果能夠在山下或是其他部落中打聽,大多能夠避免,或者是準備能夠對應的祭品。雖然說是迷信,但我個人也不建議毫不打聲招呼就上山,畢竟我們這種隨時隨地處在危險中的職業,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對吧。

  最後一個例子,也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那就是遇到了難以被收容、無法被收容,但是確定其存在的SCP項目時該怎麼辦?

  馬上通報!這類例子通常有與其對應的協議,例如SCP-ZH-002,或者SCP-ZH-███,前者是一隻有著眾多動物外觀的異常生物實體,後者為一團周邊都是霧的黑色人形實體。不管看到哪一個,都應當立即通報最近的站點,切勿在下達指令前進行收容程序,或嘗試制定收容程序。

  首先礙於每個人的等級不同,我不能透漏太多,但相信我,你想得到的可能基金會都做過,也失敗了,才會讓他在那個地方出現。因此倘若遇到這個狀況,應該是尋找一隱密處,確保自己的安全後開始進行通報與紀錄,基金會也應當派出相對應人員或應變措施。回到基金會後應當繳交紀錄資料,並接受後續安排。頂多是進行心理治療或者是記憶刪除,相信我,知道太多事情不是什麼好事。

  但若你被這類基金會無法收容之項目追在後頭呢?
  這時候就回到了我一開始的講座的主題,求生,基金會要求各位同仁活著帶回資料,因此你們迫切的需要求生知識。

  
  

  好了,這就是今天的講座了,還有什麼問題嗎?

  卡瓦格博峰?幾年前登頂過了,但是因為我們的登頂都不能被列為紀錄,所以卡瓦格博峰應該還是真正實質意義的「處女峰」吧,當初也是為了調查而上去,現階段走一般申請是不可能的,畢竟現在的全面禁止令可是我下達的。卡瓦格博峰上面可有著不只一個神性實體,我可不想看你們粉身碎骨,下個問題。

  探勘的一些禁忌,這個我們有機會會再開一堂課講,或者你們有機會來到我的團隊,白鴞也會再跟你們說明,基本上不同的探勘地點有不同的禁忌,但大體都有一個概括規則,那就是敬畏,畢竟探勘是挑戰未知,不要老把自己想得太偉大。還有問題嗎?

  從沒看過我這麼多話?他們的結業證書上面可是要有我的簽名,我得對我的學生們負責才行,況且還是收了他們保費才讓他們來這裡聽講的,你忘了嗎,白鴞。

  那沒有其他問題的話,就換我要給你們出問題囉。


  (突然間房間四周的牆壁朝著四周倒下,如同被拆解的紙盒。)

  (寒風拂來,吹得一眾人差點沒有凍住)


  畢竟總不能白收了你們保費啊,地圖和裝備都拿好了嗎?


  (野外異常探勘隊「懸燈」的隊長和副隊長拉住了直升機垂吊下來得繩子,隨著直升機轉動主旋翼的聲音,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來一點提示好了,大家都愛提示,這裡是標高3,560公尺的奇萊主峰,俗稱黑色奇萊。


  那各位同仁,希望你們都有專心聽課,我們山下見。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