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35收容紀錄
評分: +7+x

「試過鎮靜彈頭了嗎?」

「無效,目標穿透了所有物理性質的接觸。」

「像個幽靈一樣啊……」

Site-ZH-16收容對策研究室內,齊聚了數名身著白色實驗衣的研究人員以及幾位穿著黑色應變制服的應變人員,他們正圍繞著一張上面佈滿照片和文件的會議桌討論著最新發現的異常項目的收容方式。

研究室的其中一面牆上以大型投影銀幕實時轉播著數格分割畫面,其中包括兩個空中無人機遠距追蹤鏡頭和五個不斷晃動的近距跟隨人員記錄器,而其中一個人員畫面在躍過一段建築高低差後忽地失衡轉倒停滯在原位。

「一名人員負傷掉隊,替補已經跟上。」

應變人員回報現場狀況的同時,那格掉隊人員的畫面也已經切換到替補人員的鏡頭。

負責指揮現場人員的資深特工咬著一截軟木材質的攪拌棒啐了一聲:「嘖!今天跑的路線難度比之前的還要高啊……看來得申請讓“市樓-6街頭選手”擴增人數,不然這個人員負傷率沒一個禮拜就會讓目前的編制缺員了。」

「不,這個損耗率就算給你編一個連也支撐不了幾個月。」首席研究主任Dr. 傑尼斯搖搖頭否定了這個提案:「而且讓一隊人跟著它這樣跑來跑去也不是辦法,遲早會曝光的,想想啊!呷昏!」

代號呷昏的現場指揮翻了個白眼後把被咬成木屑的攪拌棒吐進空紙杯裡:「這就是找你們這些研究員過來的目的!我們束手無策了!」

目前已編號為SCP-ZH-035的人型異常實體在前天突然出現於台北市某住宅區,雖然當時藉由緊急召集鄰近的基金會特工協助而及時解明它的異常效應並初步控制住,但還是造成了多名平民的傷亡,甚至連第一批特工都有不少人負傷。

坐在會議桌角落的年輕研究員捏住了自己實驗衣的下擺,臉上露出了混雜悲憤和自責的表情,而另一名較年長、黑色短髮參雜些許白髮的男性研究員立刻上前輕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還好Flash只是扭傷腳踝而已,也多虧他的努力才能夠搞清楚那傢伙的能力。」

「爸爸……」年輕研究員立刻紅著一雙眼摟住了年長研究員的腰並且把臉埋進了後者的懷裡。

「乖乖,沒事沒事。」

呷昏側眼瞄了正在上演溫馨家庭劇的兩人後回頭朝傑尼斯質疑道:「你找LostWhat來我還能夠理解,但是那個新來的真的幫得上忙嗎?」

傑尼斯揚著眉毛兩肩一聳:「我也不知道,但他可是Peter跟主任代理推薦進來的,多一個人也總比少來的好吧?」

呷昏重重的嘆了口氣之後把視線轉回了現場監測畫面,兩手抱胸的同時手指也不耐煩般的不斷在手臂上敲擊:「剩不到一個小時項目就會進入非活躍期了,大夥撐著!」

「「是!」」

隨著現場人員的齊聲宏亮回答,新任的研究主任Dr. Bales也把關注重新轉回了銀幕上。

「就像你說的一樣,再這樣讓人跟著它跑下去也不是辦法。」呷昏緊蹙的眉間卻沒隨著時間流逝舒展,反而還更加的深鎖:「我看這回得用『錨』1來試試看了。」

傑尼斯則看似不怎麼甘願的撇撇嘴,回應:「這次沒有監測到明顯的休謨指數變化,SRA能不能奏效還是未知數,要試我是不反對,但我覺得打水漂的可能性很高。」

「那“明堂-11術士2呢?有沒有可能請他們過來支援?」

傑尼斯捏著下巴思索了片刻後再次搖搖頭否決:「就算他們真的能幫忙抓到這個項目,我們也不見得可以收容住,最大的可能也只是讓它換個地方繼續跑而已。」

正當呷昏幾乎在煩惱和犯菸癮的夾攻之下想無視室內禁煙令直接從口袋抓出香菸的那一刻,從會議桌後頭傳來了一句話。

「讓它摔下來如何?」

霎時間整個研究室裡所有視線都齊齊的往說出這句話的人身上聚焦過去。

「呃……不行嗎?」Bales隨即被盯的有些不自在,以為自己犯錯似的往後蜷縮了一步。

現場指揮呷昏先豎起了眉毛提出質疑:「你要怎麼讓它摔?根本沒人碰得到它。」

「不用碰啊?」Bales伸手指向銀幕:「讓它自己摔下來就好了。」

呷昏頓時覺得好氣又好笑,再次開口:「所以我才問你——」

「等等!」卻被傑尼斯給打斷了:「讓他說完。」

原本還想抱怨幾句的呷昏轉頭卻看見傑尼斯臉上帶著似乎摸到了一點頭緒的表情,便依言住嘴了。

「嗯……你們有注意到那個人……『異常』,它的動作嗎?」Bales再次指向銀幕示意大家看畫面而不是盯著他,然後繼續說:「它還是要踩住或抓住東西才能移動……你看!落差太高的地方它也會受身滾幾圈才起來繼續跑。」

「這說明了它依然受到牛頓三大定律的影響……而且受身代表它知道自身可能會受傷!」傑尼斯恍然大悟而一個拍掌:「對啊!我怎麼沒想到!?」

呷昏兩眼一轉之後覺得這並沒改變什麼便又問:「呃……它可以直接穿透地板就好了吧?」

「「這樣的話他就會直接被重力拉到地心去。」」

Bales和傑尼斯幾乎在同時間異口同聲回答了這個問題,而後者立刻對前者投以一個刮目相看的表情。

呷昏還是無法置信的搖搖頭:「它連子彈都不怕了,怎麼可能跌個一跤就能搞定?而且,怎麼讓它跌?」

「就在它可能會經過的路上做幾個假的立足點。」Bales平舉左手掌做了一個平台,接著以右手食指跟中指當成人的雙足放上平台,然後瞬間把平台傾斜:「用遙控或是自動觸發之類的機制在它抓到或是踩到的一瞬間讓立足點失效害它踩空。」

相較還是一頭霧水的呷昏,傑尼斯卻是已經會意的笑逐顏開點頭應和道:「可以!這值得一試!幫我找工務部門的過來!咱們今晚就動工!」

呷昏這才注意到在他們討論這些天馬行空的想法時,不知不覺已經進入了035非活躍期的時段,而他還是不覺得事情這麼簡單就能解決,於是又拋了一個疑問:「要是它摔下來之後還是毫髮無傷呢?」

對此,Bales兩肩無奈的一揚:「那我們就只好讓他踩地雷了。」


清晨,陽光從地平線的一端升起,掃過了前晚殘留的陰冷。

一滴露水自生長在老舊公寓屋頂狹隙中的芒草尖滑落,正巧打在歇息其下的麻雀腦袋上,麻雀被這突來的冰涼抖擻,甩著尾羽吱喳。

一道人影從屋頂違規加蓋的鐵皮倉庫裡穿行了出來,雙掌交扣向上伸展直指著天空漸層的藍黑色調。

灰色T恤和卡其色長褲在漸亮的城市舞台上活動熱身,以無聲的『Happy Thought』向全世界道早安。

蹬了兩下已繫緊鞋帶的運動鞋,它有預感今天可以在大樓之間飛躍出新的極限!而且現在它也不是孤單一人——

「這裡是選手4號,已確認SCP-ZH-035領跑人出現。」

背光下的嘴角高高揚起。

「指揮中心收到,各選手就起跑位置,開始執行收容程序。」

沒錯!現在還有一群技術高超的同好跟它一起Parkour跑酷

035發出無聲的歡呼,從心所欲的隨機選了一個方向起跑,幾乎同時間身後也有五道身影抬腿跟上,隨著它一起跳過水泥圍欄馳騁在耀眼的陽光底下。


「6號傳感器有反應,證實項目確實有重量而且是以物理性質活動。」

現場研究員檢視著遍佈現場的儀器訊號回傳的數據:「初步推斷項目的體重大概介於65到80公斤之間。」

這好消息立刻讓徹夜研究出收容計畫並於現場指揮趕工佈置的傑尼斯臉上揚起笑容:「比原本預料的還重嘛?看來可行。」

在討論過幾種方案之後團隊選擇佈置地板陷阱門,並以昨天035消失的地點為圓心大量設置,約有六成是鐵皮屋頂、兩成偽裝成加蓋屋簷,剩下的隨地點應變。

呷昏看著戰術地圖上顯示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陷阱設置點搖頭嘖嘖:「真想不到台灣人喜歡在屋頂違規加蓋的習性反而方便我們這次做陷阱。」

「不用挖開水泥屋頂真的省了不少功夫呢,再來就是等了。」傑尼斯好整以暇的從咖啡機沖了杯咖啡後回到銀幕前喫飲一口:「來賭它會踩到幾號?我押28號,30個罐罐3。」

呷昏責怪似的白了傑尼斯一眼,然後以現場多年經驗審視地圖上035可能行經的路線:「19號,20個罐罐。」

「真小氣。」

「囉唆。」


今天的成員都很會跑啊?

藉由帆布廣告緩衝降落在一排連棟公寓屋頂上時,035不禁對身後依樣畫葫蘆平安落地的眾人發出讚嘆。

還沒有人掉隊呢!

它綻開了笑容踩上紅一塊、綠一塊新舊參雜的波浪型鍍錫鐵皮,再從象徵此區收訊良好的手機基地台旁邊閃身而過,小心適應屋頂的傾斜角度的同時還得避免被住戶牽引的同軸電纜線給絆到,腳步奏響了輕快的鑼鼓聲。

一隻翻著肚皮慵懶曬太陽的花貓被驚得四竄,那以直線加速奔跑至極限的身影在防火巷上空飛躍、踩上正隆隆運作的冷氣室外機、攀著招牌生鏽斑駁的支撐柱翻上了另一排連棟屋頂。

這都還跟的上啊?

035仰頭樂得開懷,繼續在屋頂上奔跑的同時以目光物色更高難度的前進路線,而有著大量觀眾和遮雨棚架的傳統早市立刻成了它的首選,它飛快的決定了降低目前路線高度落差的緩衝途徑——

滑下屋頂、交互以兩面招牌緩衝後踩冷氣機階梯、抓住並盪過陽台鐵窗底部、再用那片雨簷——

深綠色PVC浪板在運動鞋踩上去的瞬間往下翻轉,露出了名為自由落體的獠牙。

欸?

反射性的揚起雙手抬頭,卻連一絲希望也無法抓握。

重力,平等而殘酷。


「唔!」Dr. Bales看著畫面裡那從六層樓高度筆直下墜到柏油路面的身影,不禁皺著五官露出感同身受的痛呼。

旁邊的傑尼斯卻慶賀似的用力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幹得好啊貝仔!真的有用!」

「貝仔?」Bales對這突如其來的暱稱還有些不適應。

「現場人員確認項目存活而失去行動能力與穿透物理接觸的異常效應,成功以人員拘束具捕縛。」

隨著這句回報,指揮中心裡響起了一陣勝利歡呼。

「還真的只要摔一下就抓到了?」行動總指揮呷昏卻啞然失笑,沒什麼實感的搖搖頭下了收隊指示。

「爸爸!」LostWhat的嬌小身影飛撲進Bales的懷抱裡,抬起仰慕的閃爍目光讚嘆著:「你太厲害了!」

後者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微紅的臉頰:「還好啦……我還比較怕會不小心把它摔死。」

「哼!害小規受傷,這一點報應剛剛好而已。」LostWhat噘著櫻桃小嘴哼了一聲後,隨即拉著Bales的手搖擺並露出笑容:「走!我們去地下街吃東西!我剛剛賺了一大堆罐罐可以請客!」


成功收容SCP-ZH-035的消息立刻傳到了Site-ZH-16的站點主任室裡。

主任代理人臉上掛著模糊難辨的笑靨將收容行動紀錄文件扔到了主任辦公桌上:「看到這個之後你還質疑他的能力嗎?」

站點主任潘肇淵深鎖著眉頭翻閱了收容對策部門主任兼首席研究主任對此次行動報告給予的人員評價,他很清楚要得到這位深獲他信賴的後輩如此高的評價是一件非常不簡單的事情。

「只是運氣好瞎矇到的而已。」站點主任堅持著自己的倔強把文件擱到了一旁:「要怎麼收容才是問題所在。」

對此代理人又扔上了一疊字跡潦草的手繪草圖作為回答。

「……這又是什麼?」看著那堆鬼畫符,潘肇淵眉頭皺得更厲害了。

「SCP-ZH-035收容室的規劃草案,你老友畫的。」

整體結構為位於地面下的深井,井壁無接縫並設有防攀爬機制;井底有兩個收容間作為相互備援,內部佈置為隨機跑酷設施並定期更換……

除了圖形的線條歪七扭八而且字醜到不行以外,這個收容措施完美因應了項目的異常效應,連出現意外時的應對措施都加註了。

「他只花了一個多小時就把這些東西都想好了,你還覺得是運氣?」

在代理人那不斷變化色調的雙眸注視之下,潘肇淵啞口無言的嚥了口唾沫,默默低頭處理收容項目的後續手續。

代理人對這個反應滿意的笑了,這樣他的手上終於有了一張足以連結所有計畫的王牌,湊成了一張完整的藍圖。

「你到底想做什麼?」

面對潘肇淵鼓起勇氣提出的質問,代理人只是報以一如以往的微笑。

「你有一天會知道的。」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