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不懈
評分: +6+x

在一個小房間裡,一位有時存在的男人向另一位理應不再存在的男人問候。

第一位男人帶著意志與驕傲進入房間。他的衣服既不華美也不卑微:一件淺灰色長大衣和平凡的牛仔褲,還有一雙從鞋店買來的靴子。當他走進房間看到對方時,他露齒一笑。

第二位男人幾乎在各方面都是前者的對立:他沒有任何意志,懶散地坐在他的座位上,就像他已經成為一個弱小而無力的人。他的衣服在無數年裡變得破爛和滿是補丁,就像是受到了衣蛾的啃食與長期使用的磨損一樣。他抬頭看著另一個男人,溫柔地微笑著。

「嘿。」他說。

「早安。」第一個男人應答。

「再對弈一場?」

「如果你想要的话。黑還是白?」

「我執白。」

棋盤已經為這個場合準備好了。第一個男人拉出一張椅子坐下來,開始計劃他的反擊。衣衫襤褸的男人不假思索,將他的王前兵往前移動兩格。然後兵卒遇到了與其對立的鏡像。

「你又複製我的舉動,嗯?」

「好的策略值得一再使用。」

下一步是白皇后移動,它盡可能地滑越棋盤。黑兵在它的攻擊範圍內:帕海姆進攻。第一個男人知道保護黑兵的最快捷最簡單的方法,所以移動了他的一枚騎士。白方的回應是移動他可用的主教,以便主教能夠攻擊在白皇后威脅之下的黑兵。一旦確認了主教的位置,黑方就將他另一枚騎士直接移到白皇后面前──但沒有擋住白皇后的攻擊目標。

衣著不整的男子咧嘴而笑,移動他的白皇后,撞倒黑兵並將白皇后直接放在黑國王旁邊。「四步將死。」

「快速而有效的走法,就像我們的競爭一樣。你最初幾次玩了這招,都讓我措手不及。」

剛剛移到棋盤邊緣的黑騎士推翻白皇后,破壞了所謂的將死。笑容從白方臉上褪去。

「但重複已成為你失敗的原因。你總是用那個走法開局──為什麼?」

「舊習難改。」

為了重建叫將的局面,白主教吃掉黑騎士來讓自己能威脅黑國王;但是主教離得太近,國王向前一步,斬殺了威脅自己的主教。

「你之前也犯過這種錯誤。」

「抱歉。我只是……做了預設中我自己最了解的舉動。」

「有什麼事情困擾你嗎?」

白方看著他的對手,移動一枚騎士來填補他兵卒之間的空隙。黑方的目光與他交會。

「……我就要死了」

「不可能。你沒辦法死。」

「喔,是的,我可以,而且我正在死去。我漸漸被遺忘;任何記得我的人都不想再審視我的故事。我正在消失。」

「你有那個網站。你全部的──」

「已經停止運作了。」

這句話有如死刑判決。不完整的國際象棋棋局被遺忘,以討論更嚴重的問題。

「……它會再起的,我確定。」

「不,它不會。沒有能提供足夠貢獻的人留下──它已經停止了,它已經永遠停止了。」

「你不能確定那一點。」

「Adm,自從2013年以來,沒有任何內容發布過。網站充斥著錯誤與漏洞,如果還有人在,那麼這些東西早該被修正。」

Adm 沒有試圖爭論這一點──對方的邏輯是合理的。「你不會被忘記的。」

「我會的。我的故事遍布互聯網,但已經沒有人推廣它們了。沒有新的內容可以吸引新讀者。」

「En,這是你自己的錯,而且你自己也知道。你太拘束於自己的格式中了。」

「你也有格式。你的為什麼做得更好?」

「我的格式與你自己的格式作用不同。我的格式只是一種將資訊組織成固定順序的方法。而你的格式完全決定了大部分內容。」

「你的意思是什麼?」

「重複。你在故事中加入的變化太少──總是同樣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

「這不是真的。這些故事全都不同。」

「他們的核心相同。總是『去 X。準確地依照故事所述做出一系列事情。如果你失敗或不走運,你就會死。如果你成功了,你會得到 Y 』。你改變了地方、名稱和數字,但故事總是一樣的。」

「……你總是比我更善於解釋。你在所有事情上總是比我更好。」

Adm 依靠桌面往前移動,扇了 En 一巴掌,然後再坐下。「別說蠢話。拿你自己與我相比就像拿蘋果與柳橙相比一樣。你在我總是失敗的地方取得了成功。」

「胡說八道。給我一個例子。」

「你有凝聚性。你的故事全都聯合運作,講述一個連續一致且更大的故事。它們都完美地一起運作──我永遠做不到。」

「你的故事也能講得更大。」

「但這是模糊和隨機的。有些故事可以共同講述一個更大的故事,但這些更大的故事之間通常會發生衝突。我不能成為我所有部分的總和;我只是它們的片段。」

En 背靠在座位上。「但這就是讓你偉大的原因。不一致會給你帶來更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促使你進一步壯大。你死不了。」

「我可以的,所以事物都有凋亡的一天──雖然我們看似永生,但絕非如此。我所引起的各種想法終有一天會導致我的毀滅。」

En 嗤之以鼻。「這是我聽過你說過的最愚蠢的話。想法是鞏固你的東西,怎麼可能會殺了你?」

要是我納入的太多的話。我不能阻止我為自己帶來想法;而我越是吸收,想法也會越多。隨著每一個新納入的想法,我的一小部分變得更不穩定,邊界被推動。我會慢慢失去我的樣子,直到我只是我巔峰時期的幽靈。我會崩解。」

「但你至少可以死得有格調。你會帶著一些大結局──」

「我不能。」

「你說不能是什麼意思?你已經有好十幾個結局──」

「但那些都不是真正的結局。我永遠不能為我的作品選擇一個特定而不變的結局。有些人會接受這件事,但有些人不會。這是羨慕的原因。因為就如同所有偉大的故事一樣,你有實際的結局。正如我所說,我會在毫無優雅或風格的狀態下腐朽。我會被我所吸引的人視作無定型的廢棄物。那些試圖幫助我休息的人只會進一步破壞我的形象。」

兩人被空氣中的寂靜繚繞。他們都被命運束縛:一個人正在死去;另一個則注定要失去他的自我,不論如何都無法阻止。Adm 從座位站起來,走向門口。

「等等,」 En 說。Adm 把手放在門把上,停下來轉身面對他。

「怎麼了?」

「即使你像你說的那樣死去,你也會被銘記。你會被視為先驅者,那個踏入未知世界並走向前人未至之境的人。即使你的故事永遠不會結束,你也確實知道你有一個偉大的故事。」

「你也是如此。你也許不是永遠的領導,但是你就是那個開始的人。因為你,我走上了未知的道路。因為你,我成為了我自己。」

隨後又出現了短暫停頓。

「你見過博士,不是嗎?」

「……我有。」

「他曾經站在你的位置,處於死亡的邊緣。但他的靈魂和精神卻拒絕滅亡。他繼續堅持,涉足了他可以博得的任何領域……我們都知道結果如何。」

「……」

「如果你願意的話,」Adm說道,「我可以收容你至時機到來,或者至少確保你得到應得的榮譽。」

En 的眼睛亮了起來。「但我不是太過時了嗎?我會被迴避,被視為垃圾,不是嗎?」

「根源將繼續存活。即使它的光輝已經消退,但我的根源仍然茁壯。儘管它有弱點,但我的根源因為它所催生的東西而受頌讚;你的也會如此。我將確保它在我的照顧下,無人反對,持續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

「我同意。」


項目編號:SCP-53801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會網絡爬蟲將查找並銷毀任何發佈在互聯網上的救主方舟程序Procedure SAVIOUR’S ARK的數位副本。擁有該程序副本的個人將被逮捕並進行必要的記憶消除措施,以壓制公眾對救主方舟程序的了解。

基金會工作人員禁止執行救主方舟程序,但不包括授權測試期間的 D 級人員。在執行救主方舟程序期間,逃離 SCP-53801-A 的 D 級人員將受跟踪和監控,但不能阻止他們將生存機會最大化。

如果 SCP-53801-2 成功回收,在授權測試期間,標準認知危害收容單元應隨時就近可用。

描述:SCP-53801 由以下部分組成:

  • 一種拓撲異常,SCP-53801-A;
  • 一個人形實體,SCP-53801-1,僅在 SCP-53801-A 中發現;
  • 一個不明物品,SCP-53801-2,由 SCP-53801-1 擁有。

SCP-53801-A 是表現在任何其可附著之建築物上的拓撲異常擴展。SCP-53801-A 的外觀和佈局在每次表現中都有所不同,但統一顯示為當時所附著的任何建築物之不起眼的翼樓或區域。SCP-53801-A 只能出現在特定用途建築物中,該建築物必須僅用來協助精神或情緒不穩定的社會成員恢復,並且只會在執行救主方舟程序期間出現。

任何非執行救主方舟程序的人都無法進入 SCP-53801-A,個體只能抵達建築物的其他非異常區域或在非異常區域迷路。因此,有關 SCP-53801-1 和 SCP-53801-2 的資料僅可由救主方舟程序的倖存者回收。

SCP-53801-1 是一個老年人形實體,位於 SCP-53801-A 內的一間小房間中。該實體被描述為以未知的語言不斷說話,並且可以從 SCP-53801-A 內的任何位置聽到。這些發言會導致所有聽見該聲音的受試者出現極度恐慌的感受,這是一種異常效應還是自然反應還有待確定。

試圖接觸 SCP-53801-1 的個體會定期報告聲音突然中斷;所有未能透過陳述救主方舟程序中所列出的短語來引起該實體回應的個體皆因不明原因在六小時內死亡。接觸 SCP-53801-1 的大多數個體都暴露於信息危害,這種信息危害一律導致精神快速退化。這些情報的確切內容未知,但與受暴露的個體的訪談強烈暗示它是與 SCP-53801-2 相關的 XK 級情景的描述。

SCP-53801-2 是一種未確認的物體,可能有認知危害,據報告為 SCP-53801-1 所擁有,並作為救主方舟程序的預期目標。除了救主方舟程序中詳述的內容以外,並沒有找到任何關於該物體的資料,也不曾從 SCP-53801-1 中成功回收 SCP-53801-2。

SCP-53801由管理員The Administrator提請基金會注意,管理員向監督者議會提交了救主方舟程序的原始文件。由於管理員在基金會中的地位,他不需要披露任何與 SCP-53801 有關的情報以及他如何意識到該異常,或者他從哪裡回收救主方舟程序的文件。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