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樹梢上的首級
評分: +8+x

Mad博士的頭不見了。

更準確來說,放置於Site-ZH-02餐廳門口,用於解決風水問題的Maddy不見了。

最初並沒有人對此表示意見,大概又是Mad博士的惡趣味。
直到來到餐廳吃午餐的Mad博士發出疑問眾人才驚覺情況不對。

眾人在附近找了一會,都沒有發現失蹤的Maddy。Mad博士有些焦慮地問:
「有什麼線索嗎?」
此時有人想起在Maddy消失後,取代他的是一顆凝膠假人的頭顱。

Mad博士像是想到了什麼快步來到用於訓練戰鬥人員的練習場,場內放置了許多用於射擊訓練的標靶和凝膠假人。
場內的一角堆放著使用完畢的假人,它們身上都插了數把手術刀,這是幾分鐘前與某人進行冷兵器實戰研究的結果。
然後Mad博士很快發現其中一個假人的頭被砍下了,頸部的切口乾淨俐落,就像一次專業的暗殺行動。

Mad博士知道偷走自己頭顱的兇手是誰了。


「Mayaw。」
「嗨主任!今天穿的不錯喔。」
「那是什麼?」
「不就是聖誕樹嗎?」
「我知道是聖誕樹。我指的是樹頂上的那個。」

位於Site-ZH-19休息室裡,一棵約5公尺高,枝葉上掛著各類聖誕裝飾的冷杉樹頂端掛著一顆正唱著歌,外觀上屬於亞裔男性的頭顱。

「就Mad博士的腦袋啊,我從Site-ZH-02帶來的。」
「Ava把你借出去不是讓你去別的站點偷東西的。」
「是那顆頭要我帶他過來的。」
「是這樣嗎?」

站點主任望向在樹頂哼唱著聖誕歌的首級,後者似乎注意到對方的視線回以一個友善的笑容。

「明天還回去。」
「我知道啦主任。」
「再15分鐘後就要開始活動,你該準備了。」
「是是~」

目送Mayaw離開後,Maddy才稍稍將眼珠向下轉看了眼穿著聖誕老人造型人偶裝的站點主任:
「主任~鬍子不錯喔~」
「製造廠商知道會很開心的。你怎麼會想來Site-ZH-19?」
「你知道Site-ZH-02是出了名的血汗職場,所以我想休息一天。」
「一顆處理風水的頭顱也有過勞的問題?」
「當然有。你能想像每天有多少人從我面前快速經過時差點撞倒我,還有多少新人嘗試捏我的臉、塞食物給我或拿筆戳我嗎?」
「辛苦你了。不過既然來到Site-ZH-19請至少為本站點做點貢獻。」
「我能為這裡做點什麼呢?」
「保持微笑,不然就製造微笑。」
「了解。或許我可以說個有關掛在木頭上的頭顱的笑話?」
「除非你希望這棵聖誕樹被某人不小心撞倒,不然請打消這個念頭。」

主任看了眼休息室內的鐘——時間到了。
Site-ZH-19的人員幾乎到達了這間說不上大的場地,大多數人注意到樹頂上的Maddy都給予了友善的招呼,少部分的人經過主任的解釋也接受了這顆想臨時參加活動的腦袋。
待Mayaw帶著Dr. Ava到場後,Site-ZH-19站點主任走上事先準備在聖誕樹下的小型踏台:
「感謝各位的到來,也感謝各位到現在也面帶笑容。」

「雖然在這裡保持微笑已然成為一種任務,但我希望今天各位能盡情享受。」

「活動開始。請各位盡情展現你最真實的情緒吧!」

Site-ZH-19休息室裡,Maddy位於一棵約5公尺高,枝葉上掛著各類聖誕裝飾的冷杉樹頂端俯瞰著屬於這個小站點的聖誕派對。


活動結束後,休息室很快被清理的看不出稍早的熱鬧。
——除了那棵聖誕樹和那顆頭顱。

明天一早Maddy將回到ZH分部最大站點Site-ZH-02食堂門口,但沒有什麼,他已經將這一天屬於這個小站點最熱鬧的時刻儲存在他的記憶體中,只要他想要他隨時可以回憶起這一切。

回憶這難得一次的翹班,難得一次的樹頂視角,以及難得一次的機械故障

在空無一人的Site-ZH-19休息室裡,Maddy位於一棵約5公尺高,枝葉上掛著各類聖誕裝飾的冷杉樹頂端回想著稍早屬於這個小站點的聖誕派對。

然後帶著微笑進入休眠。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