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兔 023:柴郡貓
評分: +3+x

uiu.png

Christoph 探員,

你已經分配到收集關於芝加哥鬼靈運作的重要情報並回報給總部的任務。你的臨時住所將位於帕爾默家園 (Palmer House) 144 號房。你將找到一份包裹,其中包含我們當前和這次調查相關的地點、事件與和關注人士名單,還有聯繫我們的方式。

祝您成功。

Vigiles In Noctum
1910 年 7 月 27 日



芝 加 哥 論 壇 報

芝加哥 1910 年 12 月 6 日 星期五 1/2¢

碼頭發生死亡案件!

本地黑幫在光天化日下刺殺聯邦探員

記者:Thomas Smith - 總編輯


懼襲擊了風城,因為本地黑幫攻擊我們國家的警察部門,是最大膽的暴力表現使


Chappell,

我們丟失了來自印第安納波利斯的最新一批的私釀酒。我們當時正在碼頭上把貨物從船上搬運出來,當時其中一個男孩開始語無倫次並臉色發紫。我想他可能是把他的香菸吞下肚了,當我正要檢查他的情況時,他的頭骨開始向內折疊。

當一個混蛋翻過船沿時,那男孩剛好倒在地面。我拔出手槍,告訴他站起來然後跟我走。我不知道那傢伙他媽的做了什麼,但接下來我經歷的事情,就是我完全筋疲力盡,並且他用柯爾特手槍瞄準我。我們對望了好一段時間,然後他放下槍並狂奔。他始終都在嘀咕著要把他該死的帽子拿回來。

那是 Christoph,那名被你射擊的該死 spook。他的眼神中滿是瘋狂,但我不管到哪都認得出來那張臉。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活下來的,不過這不可能是好事。

Scipka
1911 年 2 月 10日


{野兔1 023:柴郡貓}


nobody.png

我們入手的一張他的舊照片。他們現在似乎都會這樣作。


{何人}


Joseph Christoph,一位 Spooks2的頭號探員,被派來跟蹤老闆。在 Chappell 射了一顆子彈到他的腦袋裡去以後,聯調局很快就撤退了。我們本以為這就結束了,但看來這隻貓不懂得如何保持死亡。


{何事}


據我們所知,這隻貓是一個 Jabberwock3,就像 Chappell 一樣。我們已經看過他穿越牆壁、讓整棟建築物入睡、使一個男人的頭骨崩塌、一天從紐約到達芝加哥。那就是一些神奇的狗屎。在他死前已經是危險人物,而他現在甚至更加危險。

那渾蛋身邊有某種事物讓他殺千刀的幾乎無法記憶。Scipka 一直在談論他是如何立刻認出 Christoph 的,但過了一個小時以後,他甚至無法告訴你他看到的是一位小妞還是小伙子。幸運的是,在此之前有人夠聰明,懂得把這件小事寫下來,但這確實讓密切注意他的動態成為一件辛苦事。


{何時}



我們認為 Spooks 派人跟蹤我們有一段時間了。我們沒料到他們會派出那位 Joseph Christoph。他就是那個讓紐約的 Irrealta 家族癱瘓的人。為此,他成了眾之矢的,他的人頭值一大筆錢。

去年四月某人告訴我們,他住在帕爾默家園。我們在他的旅館房間設計了一場突襲,我們的六個男孩和老闆親自埋伏。當他醒來的時候,他正盯著上了膛的湯普森的槍管。Chappell 重重地懲罰了他以示儆戒,然後將他的屍體棄置在河中。

我們看著他死去。我們目睹 Chappell 的寵物魚將屍體撕成碎片。我們目睹他的個人財物被焚燒。我們沒有人理解為什麼我們依然會看到他四處走動,就好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


{何處}


他必須有個地方作為根據地,但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找到。我們搜查了他的旅館房間,然而我們只找到一張釘在牆上的紙條,上頭寫著騙徒4在下城的據點的地址。Chappell 不認為他和騙徒串通,因為騙徒不喜歡 Spooks,不過不要把話說死。

我們的一些臥底一直在竊聽其他組織,想知道他們是不是握有這隻貓的情報。

Sieskel - 泰坦5
他們對這隻貓沒什麼了解。儘管如此,三波特蘭看起來確實是他的合適藏身處。

Gretzky - 乳酪商6
乳酪商不可能像這樣把野兔和 Carolls 派送到公眾場合中,所以不太可能是他們的一員。我確實在喬治亞州找到了一份關於一位有色人種男子的文件,這個人符合條件,但是他絕對不可能是這隻貓。這純屬巧合。

Viera - 書架響尾蛇7
圖書館的管理員們不斷給我不同的答案。
有些人從沒聽過他,有人說他們認識類似的人,有人說這隻貓是個女人。儘管在這些傳聞中,他能做到的事情都是一致的,卻沒有哪兩個管理員描述相同的人。如果我有好消息,我會發送一張便條。

Caleb - 炒作客8
炒作客知道一些這隻貓的事情,不過他們以不同的名字稱呼他。他絕對是同一個人,但他們似乎與他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我們必須留意他們,看看他是否試圖和他們聯繫。
不過,我毫無頭緒到底是誰他媽的想出了「批評家(The Critic)」這個名字。


{為何}


我們不知道。他似乎不記得任何發生在他爬出那艘船之前的事。雖然他仍舊對我們恨之入骨,但那可能是因為我們在船上就試圖殺死他。

他似乎也與騙徒有聯繫。我們最近才發現了騙徒據點的位置,而這是花費幾個星期的監視得到的成果。他不可能透過傳統手段找到那地方。


{如何}


七萬美金。七萬美金足夠你搬到夏威夷去,而且人生中不必再做任何一點勞務。那麼,你們要做什麼才能得到那七萬美金呢?

在這隻貓的眉間射入一發子彈。只要他不再回來,Chappell 不在乎你是怎麼做的。我們幫助市民擺脫某些人,要是那些人開始回歸,受我們照顧的市民會是什麼樣子?這對業務不利,而我們會照料我們的業務。沒有人 會妨礙這一點。


Site www.scp-wiki.net cannot be found.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