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分: +9+x

「你,見過下水道里的鬼嗎?」

暮色沈沈,黑衣男孩臉上掛著陰狠,他拔出尖錐,刺入女孩指甲縫,旋轉,破碎。純白液體從女孩體內漫溢而出,透著非人香氣。她是怪物,男孩心想,她是怪物,她應該與同類永遠死亡。

「我無辜,我早已不再如廁數十載。」

女孩面帶僵硬微笑,她光潔肌膚慘白堅硬如象牙,眼睛映射出頹陽猩紅濁黃的光。可她軀體卻像紙人一般透亮,不真切的規則美和迷醉熏香共同籠罩整個空間。她是比生更加動人的死物。她有心,卻沒有心跳。

黑衣男孩在激憤下掏出一把格洛克,槍管指向女孩。他控制不住地去想女孩體內的白色污濁,她是骯髒齷齪不堪忍受的,她有毒,這毒讓男孩面色潮紅。

「客人,請讓我為您唱歌吧。」動聽旋律不合時宜響起,聲音高亢嘹亮如同塞壬歌聲。男孩在憤怒下扣動扳機,17發子彈瞬間激射而出。三發命中左窗,四發命中牆壁,十發命中天花板。男孩掏出匕首狠刺向女孩,女孩左眼滑脫。牛奶般的白濁飛濺,與男孩瞬間離開身體的體液和嘔吐物混合。

「客人,請問歌聲好聽嗎?」女孩微笑不改。

灰衣老者踩著傍晚的黑暗走進房屋,隨著他的行走窗外烏鴉發出將死嘶鳴,與蝙蝠一起在地上嘔出腸子死去。貓叫連綿不斷,聽說灰衣老者的寒氣能讓公貓分娩。這是暴躁型客人,該扮演可憐,女孩微笑化作將僵硬哭臉。

「賤種,你血管里流著怪物的血。」男孩對灰衣老者怒斥。

「GOC已經和基金會合作,具體內容可自行咨詢上級。從此以後該項目歸基金會負責,條件是若影響惡劣……」

男孩拔出左輪速射,將半空中一隻烏鴉打成血沫。他面帶嫌惡潮紅舔了舔嘴角白濁,褪下黑色大衣,渾身都是手槍和彈藥。

「影響惡劣,賤種和怪物都要償命。」男孩吐出一口唾沫。

女孩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用手指把左眼重新塞進眼眶。


對於這裡的人們來說,世界是黑暗並被瓷和鐵圍住的。

他們說,只有重歸母體,才能涅槃重生。

所以,他們飢渴,他們絕望,他們在污濁黑暗中等待光輝未來。

鐵鏽,巨鼠,蜚蠊,瓷壁。

這是死亡蔓延的世界,也是生命繁殖裂變的世界。

直到那天,漫漫長夜逝去,白晝突兀降臨。

透紅肉色天空遮天蔽日,黑色太陽張開巨眼。

「媽媽。」人們異口同聲高呼。

一齊飛躍而上。


「貫穿傷,自肛管往上突刺,直至口,目,鼻,腦等處。傷口不規則,疑為緩慢虐待,如遭萬蟲啃噬。」灰衣老者道,他的手指緊緊握拳。

「又是女人,又是如廁時斃命。」

這個受害者的房間熏香氣息十足,鮮花青藤遍布牆壁。女孩看見青藤在緩慢蠕動,她發現到處都是綠色的蛇與蠕蟲。受害者屍體滿是血液和穢物的模樣怪誕扭曲,二十天過去,屍體竟然微妙保持在輕度腐爛狀態。屍體的眼睛只剩下生蛆血洞,可臉上竟帶有母性微笑。女孩感到疑惑,美醜竟然如此相似,就像同一個人的兩張臉。

女孩沒有發現自己的一滴白血流入下水道。

「那個GOC的傻男孩,母親也是這樣死的。下水道里的鬼奪走無數性命,前任站點主管妻子住在防爆鋼板為牆壁的房間裡,卻在洗手時死去。她的房間不聯通下水道,有專用水箱,她卻依然難逃一死。」灰衣老者一字一句地說道。

「鬼並非屬於下水道,只是命運讓他們誕生於此。」


胚胎在母體時,不成人形。

他們出世後才裂變成熟,化作名為人的異物。

媽媽,如果我想再出生一次呢?

白色液體流入瓷與鐵之國,孩子們拼命吮吸爭搶。


鐵鏽,巨鼠,蜚蠊,瓷壁。關於瓷與鐵的變態幻夢揮之不去。

「你真矮。」

男孩聽見人說,再次。眾人身高飛速增長,男孩肉體急劇萎縮,不,並非急劇萎縮,而是保持正常,全世界唯一正常,尺子,體重秤全部異常。賤種,男孩心想全世界都變成了惡心賤種,應該被高貴者滅絕的怪物,畜生,賤種。男孩看向鏡面,他看見一個年幼大哭的兒童,這是異常應該抹殺,男孩持槍射擊,子彈撕裂男孩身邊一切反射面,和尺子與秤。

「你們活該被屠。」

男孩大叫著,他促使自己用仇恨情緒幻想女孩,下身卻依然腫脹。他對自己開槍,受異常污染之器官斷裂,血色噴射。

他開槍不止,直到發現自己已萎縮到無法持槍。

鐵鏽,巨鼠,蜚蠊,瓷壁。

男孩睜眼,發現穢物浸泡過鼻,自己早已身處瓷與鐵的地獄。

「我要屠光蟲鼠。」

男孩一邊吼叫一邊大哭,用無力拳頭砸著鐵壁。死亡蔓延,生命裂變。身處永夜地獄,內心恐怖,渴望光明。他發現穢物中突兀出現的白色液體,熏香迷人,宛若天光。他開始努力回憶女孩的模樣,她的機械,她的呆板,她的規則之美,她的無情色慾。

「媽媽,我要重新開始自己的生命。」

無數聲音說道,不止男孩。


他來了,又加了一個。

一捆稻草飛入柴火,一隻藏獒加入流浪狗群。

新來的鬼,易燃易爆。

下一個媽媽,恐怕會哭得更撕心裂肺吧。


「你,誘餌。」灰衣老者命令。

「謝謝你的信任。」女孩的回應帶有無上冷漠和無上甜美。

女孩瓷般光潔細膩的軀體顫動。枯萎般頹坐於馬桶。男孩和其他鬼們一擁而上,他們撲向潔白天空中冷淡綻開的太陽。他們浸泡於白液,在芳香中裂變,在芳香中涅槃,在芳香中重生。女孩在馬桶上綻放,萬千蝴蝶從她的口鼻眼和一切孔洞中漫溢而出,新生的男孩揮動華麗翅膀盤旋於空——他不再高貴,也不再是怪物。

女孩是死物偶人,卻孕育萬千新生。

「我感覺很幸福,客人。」

「實驗成功,鬼可以和性愛型人偶和諧共存,並在人偶幫助下涅槃。」灰衣老者冷淡報道。

「需要量產複製更多人偶,只要有足夠的人偶,鬼患便可解決。」灰衣老者繼續報道。

「沒有足夠人偶撥給你,有要事需要更多人偶。」

對講機里,大人物淡淡道。


蝴蝶在飛。

「輕型奇術綜合偶人,用於防暴,治安,處理雜項事務。」

「充能方式:偶爾吸收周圍動物生命力即可。」

蝴蝶閱讀灰衣老者背上文字。

蝴蝶跟隨灰衣老者飛入基金會站點,他鑽過一扇緊鎖鐵門。

他看見無數殘缺的人類靈魂被工廠吞噬,流水線里產出萬千女孩,那成千上萬的女孩都被獻祭給裂變的非人之物,供其淫樂。

那非人之物與下水道的鬼同種同源,肥大肉體上套著O5制服。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