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響
評分: +5+x

「嘿,最近過得好嗎?」
他坐在當年的大學校園裡的某處樹蔭下,臉面著左方問道。

大概在每年的某個秋日,他會跟當年大一的室友在這裡聚會,而畢業幾十年都還是保持著聯繫,他們的感情不差。

「是嗎,那裡的業務很忙嗎?」
他從手邊的袋裡拿出四罐可樂,並放在樹蔭下的草地上,自己拿了一瓶。

他拉開易開罐,氣泡聲傳入樹蔭旁的樹林中,這座大學一直很在乎綠地環境,自創校以來便以大規模綠地聞名,而周遭的環境幽靜,適合大學生讀書和獨自思考。

「幹!你就不要接那麼多案子就好了啊。」
他喝了一口可樂,打了一個大嗝便對那名室友建議道。

「你的能力那麼好,那種地方怎麼可能讓你『往上』?」
似乎是對室友近年遭受的待遇感到憤怒,他越講越大聲。


1999年十月,某國立大學發生了震驚全台的連續不自然死亡案件。

死者皆為同一寢室的三人。


他又接著喝了一口可樂,頭轉向右方,然後伸出拳頭向那個方向輕輕打了一拳。

「王八蛋,就叫你當初不要一直躲在床底下嚇人,你看,現在就是在做床鋪的事業。」
他雖然罵著對方,但語帶笑意,其實是在調侃對方。

他笑了笑,然後剛剛那口可樂的氣又讓他打了嗝。

「不過我還是覺得你應該找下一個出路了,不然一直在『下面』也不好,不是嗎?」
雖然會調侃對方,但他仍然很在乎對方,也希望對方能夠轉換跑道。

「四十歲還不遲啦,都有六十歲轉行還很成功的人,媽的母胎單身在想什麼。」
聽到對方還在猶豫,他便勸對方不要想那麼多。

「母胎單身,喔,對,這是我職場上那些年輕人拿來笑那些沒交過女朋友的流行語啦,你們那行也沒多少年輕人了,你要考慮一下。」
他解釋著對方無法理解的用語,似乎是環境因素,那名室友不太懂這種流行語。


一位從陽台跳樓自殺,頭著地,當場便死了,那次巨響把宿舍的人們都叫了出來。

一位在床底下被悶死,悶死前不斷敲擊床板,整層樓都聽得見巨響。


他把最後一口可樂喝完後坐正,從袋子裡拿出一包零食,然後便往頭上丟。

「你的蝦味仙,下次不要在我快到的時候叫我買,要折返欸!」
他稍稍抱怨,但也只是發發牢騷,也是買了回來。

「你還是無業狀態吧,你要不要一起跟他們『走』?」
他提出建議,希望對方能夠好好從事生產。

「是嗎,想讓其他人『走』,但不想離開這裡。」
他的語調開始變得低沉,語氣中有點不悅。

「你們已經延畢很多年了,我也不太確定是誰的主意。」
他把自己的空瓶放入袋子,並打開其他三瓶可樂。

「雖然前五年還很必要,但後十幾年,其實你們都可以離開了。」
他將三瓶可樂倒在草坪上。


最後一位則是被吊在陽台上,但繩子被當日的強風吹斷,身體被卡在大樹上,而不明原因發出的巨響,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此後,該校封閉了該寢室,但整棟宿舍和周遭開始出現怪事,包括床板下的敲擊、陽台外向下掉的人影,以及實質造成傷害的大樹怨靈。


夜風吹過樹林,周遭的氣溫降低,本來就昏暗的樹林,在周遭的路燈突然斷電後變得更加可怕。

「我的朋友們,今年,我得請你們『畢業』了。」
他從口袋抽出求來的護身符。

一股暖風抵過冷冷的邪風,沛然正氣充斥在整個陰暗的樹林,路燈也跟著復電。


而這些詭異的怪事,在某年的秋日便不再發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