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之夜:喝個爛醉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4+x

「好啦,」Adams說,她充滿軍人風度地左右徘徊,就如將軍向士兵說話一樣。「遊戲叫做『逛酒吧』。五間酒吧、五位調酒師,收到了嗎?」

「⋯⋯收到。」Iris不情願地說。

Blaire向她投以友善且令人安心的微笑。Chelsea看起來很緊張,但仍充滿希望地微笑。

「第一步,小組分工。」Adams說。「Chelsea?你是駕駛,你要負責帶我們去各間酒吧,同時確保我們攝取足夠水分,以免我們脫水和宿醉。基於你的職責,你今晚不能喝酒,了解嗎?」

Chelsea安心地吐了一口氣。「嗯,我可以。」她微笑地說。

「Blaire,你來當母親。你會與我們一起喝酒,但你可以慢慢喝。你的主要工作是小心噁男跟混蛋。用你認為適合的方法讓他們離Iris遠一點。」

「問題,隊長。」Blaire說,她的聲音中露出了一點幽默感。「我應該用什麼武器驅離敵人?」

「武器?」Adams搔了搔後腦勺。「呃,該死。我不知道。辣椒水?胡椒噴霧?除了也許Chelsea以外,其他人大概都不要配備武器比較好。酒精跟槍械不搭。」

「槍跟我也很不搭。」Chelsea緊張地說。「但我有胡椒噴霧。」

「那好吧,不要用槍。」Adams說。「無論如何,我都是派對女孩。我來點飲料、幫忙付錢,並將任何看起來不錯的男人送到Iris面前。」Adams沉思了一會。「男人,對吧?那是你的菜?」

「嗯,對?」Iris猶豫地說。「但我其實並沒有想要⋯⋯」

「好,那就不要男人,只有飲料。女孩之夜,真好的回憶。有任何問題嗎?」

Iris舉起了手。「是的,Iris?」Adams說。

「我的工作是什麼?」

「你的工作是壽星女孩。」Adams說。「由你決定你有沒有享受到樂趣、要不要留下,還有什麼時候要走。提到這個,我們應該討論一下你想去哪種地方。你想要去奇怪又危險的?又高級又貴的?又時髦又吵的?」

「呃⋯⋯我其實沒有很想要太讓人興奮的東西。」Iris承認。

「好吧。那就是又愜意又舒服了。」Adams閉上眼睛,開始用手指進行某種秘密的計算。「Blaire,你覺得怎麼樣:我們先到The Armory,然後到Spectrum,接著在Nottingham's喝點蘋果酒,再來是WingDings,最後到The Blue Velvet。」

「喔嗚⋯⋯那樣的行程還不錯。」Blaire看起來放鬆了一些,至少沒有之前那麼緊張了。「嗯,很好。那些地方對新手來說都沒那麼恐怖。」

「嗯,我覺得很好。」Chelsea看起來也稍微放鬆了。這讓Iris難以理解地感到安慰。

「好啦,最後一件事。」Adams說。

她無憂無慮、歡樂的態度消失了,而她的聲音變得非常認真。「我安排了機動特遣隊Sigma-4的一個小隊尾隨我們。」她說。「如果有緊急狀況發生了,他們會透過緊急頻道打給我們的手機。聽起來會是一段長、沒有間斷的嘟聲,就像是你在聽安珀警報或緊急天氣報告那樣。如果發生那種事,我們要遵從他們給的任何指示,絲毫不差。懂了嗎?」

「嗯。」Blaire說。

「知道了。」Chelsea點頭。

「很好,然後,呃⋯⋯我很不想說這個⋯⋯但,Iris?」

「如果我想要逃跑,機動特遣隊會『炸開』我的頭。」Iris說。在她頭骨內的裝置(取代了舊的爆炸項圈)會那麼做。她好幾年前以安裝這個交換了「特權」,那時的「特權」僅僅是可以偶爾到被圍起來的區域內度過下午,還有武裝護衛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嗯。」Adams說,她臉上表現出的嚴肅舒緩了。「但,只要我們乖乖的,我想我們可以忘記這件事並好好享受⋯⋯喔,等等!最後一件事。」Adams伸進外套口袋,並將一個小塑膠卡片拋給Iris。「恭喜,你成年了。」

Iris看向腿上的小卡片。那若不是正版的州身分證就是做得很好的仿品。

「避免他們要看你的身分證。但我不會拿那個去訂機票喔,那做得沒那麼好。我要去尿尿,然後我們就出發了。」

Adams大步走出房間,對要去她剛剛決定的目的地的人而言,她身上有太多的自信和活力。在聽到廁所的門被用力關上後,房間內只剩下尷尬的沉默。

「⋯⋯我們第一次去逛酒吧的時候,」Chelsea說。「Andrea帶我們去了一個叫『Molotov II』的店。一個手上有刺青、臉上有奇怪紅印的男人向我搭訕。她最後與他和他所有的朋友打了一架。」

「我們今晚不會去那種地方,對嗎?」

「當然不會。如果她會的話,我早就殺了她了。」Blaire坐到沙發上並拍了拍她旁邊的坐墊。「所以,你覺得這世界怎麼樣?」她詢問。

「⋯⋯很不一樣。」Iris承認。「這九年間變了很多。」

「你才只看到一部分呢。」Blaire邊說邊大笑。

「事物感覺都變得好快。」Iris說,她坐到Blaire旁邊,用手掌梳了梳自己的牛仔褲。「每個人都拿著這個奇怪的手機。電腦變得更小了,音樂更奇怪了。」

「你遲早會習慣的。」Blaire說。

「我度過了這九年,我也還是不習慣。」Chelsea承認

「Andrea看起來習慣了。」Iris說。

「Andrea不是個好榜樣。」Blaire警告。

「更像是個雲霄飛車。」Chelsea抱怨。她緊張地搓了搓手肘。

安全屋後方傳來了馬桶沖水的聲音。「嘛,」Blaire說。「看來我們要出發了。」她靠到Iris身旁。「別想要跟Andrea比。」她悄悄地說。「就是別想。」

Iris臉色發白。如果Adams會像她購物那樣喝酒,她們今晚肯定不好過。

「好啦!」Adams一邊大喊,一邊充滿自信地大步走進客廳。「出發吧!」


1800時

The Armory

她們走出大門,穿過外面的忙碌街道之後進入了充滿藍色燈光、幾乎沒人的沉靜酒吧。牆壁上掛滿了各種形狀和大小的武器:那邊有一把日本刀,另一邊則有湯普森衝鋒槍(希望沒有功能)。吧檯上方的電視播放著某種籃球比賽。

站在收銀檯後方的金髮男人看起來很友善,他穿著乾洗過的扣領襯衫和休閒褲,並與穿著格紋裙子和露腰上衣的女服務生聊著天。他在四位女人走進店裡時向她們招了招手。「喲,Dan!」Adams高興地說。「最近怎麼樣啊?」

「嘿!很高興見到你,Andy!」調酒師回覆。「帶了一些朋友嗎?」

「是啊,」Adams說。「你還記得Blaire跟Chelsea,對吧?」她將手搭上Iris的肩膀,將嚇了一跳、比較年輕的女人拉到最前方。「這是Iris,她要慶祝她的二十一歲生日。」

「酷!」Dan說。「恭喜。我能看看身分證嗎?」

Iris緊張地將身分證遞給Dan,他仔細地檢視後遞了回來,並眨了眨眼睛。「嗯,我確認你的的確二十一歲了。」Dan說「你們想要坐在吧檯還是隔間?」

「其實,你會介意我們坐沙發嗎?那裡比較舒適。」

「當然可以。」Dan說。「我會拿點飲料過去,第一輪我請客。」

他向Iris友善地微笑和揮手,然後開始在調酒杯裡變出某種複雜的調酒。

「Dan超讚的。」Adams說,她在坐進角落的低沙發時一邊解釋。她將自己的高跟鞋放到茶几上,並將手沿著沙發靠背伸展,宛如要盡可能佔據世界上越多空間越好。「他一開始是調酒師,然後升職成了經理。這是個秘密,他在跟現在的房東談要買下這個地方。」

「你常來這裡?」Iris詢問,她坐到了Adams對面。

「Andrea超常來這裡,常到她基本上在付Dan的薪水。」Blaire說。她坐到Iris身邊,用手掌將Adams的腳掃下桌面。「把你的腳放下去,Andrea。這樣很沒禮貌。」

「你不是我媽媽。」Adams抗議,但她仍然將腳放了下去。

「對,我不是你媽媽。如果我是,我就會把你教得更好一點。」

同時,Chelsea坐在背對牆面、看起來很舒服的大椅子上,她緊張地掃視幾乎沒人的酒吧。

「來~了。」Dan說。他的托盤上有著四個小酒杯,每個都裝著某種綠白分層的混合物。「給壽星和朋友的免費shot。你們要其他東西嗎?晚餐吃的?」

「古典雞尾酒跟一籃地瓜薯。」Adams說。「你呢?」

「那我要拉格啤酒。」Blaire說。

「給我水就好。」Chelsea說。

「⋯⋯我不知道。」Iris承認。「我完全不知道這些東西是什麼。」

「那我等等再過來。」Dan說。「乾杯。」

「乾杯。」

Adams伸手並拿起其中一個小酒杯,然後示意其他人一起。「敬Iris,」她說。「願這是與朋友共度的許多夜晚的第一個。乾杯。」

「乾杯。」所有人同意。

Adams一口灌下了她的酒,並將杯子「噹」的一聲放到桌子上。Iris敬畏地看著,然後轉頭看向Blaire,她正在小口小口地適量喝著手上的酒。同時,Chelsea只是用嘴唇碰了碰杯子後就將其放回桌上,而後Adams迅速地拿走杯子並又一口灌下內容物。

別想要與Adams比。對。Iris喝了一小口飲料。嘗起來很甜、氣泡也很多,但有一個不太好喝的後勁,她猜測那就是酒精造成的。她喝了更大的一口,然後決定不再小心並兩口喝掉剩下的飲料。

飲料是冷的,但吞下去的過程中有點灼燒感,然後像溫暖的餘燼一樣進入肚子。「這裡面有什麼?」她詢問。

「我怎麼會知道!」Adams說。「Dan的魔法吧。他是我遇過最好的其中一位調酒師。」

Iris將玻璃杯放下。她感覺有點不穩,但並不算太糟。籃球比賽似乎發生了令人興奮的事,因為酒吧裡的人的其中一位(穿著紅白色球衣的年輕男子)興奮地大喊並跳了起來。

她轉移視線並看到坐在吧檯、衣服全是黑色的亞洲女人。對方轉頭瞪著吵鬧的男人,然後看向Iris。

她們四目相交。

亞洲女人縮了一下,然後轉頭看回她的飲料。

嗯,我知道那種感覺。

Iris看著雞尾酒的菜單,但她看不太懂。就在她決定一種聽起來很有趣的飲料時,Dan也剛好帶著三杯飲品和一大籃顏色怪異的薯條回來。「不好意思,」她說。「這個Moscow Mule是什麼?」

「喔,好啊。」Dan微笑地說。「我想你會喜歡的。」

電視上發生了令人興奮的事。籃球男沮喪地大聲呻吟。Iris瞥眼,亞洲女人已經不見了。

Iris皺眉。

女用化妝室打了開來,而亞洲女人回到了吧檯的位子。

Iris放下了心。錯誤警報。她傾身並嘗試了一片地瓜薯,其實還滿好吃的。


「Moscow Mule有一點後勁,對吧?」Adams大笑,她將手搭上Iris的肩膀,引導這位稍微不穩的年輕女人走過街道回到車上。「好啦,下一站,Spectrum!」

Adams宛如沒有骨頭一般滑進了Chelsea的轎車後座,靠在駕駛那一側的後門上。雖然Adams的動作奇怪地充滿曲線,她的眼神明亮且警戒。Blaire倒不是這樣,她呆滯地坐到Adams旁邊,眼神有一點空洞。Iris坐進了副駕駛座。

Chelsea檢查所有的後照鏡後開出了停車格,開進了不小(但還是在移動)的車流。「下一站是Spectrum,對吧?」她詢問。

「對!就上去高速公路然後在⋯⋯該死,我現在想不起來。你就用GPS查一下或什麼的。」

「我記得怎麼去Spectrum。」Chelsea說。她在紅燈前停下,將手放在方向盤兩點和十點的地方休息。

在此同時,Adams正忙著順著廣播上音樂的節奏打鼓。她閉上了眼睛,臉上扭曲成極度專心的表情,同時輕輕地用手敲擊著她的大腿、車門跟Chelsea座椅的後面。Blaire將手放在腿上,直直地盯著正前方並愉悅地微笑著。

Iris將額頭靠在冰涼的車窗上並看向人行道。衣服全黑的亞洲女人正靠在街燈上,用手機做著什麼。

她們的眼神短暫相交,對方畏縮了一下並撇頭,看向自己的手機。


1930時

最初的Spectrum酒吧與燒烤店

「入場費十元,但他們會給你兩張五元的消費券。」Adams解釋。「如果你們餓了可以去買食物,但我通常會花在飲料上。基本上只是為了確保進來的人會花錢。」

「那是個問題嗎?」Iris疑惑地問。

「Spectrum在名人之間很有名。有時候大家進來只是想見面。」

外面排了非常長的隊,但Adams直接向站在門前、穿著緊身黑色T恤的壯漢走了過去。「嘿,Kurt!」她大喊。

「Andrea!什麼事,寶貝?」男人伸出他的手,Adams與他擊掌並互相給了友善的擁抱。「今天帶了朋友嗎?」

「這三位。我幫他們付錢。」她將兩張二十元現金塞進了保鑣的手中。

「嘿!」一位生氣的男子大喊,他穿著深灰色的西裝。「為什麼她不用排隊?」

「因為我喜歡她,而我不喜歡你。」Kurt低吼。「進去吧,寶貝。」

Adams催促另外三位女人踏入前門。聲音與光芒如爆炸一般襲來。擴音器裡大聲播放著搖滾音樂,穿著緊身牛仔褲和黑色T恤的女服務生們專業地在人群間穿梭,拿著充滿披薩和三明治的大餐盤到紅色的皮革座椅隔間旁。每面牆上都掛著框過的名人照片,很多都以簽字筆或銀色的筆簽過名。整個地方都充滿了勉強受控的瘋狂。

在Adams帶她們穿過那陣混亂,走上狹窄的樓梯到樓上的安靜休息廳後,Iris才放下了心。穿著黑色皮衣的年輕金髮女子照顧著吧檯,而有一些人則在舞台旁閒晃,舞台上有一位戴著羊毛圍巾的男人正在幫吉他調音。

「嘿,Trish。」Adams說。「弄音樂的是誰?」

「嘿,Andrea。某位在地人。」

「他彈的好嗎?」

「不知道,從來沒聽過他。」

「看來我們今晚會知道。」Adams滑進高腳椅並示意其他人一起坐在吧檯旁。「這是Iris,」她說。「這是她的二十一歲生日派對。」

「酷,」Trish微笑地說。「我能看看身分證嗎?」

Iris遞了出來。Trish迅速地看了看後還了回來。Iris試了幾次才將它放回口袋。

「所以要什麼呢?」調酒師問道。

「我不知道⋯⋯每個人來一杯肉桂威士忌shot?」

「我不喝。」Chelsea說。

「喔對,那給Iris跟Blaire各一杯shot,然後我的做烈一點。」

Trish翻了白眼。她開始將小酒杯放在檯上。

「所以,」Iris尷尬地問。「我知道Adams,但你們兩位在⋯⋯公司是做什麼的?」

「喔!」Blaire說。「我想我們沒提過這個。我是Tilda的助手。」

「Tilda?」Iris說。更多穿著格紋襯衫跟鴨舌帽的人走上樓梯到了舞台旁邊。他們開始與舞台上的金髮男子對話。也許是他的朋友?

「Tilda Moose。」Adams打斷。「19的主任。」她拿起裝滿的小酒杯並將一個傳給Blaire,另一個傳給Iris,將高球留給自己。「乾杯。」她說。

「乾杯!」Blaire回覆。

Adams和Blaire都一口喝下了自己的飲品。Iris小心地啜飲一口。那嘗起來就像是Red Hots糖果⋯⋯還附帶灼燒感。「你在Site 19?」她趁著Trish轉身到吧檯的另一端幫其他人續杯時詢問。「那,呃⋯⋯並不在附近,不是嗎?」

Adams、Blaire和Chelsea驚訝地看向彼此,然後似乎理解了。Adams的臉上出現了笑容。「我該告訴她嗎?」她詢問。

「讓她自己發現吧。」Blaire微笑地說。「我可不想毀掉驚喜。」

Iris看著自己的飲料。她一口吞下了整個東西(那種『逼迫自己適應』的邏輯),然後立刻希望她沒有這麼做,因為火焰衝進了她的鼻竇,讓她不斷咳嗽。

Adams大聲笑出並拍打著Iris的背。「小心點,小傢伙。」她說。「夜晚還很漫長呢。」

舞台上,安靜的金髮男子對麥克風清了清喉嚨。「嗨,」他說。「我是Tom Dylan Porter,這首歌叫做『你的愛就像一條河』。」

「喔天啊。」Adams大聲地抱怨。

音樂家生氣地瞪向她,但依舊開始彈起他的吉他。

他沒那麼糟,Iris心想。Adams似乎不這麼想。在他演奏的整段時間,她一直在喝shot。


「天啊,那根本是折磨。」Adams邊抱怨邊蹣跚地走出前門。她差點與穿著黑皮外套和報童帽的年輕女子相撞。「他媽的渣音樂家⋯⋯」

Iris專心的視線穿過了漂流在漩渦般的世界。Blaire很安靜,用著奇怪地僵硬且端正的姿勢走路。隨著夜晚流逝,她似乎變額得越來越拘謹和得體。Chelsea則是看起來像正被飢餓的大貓跟蹤的、充滿困擾的憔悴老鼠一樣。

她們將Adams推進前座,然後Blaire跟Iris坐進了後座。Chelsea的嘴唇堅決地保持著一條直線,而Adams拉下車窗,並從冰涼的夜晚空氣中深深吸了一口氣。「你超爛!」Adams沒有特別對任何人大喊。

Iris看向窗外那正在排隊的人龍。剛剛差點與Adams相撞的那位女子正憤怒地瞪著她。Iris充滿了同情。


過渡:十五分鐘前

指揮載具,機動特遣隊Sigma-4「鎖鏈汪汪」

「這一定是最無聊的任務了。」Harken說。他拿起速食漢堡並毫無熱情地咬了一口,將自己的手放在偽裝警車的方向盤上休息。「好啦,她們的下一站在哪裡?」

「根據行程嗎?住宅區的一間小小愛爾蘭酒館。」Mario說。「我們等她們說她們要出來了,然後我們就先前往。」他拿起無線電並向聽筒發出低沉且清晰的話語。「Sigma-4,報告。」他說。

「一沒事。」一個有些干擾的聲音從無線電傳出。「沒什麼有趣的。」

「二,沒有更新。教會野餐比這還更刺激。」

「三——」

「哈囉!?」女人大喊。

Mario向上看著一位穿著黑色皮革外套和報童帽的年輕亞洲女子,她正在輕輕敲著前座窗戶。Harken看了過來並安靜地將手放到手槍上。

Mario揮了揮手,示意他放鬆並拉下車窗。「是的,女士?我能幫你什麼嗎?」 他詢問。

「我只是在想Spectrum怎麼走?」女人問,她將手放到車頂上。.

「就在街道對面。」Mario說。

女人翻了翻白眼並微笑。「喔,抱歉。謝啦,警官。」

「沒問題。」Mario說。他在女人跨越街道時將車窗關上。一段時間後,他的手機發出嗶嗶聲:收到了文字訊息。

他查看訊息並再次拿起無線電。「好,走啦。」他說。「一隊和二隊,前往下一站。我來護送包裹。」

數個屋頂和陰暗小巷裡出現了動作。機動特遣隊Sigma-4的周邊警戒小隊從各自的位置撤離。除了其中兩位與Harken和Mario會合以外,其他人都坐進了各自的車輛裡。短暫時間過後,他們已經在路上前往行程上的下一個地點。

Harken發動了車,而Mario注視著Spectrum的入口。兩位射手準備好在麻煩發生時隨時動手。「看到包裹了。」Mario看著四位女人離開酒吧。「等等⋯⋯」

Adams差點撞到某個在排隊的醉鬼。除了那以外,四位女人毫無意外地坐進了她們的車。Mario點點頭。「好,」他說。「保持看得到她們的距離,但不要靠太近。」

「知道了。」Harken說。

載著四名Sigma-4成員的警車開上了高速公路。警車車頂上的藍色符文略微發光,隨後消散。Harken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左轉開向了郊區,而深紅色的車輛則開上了前往住宅區的高速公路。


2015時

Nottingham's餐酒館

在四位女人走進店裡的時候,有一大群人聚集在美麗小酒館的客廳裡。他們似乎正緊緊注意著在低舞台上用強烈的大嗓子唸著冷知識問答的男人。

有大肚子和類似聖誕老人一般白色鬍鬚的紅臉男人在她們進入時向她們微笑。「嘿,親愛的。」他用重愛爾蘭口音說。「今晚是冷知識之夜,你遲到了。」

「喔,該死⋯⋯是今天嗎?」Adams呻吟。「抱歉,Sean,我完全忘記了。這是Iris,她來慶組⋯⋯慶祝⋯⋯二十一歲。」

「真的?真不錯。」Sean回覆,他的眼睛友好地閃了閃。「我能看看身分證嗎,親愛的?」


Adams整個靠在椅背上並喝了一大口加冰塊的烈蘇格蘭威士忌,她惡毒地瞪著酒館裡的其他人,他們看起來真的很專心在聽那些冷知識問答。Iris喝了一口看起來很恐怖的黑色泡沫液體,他們說那是「巧克力司陶特啤酒」。那嚐起來不像巧克力。

她迅速地看了看其他人。Chelsea專注地盯著自己的櫻桃可樂。如果她是一隻貓的話,她的頸毛會站起來。Blaire人在外面:據說是要抽菸休息一下,也有可能是從Adams那裡休息一下。

這整個「逛酒吧」開始不好玩了,Iris心想。這只是一直重複同樣的事情。去另一個奇怪的地方,裡面的所有人似乎都認識Andrea;點另一輪喝起來很奇怪的飲料,讓她感覺暈頭轉向,同時也沒那麼好喝;聽著一群大嗓門的人喊著聽不懂的話。

「嘿,Adams?」她試探地說。

「等等再說,親愛的。」Adams說。「我需要去上個廁所。」

年長的女人不穩地站起並大步走進女用化妝室。

Iris嘆了口氣,她愁眉苦臉地看著自己的飲料。

「覺得不好玩?」Chelsea詢問。

「⋯⋯不怎麼好玩。」Iris承認。「這些地方都好大聲,我想我開始頭痛了。」

「嗯,我懂。」Chelsea悄悄地說。她剛剛邊看著一大群的人邊緊張地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告訴你,等Adams回來之後,跟她說你想要去完WingDings後就回去。那地方安靜很多:主要是吃辣雞翅的。那會是今晚很好的終點站。」

「如果你這麼說的話。」Iris懷疑地說。「我猜這不適合我,不像對Adams而言那樣。」

「Andrea很⋯⋯」Chelsea無助地揮了揮手。「⋯⋯獨特。」

「宇宙中最外向的人?」Blaire提出。她坐到Iris對面、Chelsea旁邊的位置。

「那是個好看法。」Chelsea承認。「有她在會很好玩,但有可能會很累人。」

「沒錯。」Blaire說。

Iris又啜飲了一口巧克力司陶特啤酒,她的臉色因苦味而扭曲,讓她將其推遠。「所以,呃,Chelsea。」Iris轉換話題。「我知道你做什麼、Adams做什麼,那你在呃⋯⋯公司是做什麼?」

Chelsea緊張地吞了口口水。「我一開始是植物學家,但呃⋯⋯」她看向Blaire。

「她不能說,」Blaire輕柔但堅定地說。「在公開場所不能。」

喔。那就是那種工作。「與我的工作說明一樣?」Iris詢問。

「呃⋯⋯某種程度上是。」Chelsea緊張地說。她撥弄著連衣裙的衣擺,玩弄已經開始鬆開的絲線。

Iris的視線因罪惡感而從明顯苦惱的年輕女子身上移開。她這麼做的同時,酒館的前門打開了,一位穿著藍色扣領襯衫、黑色牛仔褲和紅色圍巾的亞洲女子走了進來。

Iris突然感覺到一陣寒意。

那是在The Armory與她四目相交的同位女人⋯⋯而如果她猜對了,也是Adams在Spectrum外面撞到的同位女人。身上的衣服不一樣,但臉是一樣的。「Adrian一直在說的是什麼?一次是意外、兩次是偶然、三次是⋯⋯」

「⋯⋯三次是敵人。」Iris悄悄地說。

「什麼?」Adams在坐進座位的同時問道。

「不要轉頭,」Iris小聲地說。「也不要直接看她。那位坐在吧檯末端的亞洲女人?」

「⋯⋯披著紅色圍巾的那個?」Chelsea詢問。

「⋯⋯我想我在The Armory看過她,Spectrum也是。」Iris說。

Adams坐得非常地直,略微失焦的眼神也消失了。「你確定?」她冷靜地問。

「百分之九十。」Iris說。「她是特遣隊的一員嗎?」

「Sigma-4全是男的。」Adams拿出智慧型手機並點了幾個按鈕。「他們沒有回應。」她嚴肅地說。.

「有什麼建議?」Blaire問。她已經放下了杯子並開始慢慢地深呼吸。她將一隻手伸進皮包,拿出了胡椒噴霧。

「有可能只是偶然,或是意外。無論如何,我想我們該付錢並離開這裡了。」Adams說。她從口袋抽出幾張鈔票,對折後壓在了灑鹽罐下面。「我給出訊號之後,你們就站起來走出酒館,然後到車子那邊等著。如果我在⋯⋯大概十五分鐘後沒有出來⋯⋯不用等我直接離開,然後通知高層。」

「你要做什麼?」Iris問。

Adams向年輕女人自信地眨了眼。她深吸了一口氣並穿越房間,直直走向坐在吧檯的亞洲女人。

「嘿,」她說,向這位陌生人展現她最大、最迷人的笑容。「我能請你喝飲料嗎?」


女孩之夜

« 開始換裝 | 喝個爛醉 | 大吵大鬧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