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來.死亡.加入
評分: +6+x

「不!不!你不能死!」
「抱歉…..Halasha…..再見……祝你好運……」

Halasha看著自己一同工作多年的同僚被拖進死刑室,其他的同僚不是被革職就是被判死刑,不然幸運地繼續工作。他心中不禁哭泣着說「他媽的!你……..知道……那件事是秘密…………」

過了幾分鐘後,Halasha被格魯鳥部門革職,其後,他的個人物品全被棄置,他看着自己的東西、研究報告和陪伴多年的АК74U被其他人員當成垃圾般扔出,心中還未靜下,再次哭泣着說「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他狼狽地拿着被扔的個人物品,回到他那曾經與同僚生活的「家」。看着殘留的一切,他的心智終於崩潰,他發瘋地破壞一切、咒詛一切。最後,他暈了。

在他醒來後,第一件事他想到的是--離開俄羅斯。

他冷靜下來,思考着前往哪裡重新生活,他第一選擇是歐洲各國,雖然他已被格魯鳥部門革職,但想想也不可能,歐洲對移民的俄國人十分敏感,不會讓他踏入它們的國土。他又想思考了亞洲,選擇有中國、香港、日本等,日本?他當然不會移民去(第二次世界大戰蘇聯曾戰敗日本)。雖然中國是一個好選擇,但考慮到地租後便放棄中國,最後只有香港這選擇,他想到香港的多元化文化、活動,就決定到香港生活,畢竟香港對他的印象也蠻良好。





(幾年後)

Halasha工作累了,於是他找個公園,坐在公園長椅上休息。

突然,有個男人坐在Halasha旁,並說
同志,生活好嗎?給你喝杯瓶伏特加」

「謝謝……..甚….甚麼??!」

Halasha被這突然而來的口吻嚇到

「你…..你是誰!」

「想不想重投研究工作?」

「你是誰!」

Halasha因為回想起同僚而開始哭泣,但他看到男人的工作證。

「Site….ZH…25…站點主管?」

「先來站點喝杯伏特加吧,同志。」站點主管温柔地說到。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回想起同僚還是站點主管口吻,Halasha最後哭着說「好的…..同志……」






「所以,你想我加入基金會?我可曾是格鲁鳥的人員。」Halasha說到

「對,雖然格鲁鳥現在還未解體,但他們幾乎沒有對我們有任何威脅,我很明白你,同志,身為前格鲁鳥研究員的你應該知道格鲁鳥的現況。」

「為甚麼你就那麼想我加入基金會?」

「如我所說,我很明白你。」

「你…..看上我的能力嗎?」

「對,的而且確,我看上了你的能力,我希望你能為基金會獻上能力。如果你想從事其他研究工作,公司一定會因為你是前格鲁鳥研究員而拒絕你,甚至拘捕你。跟你說,俄羅斯也有基金會分部,若果你想回去俄羅斯基金會分部工作,我保證會協助你……..噢!請放心,俄羅斯基金會分部不再會是那格鲁鳥,只有人員真的犯了嚴重的事才會被處死,你可以跟你的同志、同僚工作直到不行。」

「看來我有新工作了,同志」

「歡迎來到基金會」









此事,Halasha心內說着「同志…我開始工作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