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書》的片段翻譯
評分: +4+x

以下是於 1938 年和 SCP-ES-041 一同發現的陶板之翻譯,陶板當中包含一系列使用聖書體、僧侶體以及古希臘文之寫作。這些陶板的尺寸是多變的,但平均為 22×54 公分。在 31 塊陶板中,有 15 塊狀況不良,10 塊破損而不完整。當中年份最久遠的至少可追溯至公元前十世紀,而以希臘文寫就的最新陶板則可以追溯至公元三世紀。

研究表明,這些片段似乎是更大文件的一部分:被稱為《生命之書》,是「偉大綠神崇拜」的神聖文本,而其顯然沒有副本留存。

在事件 SA-L65235 過後,所有陶板都被心宿二協會竊走,但仍有照片記錄存在,因而使翻譯得以繼續。


I

不要相信那些認為魚是神的人,魚只是食物、尾巴的擺動與河中銀影。不是神。

不要相信那些認為鱷魚是神的人,鱷魚只是利牙與恐懼,他只把我們視為食物,他不欣賞我們用來覆蓋他的珠寶。

不要相信那些認為胡狼是神的人,胡狼只是飢餓,只是在墳墓中嗅探的鼻子。他不是死後世界杜阿特的守護者,他不歡迎死者(片段遺失)

不要相信那些認為貓是神的人,他既不神祕也不優雅,在他半閉著的雙眼後面只有睡意,沒有祕密。

不要相信那些認為甲蟲是神的人,他只是糞便收集者,太陽並不因為一隻甲蟲搬運腐爛之球而從地平線上升起或在空中移動。

不要相信那些認為法老是神的人,他和我們一樣也是凡人,雖擁有比他人更大的力量,但這種力量不是絕對。他像我們​​其他人一樣,喝、吃、呼吸、死(片段遺失)

II

女祭司阿曼尼爾迪斯哭泣與懇求,但她的眼淚並未打動持火把的男人們,她最終獻身以換取聖樹的存活。但拿著斧頭的男人們對她的年輕肉體不感興趣。男人們砍倒並連根拔起神的後裔,將他們投入火中。他們在劇痛中哭泣咬牙,阿曼尼爾迪斯想在火焰中陪伴他們,但那些眼中映著火光、手裡拿著斧頭的男人們卻制止了她,強迫她觀看。

IV

不存在所謂的死者審判,沒有真理羽毛或秤量心臟的天平。沒有所謂的食屍女神可以恐懼。

死後你必須恐懼的是:你的種子落在惡土上,落在乾燥而苦澀的土上,落在蠍子棲身且無法扎根的硬土上,落在鳥兒吞噬你的種子的地方,落在種子長成時將被雜草淹沒的地方。

V

他撕下自己的人皮,露出其下的血肉,他的肉是綠色的,而他的血是白色的,如同樹液,汁液滴落之處冒出了新葉與嫩芽,隨後綻放紫色的花。

VII

然後來了另一位神,這次來自東方。他是無面之神,沒有姓名也沒有身軀。他的追隨者不僅認為他高於其他神,而且還說他是唯一的真神,否認了其他所有神。他們說,所有的神都只是雕像,後面沒有靈魂,但他們也崇拜一個偶像,那是鮮血和痛苦,一個男人被釘在樹上,身上滿是鞭痕。對於他的追隨者來說,痛苦與贖罪是最重要的,他們的信仰中沒有喜悅(片段遺失)

他們的數量像雜草一般增長,而真信者的種子卻越來越少在心中發芽,他們變得傲慢而凶猛。在亞歷山大古城裡,古老的眾偽神面對著無名無面的新偽神,還有那流血與受鞭的男人。於是他們的雕像倒塌了。死去的阿匹斯的神廟被焚毀,自地基上被拆除。

IX

然後伊烏羅特脫去涼鞋和衣物,接著他被砂土覆蓋,又被河中的黑色淤泥覆蓋,兩個盛裝聖池之水的器皿被放在他手中,一滴都不可灑落。他就保持了這樣的動作兩天,跪著懇求,不吃不喝。

淤泥乾了,變成了一尊硬化的泥土像。但到了第三天,他被浸浴在聖池中,粘土拖著他的皮膚一起掉了下來,連同他的所有罪孽也被帶走,特別是那些侵害樹木、草藥以及各種無防衛的花與葉的罪行。

他的皮膚依然烏黑,但內裡的肉是綠色的。

X

他穿著毛皮製的衣服與皮革製的涼鞋,但他的贖罪仍尚未結束。他之前曾是驕傲的抄寫員,許多紙莎草被犧牲,以便他可以在遺骸上寫下無關緊要的東西,例如農場內的牲畜數量或法老王徒勞的軍事勝利。

由於這個原因,他受命執行任務,他接受了一把以前曾啃咬過木頭並且同樣需要被淨化的青銅斧。第四天凌晨,他發現自己身處在尼羅河岸,藏在高高的草叢中。那時他看到了他們,一群僕人致力於割除蘆葦,而蘆葦心是製造抄寫員所使用的紙莎草紙的必須材料。他認識他們,甚至還記得其中兩位的名字。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那天,伊烏羅特和那把曾經用來啃咬木頭的斧頭,都被那些攻擊一切生物的人的鮮血淨化了。

XV

阿姆士最知心的人莫過於拉霍特普,在他漫長的學習中,練習在紙莎草紙與木頭上書寫構成藝術與抄寫員賴以維生的符號的期間,他們的友誼變得越來越牢固,就像粉紅色花崗岩一樣。

他們的友誼始於孩童時期,那時他們渴望遊戲與適合他們年齡的活動,但他們的老師卻告訴他們其他成人的工作有多麼困難,誇大了風險與難度以喚起他們對握有特權且安全的抄寫員一行的興趣。他們的友誼一直持續到中年,但拉霍特普發生了改變,阿姆士開始在一個以前最知心的人身上看見一個陌生人。

拉霍特普變成了不信者,開始質疑眾神,指摘他們只是簡單的石像,空洞無物,身後沒有耳朵能聽到信徒的懇求。他又叫祭司階層是吸血蟲,以人們的信仰與對聖殿的奉獻為食。

這些話語都只在阿姆士耳邊低語,沒有向其他人訴說。但他擔心情同手足的好友的命運。於是他告誡拉霍特普要謹慎,切勿背棄一直以來保護著埃及的古代眾神。但是他的話是徒勞的,拉霍特普犯了一個錯誤,是一個大罪。他的命運,不是眾神所選擇而是他自己選擇的,就是殺死聖牛阿匹斯。然後,他煮熟了肉並食用,以進一步深化他的異端。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