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在夜谷
評分: +4+x

每天晚上兔子都會秘密聚會,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因為不管牠們做了什麼,我們都會在清晨時遺忘。

歡迎來到夜谷。

親愛的聽眾,大家好。

也許您今天早上在鎮上看到了幾輛新廂型車。我在去社區電台總部的路上親眼見到了三輛。我不認為它們是那種監聽我們的談話並且為了我們所有人的利益而綁架不良政治異議人士的政府秘密廂型車,因為那些只在晚上出沒。我是說,人們說它們是政府的,但市政廳從未證實或駁斥這一假設。我剛說到哪了? 啊,對,那些廂型車。它們也不是警長的祕密警察的車輛,因為那些應該是完全不可見而且又是非物質的,就像它們的乘客一樣。

不,這些新廂型車是新的種類:它們完全是灰色的,一側還有個標誌。順便一提,那標誌很奇怪,我從沒看過。那是兩個同心圓,有三條指向圓心的箭頭從三個點切開圓圈。各位聽眾,你們認得嗎?如果您知道,請直接致電警長的秘密警察,以告知他們相關情報,或是報告任何您小心翼翼看守著的資訊。要做到這一點,沒有什麼比這樣做更簡單了:出城,走進沙漠,挖出數公分深的洞,將頭伸進去,清楚地說出這句 "ïa ïa, Ph'nglui mglw'nfah" 。 然後,您將與合格人員聯繫。您甚至可以賺取市民警報卡上的積分!小小提醒,有了 20 點的話,您可以在一年的期間之內不必遵守停車讓行標誌。

有關這些廂型車的更多資訊,可能很快就會發布。


現在到了我們的專欄:「兒童趣味科學」的時間了!

今天,我們將探討白堊的驚人特性。白堊,正如您所知,是一種從特殊採石場採出的石頭,這些採石場離我們親愛的城市非常遠。也許是在其他國家之中。這種石頭非常易碎,而且,如您所知,有許多應用:它可以在暗色的表面上畫出美麗的圖畫;圖書館員似乎甚至用它來書寫;或者它可以用來取代沙拉中的鹽 (它的烹飪屬性已無須證明)。

但您知道它可以讓您拒斥任何形式的威脅嗎?回想您小學時的惡魔學課,最壞的可憎之物 (更廣泛來說,是帶著惡意的人) 被非歐基里德圖樣嚇跑了。所以您所需要做的,就只是用白堊在您想要保護的物體周圍畫一顆有七個尖角的五芒星,這樣它們就再也無法接近! 這種方法,差不多在十年前用過,我們的社區將這些符號設置在兒童床周圍,擺脫了侵擾我們衣櫃的床邊妖怪。

所以抓起您的白堊,使用所有你要的顏色,玩得開心!沒有東西也沒有人能夠穿越您豎起的屏障!
這就是我們的專欄:「兒童趣味科學」。


聽眾們,最新消息!我得以出席一場以貼在錄音桌上的一張便利貼的形式舉辦的新聞發布會。我會照上頭所寫的原樣讀給您聽。

「您好,塞西爾。

您在節目一開始提及的那些廂型車絕對不是來自夜谷警方,它們也不是排定的每月祈願所帶來的突然而無法解釋的顯靈的一部份。
它們聚集在天文台的前面,因此建議市民遠離該地區。無論如何,該區域已根據法令用法警屍體封鎖起來了。

獻上最高的問候,

祝您安好,

誠摯的逗點,

夜谷市議會」

天啊,他們在這些便利貼上寫的字真的很小。啊,有一段附言。

「PS:沒有必要大聲地唸出最後幾句,那些只和您有關。這段附言也一樣。閉嘴。停。我們能聽到你在讀……」

好,我會在這停下,其餘的看起來不是很重要。附言後面以相同的句子重複了大概十遍。因此,親愛的聽眾們,您應該會理解,為了您自身安全,請遠離天文台附近區域。另外,如果您不幸困於此封鎖區中,那麼請採取 4R 法,就是您每年的街道清掃日都會受到提醒的那個!

逃跑Run
逃跑,
逃跑!
以任何可能的手段逃跑,而且別回頭看!


接著現在來談談交通路況。

一個男人,獨自一人。開著車。他開著一輛老舊的多用途車,那輛車已經光彩不再。地景向後捲動,但並不會改變。據他記憶所及,全是這片沙漠 。
車廂裡是如此的熱,讓他的臉都濕了,滿是大汗又黏糊糊的。搞不好其實是眼淚?他不知道。當液滴落到雙唇之間時,他所感受到的些微鹹酸味,並不能幫助他分別那是什麼。他伸手到後座拿了一瓶水。他喝光了水,將空瓶扔到身旁。
空瓶落到了汽車地板,到處都是垃圾以及在開車途中打開的其他瓶子與食品包裝。
他再也受不了了。他要崩潰了。他已經開了好幾天,完全不曾停下,甚至沒有放慢速度。地平線上沒有車。而包圍他的,就只有這該死的沙漠。已經過了好幾週?還是一個月?他亂了思路。
終於,他崩潰了。
他猛然煞車,將車停在道路中央,然後突然哭了起來。絕望之人的沉重抽泣,在道路中央,在沙漠中,持續了好幾分鐘,也許長達十五分鐘。
他擦乾眼淚。他認命了。他重新發動車子並調頭。他注意到一百公尺外有一個路標。他很久以前離開的城鎮標誌:
夜谷。

這就是交通路況。


各位聽眾,我剛剛接到一通來自我們的實習生:露西爾打來的電話。她來不及逃走,被困在封鎖線內靠近天文台的地方。她只聽從自己的勇氣以及新聞倫理,決定作出關於此情況的報導。 撐著點,露西爾,夜谷社區電台的全體人員向您的責任感與犧牲致敬。

那些廂型車停泊在鐘樓入口的右方,由於它的隱形以及持續傳送的能力,這可是件壯舉。武裝男女下了車,他們穿一身黑衣服,監督著研究人員。他們是科學家,我們可以非常確定這點。證據:他們穿的是白大衣。我們的科學通訊員:卡洛斯 (英俊的卡洛斯,有著美麗的頭髮) 將有辦法確認這點。他們還帶著一些人……穿橘色衣服的?那些是罪犯嗎?露西爾沒有詳細說明。天啊,這些衣服的品味糟透了。

這些團隊似乎正朝著圍繞在天文台周圍、由一顆七尖角五芒星圍起的多色白堊屏障前進。
喔!稍等,電話響了。

塞西爾?你聽得見我嗎?

是,沒問題,露西爾,妳在……

噓!小聲點!

發生什麼事了?

那些武裝人員部署包圍了天文台,而且開始巡查了。我躲在隔壁的建築中,我擔心他們會找到我。

露西爾,保持冷靜。你必須繼續記者任務,這是每個好社區電台實習生的職責。那些科學家怎麼了?

嗯,那些穿白大衣的人分成幾個團體,像我一樣躲在附近的建築中。我覺得他們知道這有危險。另一方面,穿橘衣的人一直待在天文台周圍的七尖角五芒星旁邊。 等等,我傳了影片,這樣你就可以看到。 一位科學家正用擴音器發出指令。看起來他們好像正試圖穿越白堊圈。

怎麼過?但他們瘋了!那麼這個屏障為我們提供的保護的情況如何?他們完全瘋……

閉嘴塞西爾!武裝人員會發現我……不。不不不,不不,滾……

露西爾?露西爾?妳還在嗎?

好。
至露西爾的家人和朋友,我們向你們表達慰問。她是一位出色的實習生,將被整個團隊所懷念。

有關這些廂型車和天文台的更多消息將盡快發布。


現在,這裡是為您量身訂製的每週市政計劃。只為您。

星期一,郵差將犯一個錯誤,並與鄰居的鴨子交換您平常的報紙。 不,不是小報,但的確是和他的後院鴨子。市議會要求您不要怪他,這在每個人身上都有可能發生。

星期二將不會發生。您會在週一晚上入睡,並在週三早晨醒來。但您的朋友、家人與同事將會向您保證在當天遇過你。

星期三,那位秘密住在您家裡的無面老婦將會把一把您生平從未見過的鑰匙掉在地板上。妥善保管,誰知道那能用來開什麼東西?那位秘密住在您家裡的無面老婦將會在稍後舉辦一場記者會以解釋她行動的原因。

星期四一切都會沒問題。不用擔心任何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您沒有什麼好擔心的。特別是不用擔心在您地窖中的一大群巨型蟑螂的入侵。一點也不。

星期五,您將與您的貓進行一場重要的哲學對話,這將揭示生命的意義。大概吧。也許會。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這取決於您的貓。您有如此地了解他嗎?他是誰,為何他可以像這樣霸佔您的所有椅子和食物?另外,您養貓多久了?

星期六要把書還給圖書館。別忘了歸還您最後一次借的書:戰爭與和平。祝好運。您將需要它。

星期天,您…….喔不。我……我說不出口……不,真的……對不起。獻上我最誠摯的慰問。加油。


有關廂型車的新情報,各位聽眾。

我剛剛意識到露西爾的 GSM 手機攝像頭仍在工作。有點……難以……看清發生了什麼。無論如何,橙色罪犯沒辦法越過白堊七尖角五芒星。就好像他們撞上了一堵隱形牆。感謝市議會定期更新這道保護,即使這讓我們再也無法知道它的背後到底是什麼。喔不……他們在做什麼?其中一位在一名科學家的教唆下,拿著海綿靠近。他要……用水擦除軌跡?喔不!

各位聽眾!我敦促您盡快躲藏在您的地下室或正規地堡中。或者,如果您以上皆無,請躲在桌下。若是您也沒有桌子,我們會向您的家人以及朋友表達慰問。這些無意識的人將釋放一個未知的實體,也許是惡魔,也許有觸手,而且肯定是致命的!請抓緊時間。逃跑!拋棄你的家人和朋友,把一切都拋在腦後!我自己,我以胎兒姿勢待在錄音桌下面,手中拿著麥克風,顫抖著。我將待在廣播站陪伴您。一如既往

那麼,正是由於我內心充滿恐懼,我才要帶給您,親愛的聽眾,最後一次的……天氣預報。


各位聽眾?您在嗎?

和往常一樣,在天氣預報中發生了很多事情。來自聽眾與警長的秘密警察的報告不停湧入,以解釋發生了什麼。這裡是總結。七尖角五芒星被海綿切斷的不久之後,整個城市都聽到了一聲嚎叫,接著感受到了地震。而那時我們明白了為何屏障存在。
占星家們。

占星家們被釋放了出來。它們在自己無形偽足的幫助下爬行,試圖穿越由這些無意識的人所製造的破口!這座城市顫抖著,屏住它的呼吸。 龐大的觸手群集壓迫屏障,抓住了幾名陌生人,把他們帶到天文台裡面做了沒有人知道是什麼的事。
看來已無希望。

地面的震動越來越猛烈,整個城市都能感受到。越來越多的偽足通過。直到其中一位科學家 (大概是因為他聽過我們的節目) 了解到他必須作什麼。面臨這座城市乃至整個已知世界的迫在眉睫且不可避免的破壞,他拿起一塊白堊填補了七尖角五芒星在地面上的空缺。武裝人員竭盡全力擊退它們或是逃跑,就像任何有理智的人會做的那樣。那名科學家設法在地面上畫了一條粗略的白堊線,關閉了破口。這切斷了伸出來的一條觸手,在其自重的作用下將其壓碎。他立即死亡。

地震立即停止了,尖叫聲也是一樣。占星家們回到了它們的天文台內,留下些許黏液的蹤跡,就像波浪,但依然留存,是重返的徵兆。
這次入侵的倖存者聚集他們的死傷者,將他們帶到他們那些有著仍然未知的標誌的灰色廂型車裡。然後他們離開,沿著 800 號公路消失,他們幾乎沒有留下任何通過的痕跡,除了那種相同的波浪,依然留存著重返的徵兆。


好的。封鎖解除。法警的屍體被撤離了,而且血液也清乾淨了。夜谷市民們,你們還活著,我們還活著。這是最重要的。無須多疑,一個偽政府機構,試圖藉由釋放難以想像的恐怖來殺死我們所有人,這對我們如何生活或感知外部世界不會有任何影響。開心點,我們應該要過得開心。好好活著。下次再見。

敬請期待兩個小時的吹風機聲音,以及不明起源的沉悶振動,但這會奇異地令人感到舒緩。

晚安,夜谷。

晚安。


基金會在夜谷是 Fondation à Valnuit 的譯文,該作品為歡迎來到夜谷 (Welcome to Night Vale) 的同人作,原作的發行商為 Night Vale Presents。原始播客的撰寫者為 Joseph Fink 與 Jeffrey Cranor。
第一首曲子 The Ballad of Fiedler and Mundt 來自於 Disparition。可在 disparition.info 下載。
本篇氣象預報部分使用的音樂是 Moriarty 樂團的 "Jimmy",經由 Joachim Pastor & Romain Dalman 混音。您可以在 soundcloud.com/joachim-pastor 找到更多資訊。
前往 welcometonightvale.com 可以獲取更多該播客的相關消息,您可以捐款或是購買與節目相關的商品。

每日諺語:每天吃五份水果和蔬菜。同時吃。快點做。不要問為什麼。這是為了您自己的安全。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