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魯烏-P 個案卷宗 "毒蠅傘-FLY AGARIC"
評分: +5+x

以下關於特別關注項目 "毒蠅傘-FLY AGARIC" 的部份文件全數由特工 [已編輯] 所取得。正在努力確認回收文件的真偽性:其中描述的異常現已獲得臨時分類號E-501和E-502;莫爾多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當地的消息來源負責探明 E-501 的存在。

OSI "毒蠅傘-FLY AGARIC" "P" 部門 第三處
批准 11.III.1966 PRINTOUT NR: 1
簽署 .................. S
處長 III-P-9-GRU 文件編號: 27-III-1966
負責人員: Igor S. Petlyar к.т.н.
詳情: OSI "毒蠅傘-FLY AGARIC" 是Fomes fomentarius的亞種,暫定命名為Fomes fomentarius copiosus。其外觀、棲息地、營養皆和其超種非常類似,樣品燃燒分析中顯示沒有組成分差異。

F. fomentarius copiosus由於與其子實體的生長和物理特性相關的異常性狀而被指定為特別關注項目。

F. fomentarius copiosus的菌絲體似乎沒有顯著滲透到宿主中,其具有非常有限的腐生菌活性,由假性硬化層劃分的分解木材的特徵區域幾乎不存在;而在密封室中對寄生在宿主木材部分的樣本進行的長期研究中顯示,隨著標本的子實體生長和成熟,淨質量隨之增加:這表明樣本從其他地方獲得營養。

此外,F. fomentarius copiosus的子實體表現出原子性(atomism)。試圖移除一片段不會導致子實體的體積或質量變化,而是會產生一段新的片段,和進行相同切割的對照組的F. fomentarius樣品中所得到的片段相同,此現象與切割方向無關。此屬性不會保留在被切除的片段中。

點火引燃子實體會使其燃燒直至被撲滅,同時以約20g/hour的速率自發地增加質量和體積,並附帶灰分與片段分離。到目前為止沒有觀察到自發的上限,最長的實驗運行3個月,殘骸質量合計達到 ~40kg

請參閱附錄A以獲得具體數據。該物種似乎為莫爾多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的特有種,原棲地為森林。

提議用途:
(i) 廉價燃料供應 - 拒絕。水分含量高且子實體不易乾燥;片段可以依照正常方式處理,但由於勞動力需求使經濟價值有限。
(ii) 毛氈生產 - 批准 - 廉價和便利的材料收集。I. Kalugin同志讚揚:據估計,可能有助於超過毛氈生產目標的135%。開始毛氈生產的試運行,並於01. I. 1967之前進行徹底測試。

事故概要 "P" 部門 第二處
23.VI.1966 文件編號:32-II-1966
附加於文件 27-III-1966
於19.VI.1966,在下諾夫哥羅德州,靠近[已編輯]的28th October木材加工廠的第二單元發生了一場大火。派遣的消防隊發現該廠房內部存放有大量(接近2000立方公尺)未知物質,這顯然造成了結構性損壞,導致饋電導線短路引發火災。

GRU-P 安插的特工 "KOLYA" 接獲當地指揮部的預警,並被要求歸檔資料。所獲得的未燃燒樣品為Fomus fomentarius子實體組織的殘餘物。有待調查。

採訪記錄 "P" 部門 第二處
24.VI.1966 文件編號:
附加於文件 32-II-1966
附件是Ivan V. Fedorov的採訪抄本,Ivan V. Fedorov是32-II-1966事件發生時,在28th October木材加工廠工作的工人之一。採訪者是特工 "ROMANOV",偽裝成當地民兵處所派出的探員,負責勘驗潛在破壞行為

R: 榮耀歸於勞動,同志。能打擾你一下嗎?
IVF: 去找Igor,我正在休⸺
R: 恐怕不行。我是本區民兵處的Petrovsky中士。出示你的證件。
IVF: 在這……
R: 你叫Ivan Vasilievic Fedorov對吧?很好,Fedorov同志。上面說你是第三區的操作員。你知道兩天前你的工作場所發生了火災嗎?
IVF: 如果這就是你叫住我的原因……我什麼也沒做!當天傍晚我在酒吧裡,你可以去問Sergej、Misha或Leonid。然後我就回家了,我的妻子可⸺
R: 冷靜,同志。我們沒有要控訴你。坦白告訴你,我們並不懷疑工廠的工作人員⸺關於事故的發生原因我們自有想法,而我所要做的就是理清一些細節。那麼,讓我們完成吧,嗯?
IVF: 好的。
R: 很棒。那麼,你的文件上說你是「操作員」但這是一個含意相當廣泛的詞。你實際上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呢?
IVF: 我……我負責運行切割機。
R: 什麼切割機?告訴我詳情。
IVF: 呃,就是拿來切割的東西。你塞進一根樹幹,把樹幹切成木板,然後泡澡、成型,最後晾乾。我就是那個以適當的速度保持進料和切割的人。
R: 泡澡?
IVF: 是的。這是一些防止木頭腐壞的東西。有一個比較花俏的說法是浸透。你看,我們是一流的,我們的木板用於地板和櫥櫃等等所有的家具上。
R: 很好。那現在,依照你們的高品質來看,你有注意到前次上班的期間有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嗎?
IVF: 不全然。考慮到他們運來的廢材,我們已經算是一帆風順了。我發誓,同志,他們想要我們從狗屎中編出鞭子來,你看到目標和材料就知道了。
R: 誰?
IVF: 所有人。但是這是伐木工的錯。他們送過來的樹幹有一半明顯完全是垃圾,全都藏在好木頭底下。那些狗屎只適合當柴火,所以當我們⸺呃。
R: 繼續。
IVF: 好吧……
R: 聽著,我不會像從毛氈扯出線條一樣把你暴露出來。我假設你不必費心拒絕他們寄給你的垃圾或者通知你的老闆。我不在乎⸺我們不是瀆職委員會。現在,繼續並別說廢話。
IVF: 是的,你說得對。聽我說,如果我們搞了什麼鬼讓我們的公司不能拿到超額目標獎勵的話⸺我們的獎金也會跟著完蛋。因此,無論如何我們都會裁切它們,並希望沒有人會在短時間內注意到變色,或者如果他們發現了,希望他們也會對此保持沉默。畢竟,這又不是我們的錯⸺他們可以向供應商哭訴。
R: 大概是吧。
IVF: 但,這就是最令人在意的地方!我們有一些人相當緊張,所以就去檢查完工的木板⸺你聽,有一些方法可以用來讓那些損傷變得較不明顯。然而木料很完美。在看過樹皮之後,我簡直無法相信,但是那些髒東西根本沒有侵蝕木頭,沒有線條,而且顏色和硬度都很好!所以理論上它們沒有問題⸺沒有人可以因為我們提供看起來符合規格的木材而責怪我們。
R: 我明白了。你還有注意到什麼嗎?
IVF: 應該沒有。我很高興我們可以唬過那些笨蛋,所以在下班之後就去喝幾杯酒慶祝……到了早上,我聽說火災燒了整夜。
R: 感謝你,同志,這樣就夠了。我可能會再次出現讓你簽署一份聲明,到時再說吧。
進一步的調查證實,交貨的樹木被Fomus fomentarius copiosus寄生。文件隨事故報告附加到OSI "毒蠅傘-FLY AGARIC"的檔案內。

OSI "毒蠅傘-FLY AGARIC" 附件.25.VIII.1966 "P" 部門 第三處
批准 30.VIII.1966 PRINTOUT NR: 1
簽署 .................. S
處長 III-P-9-GRU 文件編號: 59-III-1966
附加於文件 27-III-1966
負責人員: Igor S. Petlyar к.т.н.
詳情: 在文件32-II-1966中描述的事件的推動下,對Fomus fomentarius copiosus的樣本進行了進一步的研究。主要實驗結果如下:
Fomus fomentarius copiosus樣本使用系統性殺真菌劑,樣本表現原子性導致大量的F. fomentarius copiosus死亡組織之物化(Reification)。透過控制組的F. fomentarius樣品試驗確認,物化組織的產生速率和殺真菌劑的吸收速率與效果呈現速率皆為正相關。

物化組織總量被發現為先前所取用的子實體活體質量的函數。以小型子實體進行的實驗,顯示出在假設殺真菌劑飽和時有以下經驗關係式: mr = em/K, 此式中 mr 代表物化質量;m 是子實體原始質量;而 K = 6.046g;本式適用於 ~5g以上的子實體。

嘗試反覆切分菌體已經展示了上限⸺其值和上式代表的異常偽原子型行為(之後被稱為"火種菌類原子性-fomoid atomism")的上限相同⸺約50g的試驗樣品在切分了457次之後,停止物化真菌物質。
結合F. fomentarius copiosus菌絲體的已知資訊,目前的主流假說是:F. fomentarius copiosus的組織在空間中的生長方向垂直於三維空間的單位向量,當死亡或移除的組織和周圍的物質分離並受到周圍物質的質量所造成的力量擠壓到定域點,一般觀察下看起來就像是物化。這些發現與G. Chutayev院士提出的四維空間理論是一致的。目前研究重點是檢驗組織物化處的壓力,來作為驗證假說的手段:如果假說有效,壓力應隨物化組織量而線性下降。

提議用途:
(i) [已編輯] - 批准 - 見文件編號: 257-III-1973
(ii) [已編輯] - 拒絕 - 成功的可能性低; 需要可行性研究。 在有限範圍內批准了 21.XII.1971 - 見 文件編號: 83-III-1972

專案 "捕蠅拍-FLYSWATTER" "P"部門 第三處
批准 21.IX.1967 PRINTOUT NR: 1
簽署 .................. CS
處長 III-P-9-GRU 文件編號: 257-III-1973
專案目標: 利用OSI "毒蠅傘-FLY AGARIC"作為酬載炸藥開發和測試隱形偽爆裝置(stealth pseudo-explosive device)。
專案負責人: Igor S. Petlyar к.т.н.
成功於 30.IV.1972
詳情: 7S12 "捕蠅拍-FLYSWATTER" 偽爆裝置由貝克萊特酚醛樹脂(bakelite)為主體,內含 ~150g "毒蠅傘-FLY AGARIC";還有一個200ml 蠟紙容器,其中裝滿苯菌靈(Benomyl)溶液,還有一個觸發桿開口。貝克萊特酚醛樹脂觸發桿通過膠帶連接到裝置上。(參見隨附技術文件-附錄A第1-3頁)

操作者藉由將觸發桿強行插入開口,穿透蠟紙容器來起爆7S12 "捕蠅拍-FLYSWATTER"。作用元件將在起爆後2小時之內活化。

活化的表徵為活性組分的質量快速的增加(將近 200kg/s),導致壓力峰值為[已編輯]的強力膨脹,最終質量接近60公噸,其對應的未受限體積接近200立方公尺。

原型7S12偽爆裝置成功地在活化後30秒內造成退役的An-12貨機機殼破裂。

使用玻璃,木材,蠟紙或金屬外殼的變型設計用於特定目的 - 請參閱隨附技術文檔的第4-13頁。有關用作重要設備和裝置的安全裝置之失能開關設計 - 請參見第14-20頁。

事故概要 "P" 部門 第二處
02.VII.1971 文件編號:32-II-1971
附加於文件 27-III-1966
詳情: 於 27.VI.1971,下諾夫哥羅德州[已編輯]的居民F. Malenkin 報告捕獲了一條 "龍-dragon"。被捕獲的動物外表類似於具有先天性多頭的Vipera berus;然而,正如F.M.所演示,移除或壓碎頭部會導致多個頭部出現在該動物的身體上。

樣本被扣留並轉移至安保設施 "KALINA"。 由於初步研究顯示捕獲的動物其特性與OSI "毒蠅傘-FLY AGARIC" 之間存在相似性,因此將由第三處的"毒蠅傘-FLY AGARIC"研究小組進行進一步的研究。

專案 "CERBERUS" "P"部門 第三處
批准 21.XII.1971 PRINTOUT NR: 1
簽署 .................. CS
處長 III-P-9-GRU 文件編號: 83-III-1972
專案目標: 培育一種基於莫斯科看門狗(Moscow Watchdog)的特殊用途護衛犬,展示類似於OSI "毒蠅傘-FLY AGARIC" 的類原子性。
專案負責人: Jurij T. Fedenko к.т.н.1
詳情: 有關國家安全的需要,特別是確保各種關鍵設施與機構的安全:使其免於越來越普遍和機巧的帝國主義特工的外部滲透;以及防止特定實體自內部暗中逃離或被運出(對於特定需求的關鍵實例,參見案卷 "HOGWEED"、"ALECHIN"、"DONBASS" ),不斷提高了對任務部隊的戰備和有效性的要求。護衛犬一直是不可或缺的幫助,尤其是在保護疆域,對入侵者的檢測、跟踪和拘留方面; 然而,恢復力通常是​​一個問題。

專案 "CERBERUS" 目標是在莫斯科看門狗(Moscow Watchdog)品種的狗隻身上誘發火種菌類原子性,及隨後的訓練,從而生成可以暫時抵抗大多數形式的物理傷害的高復原力護衛犬。如果成功,該專案將開闢蹊徑,讓"CERBERUS"型看門狗的使用範圍在軍事和民事安全上擴張,並探索在高等生物體中誘發火種菌類原子性的效果。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