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之下,千鳥四散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2+x

失衡

0

在神化天穹之下,逐步邁入狂喜的世界正在失衡。

hsu1KSZ.png

重生

12

在一陣淒厲的嚎叫之後,曾經被稱為Kris Boone研究員的肉身開始失控。

組織的撕裂聲與肌肉搏動快速生長的聲音從人體的右手發出,大量未分化的肉塊衝破了原本的手腕關節,將這個人體化為某種肉團噴射器:失序的腫瘤、血管與筋脈在幾秒內佔據了牆角的空間。鮮血在組織間淋漓,眼前的個體對痛苦似乎毫不在意。

在Kris對自己的身體失去掌控之後,Valmua重生了。

在全世界第1126次SCP-ZH-835事件之後,「封印」在Kris肉體內部的欲肉女賢已經覺醒,並得以掙脫這個竊身者的囚錮。如同破繭的蝴蝶,Valmua再次感受到了空氣的芬芳;此刻的空氣甚至比她在受難之前嚐起來更加甜美;這不只是某種重獲自由之人對全新生命的憐惜之情,更是因為此話即如字面意義上真確。

空氣裡充斥著魔力。極度濃厚的藍綠色氣息。

Site-ZH-12的維安部隊開始射擊前幾秒還是主管的怪物。Valmua知道他們,卻不記得他們的名字,更對他們毫無感情。基金會。這個組織奪去了她的肉身,無恥地、殘暴地削弱她自豪的軀體強化:她的腫瘤、乳房、瘻管、毒牙、外陰,然後植入了一個男子的靈魂。基金會。他們毫無歉疚地剝奪了一名輔路她Võlutaar的一切。她變得既不強大,又非女賢。這是精神與肉體上的強暴,而他們從不在乎。

她會讓這些鐵渣之蛆再也沒有在乎的機會。

憑藉氾濫於空間中的魔力,Valmua在一個呼吸之間就取得了充沛的素材,又在一個心跳之間塑造出添有劇毒的蠍尾和吐出生物毒氣的佐肺。她的背部生出更多加長的手臂,逐一拎起惶恐的武裝人員,雨傘長度的毒針如機器般彈出,刺穿恐懼下搏動的心臟或大腦。二十秒後,此起彼落的哭喊便趨於寂靜,只剩下未死之人被喉嚨的鮮血淹沒的抽搐動作,還有肢體癱落在地板上的碰撞聲。

Valmua將自己與多餘的肉塊與特異器官脫離,只留下看似正常的人身,並把自己原有的女性特徵長回來。她看看一旁破碎的全身鏡,將自己的五官與身材調整成受難前的樣貌。這一切之前的原態。

她滿意的笑了笑,披上研究員Kris Boone的白大褂,附近唯一她願意穿上的衣物,打開門,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她等不及要看看這個洋溢著藍綠色氣息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此時,研究員Kris Boone受到囚錮的靈魂,正在漆黑與鮮紅的心智囚牢中,放聲尖叫。


突破

55

亮棕色長髮之下的翼狀面具映耀著銀白色的光澤,藍色的小晶體在眉心處發出微弱的光芒。這頂面具向來被其他員工認為是一頂「魔法面具」,用來解釋面具持有人無聲的行進方式,或是她總能悄悄出沒在各個設施中的「奇蹟」。以往,X博士會駁斥這些謠言,將它們斥為無稽之談。這是因為她相當肯定,這頂面具雖然看起來像是某種上古工藝品,但它並不具有奇術能力。

直到世界開始蛻變。

X博士快速穿越Site-ZH-55第三收容扇區的廊道。她暗自希望不會有任何人停下來跟她搭話,問她為什麼在這裡,還有為什麼她的白色實驗袍底下藏著一把維安人員的專用手槍。她在732與550的走廊右轉,直達025的收容間。

在一系列ZH-835對世界帶來的衝擊之後,所有帶有生命特性與奇術能力的項目都被嚴加管控。俗名為「雪花貓」的SCP-ZH-025也無法被免除在監控名單之外。在這之前,025的收容措施鬆散到能讓牠在茶水間裡面與所有員工玩鬧。現在,025的收容間被加上了虹膜辨識鎖與進階版的密碼,牆壁內鑲嵌著抵抗奇術與現實彎折的儀器。

這是個絕對合理的決策,也是個天大錯誤的決定。當體制變得脆弱,人們會試圖補強缺口,但擅長在體制內隨心所欲的人將會選擇在體制外隨心所欲。

X博士從懷裡掏出一把小桿子,末端有個三岔的小爪子,爪子嵌咬著一顆眼珠子。這顆眼珠屬於誰已經不重要。它現在的意義只剩下開門。在虹膜辨識完成後,遠端的Reinhard研究員在一分鐘內破解了新版的加密程序,並將密碼匯報給X博士。女子動動孩子般的小手指,閉鎖的氣密艙門在短促的嗶嗶聲後應聲敞開。

雪白的家貓型實體在空中飛撲而來。

「面具姐姐!」 025的細柔聲音在X的腦海中噴發,像是有個孩子在她面前大喊一樣。小小貓撞上Dr. X的青少女之軀,短暫的擁抱後,X打開準備好的束口袋。「進來,我們要走了。」

025在心裡問:「我們要去哪裡?」雖然它已經感應到了答案。

「基金會之外。」

收容失效的警告聲在遠處與近處交互喧鬧起來。顯然,維安中心還是看得見這一切。025噗嚕一聲鑽進X博士手中的黑色帆布袋之中。X博士背起袋子,感受到背脊傳來一陣冰涼。她快速把手槍上膛,離開收容間,往最近的樓梯口跑去。

武裝人員的雜亂腳步聲從前面的樓梯井傳來,兩秒後便有十根槍桿正對著她,但沒有人開火。空氣在短暫的永恆中凝結,她轉身試圖逃跑,卻看見另一端的走廊盡頭也開始湧入維安隊員。她瞥向左邊的強化窗板,這種材料連手榴彈都炸不穿,遑論區區一把手槍。

一時之間,黑子包圍了唯一的白棋,兩端只各餘一氣。

X博士半舉起雙手來,手槍落在地板上。

「X小姐!請把背後的物件放在地上,不要打開!」

她照做。手仍然以投降姿勢舉著,黑色的束口袋被輕輕置於地板上,她回到站立姿勢。

「我們將會把SCP-ZH-025帶回收容單元,請放心並配合拘捕!反奇術防禦與現實穩定儀已經啟動,請不要進行無效的抵抗!」維安隊長正在指示部隊慢慢前進,雙邊的張力在空氣中堆疊,高壓得令人窒息。

X博士仍然沒有動。

像曬衣桿一樣的長夾手棍伸向地上的黑色束口袋,讓X博士反射性的動了一下。所有的槍桿立刻發出匡啷的機械聲,嚇阻她的下一個動作。她面具上原應是左眼處的黑色空洞直盯著維安隊,但不再有任何動靜。她的憤怒正在堆疊。

夾手棍的爪子勾住黑色束口袋的背繩,隨後像送子鳥叼著襁褓一般的被抬起來。X博士保持靜止。袋子中的個體毫無反抗。

回收宣告完成。X博士伸出細小的雙手,準備讓維安人員銬上。黑色束口袋仍然被那個維安人員的夾手棍拎著,那個維安人員走過她身旁。

在一下心跳的時間裡面,一陣強光自面具上的藍晶迸發,X博士嬌小的雙手往前噴射出冰柱

維安部隊,連同他們的盾牌與槍管通通都被突如其來的冰氣給波及。強光嚇著了許多隊員,而凍寒之力抑制了他們的行動。X博士把手銬撥開,跳起來拎走束口袋,撞開身體僵硬的人群,往長廊的盡頭跑去。在她身後,幾個維安隊員的身體開始解凍,他們的槍管開始作用,子彈撞擊在門板與地板上,每一聲都響亮得令人恐慌。她來到樓梯口,釋放剩餘的冰氣,以身體撞擊突破脆弱的玻璃窗,然後跳出窗外。

她飛了起來。或者說,她在空中飄浮了一小段距離,並且在十公尺外的地面踉蹌落地。些微的皮肉傷無法抑制腎上腺素的刺激。追兵在後,她鑽進茂盛的樹林之中,脫去象徵著基金會研究員身分的實驗袍,讓大自然擁抱她的迷彩裝。

「面具姊姊!剛剛那是怎麼回事!」025的頭從束口袋中冒出,她興奮又訝異地問,「你也會用雪喵喵的魔法了嗎!」

「嗯,」X博士蹲伏下來,在色彩斑斕的叢林中前進。在一千多次的SCP-ZH-835發生之後,鮮豔到不真實的叢林已經是地表上的常態。「是面具的功勞。」

也是835的功勞。當她發現臉上的面具能夠讓自己「借用」她所接觸到的奇術能力時,X博士,不,Xina終於明白,基金會將再也無法控制這個世界。打從藍綠色天光開始打亂地表秩序,她就開始策畫如何帶著025離開。白翼面具所展現的新能力只是讓這一切變得簡單許多。

現在,它是真正的魔法面具了。真是諷刺。我花了那麼多唇舌澄清它沒有魔力,到頭來我還得用上它離開這個地方。

經過一陣摸索,她在山林另一端的小路上找到了預定的吉普車。她的兩個同夥,Reinhard研究員與D-9325搖下車窗,準備將卡比1少女與雪花貓載往基金會無法掌握的新大地。


繁盛

44

Surge主任坐倒在血泊之中,分不清楚那些是自己的,哪些是SCP-ZH-610噴出的血液。他往自己的左臂注射名為Analkoxab的抗欲肉抗體藥物,避免自己被欲肉體的有害物質感染。他還站不起來,傷勢跟連續搏鬥的疲憊讓他幾乎無法負荷。在兩公尺外,陪伴他十多年的雙叉戟已經斷成兩截,戟端緊插刺著趴在地上,才剛失去生命跡象的ZH-610感染者。

地板在燃燒。警報聲與紅色的警告燈光終於止息。Site-ZH-44的維安主任攙扶著柱子上的的管線爬了起來。其他人呢?

他不知道自己在這裡花了多少時間抵抗那些欲肉體,可能是五分鐘,也可能是兩個鐘頭。幾個小時前,當最近的一次ZH-835事件發生後,收容間裡最後一份SCP-ZH-610樣本突然自發性地活化,隨後高速地增生、擴散、感染了該樓層裡面的所有人。D級人員、行政人員、研究員。這些人的軀體被紅色與紫色的瘤塊殖民,異常的管腔噴出酸液,多餘的肢體如海葵的觸手般猖獗地輻散。受感染者的眼神發直,宛如已經死去,徒留自己的肉身作為別人操控的傀儡。

他們沒有發出電影裡面的喪屍嘶吼,也沒有痛苦淒厲的叫聲。當警報響起,收容失效的樓層被封鎖後,彈藥聲與軟硬組織的破裂聲組成了清除行動的唯一旋律。Surge拔起斷裂的雙叉戟頭,他認出趴臥在血海中的那位研究員。他是一名很好的員工,曾經在重要關頭察覺了545身上的寄生蟲危害。

天地良心啊……我們,又少了多少人?

以生物科學與醫藥研究聞名的ZH-44站並沒有因為835的降臨而跟著繁盛。伴隨著生態與奇術大爆發而來的,是站內大量生物性項目的失序、每日持續增加的收容措施需求、以及不堪環境壓力而選擇離開的員工(無論是離開基金會或是離開世間)。Surge低著頭,撐著一旁的櫃子。冷汗流經眼角帶走了某些水分,滴入地上的一灘黑池。

這座垂直的地下碉堡曾經是ZH分部在海岸山脈2的驕傲核心,現在卻被它企圖監控的自然母神反噬——一片厚重濃密的野林完全遮蔽了地表的站點出入口,連一絲陽光都無法滲入,欲肉系實體與古老的原始鬼神則在地表遊蕩,侵襲任何在林中活動的人員。

碉堡成為活墳。在今日的44站,每一天都是一場與生命之神的賭局。負傷的站點主任朝向燈光閃爍的升降梯走去,他需要更多人手來確認樓層中是否還有不幸的倖存者。



揚升

01

Site-ZH-100啟用的那天,3E-093感覺不到一絲喜悅。考量到這個設施的啟用前提,這並不奇怪,卻仍然令人悲傷。

悲傷的幫助有限。把屁股抬起來幹活吧。 9號司令向自己說道,離開瞭望台。這裡大約五層樓高,足以俯瞰像是軍營一樣的拓殖區域。這個站點被設定在ZH分部範圍內發生K級情境後才會被啟動,在SCP-ZH-835造成帷幕破碎之後,Site-ZH-100便「降落」在台灣中部的某個郊區,成為ZH分部的災難管控中樞。除了站點主體之外,許多的避難所、機能用地與拓殖設施也圍繞著100站展開。雖然Site-ZH-100主體被蓋得像一台船底卡在地下的外星戰艦,但除此之外的一切建設都像是二戰後的城鎮一樣樸實。

9號能從這裡看到遠方的台中市天際線,以及「都市叢林」如何覆蓋了整個市區的低矮建築。幾道濃煙在市區中冉冉升起,頭頂的藍色不及整個天穹的百分之一,儼然是片末日般的景象。

他努力不去想這件事。末日還沒結束,工作還要完成。

9號是外交司令。按照三垣的某份憲章所規範,3E-09將負責基金會各分部之間的協調,或是與不同國家的政府單位進行交涉。他曾經問過交棒給他的人:那麼關注組織呢?

這個愚蠢的問題在前任9號司令的笑容中被輕易化解:關注組織通常不由外交司令負責;其他的三垣司令,譬如收容司令或危機應變司令,將會執導相關的事情。

「但在不得不合作或談判的情況下,外交司令也必須出面。」前輩的話語在腦海中響起。「那表示我們在這個回合中並不強勢,所以需要借用我們的智慧。」

並不強勢。這個描述在眼前聽來尤其諷刺。9號知道基金會與其他組織可能保持亦敵亦友的關係,但通常都能夠憑藉自己的意願做出抉擇。他從來沒有想過,在自己的任期裡面,議會必須要戰戰兢兢地,被迫地,去和一個新生的異常團體談和。9號在走向機棚的過程中與自己僅存的一位祕書碰面,他們曾經是同個單位認識的摯友,互動上從來不像長官與下屬。

「在暖機。大概十分鐘後出發。」他的秘書把最終版本的策略書遞上。「你的領帶。」

「Aray to.4」9號接過資料,給自己喬了喬西裝,保持對稱。「81站那邊的狀況怎麼樣?」他們起步,走往室外。

「最後一次通聯紀錄是昨天。R號主任似乎還是沒有回到船上。101的狀況很……不妙。」秘書回答。

9號裝作不在意,但他知道這招瞞不過老友,他太了解我了。「1985有甚麼變動嗎?」

「周邊的龍葵越長越多了。還有一些直接佔據了枯掉的根部。」

9號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我會努力。」他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對方回以委婉的微笑,拍拍他的肩膀。他們接過MTF隊員提供的頭盔,一路走到站點西方的空地,直升機的螺旋槳聲音越來越大,直至震耳欲聾的程度。在軍用直升機入口旁邊,一位古銅膚色的嬌小女子站著,似乎在等待9號司令與秘書的到來。

「我們沒有更好的交通方式了,但配上了盡可能多的彈藥。」3E-01透過頭盔與他們說話,即便直升機的噪音仍然讓他們幾乎聽不清楚1號的發言。「外交司令,幫我們捎回佳音。」

他們向ZH分部的領袖敬禮致意,隨後踏上了直升機。兩位維安人員護送1號離開。螺旋槳正在瘋狂轉動著,似乎迫不及待要掙脫囚禁它太久的地面。

「各位長官,您正在搭乘001號三垣航空,本航班由台中飛往花蓮,如遭遇亂流或怪物襲擊,還請見諒!」頭盔裡傳來機動特遣隊駕駛員的玩笑,他們都笑了,一方面也是為了安撫心中的不安。

直升機起飛,狂風吹亂了方圓五十公尺內的一切,並且朝著灰色的雲國揚升而去。這段航程應該相對安全,因為他們還沒看過具有飛行能力的欲肉生物體。不過,天空中棲息著多少神性實體,又有哪些抱有惡意,則幾乎完全是未定之數。

飛離台中市,9號的眼角瞥見了底下的一團巨大紅色陰影,緊緊攀附著台中市的一座摩天大樓。他強迫自己停止思考基金會要怎麼面對那樣的存在,在腦海模擬自己等等要如何面對一群就地封神的阿美族巫師,說服他們與逐漸衰弱的基金會進行合作,並且活著回來。


王權

002

燦化者,往日的蟄鳴者,又稱蓬萊之子、立鯨的守護者、福爾摩沙的獨角獸、SCP-ZH-002,踩於奇萊北峰的九霄彩雲之上,環顧在祂治下的群山、群民、群靈。絢爛的虹光在祂的四周無窮地發散又消逝,曾經是各種獸皮與鱗片的肌膚,如今鋪上了由母親親手打造的毛髮,每一根吹散的毛髮都能自成一個物種。與身軀等長的尾巴如少女的成束秀髮在空中自然飛散,金黃色與藍綠色的髮束交織成歌。燦化者在空中躍起,仰頭翻了個身,下一秒便在擎天崗的草原佇立。

祂的雙瞳眼掃視著焦黑又鮮紅的大地。這個地方被血肉構成的可憎之靈所佔據,自稱飢餓者的日之子與白蟲產生了聯會,締結於汙穢而強大的敵神。敵神。可憎又可怖的存在,源於星辰與虛空的間隙,在天穹發祥之際竊用了母親賦予的大能,使血肉與瘟病的汙穢魔物在大地上漫遊。

燦化者的犄角發出比平常更強的藍色光輝,一聲不屬於凡間的嚎叫落下,祂便滅除所有靠近祂百尺之內的肉魔。燦化者奔騰過整個草原,如同發光的劍刃斬斷壞死的臭疽,遍及半個山頭的腥紅怪物便悉數不復存在。

為了燦化登神,蟄鳴者默默等待了七千年。

而今王權已經降臨。在新世界的海洋邊陲,立鯨的守護者在無人見證之下稱王。當神格的演進終於完成,燦化者將會履行祂的任務,剷除繁盛大地的敵人:那些不潔血肉的締結者,以及監禁母親彩悅的囚錮者。那是祂的職責,祂的天命。


月牙逐漸西沉。在野性與奇蹟繁盛之時,演進將會持續下去。



燦藍神穹Azure Skydome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