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瞬即逝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人物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4+x

西元4724年,被稱為「奇蹟宣言」的公開記者會於大西洋聯邦大城華盛約的宇宙探索機構中心舉辦,長達一千三百年的探索計畫正式結束,發言人站在演講臺上,對全世界宣布這項就連戰時都不曾關閉的全球聯合計畫得到的成果。

他清了清喉嚨,看向鏡頭,手指緊張的捏著袖角,在看見直播倒數後,他深吸一口氣,讓自己鎮靜下來,向全球民眾宣布這項消息:「我很抱歉,顯然我們是孤獨的。」

為了探尋宇宙中地球生命外的文明是否存在,千年前數百個國家聯合成立宇宙探索機構,試圖證明人類不是孤獨的智慧生物,後來,智慧生物簡化為生物,生物又簡化為跡象。千年後,人類的國家數量在數次世界大戰後整合至七,人類探險隊的足跡終於踏遍宇宙,從遙遠的這一端到遙遠的另一端,一次又一次的回報與再探索,最終,他們得面對計畫得不到預期成果的現實。

發言人盡力無視在場所有反應,看著講稿繼續說:「我們已經找遍整個宇宙,尚未探索的區域少之又少,發現其他生命的機率從數百年前的極高降為無數個零在點後疊加的極低,你甚至可以說是零,不存在,我想人類只能接受這個事實,然後,努力的活下去,珍惜這份宇宙中的奇蹟。」

「是的,我們是絕無僅有,宇宙中唯一的奇蹟。」

記者會禁止發問,直播關閉。

來自埃及帝國瓦芬城的費米迪·比嘉正在工作,他透過植入腦門的晶片目睹整場直播——通常他們上班時,晶片的娛樂功能會被辦公室的訊號鎖起來,謝天謝地,這場直播被分類在教育和告知,而不是娛樂,他可不想在午休時才發現自己落在這個大話題後頭,他敢保證,除了他以外還有其他人也在看這場直播,例如剛才突然撞到桌角的崔諾。

比起工作,費米迪更在乎自己能不能跟上同儕的話題與時下的潮流。「費米,永遠不要脫離人潮」他的曾祖父在見到他時總是用粗糙的聲音提醒他。曾祖父今年已經一百八十二歲了,在平均死亡年齡為一百五十歲的現代,曾祖父老的顯眼,曾經參與過內戰的祖父相當忌諱脫隊這件事。

「如果我當時沒有和我的隊友們分開,赫蒂就不會死了。」

赫蒂是曾祖母的名字,然而赫蒂死於化學廠大火,那已經是內戰結束後的很多年,沒有人知道曾祖父為什麼會把兩件事連結上,只能歸咎他已經老到腦子不清楚,又老到無法負荷現有的治療方式。

費米迪不討厭曾祖父的口頭禪,事實上他認為很有道理,跟隨大多數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行為,說的直接一點,如果真的發生不幸的事,至少你不會是唯一遭難的人。聽起來很懦弱,但是一個能讓生活容易一點的準則。

據說曾祖父反對叔叔從事宇宙探索的相關工作時,叔叔就是用「大家現在都幹這個」來說服曾祖父的。

費米迪畢業後進到瓦芬城知名的仿生機器公司上班,選擇這間公司無疑是因為它是眾多人口中的最佳選擇。公司主要的銷售產品是仿生寵物,比真正的動物便宜好照顧,又能客製化外型。仿生寵物一直是熱門話題,公司還想要研發飛龍這種幻想生物,但飛龍的消息自五年前的發表大會公布後再無下文。

費米迪的手指敲著鍵盤,在幫顧客處理好換貨需求後終於等到午休時間,費米迪一向在上班的路上向賣三明治的小販買豆製炸魚三明治作為午餐,他拿著三明治走到休息區——老闆不允許他們在辦公桌吃飯——早一步抵達的同事們從敞開的外送窗接走無人機送來的外賣,崔諾瞧費米迪走進來後朝他禮貌的笑了笑,崔諾通常不這麼做,也許是被目擊撞到桌子的尷尬才讓崔諾做出這個決定。

費米迪跟崔諾不太熟,但他認為單純笑回去只會讓氣氛尷尬,於是主動開了話題:「你也看直播了?」

周圍的雜音頓時消失,緊接著是掀翻屋頂的討論聲量,作為組長的安溫雙手拍在桌面上,大家的午餐被震的移動,她開口對宇宙探索機構一陣怒斥:「他們肯定早就知道外面什麼也沒有,卻還是一直用各種消息釣錢,裡面到底有幾個認真做事的?以前那些『疑似』、『有機會』都是他們的話術,整個地球養這群人花了多少資源?」

「組長你冷靜點,全球最專業的學者和太空人組成的機構怎麼可能就這樣耍了全人類整整十三個世紀。」崔諾試圖緩頰,「他們都是菁英中的菁英,對宇宙的調查也一直有新的報告公開,也有很多厲害的業界人士盯著他們……任何差錯都瞞不住。」

「啊,這部分我也贊同安溫的想法,這種事在歷史上發生過吧?」伊森往他的健康餐裡灑了額外的調養藥粉,「但我覺得應該是第十八次世界大戰時,全球網路損毀造成的文明斷層,讓探索機構找到法子騙錢,當時全世界混亂到停戰時,給他們的研究資金也沒有缺吧?雖然減少了。」

「如果縮短到三百年前的話,機構被架空成釣錢幌子的機率又更可信了。」安溫贊同的點頭,「上次公投時,我就是支持降低機構經費的那一派,雖然反對派還是贏了,但支持派的聲量也不小,這次的報告足夠把他們趕下台……」

另一道聲音插入話題:「如果真的是釣錢的幌子,怎麼可能成功被解散,會改個名號繼續撈錢吧,例如繼續擴展外星移民計畫。」

盧爾貝卡走進休息室,接受生殖改造的她不需要進食,只需要定期注射營養液,但辦公室在午休時間太空蕩,她還是會來休息室和大家坐在一起。她看見費米迪手裡的三明治,「喔」了一聲後說:「那是雷夫手工三明治店的豆製炸魚三明治吧?我接受改造前也吃過,味道不錯,但跟真正的炸魚比起來還是差遠了。」

「我就是嫌棄你這副有錢人的嘴臉。」離她最近的伊森撇了撇嘴,「那下次業績達標的時候,你請大家去高級餐廳吃真正的魚吧。」

「我是可以請,但也要業績有達標。」盧爾貝卡兩手一攤,「我聽到部長打算把我們組的業績門檻提高。」

盧爾貝卡的情報引來哀嚎,費米迪突然覺得手裡的三明治沒有往常那麼好吃了。見大家情緒低落,埋著金屬的手掌拍了幾下,發出普通人拍手時不會出現的怪聲,盧爾貝卡將話題繞回直播,並指向費米迪:「你覺得呢?費米迪。你支持哪個論點?」

再度成為焦點的費米迪放下三明治,與大家的意見不完全一致讓他眼神飄移,但他這次選擇照實說出想法:「呃、我是『他們真的盡力了』的那一派,我叔叔很喜歡研究天文,每次回老家都會聽他說這些事,他好像也在機構裡當過助理的樣子。你呢?盧爾貝卡。」

「我算是你們意見的總和吧。」盧爾貝卡找了座位坐下,「我認為他們其實有發現外星生命的存在,但由於不明的原因而選擇不公開,也許他們做了神秘的交易,然後欺騙大眾他們一無所獲,未來會將機構轉型,繼續撈錢。」

「看來你才是我們之中最擅長搞陰謀論的。」伊森挖起一大勺蔬菜泥,「你可以順便編個陰謀論讓部長不要提高業績門檻嗎?」

「我的業務範圍不包含製造奇蹟。」

眾人安靜的吃了一段時間的午餐,除了盧爾貝卡,她在讀新聞。費米迪回味著直播的內容,發言人的開場白迴盪在他腦中無法揮散。

人類是孤獨的。他對天空之外的所有想像全被現實粉碎,投擲的石子不會落地、吶喊沒有回音,人類窮極所有試圖證明自己並非唯一,卻反倒證明自己就是那個唯一。人類是孤獨的。

費米迪恍著神嚥下最後一口三明治和安溫不想吃而趁他沒注意放到上面的青椒絲。

看費米迪完全沒發現三明治多了平時沒有的味道,安溫於心不忍,把餐後的飲料推過去送給他,同時向旁人說道:「費米迪比前年公司周年慶抽獎時,沒抽到北極海聯邦十日遊還要失落,那次他可是為了得到更多抽獎券而連續加班好幾週拉業積……他原來這麼期待有外星人。」

「對生活少一份期望,這麼失落也不奇怪。」崔諾暫時放下筷子,「如果培養新的興趣,也許很快就會忘了。」

「我可以明白他的失落,同時不太能體會。」盧爾貝卡頭也不抬,繼續用腦門晶片讀新聞,「實際上,我們一直是以外星人不存在的方式生活,等一開始的震撼過去,就會繼續過平常的日子了。」

「說得也是,只是天空之上的世界比我們想的更空蕩而已。」崔諾重新拾起筷子,夾起特地留在最後享用的烤肉排,趕在午休時間結束前吃完午餐。


隔天就是假日,不禁讓人懷疑宇宙探索機構選擇假日前公佈消息的用意,費米迪和家人約好要回去為叔叔過生日,一早就回到位於瓦芬城城郊老家,鑒於生日宴是傍晚舉行,他原本打算中午過後才回去,不過想到叔叔可能因為前一天的新聞而失落,他決定早一點回去。

車程不久,費米迪除了生日禮物和出門會用到的必需品以外什麼都沒帶,家人們知道他要回家,一定會幫他把閒置的房間收拾好。他跳下列車,依照記憶順著走過上千次的小徑,順利抵達比嘉家族的白色宅邸。受惠於曾祖父是內戰退役軍官的身份,比嘉家族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面積不大,但蓋一棟屬於家族的宅邸綽綽有餘,自從費米迪搬到城中心狹小的單人公寓後,他每次回老家都會對祖父心懷感激。

坐在門口吹風的達拉伊·比嘉是第一個發現費米迪的人,他蓄著一大把鬍子,鬍子中段綁了一條藍色蝴蝶結,讓嚴肅的形象多了幾分滑稽,他正是費米迪熱愛天文的叔叔,今天的壽星。達拉伊在附近開了一間專門賣烤餅的餐廳,生日的他大方的讓所有員工放了一天假,自己則坐在家門的階梯看看有哪些人回來祝他生日快樂。

他早就從賓客名單看到有誰回來生日宴,然而這無法阻擋他坐在門口盯著所有路人的行動。

「費米,你這麼早就回來了?我以為我要到中午才會看到你。」

達拉伊扶著門廊的欄杆起身,笑著給費米迪一個熱情的擁抱,見叔叔精神抖擻,費米迪懸著的心也安定下來,同樣笑著拍了拍叔叔的背:「生日快樂,我看到你把壽星緞帶拿出來用了。」

「我的寶貝女兒送我的第一個生日禮物,我當然要每年都拿出來用。」

生日禮物。

費米迪瞄了一眼提袋裡用星星包裝紙包裹的大箱子,由衷希望裡面的禮物不會讓達拉伊叔叔觸景傷情。費米迪他視線躲不過在市場裡經驗老道的達拉伊叔叔,他沒有急著索取禮物,「喔」了一聲,笑著說:「你快進去吧,廚房裡忙著煮菜,他們不讓我這個壽星幫忙,你不會煮飯但可以可以進去幫他們試試味道。」

費米迪通過身份驗證進到屋內,還沒關上的門外傳來達拉伊叔叔招呼其他人的聲音:「普希娜,我沒有想到你會為了我的生日特地從國外飛回來!」

「可是我上個月就傳訊息說我會回……」沒聽出達拉伊叔叔在跟她開玩笑的普希娜堂妹疑問的聲音被關閉的門擋在外面。

從廚房出來迎接費米迪的是他的另一個堂妹,達拉伊叔叔的女兒米莎,她懷中捧著一大碗肉餡,左手正用力拌勻裡面的香料和絞肉。

「嘿,費米迪,你可以把禮物放在大桌子上。」

空不出手的米莎朝客廳的大圓桌揚了揚下巴,費米迪看過去,各種以星星、幽浮、太空船為主題的包裝紙盒在桌上疊成一座小山,該說達拉伊叔叔的喜好太過明顯,還是該說達拉伊叔叔的喜好在這敏感的時間點過於刺眼,他只能希望沒有外星人的消息不會削減達拉伊叔叔對外太空的熱情,否則大家今天都要圍觀達拉伊叔叔拆禮物拆的越來越難過,生日派對不該出現這種事。

幸好費米迪——或者說全家人——擔心的事沒有發生,豐盛的晚餐後,達拉伊叔叔開心的拆開包裝紙,拿出各種探測星空的儀器或是宇宙題材作品的珍藏版,他樂呵呵的笑著,雙頰因為喜悅而漾出紅暈,並同意家族裡年紀尚小愛玩鬧的孩子們在他的鬍子上貼發光星星。

歡笑持續到深夜,隔天是不需要早起工作上學的假日,這讓大家盡情的發洩平時的壓力,何況人數眾多的比嘉家族難得能在非重要節慶的日子齊聚這麼多人,圓桌上突然開始以下次新年的家族旅遊目的地為頭獎,競爭起卡牌遊戲的最終贏家,不擅長這種遊戲的費米迪在第一輪就被掃地出局,贏他的是今年才剛上小學的姪子。

費米迪到廚房拿晚餐吃剩的糖糕安慰自己,當他端著盤子要走回客廳時,發現廚房窗外有不明光點在閃爍,仔細一看是達拉伊叔叔獨自坐在後院擺弄他視若珍寶的星象儀。

他從後門走出去,拉過一張凳子坐在達拉伊叔叔旁邊,看他調整星象儀的設定,熟練的改變中心座標和時間,半透明的星海在前方的空地展開,費米迪不需要詢問就知道叔叔現在展示的是太陽系,代表地球的光球閃爍著耀眼的白光,其他行星的光亮顯得黯淡。

今晚的天空飄著雲層,這是他們唯一能窺見星星的方法。

「我從沒想過探索計劃會在我們這個世代結束。」

「……叔叔,你很難過嗎?」

「難過?不,我很開心,費米。我們親眼見證一項宏遠計劃的結束,這是我們之前的上百個世代都沒機會見到的景色。」晚上的涼風讓達拉伊叔叔搓了搓手,「我年輕時就在探索機構工作,只是個小助理,但我以曾經身為這個計劃的一份子為榮。」

他沒有記錯,叔叔真的在探索機構工作過。飄渺的童年記憶受到肯定,但這讓費米迪心中冒出另一個疑問:「叔叔,你這麼喜歡探索計劃,為什麼會離開那裡,回來開烤餅店?」

「因為我更愛這個家。」達拉伊叔叔摸了摸鬍子上的蝴蝶結,「我當時和你嬸嬸一起住在華盛約,研究中心的工作很忙,我沒有很多時間可以陪她,我知道她想搬回瓦芬生活,華盛約的步調太緊湊,她適應的不好,所以當她懷上米莎時,我們覺得這是個搬回來的好機會。開羅分部曾邀請我調去那裡,但我認為我真正的歸宿在瓦芬。」

接著他摸摸身邊閃爍金屬光澤的星象儀:「而且,我在瓦芬城也能繼續看我喜歡的天空,我被我最愛的人事物們包圍,辭去那份工作是我做過最好的選擇。」

「所以……你真的沒有因為昨天的新聞難過嗎?」

「好吧,還是有一點難過。」達拉伊叔叔笑出聲,用拇指和食指捏出一段小小的距離,「往好處想,我們不用再擔心拍外星人電影會得罪某天突然出現的外星文明了。」

費米迪也跟著笑出來,他把糖糕切成兩份和達拉伊叔叔分享,達拉伊叔叔嚼著家人的好手藝,反過來問:「你對這件事的看法如何?」

「失望吧,整個宇宙只有人類文明,聽起來很孤獨。」費米迪想到盧爾貝卡的論點,接著分享,「我的同事覺得探索機構其實有找到外星人,只是選擇隱瞞消息。」

「有趣的想法,有很多人都這麼認為——你今天看新聞了嗎?費米。」

「沒有。」

費米迪一整天都沉靜在生日派對的歡樂氛圍中,由於放假時不想被打擾,他把腦門晶片內主動推送新聞的功能關閉了,達拉伊叔叔突然提起這件事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當他要打開新聞版面時,叔叔制止了他。

「也許你該等到明天起床精神好一點的時候再讀。」吃完糖糕的達拉伊叔叔收起星象儀,打算去休息了,「你要記得,人類不孤獨,人類還有彼此呢,費米。」

費米迪從小就很尊敬達拉伊叔叔,他打消的新聞的想法,幫達拉伊叔叔把星象儀搬進車庫後,獨自坐在後院看了一會兒天空,天空另一端不會有人類以外的生命嘗試回望,片刻後他回到自己的臥室安穩的睡到隔天,才被姪子玩鬧的聲音喚醒。他在刷牙時打開新聞版面看看達拉伊叔叔昨天遮掩著不讓他立刻看的消息。

就像安溫說的那樣,這些年質疑探索機構的聲音不在少數,不只埃及帝國,全球七國在比嘉家族為達拉伊慶生時,紛紛出現抗議浪潮,多數人對探索機構的報告不買帳,質疑他們隱瞞事實或是騙取稅金,媒體將這件事稱為人類史上最大的騙局,費米迪很肯定自己在瓦芬城的抗議現場直播裡看到安溫和伊森的身影。

「看來會鬧上好一陣子。」達拉伊叔叔坐在電視前拿烤硬的吐司邊沾咖啡吃,「探索機構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他們會按照以前的做法把事情處理好。」

「以前的做法?」

「等著風波被更大的風波蓋掉。」他給費米迪倒了一杯咖啡,「人們很健忘,只要探索機構站穩自己的立場,發覺質疑沒什麼效果、也沒有實際能拿出來質疑的證據後,人們就會把注意力轉到其他事情上。」

「可是,這次的事情很重要吧,會出現在歷史課本的那種大事,真的會這樣過去嗎?」

「當然會過去。人類忘記的事遠比做過的事更多。」

達拉伊露出某種狡黠的笑容,和往常貌似嚴肅實則和善的神色對比甚大,讓費米迪一時失神。

費米迪想到在抗議現場的同事們,想到各地響應的人群,宇宙的發掘成果使他深感孤獨,人潮的因為同一件事湧動使他熱血沸騰,他容易被事情帶動情緒,尤其是曾祖父掛在嘴邊的「跟著人潮走」總是在他腦海裡冒著泡泡,提醒他別忘了長輩的教誨。

「也許我該……」去參與抗議?

普希娜抱著枕頭蜷縮在沙發上,看著抗議新聞打了哈欠,在其他兩位觀眾的允許下接連轉了幾次台,發現新聞都在講抗議與前天的「奇蹟宣言」後,她跳過所有新聞與政論節目,停在電影頻道。

那是一部老電影,兒子被軍隊徵召前往戰況緊迫的前線,臥病在床的老父親握著兒子的手,顫巍巍的道:「我希望你不用去……」

臺詞與現實的對話重疊,達拉伊對費米迪說:「我希望你不要參與這件事,費米。」

螢幕裡的兒子與沙發上的費米迪同時抬起頭,看向他們生命中重要的長輩。

「別參加抗議,費米。」他沒有看著費米迪,彷彿不是在和他說話,然而他的每一句話都像是看透費米迪的想法,「我知道你很相信爺爺說的那套『跟著人潮走』,儘管你認為自己遵循著這個道理生活,通常我不會有意見,唯獨這件事,你不能用這條道理看待。」

「為什麼?會很危險嗎?」

「抗議不可以是因為別人都在做所以才想跟著做的事。」達拉伊用力地戳了費米迪的額頭,「你連自己對這件事的想法都模模糊糊的,等你想清楚再說。」

有道理嗎?有道理。而且比起曾祖父,他更喜歡叔叔。費米迪摸摸額頭,打消和安溫與伊森去參加抗議的念頭。

「但是,叔叔,你為什麼這麼清楚探索機構這次也會像以前一樣?這次的狀況不能和以前發生的任何事相比。」

達拉伊放下咖啡杯,裡面的咖啡已經空了,只剩下一點沒有溶解的砂糖,他嘆了口氣:「因為我以前為他們工作,費米,我最了解流程了。」

費米迪直到隔日才離開老家,準備直接搭列車去公司上班,路途不會經過他平時午餐的三明治店,達拉伊叔叔給他打包了昨晚吃剩的家常菜和早上才做好的烤餅當作午餐,出門前又再度向他重申「先自己好好思考」的重要性。

車窗外的景色變化的很快,從住宅區一下變成相隔此地與商業區的尼羅河,樓層開始增高,住宅區的靜謐和遠處的滾滾黃沙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科技覆蓋的銀白世界,無數的機械儀在半空中飛來飛去,穿過指定的軌道前往目的地,接著列車停靠在瓦芬城的觀光中心,懸浮金字塔,巨大的黃金金字塔恆速旋轉,不受旋轉影響的內部是新建的博物館,專門展示各國歸還的文物。

列車繼續行駛,抵達瓦芬城的商業中心,費米迪的公司就在這一站,他發覺在這裡下車的人比自己記憶中少了許多,他沒有起疑的時間,當他走出車站時就得到解答,新聞中的抗議人潮包圍列車廣場,人車難以通行。費米迪的喉嚨哽了哽,考慮今天不要去上班,他實在無法保證自己能安然無恙的穿過如此大量的人潮,但想到他珍貴的全勤獎金,費米迪還是用盡全力的在遲到前一分鐘進到辦公室。

小組制的辦公室很冷清,和他發現沒有人在商業中心下車一樣,安溫和伊森的位置是空的,崔諾的位置也是空的,盧爾貝卡聽見開門聲後轉動辦公椅對他揮揮手。

「早安,費米迪,今天辦公室只有我們兩個人,崔諾說塞車太嚴重直接請假,安溫和伊森跑去抗議了,你有在前幾天的新聞裡看到他們嗎?」

「……有,我看到了。」費米迪對安溫和伊森的去向不太訝異,崔諾請假的原因是他親眼見證外面的人潮,相當合理。

不過,同樣質疑研究機構的盧爾貝卡沒有選擇去參加抗議嗎?他以為盧爾貝卡也是反對研究機構的那一方。

「我能看出你在想什麼,費米迪。」盧爾貝卡推著懸浮椅子滑到費米迪面前,「你在想我為什麼沒去,答案是我不想人擠人,我才剛做完新的改造,不打算拿還沒適應好的內臟去冒險。」

盧爾貝卡為什麼——

「你現在在想為什麼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別擔心,不是讀心術,科技還沒有進步到這個程度,只是你想說的都展現在你的表情上。」

費米迪閉上嘴巴,他考慮用手擋住臉,但那太愚蠢了,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把午餐放在旁邊,強壯鎮靜的打開電腦:「我們該工作了,部長喜歡從監視器偷看我們在做什麼。」

盧爾貝卡繼續推著辦公椅肆無忌憚的轉圈:「部長今天沒空,他和老闆還有幾個董事去開會了。」

「開會,什麼會需要這些人一起出現?」

「探索計劃有向公司收購一些仿生寵物陪太空人度過航行的時間,可能探索計劃的結束對公司影響很大吧。」他依舊轉著圈,好像不會頭暈,「但不是非常大的影響,就像這場探索機構帶來的風波一樣,很快就會結束,我聽說法老已經和各國首領開會討論探索機構的事了。」

聽到部長不在讓費米迪安心許多,他想著盧爾貝卡的話,很確定今早的新聞沒有提到任何關於法老與各國首領的會議,盧爾貝卡為何會如此篤定的說出這樣的話讓費米迪十分好奇,他不敢做出太多猜想,於是以她提到的另一件事作為話題的銜接:「我叔叔也說這件事很快就會平息,他說探索機構會像以前一樣放著不管。」

盧爾貝卡停止旋轉,藍色的眼珠疑似在發光,費米迪覺得是她接受的部分改造造成的效果。她笑了一聲:「我第一次聽到你的名字時就想問你了,你認識達拉伊·比嘉嗎?」

費米迪驚訝的點頭:「那是我叔叔。你認識他嗎?」

「我跟達拉伊是同學,我們都在瓦芬長大,一起在開羅讀大學,他去華盛約工作後我們就沒聯絡了。」盧爾貝卡說,「聽起來他還是跟以前一樣,他過得還好嗎?我猜他一定和貝瑟奧拉結婚了,大學時他們就很相愛。」

「啊、對……他很好。」

費米迪不敢相信盧爾貝卡是達拉伊叔叔的同學,盧爾貝卡的年紀看起來和他一樣大,甚至更年輕,費米迪沒有看過盧爾貝卡的檔案,同事們為她慶生時也沒有著重在她是過幾歲生日……她接受的生殖改造一定包含外表的年輕化。

「你想要達拉伊叔叔的聯絡方式嗎?我可以把他的……」

「沒關係,他八成不想見到我。」盧爾貝卡接收到費米迪疑惑又不敢問的表情,主動說下去,「你叔叔是個很聰明的好人,這點你一定深有體會。我們在大學畢業前產生意見上的分歧,後來他去華盛約,而我去土星基地當了幾年的分析師。」

「意見上的分歧?」

盧爾貝卡反坐在椅子上,雙手交疊壓著椅背,費米迪覺得她眼中的光更亮了。

「這樣說吧,費米迪。你叔叔在華盛約的工作不只是探索機構的助理,他可是跟我一樣優秀的人才。」

盧爾貝卡沒有留給費米迪繼續問下去的機會,她邁著一雙長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拎起皮包朝他回眸並揮了揮手,塗著紫色唇膏的嘴唇勾起弧度:「反正部長不會盯著我們,我就翹班了。我有訂一個月後的高級餐廳,二十五日,五個人,記得穿正裝。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我請客。」

「等等,盧爾貝卡,你說叔叔的工作不是助手是什麼意——」

費米迪被留在辦公室裡,挽留的手懸在半空中,他愣了一會兒,不知道該先聯絡叔叔還是開始今天的工作。窗外透進來的光線變少了,一層厚重的烏雲不知何時蓋住天開,他想到氣象預報的確提過今天早上可能會下一場短暫的小雨,大廈的玻璃沾著斜斜的雨滴,當費米迪接到第一通廠商的聯絡電話時,外頭的雨勢開始增強,抗議的人潮被強勢的雨水摀住口鼻。

費米迪在午休時打給達拉伊叔叔,叔叔對盧爾貝卡提到的事同樣表示困惑,對親人的信任勝過同事,他猜想盧爾貝卡可能是誤會了什麼事,畢竟她和叔叔很多年沒有聯繫,出現這種資訊誤差是難免的情況。當他掛上電話吃完午餐,外面的雨也停了,下的比預報的時間更久。


一個月的時間過得很快,雖然時間飛逝但這段時間足夠很多事發生與結束,安溫和伊森在抗議活動裡一拍即合開始談起辦公室戀愛。抗議活動在法老與各國領袖發表聯合聲明表示信任探索機構所為,並公開所有探索報告後平息。探索機構不曾主動發表任何聲明,直到盧爾貝卡請大家去高級餐廳吃真正的魚的那天早上,探索機構才再度召開記者會,宣布階段性任務結束,將改變研究方向,持續為人類移居至其他星球生活而努力。

今晚同時也是費米迪工作的公司久違的產品發表會,不過身為小職員的他們不需要到會場支援,更何況,他們早就預定好餐廳的位置。

高級餐廳裡燈光昏暗暗——盧爾貝卡說這叫氛圍——五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覽瓦芬城的夜景,在他們的角度還能看到夜間依舊閃閃發光的懸浮金字塔。侍者為他們端上主菜,盧爾貝卡在一個月前說要請客的真正的魚肉。

「所以,這就是真正的魚的味道。」伊森用叉子戳著盤子裡的魚肉,「我覺得和豆製魚吃起來差不多。」

安溫津津有味的切盤子裡的魚肉,沾上旁邊的各種佐料放進口中:「我覺得吃起來比較香……盧爾貝卡,你不是只能注射營養液嗎?」

同樣在切魚肉的盧爾貝卡笑了一聲:「誰說我不能吃東西?我只是嫌每天都要吃飯很麻煩才做生殖改造,我的身體還是能消化少量的食物。」

崔諾在用腦門晶片關注喜歡的歌手的緋聞,切了一口魚但遲遲沒有放進口中。

吃前菜時還在分心偷看奇蹟宣言相關討論的費米迪認真咀嚼魚肉,在心裡同意安溫的想法,真正的魚肉比豆製魚美味多了,味道鮮美,口感比豆製魚軟嫩,還有屬於魚肉的清香,他把盤子裡的每一種調料都搭配一輪,好吃的讓他頻頻點頭。

「費米迪,你叔叔最近很忙吧?」

被點名的費米迪暫時放下刀叉,盧爾貝卡正看著他。費米迪吞下口中的魚肉,點頭:「叔叔好像在忙開分店的事情,米莎——她是達拉伊叔叔的女兒——說他去開羅跟合夥人開會了。」

「開羅,我想也是。」盧爾貝卡莫名的笑了笑,繼續處理盤子裡的魚肉。

費米迪對盧爾貝卡奇怪的態度感到困惑,考慮到今天這餐是她付錢,他選擇不追究。雖然他也覺得叔叔立刻把分店開到開羅實在太早了,盧爾貝卡應該也是這麼想。

坐在費米迪身旁的崔諾拿起白酒啜飲,隨即嗆了一大口,侍者急忙拿毛巾讓他擦拭、清理狼藉的桌面,崔諾咳著擺手表示自己沒事,同時擺出「打開分享訊號」的手勢,幾人紛紛打開訊號,接收到崔諾的腦門晶片正在顯示的內容,不是他們想像中歌星緋聞的娛樂新聞,而是他們公司發表會的新聞速報。

餐桌上安靜了數秒。

「別管外星人了。」盧爾貝卡興致勃勃的摸了摸下巴,「你們的飛龍想要紅色還是藍色?」

費米迪僅猶豫數秒便關閉奇蹟宣言的標籤頁,打開公司最新釋出的樣品圖,查看仿生飛龍提供的所有色系和客製選項,他已經開始想像放一隻飛龍在老家門口守門的模樣有多麼威武。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