驟雨棋法傳說初瞥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6+x
blank.png

他的電腦螢幕上是異視維基的頁面。

在基金會深藏地下的辦公室裡,坐在當中一隅的棕髮少女推了一下黑框眼鏡,尋找著帷幕以外的人試圖瞥見彼方並由此書寫的傳聞。

這一次接到的任務是對異視維基進行隨機監察Arbitrary Surveillance。曹閾蝶可以隨意選擇論壇裡的討論串並閱覽當中的發言與回應,不過他並沒有得到在異視維基發言的權限——他並沒有獲准在那裡開帳戶回應,哪怕是用他個人的名義也不行,而是透過基金會提供的瀏覽器去閱覽論壇的內容。儘管如此,可以在辦公時間自由地瀏覽有興趣的內容,還可以順道為GOC的同伴轉達異視維基社群對異常世界的認知,好為換來同僚愛戴與前輩青睞的一刻鋪路。這任務大概還算輕鬆吧?

paleodatalogy 12/11/2022 (Sun) 04:26:20 #21156723


最近在一個國際象棋的網路平台裡有一個帳戶一出場就開始吊打它所遇過的所有棋手,甚至是當中實力數一數二的棋士都敗了在它的手上。

到後來發現它背後下棋的原來是一個人工智慧,是為了測試性能而在那裡註冊的,更妙的是所有遇過它的棋手都不約而同地說它的棋法「就像驟雨那樣」,你會清楚看得出它在那一刻是處於攻勢還是處於守勢,像驟雨那樣在有雨與無雨之間頻繁切換,但無論是攻還是守,都不會找得到它的破綻,所有的犧牲都恰到好處,攻得無情,守得無漏,彷彿在國際象棋界當中,再無如此嘹亮的呼喚。

最近幾年的確是有不少超越人類的人工智慧突然在不同的棋類遊戲出現沒錯,可只有這個可以讓所有對過局的棋手都用同樣的詞語來評價它,大家覺得這會不會有超自然力量的介入?

arkhamchess 12/11/2022 (Sun) 04:52:09 #98278831


說到像驟雨的西洋棋法,我想起了在維多利亞時代有一個來自俄羅斯的西洋棋天才也有一種被地方報紙叫做「驟雨棋法」的棋風,在當時也是打遍全國無敵手。

他後來還有一對雙生女,還沒成年就失蹤了,原因眾說紛紜,更甚至有一個說法,說他們就是被那位天才為了找出可以擊敗世上所有棋士的方法,而成為與惡魔交易的祭品。

不過他的願望有沒有實現,那就不得而知了。至少他在世期間依然沒有對手,以至沒辦法驗證他的棋力有沒有隨之精進,也早在那對女兒出生之前就已經是這樣了。
只是,那位天才後來逐漸失去了所有的東西,就只剩下棋力沒有隨之衰退,直到他生命的最後幾天依然無敵於當世,最後他在瘋狂之中英年早逝,臨死也將自己的棋子抓緊在拳頭裡。

話雖如此,自從那對雙生女失蹤之後,當地就開始傳出關於他們的歌謠,當中最著名的一段大意是「棋賽時的驟雨都是他們的眼淚,那走不出棋盤的女孩子們,懇求蒼天為他們而流的眼淚」。

firmamentweeps 12/11/2022 (Sun) 06:09:15 #82634784


聽說研發那個人工智慧的工作室所在的城市不知怎麼的,在它面世之前幾個月驟雨特別多。回去想那些棋手都用的同一句評語,會不會就是那對雙胞胎的靈魂在那時得到感召而附身在這人工智慧之上,而在下棋的時候就被那些棋手感應到呢?

雖然說他所屬的學科泛戰術化部門並不是專門負責監察關注組織動向,但是眼前的工作除了讓他看見其他人的故事之外,就不知為甚麼顯得有點多餘。基金會固然沒有不知道這些消息的道理,為甚麼又要他這樣漫無目標地閱覽異視維基的留言?

曹閾蝶這樣想著,在那一瞬的懷疑過後很快就得出了結論——他並不是為了基金會而煩惱這些問題的,在當下隨遇而安,總有機會立功。

只不過,為甚麼人工智慧與人類對弈的故事會突然間連繫到十九世紀俄羅斯棋王的傳說?可能這就是異視維基的風格吧?

「如果有甚麼搞不懂的地方,你就去翻譯科那邊找『三峽』看看,他應該可以為你找到答案。」
曹閾蝶想起了在被告知任務內容的時候聽到的最後一句,就決定將頁面裡的文本複製下來,註明出處與脈絡之後發出列印,就令電腦暫時休眠,動身往打印機取了複本,就踢著皮鞋往地下六樓走去。


身穿白襯衣、黑色吊帶短褲與領帶的少女沿著樓梯走下一層,踏入了那酷似太空船艙的文件翻譯科辦公室,接受那光潔而分明的流線型裝潢的迎迓,以及那時刻深植人員心中的「基金會翻譯號SCPFS Translation」戲稱的實證。

就算明知是地下室,冷光泛在牆邊,牆上的電子面板加上往外陷出的斜邊,仍是帶來了太空站劃開一扇窗戶面向深空的錯覺,無數的星點埋在還沒發光的像素之中,說不定就像肉眼不可見的繁星會在一百萬秒的曝光之下顯現真正的魅力。

穿過柔亮走廊的曹閾蝶,走到猶如作戰中心一般排滿辦公桌的艙房,踏著謹慎的步伐,找著「三峽」的位置。

從那個人的本名在這裡先於其人出現而流傳的期間,就衍生過一些諢稱,「三峽」就是其中之一。

只須片刻,曹閾蝶很快就找到了相應的座位,案頭坐著一名頂著黑色軍帽與及肩捲髮的黑衣男子,桌上的名牌寫著他的名字,確實是「三峽」的諧音,名稱上方少見地同時掛著兩個職銜。

案頭的研究員兼翻譯剛剛進來十一站工作不久,也還沒有建立代號,卻在差不多一年前就已經因為自作主張在一個日語分部的項目檔案譯本之外另投一篇九言譯本,消息也傳到了作為翻譯重鎮的Site-ZH-11,因此率先在這裡留下名字,引起了一些獨特的風評,也讓這裡的同事在他來到之前就先為他炮製了一些有趣的諢號。

男子的視線剛從電腦的畫面前遊走,就落在捧著文件的曹閾蝶身上。兩人視線相投之際,曹閾蝶首先開腔:「三峽,戰術學科部那邊叫我過來,請你看這份報告裡有沒有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

「好的,謝謝。」對方頓了一會,沒有多言,只道謝一句之後就接下了文件開始閱讀,雙唇隨之輕唸:「『異視維基』是吧……看來是論壇性質的……」

看著對方開始閱讀文件,曹閾蝶微微倚向桌邊,向座上的三峽提了一道與文件稍有關聯的問題:「對了,三峽會下國際象棋嗎?」
「不會,我只會基本的步法。——『人工智慧』、『俄羅斯國際象棋天才的雙生女』……」三峽應了一句之後,繼續細閱,忽然輕顰危坐,語調為之凝重,神態顯得不安,唸起了關鍵的詞語。

「——糟了,我想起了一些東西。」一言未竟,他就開始在筆電上打了一些字,不消片刻,就只見他的雙眉皺得更緊,起手將筆電啪一聲地闔上,落手放下文件,同時從座上跳起,轉身離席走了一步之後卻又駐足回首,向少女發問:「——對了,再確認一下,閣下的名字是……?」

「我叫曹閾蝶。」不明就裡的少女應聲回答,有點擔憂地看著對方。
「明白了。」聽到名字之後,三峽就邁起長靴直往翻譯號陰森的一角衝去,朝著深藏其中的艙門中間的手把伸手轉了一圈,將遠比其他的房門更加厚重的艙門打開,轉身鑽了進去,艙門應聲關上,將曹閾蝶留在桌前聽候消息。


他走入一個燈火通明的小密室,另一邊看來更加厚重的艙門據聞通往機密翻譯室——可以在必要時讓翻譯員以每次離開時接受短期記憶刪除為代價,接觸更高權限的文本,以為高級權限的同事分擔機密翻譯工作的地方,也因為它的隱密性而有「翻譯號地下室Oubliette de Traduction」的戲稱。
恍如無塵室與外界之間一個讓人員清潔自身並穿脫防護服的小隔間,也如潛水艦的減壓艙讓潛水員免受減壓症所苦,這裡將機密資料與外界的耳目隔開,也給了翻譯員在臨行之前再次確認當前任務的空間。

他現正在機密翻譯室與翻譯科辦公室之間的緩衝地帶,打開在地下室大門前外形古舊的終端機,迎來系統作業介面。

Site-ZH-11

Scientias Combinatas Protegimus

機密翻譯室前置檔案權限確認系統

注意:中文字須以電碼輸入,確定輸入後將變換為中文字。

查詢者(必填):_

中文電碼……救命啊。」終端機旁擱著一本中文電碼索引,此時才覺理所當然,他開始拎起索引將剛才聽到少女的名字對應的電碼逐一查出,並輸入在資訊欄:「2580……3768……5805……」

只見資訊欄上的數字在確定輸入之後,就自動變換成相應的中文字。

Site-ZH-11

Scientias Combinatas Protegimus

機密翻譯室前置檔案權限確認系統

注意:中文字須以電碼輸入,確定輸入後將變換為中文字。

查詢者(必填):曹玉蝶

授權者(選填):_

「授權者……」男子看見下一欄,就從褲袋拔出錢包,將自己的身份證從中抽出,直接將自己名字底下的電碼打出,並繼續輸入隨後的資料:「0491,0810,0204,確定。查詢文本編號:SCP-1875……」

Site-ZH-11

Scientias Combinatas Protegimus

機密翻譯室前置檔案權限確認系統

注意:中文字須以電碼輸入,確定輸入後將變換為中文字。

查詢者(必填):曹玉蝶

授權者(選填):劉善俠

查詢文本編號(多於一項文本請以讀號分隔):SCP-1875_

按下確定鍵之後,只見令人失望的一句回應。

錯誤:查詢者名稱不存在。請確認名稱編碼無誤再重新輸入編碼。

查詢者(必填):_

「救命。不是『玉蝶』嗎?難道……」授權者確信自己有將少女的名字聽得清楚。他想了一會,就將錢包與證件收回,轉頭打開外面的艙門,返回辦公室。


過了一陣子,心急如焚的曹閾蝶才見黑髮男子從密室走出,一抬頭就看著他氣沖沖地直往書櫃跑去,從書櫃拔出一本漢語字典,又跑回去桌面名牌寫著「劉善俠」之名的座位,拿起紙筆坐下,急忙地將辭典翻到最後的索引,確認自己翻到想要的內容,並將上面的字表抄下。

見對方氣急敗壞,曹閾蝶不敢立刻開口,惟恐觸怒對方。猶豫不決之間,俯視對方的書寫,可見匆匆抄下的都是同音的字。
「燠、喩、悆、爩、忬、獄……」右手將同音字逐一抄下,怪聲自案頭的研究員隨著轉錄而暗唸的雙唇漏出。

注意對方窘態良久,曹閾蝶好不容易提起勇氣,決定開口提示:「不好意思,那、那個『閾』字是——」
恬恬!」未待對方說完,不勝挫折之下,劉善俠停下了筆,高聲吼了一句從電視學來的台語,一掌往桌面拍下,也將曹閾蝶的說話與思緒一併打斷了。

雙眼凶光未消的他一抬頭,只見曹閾蝶被這麼嚇了一跳,泫然欲泣的雙眼注視過來,直教他格外焦躁,闖禍的恐慌盡掃挫敗的怒氣。這下可好,將對方嚇哭了,這樣下去絕對不是辦法。

他嘟囔著低頭,一見同音字抄到一半的紙,惱火再起,就將眼前的紙揉成一團丟到旁邊,抬頭要將另一名同事喚來。
「小倉!——咳、小倉呢?」劉善俠無意中提起了嗓門喊了一次,卻隨即羞怯地輕掩嘴巴,咳了一聲稍作冷靜,再將手放回案上,用正常的音量問了一回同伴的行蹤。

「吵你個鱔魚意麵喔?小倉坐地下七樓啦,你自己下去找他!」彼方應聲飛來不甚耐煩的一句,直教兩人聞聲朝著聲源別過頭去。

「救命。——閾蝶,我過去維護科那邊請小倉幫忙找檔案,閣下可以先回去繼續自己的行動。我們去幫閣下看看是否真的那個項目。如果它的檔案沒譯的話,就給我一晚的時間,看能否順道將它譯成中文。」垂頭囁嚅一聲之後,劉善俠才對曹閾蝶示意先行返回原位,說完就再次離開座位,將辭典放回書櫃,再往樓下走遠。

此刻,再度被獨留在桌前的少女只感覺站點裡的眾人莫名其妙地神不守舍。雖然這一時的異狀可能會為諜報工作帶來幫助,但也不足以讓他如入無人之境般為所欲為,再者剛才那一下微小的騷動帶來的漣漪也未能平復。曹閾蝶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要將當下的煩躁感往外晃出,隨即帶著快步登上升降機,往地下四樓而行,好離開少頃的窘迫之地。


他需要稍為歇息。
這是目前那些吵鬧過後帶給曹閾蝶的結論。

於是,他到了地下四樓的入口大廳,打算前往同層的職員休息室,沉澱思緒再回去地下五樓繼續工作。看了廳內幾名各自偷閒的職員一眼,他經過種在大廳的一株大樹之際,忽然駐足回望。

適逢聖夜,除了站點各層散佈的飾物之外,還有在大廳的聖誕樹,樹頂與天花板只有一尺之隔,高聳矗立的常綠樹為各種飾物所覆蓋,從經典應節的燈泡與拐杖糖到緊貼潮流的繪文字與太空人像,巨樹在跨越時代的喜慶之物拱衛當中,在廳中尤為顯眼。

曹閾蝶仰望在交誼廳的聖誕樹,縱使在出入站點之間已經見過幾遍,樹頂常綠的尖峰卻不知為何僅在此刻教他托腮沉思。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