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場雪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0+x

世界末日來了,航海學將世界拖入陰暗與冰冷,Site-ZH-72周遭跟內部騷動不斷,最終也沒有撐過去,而即時逃出的張永柏跟林國雙找到某處山洞,並以此作為往後生存的據點。

「這種天氣該怎麼活?」林國雙坐在茂盛的火堆前,問著一旁顧著烤肉串的張永柏。

「也就這樣活吧,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張永柏從包包拿出銀色的罐裝容器,從裡頭挖了一些鹽當成調味料。

「唉……想看雪了,我們似乎都還沒有出國看過雪呢。」面對世界末日的來臨,林國雙長嘆了口氣,想起兩人從未完成的心願,畢竟長期生活在熱帶與亞熱帶,從未涉足過容易下雪的地方。

比起那種異常效應產生的雪,他們更想要看一場那種最普遍簡單的雪,那才彌足珍貴,林國雙理想的觀雪地點是日本的金澤,張永柏則是函館,但距離太遠,最後兩人覺得新潟也不是不行,如果沒有這場末日,他們應該已經圓夢了。

張永柏聳了聳肩,現在不是想著出國看雪的時候,他看著肉熟了,便拿了幾串遞給身旁的同伴。

「謝謝,你覺得下次要去哪裡搜刮?」林國雙接過肉串,一邊吹著一邊問著。

「72周遭還有幾個點我們沒去過,到時候再說吧。」張永柏摸了摸下巴,回憶起他們物資的來源跟周遭的聚落分佈。

林國雙把幾串吹涼的肉遞回去,山洞回歸沉默,兩人看著外頭灰黑的天,慢慢轉為黑色的夜,晚霞不再,只願往後平靜。


「博士,對不起,你要撐著。」張永柏喘著氣,將林國雙拖到離火較近,更溫暖的地方,讓對方可以好好休息。

「保護學生,自然是,老師要做的事情。」林國雙躺在火周遭,溫暖的空氣讓他比較舒服,但是受傷的部位依舊作痛。

林國雙的身體虛弱,本來就不太健康的他,在末日的物資缺乏下,若是生病,也只能祈求不慈悲的神明降下恩賜。

但是這次實在是太嚴重了,在搜刮物資時,林國雙的腳因為犬隻的襲擊而被咬傷,兩人只能憑著記憶做緊急處理,但上天並未予以眷顧。

雖然用掉了最後的破傷風疫苗,但蜂窩性組織炎卻折磨著林國雙,讓他無法正常行動,只能等待著張永柏照顧自己。

視線模糊,他難以思考,身體雖然高溫,但卻相當畏寒,林國雙想要移動,但關節的疼痛卻制約著他,不急不徐而至的倦怠感,讓他只能像是無人操作的人偶,攤在由保暖衣物鋪設的小床上。

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症狀一天比一天嚴重,傷口紅腫熱痛,林國雙的精神越來越難熬,他已經不希望活著了,只祈求自己能夠趕緊離開這個世界,每次閉眼,都希望是最後一次閉眼。

張永柏努力著維持著同伴的生命,但沒有醫學相關背景,更何況對方是為了救自己而被犬隻攻擊,他很痛苦,身體雖然健壯,但卻對林國雙的病痛束手無策,他常在懊悔與憤怒之間游移。

平靜的心靈蕩然無存,末日時的掛念使人心煩意亂,在一開始沒有抗生素的瞬間,就決定了他留不下對方,他只能抓緊短短的時日,讓彼此不虛此生。

雖然聽了天命,他仍得盡人事,他不希望打擾林國雙休息,若不是在外或是餵食,便常常是守在對方五步以外的地方,以利看護和防禦野獸,為了林國雙,他用了那些刀跟尖刺殺了很多生物,文明盡頭的研究員也只能為了生存與守護而戰。

接近傍晚,他會生起火,讓光芒在山洞中照耀,嚇阻來犯的野獸,提供心靈的慰藉,偶爾,林國雙會抽搐而且過度換氣,似乎是做了惡夢,張永柏會輕輕地抱住對方,讓對方的臉靠著他的胸膛,並拍著頭安撫。

「沒事的,我在這裡。」張永柏雙唇靠在林國雙耳邊柔柔地說。

有時候,為了保持身體清潔,他會裝一盆水,燒開後冷卻,幫對方擦澡,每次擦過纖細的手臂跟身軀後,看見紅腫感染的雙腳,他都會忍不住咬緊牙齒,倒吸一口氣,輕輕地把對方擦乾淨。

「嗯……」張永柏嘗試不要弄痛對方。

照護工作比想像的更困難,精疲力盡後,他便會靠著洞壁,和林國雙保持幾步距離的地方靠著睡覺。

這是個難熬的冬季,不曾露臉的太陽使得兩人更加憂鬱,身心陷入煎熬,能夠取得的資源也日益稀少,同時擔任採集者與照顧者的張永柏只能硬撐著,讓心裡最後的防線不要崩潰,一旦他也無法堅持,那林國雙會更快地離開這個世界。

他的思考不斷碰壁,陷入心靈的迷宮,本性跟理性各跳出兩個想法。

本性告訴張永柏:

理性則告訴張永柏:

時間過得比想像中快,氣溫也越來越低,張永柏的臉色越來越差,每次看見林國雙陷入夢鄉時,他都會把眼光放到他自己的斧頭上,緩緩地瞪著鋒利的邊緣。

某次,他拿著斧頭回到山洞後,看見林國雙正在艱苦,他走近,直地舉起斧頭,正要向下砍時,無神的雙眼流出淚水,張永柏的另一隻手及時制止了自己的行為。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一瞬間,他雙腿發軟向後坐,斧頭也隨之甩出手掌,他全身發抖,雙掌擦拭著眼淚,極小聲地向對方致歉。

他蜷縮著,過往的一切衝進腦袋,林國雙為他所做的事情一件一件閃過,無論是在基金會內的教導,還是身陷危險時受到的保護,林國雙永遠都將他放在第一位,甚至協助了自己家庭渡過財務危機,比起一位老師,林國雙更像是他第二位父親。

「我怎麼下得了手?」張永柏對自己感到失望,對林國雙感到愧疚。


刺骨的冷風偶爾會吹入洞中,將兩人從夢中叫醒,或是將摧殘燃燒的火焰。

「張永柏……永柏……」某個寒冷的時刻,林國雙勉強自己站起,然後走向張永柏,喚醒沈睡的對方。

「嗯……博士啊!幹嘛?」睡眼惺忪的張永柏回神,看著扶著牆壁站立的林國雙,除了很是驚訝外,還有些積勞而生的不耐煩,但最誠實的是反射性地想要對方躺好休息。

「永柏……扶我,這是最好的時機。」林國雙舉起孱弱的手阻止張永柏,並示意對方接著抓著手攙扶自己。

張永柏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但看著對方堅定的眼神,他猶豫再三才同意對方的請求。

火光有些微弱,林國雙希望能夠離開山洞,他的皮膚呈現大理石斑,呼吸也加快,可以感受到心臟最後的加速,他的時間所剩無幾。

兩人步出洞穴,天上落下雪花,大片積雪覆蓋在沙地上。

「呃……咳……」林國雙似乎有意說什麼,但病痛讓他只能以發出這種聲音代替讚嘆。

「這是雪,博士,這是雪!」張永柏看著落在地上的白雪皚皚,興奮地對同伴說道,這是兩人生平第一次見到雪。

「真的是雪……好美麗啊……」林國雙兩眼恢復生氣,將手慢慢抽回,張永柏也緩緩地放開,讓林國雙慢慢向前走。

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親身體會的雪,他沉醉在這股末日帶來的景色,兩手張開,抬頭仰望著無光的天空。

「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國雙大笑著,身體越發輕盈,他旋轉身軀,在雪中舞蹈,像是竹蜻蜓一般在雪白大地上逍遙。

「永柏!你也來嘛!」他舞蹈著,同時邀請自己的同伴共舞,但他只發現他離對方越來越遠。

「不要跑走啊!一起來啦!」林國雙伸出雙手,手掌向上,期待著張永柏牽起,但他只看到張永柏唐突跪在地上,手緩緩地向自己伸。

林國雙接到雪花,張永柏抓住空氣。

「哎,你幹嘛啊?不來的話,我就走了喔!」林國雙看對方不跟上來,露出拿對方無可奈何的笑容,慢慢地轉身,向另一頭的遠方前進。

「快點來喔!我等你!」他突然猛地轉身,但卻走得太遠,已經看不見張永柏了。

這是林國雙這輩子最後一場雪。

張永柏向天哭吼,怪罪無情的自然在他的面前把同伴帶往他方。

他無能為力,更尋不得任何救濟,火光滅去,太冷了。


篝火燃盡,晨光再臨,世界正在重新開機,冬日已然結束。

植物恢復生機,植被長滿大地,陸生動物奔跑,海生動物優游,天上飛的生物,歌頌著回暖的氣候。

希望又再次降臨於此,冰天雪地下細水長流後,文明終於要突破冰層,拓展自己的河道。

世界又再次打造了舞台,演員們正熱身著。

山間生機盎然,一支外來定居的人類部落成功守住文明,有望成為新的源頭,或是另一批過往追尋者。

在被那支部落視為聖地的洞穴裡,有好幾個被鑲在石壁上的金屬板,訴說著世界末日前的樣子,是這支歷史悠久的部落傳承千年,也是為數不多可以窺探末日前世界的文字。

山洞最深處的金屬板上面刻著:

「風雪任人倒臥,吹散火光。」

「若是最後一場雪結束,願一切重新開始。」

在金屬板後有一個空間,放著一個裝滿灰燼的容器,以及一把鏽蝕嚴重的鐵斧。

最後一場雪結束,陽光重回大地,一切蓄勢待發。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