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慶的顏色
評分: +16+x

我看著貼在204辦公室門上那張有點歪斜的紙張。

那是一張隨處可見的尋常春聯,將裁切成正方的紅紙轉個四十五度成菱形之後,在中間用黑色墨水書寫『春』字,接著顛倒過來貼著,象徵『春到』。

每年春節時分,都會在家家戶戶妝點的鮮明紅色。

是節慶的顏色。

2019年2月8日 農曆1月4日 迎神

小時候,過年過節總是讓我們這些小孩子特別開心。

除了可以跟著父母到處旅遊,跟許久未見的表兄弟姊妹們一起玩,再來就是領紅包1了。

雖然大部分的紅包都會被父母以『幫你存起來』之類的理由收走,但是總能自己留下一些錢可以買玩具和零嘴,還有過年時才買得到的衝天炮、水鴛鴦等爆竹。

以前我也時常拎著一把衝天炮、捏著一支折斷香腳的線香2到處找可以塞進衝天炮頭的東西引爆。

現在為人父母之後反而很怕遇到親戚家的小孩,畢竟已經成了要包紅包給人的大人了,那些用衝天炮炸掉東西的愉快回憶也變成了難以再實行的過往。

「博士?」

葉助理發現我盯著牆上那張過年之前死狗蟻拖著離章風風火火滿站點到處亂貼的春聯怔怔的出了神,於是出聲提醒。

「嗯?喔!怎麼了?」

雖然葉助理已經蠻習慣我這樣突然走神發愣或是因為耳朵不好漏聽別人的話了,但她還是不禁嘆了口氣再重複了一次剛剛交待的東西。

「博士你是第一次在過年過節期間來上班,也是第一次待在站點裡留宿那麼多天,所以我要提醒你,雖然基金會不是個迷信的團體,但許多無法解釋的現象時常都伴隨著節日發生,所以如果你在這幾天發現什麼奇怪的事情最好都先跟別人確認過,絕對不要自己處理。」

其實我還蠻想問什麼情況算遇到怪事,畢竟我到職沒幾個月就已經碰到夠多從來沒遇過的狀況了,但最後我還是決定點點頭答應下來。

接著葉助理似乎遲疑了一會後才開口提問:「所以……博士你不用回家陪家人過節嗎?」

「喔,有啊,我休息的這幾天幾乎都待在我老婆娘家,一直到昨天才回來,而我老婆這次跟以前一樣打算跟小孩留在那邊多住個幾天,我一個人待在家裡也是閒的發慌,而且還要來回通勤實在很麻煩,乾脆住在這邊反而還不用煩惱要怎麼解決吃飯的問題,樂的輕鬆。」

葉助理一雙美目意謂不明的瞪視了我一會之後點頭:「我知道了,那其他注意事項就跟一般的當值留宿沒有太大差別,我就不多做說明了。」

「嗯,謝啦,有其他問題我會傳訊息問妳。」看到她秀眉微微皺起於是我接著補了一句:「上班時間啦。」

「不,如果真的很要緊,你什麼時間傳給我都可以。」葉助理卻只是輕輕甩頭回道:「畢竟這是我的工作。」

聽了這種話之後我只覺得更不好意思在非工作時間傳訊息給她了,能避免就盡量避免吧。

「對了。」我這時突然想起我對這位已經相處超過一百天的助理一點都不了解:「葉助理妳過年有回家嗎?」

這提問換來了對方圓瞪的雙眼,完蛋,我一定踩雷了。

「呃,不想說沒關係,我只是隨口問問而已。」我趕緊補上這一句。

「16就是我的家。」葉助理兩手抓著一疊文件在桌上敲齊,這動作在我看來十分的帶有警告意謂:「我已經在家了。」

這句話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我識趣的不再深問:「嗯……抱歉。」

辦公室裡只剩下沉默,一直延續到掛鐘顯示的時間到達了下班時分。

已經完成手上工作的葉助理一如既往的起身並拎起自己的隨行包:「我先離開了,請記得我稍早說的注意事項。」

「嗯,慢走。」既然不用搭車回家,那麼我就沒必要急著離開已經坐暖的椅子了。

目送葉助理離開之後,我往後仰躺在辦公椅上,思考著今晚要在宿舍做什麼打發睡前的閒暇。

在結婚、有孩子之前的假日總是往卡牌遊戲店家跑的我,現在反而不知道怎麼在家中度過獨自一人的時間。

沒有特別想鑽研的興趣,也沒有沈浸在電腦遊戲中的心力。

轉頭看著那張有點貼歪的春聯,我又想起了往昔那段無憂無慮的歲月。

節慶的顏色,對人生的不同階段來說,也有不同的意義。

「總之,先去宿舍換衣服吧。」

我的魔改白大褂在這幾個月間也逐漸被添購的工具給塞滿了,現在穿起來是真的蠻重的,這點可以從我在辦公椅上面起身時發出的嘎響中證實,這個當初靈機一動想到的怪點子說出來總是讓人側目,卻也讓平凡的我有了個辨識點。

確認沒有漏掉什麼物品之後,我帶上了辦公室的門,磁鎖立刻牢牢的鎖上……門上面什麼時候也被貼了春聯了?

我不禁眉頭一皺,表示清潔人員會感到困擾。

才剛轉身,我的視線就掃到前方走廊的地面上躺著一個醒目的物體,那鮮明的紅色馬上讓我聯想到那個小時候會拿到、長大要給出去的東西。

走近一瞧,果然啊……

是紅包。

我腦中記憶立刻想起兒時長輩對於紅包的另外一個告誡 - - 不可以撿掉在路邊的紅包。

不過那就又是另外一個習俗了,我不禁揚著一邊嘴角露出苦笑,這裡可是基金會,沒人會幹這種事情吧?一定是某人的失物。

我無視了那明顯與現在時間地景不符的告誡,低身撿起了地上的紅包袋,從手感看來不是空的,撥開袋口一看,裡面夾著四張紅色的百元鈔票,雖然沒看到相片跟一撮頭髮之類的東西還是讓我鬆了口氣,不過『四』這個數字在包紅包時是被忌諱的數字,所以應該是有人隨手抽幾張出來用之後剩下來的結果,提高了這是某人失物的可能性。

四百塊不算什麼大數字,但也不是掉了不會心疼的零頭……至少對我來說掉了十塊也會難過個幾天啦……

嗯……所以失物招領是哪邊在處理啊?

腦中第一個出現的想法是傳訊息問葉助理,但馬上又覺得直接找個安保人員哨點就能處理這種事了,所以我把前面的方案否定之後,很快的就找到了距離最近的哨所,跟裡面安保人員說明了事由之後把撿到的紅包交了出去。

看起來閒得發慌的安保人員露出了有點不耐煩的表情,拿出了一個文件夾板,把那紅包跟上面用來記事的單頁作廢回收利用影印紙夾在一起之後就揮揮手把我打發走了。

嗯……希望失主會找得到吧?

我微微蹙著眉頭,走在通往宿舍的路上反覆著思索自己的處理方式究竟是不是對的,一直到到達自己房間門口卻差點走過頭才回過神來,看著門上那有點歪斜的春聯。

那是節慶的顏色。


當晚我做了一個夢,似乎有人騎著馬在走廊上面來回奔跑,那人的表情非常的著急。

我攔下了那個人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說他在這附近掉了個很重要的東西必須盡快的找回來,不然他會被問罪甚至小命不保。

聽起來真的蠻嚴重的,我想起了曾經撿到的紅包並且描述給他聽,看著他展開笑顏連連稱是,想必就是失主了,於是我指著一個方向跟他說了安保哨點的大概位置後,他就兩手作揖低頭答謝,然後跳回馬上快跑離去了。


隨後手機設定的鬧鐘響起而把我喚醒,我回想著夢境內容並感嘆著確實有『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回事,起來盥洗並且換好衣服之後才發現我不用提早起床搭車通勤,躺回去睡回籠覺也不太對,待在宿舍裡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於是摸摸鼻子決定去員工餐廳悠閒的吃早餐算了。

我才剛離開宿舍沒多久就在通訊器上看到區域封鎖通報,範圍大到差不多把從這邊直接前往辦公室的路都封住了。

雖然往員工餐廳的路是暢通的,但是待會要怎麼去辦公室這點就非常讓人傷腦筋了。

當我坐在餐廳裡邊吃著燒餅油條邊看著通訊器裡面導航指示出的那堆錯縱複雜的箭頭時,螢幕跳出了通訊APP收到訊息的提醒,我滑開一看發現是葉助理傳來的。

❮ 超美助理葉惜楓

☎ ⌸ ✚

07:21

超美助理葉惜楓
博士,你現在人在哪裡?


07:25


在餐廳吃早餐


怎麼了?

07:28

超美助理葉惜楓
你沒事就好,有看到封鎖通報嗎?


07:29


有,還在煩惱待會怎麼去辦公室


妳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嗎?

07:32

超美助理葉惜楓
先別去辦公室,你在第二員餐對吧?


07:33


07:34

超美助理葉惜楓
待在原地別走,我過去找你再說明。


07:33


ok

07:34
已讀

我關掉APP時查覺到這件事情可能蠻大條的,然後擔心葉助理會找不到總是挑餐廳角落的位置坐的我,所以我盡快的把餐點吃完並四處張望尋找葉助理的身影。

差不多就在我吸著空掉的杯子發出引人側目的滋滋聲時,葉助理也出現在我的視野裡,我一開始還因為她並沒有把那頭黑色秀髮簪成平時的盤髮而沒認出她,幸好那沒拿著餐盤而四處尋望的動作在人群中相當顯眼,就在我放下杯子準備朝她揮手的同時她也發現了我。

葉助理走過來時制止了正準備起身收拾餐盤的我,然後在我對面坐了下來,看來是不急著離開了。

「博士,你昨天下班之後有發現什麼異狀嗎?」她一如既往的跳過所有客套話直奔正題。

我還沉浸在葉助理別有風味的馬尾造型中,一時也沒多想什麼便說:「沒有。」

才剛說完我就在她微微蹙起眉頭苦思的表情中想起了紅包的事情而又脫口道:「啊,紅包。」

葉助理立刻像是看到某種稀有動物似的瞪大雙眼:「……什麼?」

於是我便把昨天下班路上撿到紅包並把它交給安保哨點的事情全盤托出。

「原來如此。」葉助理明白了什麼似的點頭:「真不知道你的運氣算是好還是不好。」

然後她就在我一臉黑人問號的狀態下拿起了通訊器撥了通電話跟另一邊彙報起來:「我是研究員葉惜楓,我知道這次異常事件發生的原因了。」


事件敘述: Site-ZH-16發生安保人員於值勤中遭遇不明實體殺害事件,於現場周圍走道的血液散佈跡象顯示,該人員疑似被固定在馬匹後方來回拖行並於過程中傷重死亡。
發生日期: 2019/2/8
地點: Site-ZH-16地下3樓研究人員辦公室區域走道。
後續行動: 調查後判定為該安保人員未遵守異常回報處理程序導致,此事件已作為案例加強站點內部人員訓練。
留言: 我以後下班還是乖乖回家好了。

Dr. Bales


雖然說現場已經在清潔部門的處置之下清理乾淨了,但是只要一想到我腳底下踩著的走道曾經拖著長長的血跡,就讓人不禁感覺背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我看著貼在204辦公室門上那張有點歪斜的紙張。

那是一張隨處可見的尋常春聯,將裁切成正方的紅紙轉個四十五度成菱形之後,在中間用黑色墨水書寫『春』字,接著顛倒過來貼著,象徵『春到』。

每年春節時分,都會在家家戶戶妝點的鮮明紅色。

是節慶的顏色。

也是上面被濺到卻沒被清潔人員發現的液體的顏色。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