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被記憶的那人
評分: +8+x

平安夜的Site-ZH-12一片死寂。

一直以來,走在最前方引領眾人的那人離開了,這是預料之內的結果。

上層發出的消息是「異常造成的意外死亡」,但想也知道不可能,他們是絕對不會讓如此方便的棋子身陷危險的。一個被打造出最好的個性、最好的智慧、最好的外貌,聯繫起異常人員的人造神啊!這麼方便的棋子是不會被放進危險的環境中摧毀的,因為如果是他的話,也絕對不會這麼做。

12站的主任就是12站全員的心靈支柱,他就是那些曾經待在異常組織中、曾經深陷異常危害之中,無家可歸的人們的收容間。

但Apoyn記得藏在那溫柔笑臉之下的不安。

「所以,你得到你渴望的平靜了嗎?AD?」Apoyn輕輕的觸碰著眼前裝載著大腦的玻璃溶液罐,彷彿自己正在觸碰的是一個脆弱的、馬上就會消逝的人類靈魂。

他回想著他們所經歷的一切——那是如此不真實到可笑的地步。

會被AD開玩笑地稱之為「愛」的情感。

就在他打算帶走面前的物品時,他感到腹部傳來刺痛感。

一把匕首不偏不倚的刺入了他的左側腹,而他在那之前卻完全沒有感覺——他甚至沒有察覺到照理說已經被他封鎖好的電子門打開了。

「我讓你……『忘記』了刀的存在。」

陰影之中走出了一個人,但那人即使處於照明之下,五官也依舊模糊不清。

「操縱他人對某個存在的記憶清晰程度……這就是我的能力。」

「你果然也是異常啊,因為存在感太低一直都輕忽了。」Apoyn摀住不停湧出鮮紅血液的傷口,看著眼前這位他稱不上熟悉,卻也不是毫無記憶的12站副主任。

U. N. Owen。

Owen一腳踹向Apoyn,而後者因為不敵強勁的力道而跌坐在地上。

「如果我想要的話,也是可以讓全世界都忘記『Apoyn』這個人的存在,令你餓死街頭,但主任不會希望那種事情發生的。」Owen蹲下身子,將臉湊近了Apoyn。「你知道跟站點主任感情好不代表你可以隨意進出12站,對吧?」

Apoyn在基金會待了非常久。無論是操縱記憶的惡魔,還是不再被相信的舊神,他多少都接觸過一點。但面前這個人給他的感覺完全不同,模糊的臉孔不像是任何異常的效果,更像是一種……觸碰了人類不該嘗試理解的存在,而被其反噬、被其取代的後果。

「我倒想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會來這裡的?」Apoyn盡其所能的不去注視那個模糊的像是空洞一樣的臉孔。

「主任離開前交代過我,要好好招待他『親愛的Apoyn先生』。」

「那你還真的是有『好好招待』啊。」Apoyn想起最後一次和AD見面時他臉上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大概是已經想到自己忠誠的助手會這麼做了吧。「那麼我相信他也有跟你說我是來幹嘛的,對吧?」

「我不負責處理你們之間的家務事,我只負責趕走可疑份子。」Owen再次拿起了匕首。「不好好講話我就再捅你一刀。」

Apoyn開始懷疑AD生前是不是對自己有很多不滿了。

「……他寄信給我了,我有帶著,放在大衣的右口袋。」

Owen從大衣口袋中抽出信封開始閱讀。但在閱讀了一些句子之後,他抬頭望向Apoyn,手上的危險物品也放下了。

「這是……跟我收到的一模一樣……」

「那麼,可以放過我並幫我叫台救護車了嗎?」

Owen從自己實驗袍的口袋拿出一捲繃帶。「異常物品,很有用,要用不用隨便。」

事情終於有點進展,那也是時候進入正題了吧,Apoyn心想。

「你知道宗教的源頭是什麼嗎?Owen?」

「……對安穩的追求,以及對不可知的恐懼。」Owen沒有直接和Apoyn對話過很多次,但已經從自家主任口中聽聞許多事蹟的他意識到了接著要面對的可能會是他根本聽不懂的理論。

「你講的是原始宗教的部分,但差不多了。」Apoyn用Owen遞給他的繃帶包紮。雖然他不是個會濫用異常工具的人,但工具只要合理使用了就不是濫用。

「人們抽離自己之中美好的那部分,美德、正義、大愛……將其寄託在一個超越的『他者』之上,這樣人們才能發現那份美好。這就是神,人在不安時創造的神。不必解釋他照看我們的原理,不必去恐懼來生的虛無,只需相信,就像你相信你們站點主任一樣。」

「所以有人這麼想了:既然我們知道信仰的原理,我們知道傳說的源頭,那這份信仰的意志是否就可以作為一種達到未知地帶的力量?」

「那是你想做的事嗎?」Owen的語氣中充滿不確定。

「不是,但我知道誰想這麼做,AD也知道。」

Apoyn回想起他收到的第二封信。

現在還不是時候,不是揭露那人的遺言的最好時間點。

「但他們大概還不知道AD想做什麼吧,所以是時候去看看他們的表情了。」

「那麼,我們……」

雖然沒辦法辨認他的表情,但Owen的困惑已經明顯到不需要靠表情就能明白。

AD,你的助手還需要訓練啊。Apoyn這麼想著,從冰冷的地板上起身。

「我們要去01站。」


「……所以這就是你一路狂奔到我辦公室的理由?」

Dr. AD揉了揉好幾天沒闔上的眼。令他絕望的是,眼前這本A5尺寸、用日系漫畫畫風繪製封面的小冊子不是缺乏睡眠的副作用。超能力Owen?為什麼Apoyn會在這個狀況中出現?我是死了嗎?為什麼同時認識我和Apoyn的人都覺得我跟他有一腿?

「對啊!副主任人明明很好,但因為異常性質的關係只有少少幾個人記得不是很難過嗎……所以我就想說給他出點以他為主角的故事傳播!他就不會那麼容易被遺忘了吧?」

面對講得很快樂的王尚毅,AD決定先忘記那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小說內容,看一下這個事實上畫得還不錯的封面——我的天啊你不能因為記不起來Owen的臉就直接把他的臉塗黑只剩眼睛啊。

「對了主任,你知道嗎?台北車站的地下街好像每年都會舉辦販售什麼……同人誌的活動啊!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在02站地下街搞個活動,然後我們就能和更多人推廣副主任的存在……對!還能增加我們的收入!副主任發財企劃!」

Dr. AD看了看手上這本精美的刊物,又看了看面前的王尚毅。

「尚毅啊,你整個新年都因為處理異常的資料所以沒放到假對吧?」

AD的臉上掛著一如往常的溫和微笑。

「是這樣沒錯。」

「你幾天沒睡啦?」

「好像從聖誕節就只有斷斷續續的小睡了……」

AD臉上的笑容弧度變得更大了。

「我幫你請假,快去睡覺。」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