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磐
評分: +7+x

喀沙沙沙沙沙

『一嚓嚓嚓支援』

『請求支援沙沙沙沙全滅』

黑色無線電對講機孤獨的仰躺在藍天下,黑亮的機身上有些摔傷、刮擦的痕跡,但仍盡責的繼續運轉它應有的機能。

沙沙沙這裡是第三小隊嚓嚓

周圍一片血紅,其中橫著數個肢體扭曲的黑衣裝束,僅留無人收聽的訊息和未曾間斷的白噪音。

『需要支啪嚓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線電發出淒厲而失真的慘叫聲引來了一道灰影,它一腳踩上這正發著聒噪聲響的機器並將其碾成了混雜塑膠金屬等物的碎片集合體。

沈寂,只餘風聲在山野迴盪。

被部份人員暱稱為『石獅』的SCP-ZH-044,低頭聞了聞不再發出聲響的黑色小盒子,很快就對其失去了興趣並抬頭望向清澈的藍天。

石質的灰白色獨角在耀眼日光中輝映,蘊含其中的石英閃爍折射出點點光彩。

即使多次的實驗也無法測定石獅是如何感知周圍的環境,但是它確實可以感覺到周圍還有活人的氣息。

可憎的人類。

石獅轉身揮動頭上的獨角在虛空劃了一道有如將空間切裂開的縫隙,幾乎同時從中鑽出了一道模糊的光影、並隨著時間逐漸清晰轉化成了另一隻石獅。

被喚來的同類用前爪刮去嵌在猙獰面貌上的爆彈碎片、四處張望著周圍的地景地物。

獨角石獅朝旁邊邁開幾步、又用同樣的動作喚來另一隻身上染滿猩紅色液體的同類。

三體石獅互望了數秒,似乎進行著無言的交流,而後開始分頭執行搜索行動,它們逐一檢視周圍每部凌亂停放著的車輛……必要時還會翻倒幾部,偶而踐踏幾具早已沒有動靜的屍骸並毫不在意的用染血的爪子到處留下足跡。

現場唯二的倖存者特工翔鷹和Dr. Harlem就躲藏在不遠處一輛基金會所屬的彈藥運輸車內,雖然這輛車有著為了防止爆破而設置、足以抵禦石獅攻擊的厚重鈑金,不過一旦被它們發現肯定是落的連人帶車被推下山崖的下場,此例已多不勝數。

「嘿,哈林,你也看見那隻有角的044了。」翔鷹一邊翻撿著車內的彈藥箱尋找每個可用資源時一邊說:「這Skip竟然還有能用奇術的個體,我覺得我們大概真的惹到什麼不該惹的神明了。」

「操他媽的神明!」Harlem叫罵完後咬開一截電線外部的塑膠被覆、啐了一口唾沫並吐掉那帶辣味以防鼠輩亂啃的電線皮,然後把裡面亮燦燦的銅線粗陋的扭接在臨時改裝出的引爆器上:「別跟我那迷信的前妻說一樣的話!真有這種被惹到就放怪物到處殺人的神明,我他媽的一定找GOC幫忙打爆!」

「哈哈哈哈哈!」聞言翔鷹不禁失笑:「哈林你真的是基金會的研究員嗎?」

「操!別跟我扯那些理念還啥的。」Harlem用膠帶把裸露的電路捆好後將引爆器一把扔給翔鷹:「你也知道我還在幹這個工作就是為了報仇!」

說到Harlem的復仇,翔鷹也想起了那位讓人尊敬而下場卻令人不勝唏噓的長官,也因此收起了笑容默默加工手上的土製爆裂物。

「媽的第一次人力不夠到現場支援就遇到這毛事,夠衰。」Harlem習慣性的拍拍自己實驗衣口袋裡的香煙,然後想起自己正待在滿是爆裂物的車廂裡:「操!連個煙都不給抽了!」

「正好啊,你就戒了吧。」翔鷹再三檢查並收拾好線路後背起了用火箭推進榴彈彈頭改造成的臨時土製炸彈:「活的久一點也比較有機會完成你的願望,祝你長命百歲。」

「長你個毛……」剛轉過頭還想多罵幾句的Harlem這才注意到翔鷹身上捆了滿滿炸裂物、活像個聖戰殉教者:「操……你他媽的想幹嘛?」

「炸掉那隻獨角啊。」翔鷹神情毫無波動、看起來就像去超商購物一樣的理所當然,他微微抬起一邊眉毛:「不然你以為我想幹嘛?」

「不是,我以為你要用丟的還是搞詭雷什麼的……」Harlem這才想起剛剛他弄的引爆器根本無法遠距離操作:「媽的你別鬧喔!我們再找找元件搞個遙控……」

「沒時間了。」翔鷹轉著身子像在調試新衣似的一一調整那件爆炸背心各處的鬆緊度,然後把所有會晃的部件用絕緣膠帶綁牢:「機會只有一次。」

「操別鬧!給我脫下來!」Harlem上前想把那足以把整台車炸上天去的背心扯下,但一介研究員怎麼可能搶得過有多年實戰經驗的頂尖特工,他被一個順水推舟導致重心不穩轉倒在地:「操!一定還有別的辦法!回來……你給我回來!」

趁著Harlem還在掙扎起身的空檔,翔鷹開啟了車廂門跳了出去。

「之後就拜託你了,哈林。」

車廂門再度關閉,門縫間留下一瞬視死如歸的瀟灑。

「操!回來!」Harlem連滾帶爬的衝向門並把它一把推開,卻只能見到翔鷹朝那獨角石獅衝鋒的背影,他再次喚道:「回來啊!翔鷹!」

總算找到活人,臉上還嵌著彈片的石獅率先躍出,而身上染血的另一個體也不落其後。

翔鷹一個前滾、險險迴避了撲擊,接著用那神乎其技的洗練走位引誘滿身是血的另一隻石獅衝撞他。

一次堪稱藝術的完美迴身閃避,以為能夾擊翔鷹的兩頭石獅因而撞成了一團亂。

趁隙他急奔推進,終於距離獨角只餘幾步之遙,他嘴角勾勒起微笑、從腋下槍套抽出愛用的手槍挑釁對方。

那是把在陽光下閃著銀白光輝的以色列沙漠之鷹,裝填著七發威力數一數二的.50 AE手槍子彈。

獨角石獅目不轉睛的盯著這行為特異於其他個體的人類而感到些許遲疑,但仍然選擇正面迎擊。

點50口徑的子彈擊發、在比鋼鐵堅硬的四稜砂岩上削出數道岩屑和火花。

一發子彈準確的鑽進獨角石獅的口腔內,也不知道實際造成了什麼傷害,只知因此遲滯了石獅的攻勢,堪堪兩秒。

而這兩秒內翔鷹足夠迴避那可以把人體輕易踩成肉泥的踐踏、成功鑽到了石獅的腹下。

在翔鷹按下引爆器按鈕之前,Harlem遠遠看到他口中呢喃著什麼。

「不要!!!翔……」

爆破突風揚起的沙塵把Harlem的話語硬生生砸回他的喉嚨、衝擊波則颳得他人仰馬翻。

沖天的火光讓太陽哀悼似的黯淡一瞬,騰起的火雲象徵英雄的結末。

「咳!咳咳!」

碎石礫如零星雨點般落下,瀰漫的塵煙留下空蕩的絕望。

「威騰……」

英靈去兮、喚不返。

「威騰!」

北山有石狻 性溫可乘人
遊戲鳴淵間 端坐雪山巔


--節錄自《江岳妖訪行》 山岳篇 十六節














『啪!』

清脆的巴掌聲在SCP-ZH-720的收容間中響起,連帶甩出了一副黑色膠框眼鏡,彈出的鏡片連同信任一起摔成了碎片。

助理研究員張錦瓊因這突如其來的衝擊失去平衡、腳步踉跚的晃了幾步後坐倒在地,直到她顫抖的手撫上那紅腫而發燙的臉頰、感覺著疼痛而溢出血液的嘴角,才明白自己讓一直關懷著她的人徹底失望了。

「張錦瓊!」Dr. 李舉著一樣熱燙的手,臉上怒目裡飆著失望的淚水:「我這麼相信妳!對妳那麼好!甚至把妳當成親妹妹般的照顧!妳竟然把項目丟給D級處理、自己跑去跟男人廝混!?我……」

「Dr. 李……Dr. 李!」臉上有著深深法令紋的安保人員盧千平趕緊拉開還打算繼續施暴的Dr. 李:「冷靜點Dr. 李!」

「不要攔我!我要打醒這婊子!不要攔我!」Dr. 李奮力掙扎著,但還是掙脫不過訓練有術且身體精實的安保人員,就這麼從還在一臉迷茫的張錦瓊身邊給帶離。

「阿部!把張助理帶去諮詢室讓監察部的接手!快!」正奮力架住Dr. 李的盧千平一邊迴避意圖到處撕扯的手指一邊下達這個指示:「好了!Dr. 李請妳冷靜!別逼我們用鎮定劑!」

其他安保人員趕緊將張錦瓊帶出收容間,過程中Dr. 李持續的叫罵聲響徹了室內,一直到前者身影消失在她的視野後,她才終於像是失去攻擊目標一樣乏力了下來。

盧千平沒敢大意,一直等到Dr. 李的呼吸漸漸平順、冷冷的說了句:「放開我。」之後才把固定住後者雙肩的手臂放開。

「抱歉,我太激動了。」Dr. 李拿下眼鏡打算揉揉發酸的印堂,這才發現自己臉上全是淚水。

「請用。」盧千平體貼的立刻從上衣口袋抽出並遞上紙巾:「妳可以先去歇一會?」

「謝謝。」接過紙巾稍微整理儀容後,Dr. 李回應道:「不用,720現在怎麼樣?脫險了嗎?」

人形項目醫療小組成員搖搖頭並朝她遞出檢驗報告:「還沒,血檢的氨濃度太高了,水中的氧氣比例已經盡可能提昇了,現在就看項目的養分交換能力能不能撐過去。」

Dr. 李一臉沉痛的將手中的文件夾重重甩到地面上,她走向醫療水槽看著內部那膚色透著微微淡綠的少女,她自責的恨不得此刻雙方的立場對調,不過既然木已成舟,現在就不是陷入情緒裡的時候。

「派人去裝乾淨的水,不准用D級。」Dr. 李扶正眼鏡強拾一貫的冷靜、開始確實的下達指示:「把那缸污水都放掉,找清潔人員把裡面清理乾淨,立刻。」

一直在旁邊被沉重氣氛壓得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的研究團隊中馬上有人開始動作,把自己埋進工作中總比傻站在原地等颱風尾掃過來的好。

「負責今天取水的D級都調去K級項目,別給我可是。」Dr. 李打斷正準備反駁的安保人員,語氣冷酷無情:「我沒要求馬上處決他們就已經很給情面了,你知道我有那個能耐。」

「都動起來都動起來!」Dr. 李拍著手催促剛剛都還在一旁看熱鬧而呆滯的團隊成員們:「生研小組呢?我要知道他們嘗試培育的項目體內共生藻能不能派上用場,還有其他需要我主持的研究期程通通順延,720今天沒脫險就再多順延一天。」不忘交待秘書助理推開其它行程後,Dr. 李靠著收容室牆面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主任。」一名研究員怯生生的遞上了收容室內的電話聽筒:「站點主任找您。」

Dr. 李倒抽了一口氣,她遲疑了幾秒後接過了聽筒、把研究員打發到別處去後才答話:「肇淵。」

『對,是我。』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從聽筒中傳來:『我聽說720發生的事了,現在狀況如何?』

「還沒脫險,我已經先讓人去取水了。」Dr. 李說著語氣又無法自主的開始自責:「我太放任張錦瓊了,一直覺得她很可憐才處處幫著她,沒想到今天竟然給我出這種事……」

『她的事我會處理,妳不用擔心。』站點主任用他一貫無感情波動的語調安撫道:『妳待在那邊就好,其他項目我讓傑尼斯跟Bales先去處理。』

「我有把實驗排程順延,也把其他行程通通都推掉了。」Dr. 李重重的嘆氣後用手心抹了自己額頭,發現滿是汗水:「天啊,我的心很久沒那麼亂過。」

『冷靜。』站點主任沉默幾秒後繼續開口:『妳在720上放入太多感情了。』

「感情?」Dr. 李聞言眼角不禁失守、落下一滴淚,她抽咽了一聲:「她太像我女兒了,肇淵,我沒辦法……對不起。」

Dr. 李用實驗衣袖口粗略的抹著不斷溢出的淚水,而電話另一端的站點主任體貼的沉默著……或是不知該如何應對。

「我……」Dr. 李清清沙啞的喉嚨:「我沒辦法克制自己在她身上追逐我女兒的影子,拜託你肇淵,讓我繼續負責她,好嗎?」

『我會慎重考慮,至少不會現在調動。』電話後傳來站點主任的輕嘆:『妳多注意就好。』

「……肇淵?」

『我在。』

「你好像很久沒叫我的名字了。」

說完這句後Dr. 李便掛上了電話,對著一無所有的空氣又重複了一次:「你很久沒叫我的名字了。」

站點主任室內,潘肇淵主任拿著已經斷訊的電話聽筒愣了半餉,遲疑著要不要再撥一次電話,但最後還是選擇掛回了聽筒。

隨著那漆黑色的加密通訊電話機,他的視線掃過了辦公桌上那些總是堆積如山的文件、毫無作為的沉默了片刻,然後拉開抽屜並從中拿出了一枚勳章。

一枚基金會之星勳章,在右下角因為碰撞而缺了一小角。

他用拇指拂過勳章上那星形雕紋、感受那精美的陰陽篆刻,然後翻轉檢視勳章的背面,銘文著:

STAR

特工 翔鷹
潘威騰

S無私 C無畏 P無逝


他回憶著過往,一切宛若昨日般歷歷在目,從二十年前第一次摸著這枚勳章開始……

玻璃展示箱被一把從周循道的懷中搶過、重重的被甩到靈堂一側的地板摔成了碎片。

象徵最高榮譽的勳章從中彈飛出來、落在地面上崩落了一角。

「我才不要這種東西!」

穿著黑色喪服的女人歇斯底里的用力踐踏著地上的玻璃碎片,銳利的破片到處噴飛,周圍的親友擔心她因此傷了自己而趕忙上前將她架開。

因哀傷而失控的女人掙扎著哭喊:「我要威騰回來!我要他回來啊啊啊啊啊!」

哭號在靈堂中迴盪,特工翔鷹的遺照放在祭台上,後面是覆蓋著基金會旗幟的棺木,裡面空無一物,就像遺照上空泛的笑容。

潘肇淵默默的和照片中已經過世的父親對視了一會,然後低頭收拾起地面的狼藉。

「對不起,肇淵,我來吧。」周循道找來了掃把等清潔工具欲自己善後:「早知道會這樣,我應該把東西交給你就好。」

肇淵點頭,然後沉默著從尖銳的破片中撿起那枚勳章、吹去上面的玻璃碎屑。

他在燈光下仔細檢視著父親曾經提起過的這枚、象徵最高榮譽的勳章,注意到了剛才碰撞讓它缺了一角,但是缺角的榮耀依然耀眼。

耀眼到甚至讓他視線產生些許的模糊。

曾經他也嚮往過榮耀,但實際躺在手中那可有可無的重量,讓他迷茫了。

「……循道哥。」

「嘿?我有聽到。」仍在努力把地面那堆不聽話的碎片掃進畚箕裡的循道回頭應答:「沒事,我能搞定。」

「我不考特工了。」

榮耀的象徵被收進口袋,深藏於一片黑暗。


Dr. Harlem拿下度數越來越高的眼鏡,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肇淵?」

「好久不見了,哈林叔。」

披著白色實驗衣的潘肇淵形象與Harlem原本所想像的差異太大以至於後者第一時間沒能認出對方。

「應該說,我是實習研究員PeterPan,請您多方指導,Dr. Harlem。」

看著PeterPan那張與好友有如同一個模具刻出的臉孔,Harlem在那伸出的右手前面遲疑了片刻,然後才終於伸手交握:「好,很好。」

至少不是特工。

Harlem把這句話壓進心底迸開的裂縫中、表面上則強顏歡笑道:「我也才剛到這個Site-ZH……是16來著?反正這裡有很多新玩意,我也不怎麼熟悉,以後就是你們年輕人的時代了。」

回頭我一定要念循道幾句!操!

「像這個神性輻射?還是Akiva什麼的測定器,每次調整我都覺得哪邊怪怪的……」Harlem趕忙把還在顫抖的手藏進實驗衣口袋,生怕心思這比外貌看起來細膩許多的後輩察覺什麼。

但PeterPan只是沉默的點頭,跟在他後方參觀起偌大的實驗區。


「又出事了,操!」

Harlem撕扯著自己那穿插許多白髮的頭皮、在心理諮詢室裡再次陷入深刻的自責,他飽歷風霜、滿是皺紋的臉上縱橫著淚水,不斷哽咽著說:「他們的女兒還那麼小!而且這麼多年以來我還是沒辦法查出這堆破石頭的來歷!只有一直死人一直死人死人死人死人!操!我真的沒臉面對肇淵……」

諮詢官已經先看過了書面報告,大致了解這次運送044個體時發生事故的來龍去脈,雖然他不該在諮詢時露出太多負面表情,但這次他實在忍不住皺起眉頭。

不只是這一次,自從那年044首次出現特殊個體造成大規模傷亡之後,Harlem就成了他諮詢室的常客,從此只要有什麼傷亡事件跟044扯上關係,諮詢官就知道他又要幫這位已經有些年紀的研究員開導了。

即使已經從原本那偽裝成商業大樓的舊式駐地,轉移到現在這個以收容各種危險項目為目的而設立的、更好的新站點,他身為心理諮詢官的工作倒是沒變,一如以往。

諮詢官在心底暗暗咒罵那些在這次運送任務中失職的工作人員,嘴上則用一貫的安撫口吻道:「不是你的錯Dr. Harlem……」

「是!就是!操他媽蛋的就是我的錯!」大概是因為這次死去的研究員夫婦與Harlem的關係很好,他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激烈的崩潰,因而打斷了諮詢官的排解並抓起桌上水杯往桌面一砸、飛濺的破片也濺出了滿溢而出的罪惡感。

「我真他媽的不該苟活……」

在Harlem拾起了其中一片水杯破片並企圖往自己手腕劃去之前,一顆特製的速效鎮定彈頭將藥劑打進了他的右手上臂,短短一瞬就讓他癱軟倒伏、使諮詢室內歸於沈靜。

「……通知人事部門。」一手按著對外通話鈕,諮詢官面不改色的將還冒著熱氣的手槍藏回抽屜:「幫Dr. Harlem排幾天特別休假。」

沒多久,幾名工作人員便熟門熟路的堆著移動病床進入諮詢室、合力將不省人事的Harlem抬了上去。

諮詢官從另一個抽屜取出一個黑色文件夾、簽署著其中的表格:「安排病房,準備記憶消除程序……」他領著一行人從諮詢室離開時正好被一名年輕研究員撞見,諮詢師對這陌生的青年沒有什麼印象,於是他掃了一眼名牌:「你有什麼事嗎?傑尼斯研究員?」

「喔……」傑尼斯額角冒了幾滴冷汗,有些緊張的用顫抖的語氣回應道:「我是哈林博士底下的實習生,送公文的時候正好看到他進了諮詢室,因為有點擔心他的狀況,所以……」

「他沒事了。」諮詢師露出如陽光般和勳的笑容:「睡一覺起來就會好很多,喔!他還會休幾天假,會有人幫忙代他的班,除此之外你還有什麼疑問嗎?」

「不!沒有,希望他早日康復!」在諮詢師的注視之下,傑尼斯只感覺背脊如墬冰谷般的冰涼,他生硬的回答並在腦海中尋找理由開脫:「喔!差點忘了我還有公文要送,人事部是往這邊走對吧?」

諮詢官只是維持著那個笑容點頭:「對,慢走。」

「再見!」傑尼斯頭也不敢回的邁開步伐順著走道快步離開,他在自己心臟飛快的鼓動聲中警戒著背後的動靜,隨時處於有狀況立刻能拔腿就跑的狀態,一直到拐過走道轉角確認什麼事也沒發生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接著發現自己襯衫背部早已經整片被冷汗給漿濕,於是他停下腳步試著平順呼吸。

冷靜!

這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傑尼斯很清楚,他加入的組織基金會的行事作風,這是他自己選擇的道路,而不是別人幫他決定的道路。

「呼……」片刻後,傑尼斯長吐了一口氣,表情也回復平靜而冷徹了下來:「不會回頭……對,我不會回頭。」

他掏出懷中的化妝鏡整理瀏海、重新揚起嘴角露出雪白的貝齒,接著走進一如既往如戰場般忙亂的人事部,用模仿偶像團體舞蹈的浮誇肢體動作跟語氣打了招呼。

「唉呦!小傑你今天也那麼帥喔?」人事部門的資深行政人員朱紫霞被逗的花枝亂顫:「要不是我女兒還小,真想把你介紹給她。」

傑尼斯輕輕撥動瀏海:「那我可是會被循道哥改編成D級人員,喔說到循道哥,我差點忘了。」他拍拍手上的文件夾:「他在嗎?」

「喔,真不巧。」朱紫霞一臉歉意:「他剛好被主任代理找去辦事了,最近還挺頻繁的,我幫你轉交吧。」

傑尼斯想起在他入職茶會上出席的那位穿著昂貴西裝的男人,不知為什麼想不起面貌,但他不在乎這點,報以一個燦爛笑容後遞出的文件:「那就麻煩紫霞姊了。」

回頁次




































2018/12/29

『這裡是神性輻射監測定位中心,偵測到SCP-ZH-044波型生成,地點位於北宜公路新北市坪林路段,規模預計中等,請發布該地區警報。』

『這裡是特工呷昏,收到,MTF-西次將-3“注意落石”出動,預計於45分鐘內抵達該地點。』

『這裡是神性輻射監測定位中心,偵測到不明波型生成,地點位於……北宜公路新北市坪林路段,與SCP-ZH-044出現位置重疊。』

『這裡是特工呷昏,收到,前往現場人員注意特殊情況。』

『這裡是神性輻射監測定位中心,SCP-ZH-044波型已消失。』

『什麼?』

『重複,SCP-ZH-044波型已消失。』


最後一頭石獅倒地、開始崩解為無異常性質的四稜砂岩碎塊。

蒼白路燈的照耀中,一柄透著氧化後青銅色澤的短槍被從堅比鋼鐵的石礫中拔起,空氣中響起清脆的震顫。

握著短槍的身影走過了遍地碎石、掃視著來往人車。

途經車輛的燈火短暫的照亮了渾身銅綠的甲冑,上面銘刻著無數猙獰的鬼面。

下一輛車經過,身影已無蹤。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