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約會
評分: +8+x

「好,給我聽著,」Kondraki的聲音從浴室門板後方傳來,「我想讓你知道這可不是我人生中最光彩的時刻。」

『肯定是痔瘡,』Alto Clef站在Benjamin Kondraki公寓裡的浴室前如此想著,『管他媽的我覺得肯定就是這樣,他因為痔瘡取消了我們的約會。我要把這裡化為人間煉獄、幹掉所有會呼吸的生物,把自己搞得跟站在血池裡的神經病似的。』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Clef說。

「我不——這可不是經常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Kondraki說:「我講真的,要是我能夠在這種狀態下還能開車的話我會的,但它像是卡在某個能讓你忽略身體完整性的點上,你瞭吧?」

『看來他的屁股得縫上幾針,』Alto Clef想著。『他看起來就像是便秘到把肛門撐破要去醫院縫的那種人。』

「當然,」Clef說。

「不准笑,」Kondraki在深思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說。

『我敢打賭他剛才在便祕,』Alto Clef想著。『就像他整個當站點主管的職業生涯裡都憋著這一大坨屎,現在他要把這個壓力形成的怪物給生出來了。』

「我不會笑你的,」Clef說。

「我們差不多當朋友當了差不多,二十年?三十年有吧?」Kondraki說:「我1989年認識你的,你看著我把我兒子拉拔長大還有發生過的所有事情,即使是、就是、你知道,我信任你。還有就跟你知道的那樣,我們最近才談過我確實對你有好感,但現在發生的確實是某種微妙的情況。」

「Konny,」Clef說,「我都已經看過你半死不活的模樣整整三次了。現在你不管變成樣子都沒辦法讓我感到吃驚,好嗎?」

「那麼我再複述一次計畫,」Kondraki因為Clef的話語而終於妥協,並接著說:「你不用盯著它看,我是認真的,就只要,開車把我載到醫務室去,還有要是我們去到那兒的途中不要被任何人看見就成功了。還有我們倆都別對Draven提起這個。」

「好的、沒問題。可以理解。你會需要我幫你像是——老天,我不確定——拉你一把?」

「大概需要。」

「好。」

「門現在沒鎖。」

「好喔。」

「真的,我不是故意要讓這種事情發生。」

「沒有誰會這麼想。」

「好吧。」

「好,那我要進來了。」

Kondraki的家是一間位在離站點要走一小段路的公寓。這個塞滿書本、手稿、牆壁上還有許多刮痕的地方整體上來說還是個愉快又舒適的居住空間。這裡面有一間Kondraki的臥房、還有一間空著的房間留待他的兒子長大後使用。還有一間廚房跟一個客廳、一間書房,還有一間目前正在被使用的浴室。過去許多年裡Clef來過這裡很多次,並在近幾年Draven為了進入特遣隊受訓、服役而搬出去,Kondraki出人意料地產生強烈的空巢期症候群之後就更常登門拜訪。 在他們分別在不同的站點工作了好幾年再一次重逢時,很容易理解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畢竟他那時覺得很寂寞——一段破碎的婚姻帶來的影響在過了20年後好不容易才消除了一點、孩子就離開了家,在陌生又麻木的情況下經歷中年危機。Clef則相當適應自己一個人獨自生活,但這不代表他對此感到滿足。他們之間的關係在這些年裡一直很緊密。直到最近這段關係才在互相試探之後從朋友升格成潛在伴侶,他們兩人都樂見其成。在他們之間誕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信賴、一股奇妙的安全感,甚至還帶著點別的,像是情愫、傾慕、還有愛意。

但是Kondraki當時很寂寞。由於Clef本身是個無性戀,他顯然低估了這個因素對他新伴侶的影響。他不確定為什麼他沒考量到這部分—— 在基金會的工作與照料孩子的壓力把他綁住以前,Kondraki在他學士後的那段日子裡就因為他在床上玩得很開而聲名在外——但是Clef真的覺得他(大部分的時候)控制得還不錯,並因此忽視了他伴侶受到大宇宙意志所控時的衝動與愚蠢。他能讓自己活下來算是件頗了不得的事情,更遑論還從頭開始成功地養大一個孩子。Kondraki很有才華——如果高層不是因為肯定他的能耐也不會指派他當站點主管。他的危機應變能力、承受壓力時的心理素養——這就是在此事件發生的接下來三十秒當中他的內心為Kondraki的行為辯護時所想到的東西,事件的紀錄如以下:

Clef打開門。他看見Ben,沒穿褲子,這還在他的預料之內。他也沒穿內褲,雖然他沒預料到這個但這也不是什麼問題。Ben移開了視線,Clef張開嘴打算說些像是『你需要我幫忙拔』或是意思相等的毒辣話語。 當他看見一個塑膠製圓筒狀的東西掛在他兩腿之間的時候,他意識到Kondraki身為已經五十五歲的基金會高級主管,他的陰莖上卡了個水瓶。這樣的想法用遠比他生命中經歷過的任何事物都更快的速度一閃即逝。他感覺他的大腦陷入短路狀態,並在門前把身體往前傾好看個清楚。他的確沒有看錯,它卡住了。這就是問題的所在,他的屌卡在一個Aquafina牌的水瓶裡。瓶子底部靠著馬桶蓋猶如一面投降旗幟的展示櫃。

「也許你在想為什麼我最後把自己搞成這樣,」Kondraki說。「而我只是想讓你明白主要原因真的只是空氣動力學。我大概是低估了,就是,我好幾個小時前打算這麼做的時候——」

Clef離開了浴室。他步出了公寓,走到外面的門廊。他狂笑不止就連眼淚都流了出來。他拿出自己手機並按下撥號鍵。

「Draven,」他說,「小子,你他媽肯定不會相信的。」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