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生於無盡的光明
評分: +6+x

Site www.scp-wiki.net cannot be found.

這是一個愉快的周日早晨。

May 伸出手關閉床邊鬧鐘,懶洋洋地從她的床上滾下來,一如既往地披頭散髮。May 把臉上幾縷亂髮上拉到一邊,刷了刷朋友間的訊息,所有人都希望彼此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訊息的時間戳都是從上午12點開始的。是的,昨晚狂歡有如大爆炸一般。May 打了個呵欠,同時拖著自己的身體進入浴室並打開熱水。「沒有什麼能比溫暖的早晨淋浴更能勝過冬天的寒冷。」她心裡一邊想著,一邊穿好衣物並將頭髮綁成髮髻。

May 踩著舞步走下樓梯,沿途哼著柔和的節奏。打開廚房門,迎接她的是美式鬆餅和培根的可口香氣。還有另外兩個人也在廚房裡,笑容滿面地看著她。

「早安,甜心。妳今天起的真早。」

「早安,媽。如此美好的一天用來睡覺真是太浪費了。」May 微笑著,突然意識到有人缺席。「爸在哪裡?」

「哦,他必須提前出門。說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奇怪的天氣或其他什麼。」媽媽輕聲地笑著。「有時我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在研究機構工作,還是在幻想書蟲俱樂部工作。」

「哈,可能吧。」May 拉出一把椅子,坐在她的弟弟面前。媽媽給他們每人一杯牛奶。他們吃早餐,談論一些傻氣的事情。May 很開心。生活是和平的,她希望能永遠保持這樣。

突然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在聲音傳到他們的耳朵之前,窗外的光線就灼焦了他們的眼睛並使他們蒸發成虛無。


May 從舒適的床上猛然起身,臉上冒出大量的汗水。她匆忙朝窗戶連滾帶爬地跑去,用力拉開窗簾。只見冬天早晨的典型景象,沒有奇怪或不合適的地方。一輛車停在房子前面。

「這只是一場惡夢。」May 安慰自己,她的呼吸依然沉重。她伸手去拿她在恐慌中撞落的電話,再次掃過訊息。沒錯,這只是一場惡夢,「在睡覺前看恐怖電影可能不是一個好主意。」May 微笑著向她的朋友們發出一個調皮的責備。她把電話扔到一邊,開始她早上的例行公事。

「早安,親。妳看起來累壞了。」

「早安,爸。可能是因為熬夜熬太晚了。」

「偶爾熬夜並不壞。這能為妳將來在埋首工作於文件或其他東西的不眠之夜作些準備。」爸爸對她眨眨眼。

他們坐下來吃早餐,她的父親又開始談論他奇怪的遭遇。May 總是為她的父親說得如此讓人身歷其境和聽來真實可信的故事著迷,雖然她也想知道他是否像媽所想像的那樣只是玩了太多的龍與地下城。

那天早上發生了另一次奇怪的遭遇,這些故事被鎮中心升起的新太陽中斷,新太陽抹滅了它接觸到的一切。


May 從舒適的床上猛然起身,臉上冒出大量的汗水。

有些事不對勁。

她再一次朝窗戶連滾帶爬地跑去。依然是冬天早晨的普通景象。May 感到震驚。「發生什麼事了?這是某種未來的預言,還是心靈感應的警告?」她坐回床上,雙手摀著臉,試圖理解剛剛發生在她身上的難以理解的事情。

May 跳過她早上的例行公事,在睡衣外披上一件夾克,然後匆匆走下樓梯,經過廚房,走向前門。

「早安,甜──等等,妳要去哪裡?」

她打開門,迎接她臉龐的是密集不斷的寒風。May 咳出嘴裡的雪,將目光轉向天空。絕對有什麼事情不對勁。穿過薄薄的冬季雲層,她可以勉強看出在地平線附近有微弱而不斷變化的輪廓。那更像是一大群不斷化形變幻的色彩,一大群對天空來說絕非正常的色彩。當她被奇怪的景象震懾時,她的父親走到她身後。他的嘴巴半張著。

「這……這不正常。等一下,我馬上回來。」

她看著他跑回房子,抽出手機並撥打給某人。幾分鐘之內,他帶著嚇得說不出話的媽媽和弟弟回來,May 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幾乎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大概吧,反正只是你們的那個天空中一如往常的顏色和形狀變化。她的父親把還穿著睡衣和薄夾克的他們就這樣推入汽車,接著開車逃離城鎮,看起來非常擔心。不論如何,坐在前排座位的 May 可以看到父親眼中流露的手足無措。或許這只不過是一種天氣現象,而她的父親只是過於擔心每個人的安危。

她的思維,以及她的家人,還有他們的汽車,都在轉眼間被徹底抹去。他們最後看到的只有眩目的白光。


May 從舒適的床上猛然起身,馬上明白到有些事情嚴重地有問題。她沒有費心思考、沒有連滾帶爬地跑到窗戶旁,甚至也沒有穿上夾克,May 發現自己已經來到廚房門口,對著大家尖叫,要大家離開房子。她爸爸不在。他又提早出門了。

尖叫無濟於事,May 拉著媽媽的胳膊,把她拖到前門。但她的媽媽根本不像她爸爸那樣擔心天空中的東西。May 陷入絕望。她媽媽看著她的樣子就好像是認為她瘋了,所以她知道繼續下去毫無意義。May 開始逃跑,盡她所能地快速狂奔,無視她媽媽在後面對她大喊大叫。她跑過一間又一間的房屋,跑過朝相反方向行進的人們,跑過一些偶爾經過的車輛。她的雙腿發疼。她繼續跑。有時候,她遇到了她認識的人,像是朋友和鄰居,沒有人知道她為什麼逃跑。無論他們問什麼,她唯一的回答是:「 快逃。」她在冰雪覆蓋的小徑上不停奔跑,看似永恆。

然而,這並非無窮。她所留下的只有附近牆上模糊的陰影,後來也被有毒而污穢的暴雨沖走了。


May 猛然起身,並跑下樓。

她的父親在那裡。

她一言不發地把父親帶到了前門。這有效。她的父親一看到天空,便立即護送她一無所知的家人到車上。發動引擎,他們出發上路。她的媽媽和她的弟弟一直在問問題,而她所能回應的只有:「 我們需要離開這裡。」她的父親也好不到哪去。他似乎深深地震驚,臉色蒼白,汗水從蒼白的臉上湧出。他看起來好像是目睹了某種來自異界的難以名狀的可怖惡物。也許那真的是。

他們繼續駕駛然後駕駛還有駕駛。他們抵達了城鎮邊界。他們繼續駕駛又駕駛然後撞在某個東西上。那是一道透明──不對,是不可見的屏障,屏障包圍整個城鎮。當 May 無助地凝視著遠方的道路時,她的父親正瘋狂地撥打電話尋求救援。

這一次,在她的眼球從她的臉上扯下之前,May 實際上有一瞬間注視著光。在她的皮膚從扭曲的血肉和骨頭上融化,污染了曾經白皙的雪時,她在苦痛中微微翻了個身。


May 猛然起身,有一道光。她的血飛濺到無形的牆上,接著一滴一滴地相互匯聚。

再一次,有更多道光。她的血肉融入了她母親的血肉,外表塗滿一層她弟弟的骨頭。

又一次,又一道眩目的光。May 的器官由裡到外燒灼著她,將她固定在曾經舒適的床上。

還不夠,又來了更多光。惡魔穿過她車庫裡的臨時路障,玩弄她的心靈並享受她的血肉。

她站在裡面。這裡只有光。沒有其他東西。

它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無盡的光緩緩地燒盡她的逃生意志。


May 清醒了。她仰面躺著,盯著平淡無奇的天花板

她坐起身,透過窗簾窺視。

這已不僅僅是地平線附近的一個小點了。他們現在遍布天空。大量不斷變化的形狀和色彩,每次都比上一次更渾沌。

May微笑著,淚水在她的眼中形成。

她低下頭看。街上的一些人似乎注意到了末日的徵象。

那些光。

也許那光是這一切背後的原因。

也許那光為她帶來了永恆的折磨。

她不能逃脫。

她無法對抗。

她也不想再讓自己屈服在光明之下了。

她的呼吸變得急促,淹沒在壓抑的叫吼聲中。她的雙手互相纏鬥,以抵抗緊緊抓住光線的衝動。

可以從她的椅子下,看到一個來回搖晃的影子。

在最後,有光,最後一次將她的影子固定住。


物品描述:一個核子雪花球。搖動時,不會下雪而是發生微型核爆炸。其輻射、聲音或衝擊力不會被釋放到外界,爆炸模式會隨每次震動而改變。已觀察到放射性降雪和黑雨等後續影響。在不特定兩次爆炸的間隔中,雪花球將包含一個小屋、汽車或卡車,它們會對爆炸作出反應。
回收日期:██-██-████
回收地點:俄羅斯Sokrovenno。
現在狀態:存儲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