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裝素裹


/* source: http://scpko.wikidot.com/theme:minimal-scp-foundation-by-cocoonist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pointer-events: none;
}
 
div#side-bar {
    position: fixed;
    left: -19em;
    height: 100%;
    overflow-y: auto;
    top: 0;
    width: 17em;
    padding: 0.45em;
    display: block;
    z-index: 10;
    transition: left 0.5s ease-in-out;
}
div#side-bar:hover {
    left: 0;
}
 
div#side-bar: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font-size: 30px;
    width: 36px;
    height: 36px;
    text-align: center;
    z-index: 6;
    transition: left 0.5s ease-in-out;
    opacity: 0;
    cursor: pointer;
}
 
div#side-bar:hover:before {
    transition-delay: 0.1s;
}
 
@media (min-width: 768px)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
評分: +8+x

100天。

第100天。

冷死了。

破舊的船艙結構,擱淺或被擊沉許久,但顯示面板還亮著,警告的女聲在冰下含糊地叫著。

好冰。

一旁,用Arial字體書寫的Site-ZH-81列在牆上,一層薄薄的黑冰覆蓋著那排線條上的細字。

用感覺花費快三餐配給食物份量的力氣扳開了那層惱人的塑膠殼,我將隨身碟插進了資料終端。

「卡西,妳還活著嗎?就算還在,妳也被這妳所造成的冰山卡的動彈不得了。」

我沒有講出來,但後方被冰結與冰鑿硬是卡著的自動船艙門不自然的抽動。

撥開顯示螢幕上的冰雪,那是熟悉的畫面,這些飢餓受凍的苦日子也得到了回報。

«開始存取自動化紀錄»


2025,基金會對於SCP-ZH-113發起了最後也最大一次的反攻,基金會付出極度慘痛的代價癱瘓了113的動力與武器系統,也將無人機全數擊墜,給予毀滅性打擊後才得以撤離,最後返航的尖端軍艦僅有1艘導彈巡洋艦與2艘飛彈驅逐艦,該次任務被後世稱為紅雨行動。

加之航海學爆發開始的損失,該次行動中喪失了逾90%的艦隊與戰鬥機聯隊,倖存回來的艦艇也因異常風險僅能鑿沉,在重建的同時繁中分部一時僅能倚靠位於近地軌道中的Site-ZH-50-3X作為軍事主動權的憑藉,甚至到了必須與第八處合作安置難民的程度。

此外,倉促撤退與嚴重打擊導致基金會第一時間沒來得及回到113沉沒之處。

被海上征戰所忽略,被認為已損失的原Site-ZH-81所屬潛艇緩緩浮上海面,等被人發現彈道導彈已發射時,早已無力回天,氫彈爆炸在了太平洋與東半球各處,是精準,預先計畫過的有效打擊,卻都落在杳無人煙之處,這時還僅有很少人知道,新的時代要開始了。

因為落點在於各處的超級火山,這些熱核武器不為別的,為了末日而生。

再也沒有儀器能夠測量這次的火山爆發的爆炸當量,過往無法想像其規模的火山灰被轟進了人類賴以維生的大氣層,這種西元前幾十萬年等級的災害混合著核冬天迅速遍布了全球。

最糟糕的巧合發生了:SCP-ZH-800不請自來。

但這一次再也沒有戰鬥機可以出動了。

在專家、飛行員與具有應對經驗的人員幾近消耗殆盡,天空布滿致命的火山煙塵時,連起降的機場都是個問題,臨時雇傭的第八處戰鬥機聯隊無法有效打擊SCP-ZH-800-1,明顯數量增多的電球再度給苟延殘喘的基金會予以更深的絕望。

人造衛星、太空垃圾與火山灰凝塊所成的毀滅性流星雨無差別的肆虐,暴風雪刮過岩漿流淌而出的地獄,海平面也因為岩漿填出的新土地而逐漸上升,而這一次,800持續了一整周,前所未有的規模摧毀了一切軌道上的一切通訊憑藉,Site-ZH-50-3X失去聯絡。

然後,死亡之手1啟動了,誰也沒想過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互相保證毀滅的現實驗證正是以這種形式引發。

好吧,承認吧。

我們看不到勝利。


300天

不完整的木板牆上刻著。

原來已經300天了。

不。

是三年了吧,錶不會騙我。

台北淹沒,然後又連著台灣海峽結凍了,就算陽光仍在,我也看不到Site-ZH-16的遺跡,原本是都市的冰層中,只有瓦礫,還有屍首。

清晨出行遊獵的那群人帶走了警局內拿來的那幾把M16,到現在還是沒回來。

簡單鋼架與鐵皮搭成的原始高腳屋有近半數被冰河以摧枯拉朽之勢輾過,原本用來保護群落的圍牆更是首當其衝的被扯的剩下不到半面,一年以前還活在先進的現代化社會的這群人還在持續南遷,尋覓著高地與國軍砲兵陣地留下來的補給物資,而高海拔的森林中,也正是過去基金會收容異常最好的掩蔽物,如今裡面潛藏著甚麼也可想而知;要是真讓他們到了中南部,迎接他們的也只剩中國那枚打偏的核彈留下的遍地殘骸而已,種種事實讓這個群落的滅亡只剩時間之分。

基金會人員已經撤離很久了,而台灣以外的地方也沒好到哪裡去,人們原以為脫離的冷戰末世陰霾直接降臨,部分地區餓死的人們無處埋葬,成了冰雪中的一堆堆小山,擁槍自重的聚落雛型已經如病毒般孳生,而政府早已不存在於詞彙中。

啪嚓。

一團絨草中,火苗被燃起了,這是他們打燃油即將用盡前的第一次自力生火,白雪上的木樁擺著本講述求生過程的異國漫畫…….過去並不是什麼都沒有留給人類,小孩高興的在雪中手舞足蹈,大人們的表情則被落雪刻意封印起來,拿起裝著雪的鐵鍋,靜待燒開時也給眾人暖個身子。

往南走,距離營地不遠的樹梢有著幾條被割斷的尼龍繩,底下有幾個被填滿的坑,新的童話被捏造出來要小孩不要靠近。

陰晦的天空時不時流過幾枚紅藍相間的流星,也因此,許多人開始將心靈寄託於宗教,不過這一次能肯定的是,在他們添起亂子之前,就會先葬身於這冰天雪地之中。

他們當然有看見迎頭砸來的那顆流星,只不過不清楚,上頭的NASA字樣是否還在。

















看,所有的房子都垮了,所有的文明都毀了。

看,那些森林中的眼睛正看著,他們等很久了。

看,再也沒有前進的人回來了,大人們都吊上去了。

看,火滅了。

「太冷了。」

走到最後的那人說著。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