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個案:《迴響心聲》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1+x
blank.png

SCP-ZH-268的異常狀態並沒有恢復。

當然,冠上SCP編號的原本就是「異常」,但它們多半都會有某些規則性可以遵循。這也是其中一部份SCP可以成為有用工具的原因——只要你足夠穩定而且可以預測,那麼你就可以成為基金會的道具;否則的話,你就會永遠被關在收容室裡不見天日。這是這個世界的道理。

SCP-ZH-268是一個人形異常,但並不是那種有靈長類特徵的怪獸——如果不專業一點的話,也可以說是一個有異常性質的人類。他的異常性質簡單總結的話就是「可以具現化自己的『心聲』」。他的各種想法都因此可以被輕易讀取,而基金會在收容他……「牠」之後,找到了一個可以善用這種特質的方法——讓牠先暴露於某些特製的模因,就能產生特定的思想,而這些思想在具現化之後就能成為傳播特定影響的道具。不得不說這實在很有O5那派的風格,也許是O5-12的手下想出來的?

然而這個美好的想法在投入實用前的最後一次測試出現差錯。

他們用特製模因影響SCP-ZH-268之後把牠做成某種「驚嚇道具」,投放到Site-ZH-72的聯外道路上。根據不知情的路過員工所述,那次驚嚇實驗的效果非常可觀,甚至超出一開始計劃所預期的成果。於是這個計畫的主導者就把牠的等級由原先的Euclid改為Thaumiel,然後從收容措施裡記載的Site-ZH-16轉送到了Site-168——同在臺灣本島,但與O5關係更為親近的一個設施。

然而超乎預期的成功有時也是暗示著無法控制的出錯。一方面,SCP-ZH-268在移送的隔天就陷入原因不明的昏睡狀態,原本會浮現在其周遭的「心聲文字」也變得一片朦朧;而Site-168則是自從接收SCP-ZH-268以來就不斷收到員工心理健康狀態劣化的報告,特別是各種連續的惡夢和「撞鬼」經驗頻傳。最後一切問題的矛頭都指向了SCP-ZH-268。看來雖然「驚嚇模因」理論上已經失效,但SCP-ZH-268卻沒有從惡夢中甦醒,或許是特製模因出了差錯讓恐懼溜進了一般失憶誘發藥物也無法清除的深層意識中;又或者是Site-ZH-72那個本來就相當邪門的地方讓牠的異常性質出現了變化。

無論如何,牠已經成為了牠所能成為的其中一種最糟的工具:惡夢散播裝置,而且還是不受控制的那種類型。

現在的Site-168沒有專家能夠處理這種類型的異常。相對於在「三垣」管理下自治發展的ZH設施,O5指揮體系幾乎把所有的資源都留在美國本土以及一部份附近地區的設施,遠在西太平洋一座小島上的設施連正常MRI設備都有可能年久失修,更別提足夠應付各種各類異常的專業員工。他們試著與附近的ZH設施要求人手增援,但近期正好是O5與三垣體系關係較為緊張的時刻,大部分ZH站點都以五花八門的理由搪塞他們的請求;雖然他們也試著向O5的大本營求援,但一來這並不是非常危急的情況,二來遠水也救不了近火。

「所以我想我能夠幫得上忙。」

「嗯……」長桌對面的陳站長面容憔悴的審視著我帶來的報告,問道:「所以,你是Site-ZH-66…67複合體的人,專長是應用超形上學?」

「是的。」

「我以為你們的專業是對付超電救助隊那種像是從電視裡走出來的異常。」

「那是一部份,但我們也很善於處理被自己的幻想故事困住的異常。」

「……好吧,我想姑且是可以信任你,但你應該很清楚『這邊』的規矩沒有『你們那邊』那麼鬆散。」

「這是當然。」

在簡單介紹過我要用的方法與道具之後,陳站長幫我打開了通往SCP-ZH-268收容間的閘門通道。

在看到一百多公尺的長廊時我還在狐疑為何要設置這麼長的走道,但邁出第一步的當下我馬上就瞭解了。SCP-ZH-268能夠讓可文字化的心聲變成漂浮文字,但除此之外的心聲也可能以其他形式表現出來。比方說,在耳邊不斷迴響的陰森狗嚎與風聲等等。即使受過一些訓練,牠所發出的聽覺刺激也確實讓我感到十分不快,甚至在走過一半的走廊後還有不斷閃現又消失的血跡散布在牆面與地板上。我深吸一口氣,打開了收容間的門。

收容間內部的能見度非常低,像是籠罩在一片厚重的霧霾之下。然而這些遮蔽視線的都不是實際上存在的物質,而是SCP-ZH-268心聲的一種投射。原本可以文字化的心聲都變得混亂不堪,變得像是黑霧一樣,同時在這些黑霧之中還時不時會竄出異形般的各種怪物。我忍著顫抖的雙腳找到SCP-ZH-268的本體,為牠戴上可以抑制表層意識活動的全罩式頭盔,啟動裝置後收容間內剎那間便恢復正常。

長舒一口氣之後我就接到了來自陳站長的無線電通訊。

「狀況如何?」

「暫時壓制住了,但接下來才是重點。」

「需要我怎麼幫你嗎?」

「把門關好,還有如果我的身體發生什麼問題的話馬上用最大音量呼叫我。」

「好。」

我接著從包包裡拿出另一個類似的頭盔為自己戴上。這是干預式解述裝置,可以讓一個人潛入另一個人的心智空間內部,在這條世界線裡目前還是僅限Site-ZH-66複合體才能使用的科技。雖然實際上也不是我們自己研發的,更準確一點也可以說是從別的世界的基金會借來的東西。我拿出纜線,一條一條把自己的頭盔與SCP-ZH-268的頭盔連接在一起。隨著綠色的指示燈與清脆的提示音出現,我的意識也隨著纜線流進了SCP-ZH-268的腦中。

首先進入的視覺刺激是一堵牆,然後是金屬的味道,以及牆面的冰冷觸感。最後開始聽到一名少年不斷反覆呢喃著:「這裡有一道牆。」

原來如此。看來這是在文件記錄中被省去的前置測試吧。先是反覆灌輸牠「這裡有牆」的模因,然後讓牠把牆的感官特徵投射到現實世界,藉此讓其他人也感受到那裡有一堵牆。雖然在物理層面上那道牆並不能擋住拋射物,但如果所有人都覺得那裡有一道牆的話,那麼牠所能做到的事與真正的現實扭曲者並沒有太大差異,而且因為不受常見的斯克蘭頓錨抑制所以反而可能更加危險。

我站在那裡默默觀察著。左右都是無盡的荒野,但腳下卻有白色粉刷過的平整地面向前後延伸,後方一直消失到無法看見的漆黑之中,而前方就是那一堵牆。隨著時間過去,我看見各式各樣的人往那道牆的方向走過去,有橘色制服的D級人員、帶著背包的技術員、黑髮藍眼的研究員與頭髮黑白二色的女性;還有看著自己的肖像畫一邊傻笑一邊撞到牆壁的笨蛋。

等到不再有新的人,我便慢慢走近那道牆,聽見牆後少年的背誦聲。我深吸一口氣,以穩定的口氣說道:「這裡有門。」

隨後,牆面上就出現一道可以讓我推開的門板。

然而在我推開之後,迎接我的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以及彷彿永無止境的墜落感。經過不知道多久,我已經無法確認是落地了或是還在下墜,但我確實看見有一道白影在不遠處。那道詭異的影子逐漸朝我移動過來,於是我看清了——那是一張倒掛的臉,除了眼睛、鼻孔與嘴唇的裡面與周遭一樣空洞般漆黑以外,整張臉都像是粉筆一樣蒼白。那張臉對著我露出像是要裂到耳際的猙獰笑容,同時還以扭曲的聲音不斷重複著「我回來了」。

於是我回應道:「歡迎回來。」

隨即,圍繞周遭的一片虛空攤縮成一個小小的黑色球體,然後化成水滴狀,滴入花瓣狀的排水孔。身邊的環境變成未經粉刷的水泥牆,而牆角正蹲踞著一個穿著破爛的少年,他沒有臉。不難看出,那就是SCP-ZH-268本身的自我意識。就像許多第一人稱視角的遊戲並不會把主角的頭部做出來,大部分很少照鏡子的人類其實對自己的面貌沒有太明確的認知。我並不確定那張白色大臉的正確應對方式,但在超形上學部門工作你會需要用到很多「故事套路」。很幸運的是看來我這次確實蒙對了。既然SCP-ZH-268的心象風景已經恢復正常,那麼我也該回到現實世界了。

在一片色彩消退之後,我看見陳站長在我的面前。這並不是取下解述裝置後的感覺,更像是被麻倒之後甦醒的暈眩。手臂上突然一陣刺痛,仔細一看還能發現針扎的痕跡。看樣子我在取下頭盔之後馬上就被注射鎮靜劑了。而我定睛一看才發現眼前的站長並不是肉身,而是螢幕投影。環顧四週,我似乎被困在一間標準人形的收容空間內。

「所以這是怎麼回事?」我問。

「這是我的台詞才對。」陳站長看起來已經不像是幾個禮拜為惡夢所苦的憔悴模樣,反而多了幾分異樣的自信:「持有連總部都不知道的超常科技,還將它運用在其他無法控制的異常身上,你的行為只要上報給O5議會很快就會得到死刑判決了吧。連帶你背後的『組織』一起。」

「我還不知道原來O5系統的人這麼會過河拆橋。」

「不要怨我,我也只是照規則行事。過不久就是O5的例行會議時間了,你就在裡面慢慢享受最後的時光吧。」

說完螢幕便自動關閉,看樣子是不打算繼續跟我耍嘴皮子了。我環顧周遭,裝有各種特殊道具的背包被拿走,而且這間人形收容室還比一般收容室多了幾層物理性質的安全措施。雖然面對有超常能力的人型可能沒太多功用,但這些措施明顯就是在避免我用任何「智慧手段」從內部破解鎖定。看樣子不管我再怎麼存檔讀取,命運都會斷在這個地方。

登入以查看精彩後續。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