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者的盛宴
評分: +7+x

「你知道日全蝕中會發生什麼事嗎?」

「會有什麼?」

「會繼續日全蝕。」

「在大家都去看難得一見的日蝕的時候,我們在這裡幹嘛?約會嗎?」

貴為Site-ZH-88主任助理秘書的方雷鶠吸著廉價紙杯內的紅茶,屁股下的塑膠椅兩腳懸空,嘎吱嘎吱搖晃著。

一日的開始就此展開。續杯真方便。」

平常喧鬧異常的地下街走廊不如以往熱絡,椅子刮擦地板的聲音傳遍整個樓層。此時仍然在營業的店家的共同點只有一個:他們正常自我實行各自的收容措施。

主任Chrome從不知某處的地板上拾取了一本看起來破破爛爛的筆記本,本子的封面被貼上了一個小銀貼紙。

基金會資產編號:ZHA-279
品名/廠牌/尺寸:筆記本/未知/大
預計使用年限:至120年3月18日檢查完整度
注意事項:該資產易毀損,且活動範圍包括但不限於地下街樓層。該資產以未知的比率將即將遭受的損壞轉化成空間跳躍能力。

「這裡可能曾經也是有作為市場類型被使用,才會留下這本帳本。」

「那這本書不就是別人的東西嗎?我們怎麼能亂拿呢?而且這是異常吧。」鶠用死魚眼盯著本子看,努力想要吐槽什麼。

「先貼先贏,它還是在基金會的掌控之下。」Chrome從紅色的塑膠椅起身。「走吧,讓我們把正事做完。」

以往的查帳除了隨機抽查對照商家的帳本,還需要觀察來店的客群等等作為參考資料用。但是就連大部分的商家員工都去觀賞日蝕的現在這件事也無法完成。在仍然留在地下街洽公的人的眼裡,他們兩個就是在約會。

只是是那種,眼神不交會、肢體不接觸,連對答也只有嗚嗯喔哼不知道在幹嘛的約會。兩個身高160並肩走在一起,不像是應該在基金會中出現的場景。

「真是難得你願意親自來查帳,我以為上司都是那種坐在辦公室的人。」鶠直盯著太陽餅店櫥窗後,白白圓圓的小傢伙雙腳踏在小木箱上,奮力揮舞桿麵棍。

「有些東西是無法用數字體會的,就跟妳的數據刪除一樣,感覺不到。」

「你給我說清楚是什麼喔……。」

當然,就算鶠擺出她的招牌死魚眼,事情還是不會有任何改變。



從白潔的小手中接過一袋太陽餅,鶠的心裏盡是感動。原本以為基金會對待異常如同傳聞中一樣冷酷無情,那些鐵門、機械手臂、觀察窗的印象在地下街徹底轉換成商業繁榮的樣式。

「地下街剛開幕的時候的確輝煌過,也有經歷過黯淡的時期,一切都是看站點內存活的人數和狀況而定。當我用景氣循環來描述這種現象藉以安慰自己的同時,我似乎把這些消費者,這些員工的死亡當作是一個外生變數而已。」

Chrome隨意拿起一塊太陽餅啃食,絲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把人類當作是資產,心裏不會不好過嗎?還是這也是基金會冷酷無情的某種範例之類的?」

對於鶠來說,不管是哪種風格也好,只希望自己還有容身之地。

「先不論到達最大效益是否有利,這是我和倫理委員會要爭論的事情,但是這樣最有效率。雖然事情總是不會按照我所想的。」

因為手上多了一些「犒賞自己工作時的福利」,Chrome和鶠稍微互相擠了一下身體,走過一個當下無人的轉角。

「你知道成為基金會的資產會怎麼樣嗎?」

「會被貼上標籤?」

「成為『某人的物品』。妳可以認為某人是我,但是那沒有意義。」

「那,我也是基金會的資產嗎?」鶠對於Chrome的說法一笑置之,「你也要貼東西在我身上嗎?你是我的主人?」

就在過牆角的那個瞬間,紙袋跌落在地,Chrome撐向牆壁的手臂阻擋了鶠的去路,鶠被驚嚇地轉向Chrome,和鶠所期待的抬下巴不同,Chrome舉起的另一隻手指上黏著一小片銀色貼紙。

那個像是黏在筆記本上的銀色貼紙。

「你想要體驗看看嗎?黏下去世界就不一樣了喔。」

無視Chrome的壞笑,熟透的鶠拿著另一塊太陽餅堵住Chrome的唇。「你真的是,不懂的浪漫耶。難怪你一直以來都沒有女朋友。」

跨過被打擊得嚴重倒下的Chrome,鶠的眼光被一片水藍吸引,鶠不自覺將雙手貼附在玻璃上。

「好美……,好安靜……。」鶠的藍髮和水色融合,水裡的生物緩緩翻滾。「這就是……那個Skip嗎?」

「我才不會說它是Skip,它只是另一個被貼上標籤的基金會資產……不要那樣看著我,妳以為我想那樣投票?」

將那富有正義感的理想藏在冷酷的算計身後,如同包心粉圓一樣,食用那麼一小口前需要放進如山般的冰塊中。

也許會有人因此難以下嚥,不過要增加冰塊呢?還是多添一點粉圓呢?

「妳在審閱玻璃水箱文件的時候有看到下次維修日期嗎?」Chrome提起鶠手中的紙袋走離櫥窗,留下眉頭深鎖的鶠。

突然,她像是領悟了什麼,追向Chrome並瘋狂捶打他的後背。「你這壞蛋,天啊你要怎麼貼……」


「你知道冰溶化之後我會怎麼做嗎?」

「很重要嗎?」

「我會再買一隻冰。」



遠方傳來吵雜的電視音效,地下街的坐位區此時如同其他地方一樣空蕩蕩,留守在站點的Dr. Valentine正在享用三球冰淇淋,和Dr. Valentine 臉色一樣慘白的牛奶冰淇淋、和電視播報出外面街道上顏色一樣的草莓冰淇淋,還有和日蝕一樣顏色的巧克力冰淇淋。

恐慌、鮮血和日蝕就像狂歡秀一樣被Dr. Valentine啃食著,只是他好像不怎麼在意。

700事件可能要開始了嗎?放心,我們在地下街,小羽你那邊小心一點,今年不知道是什麼。」Chrome收起手機走過轉角,認出了坐在長椅上,凝視電視螢幕的Dr. Valentine。「你好,我是……。」

「萬歲……,讚美太陽…….。」Dr. Valentine以空洞的眼神向Chrome回禮。「一起……加入……銀河…….大家庭……。」

「等等我啊……嗚哇這個人怎麼回事?你要幹嘛?放手啊!」追上來的鶠在和Dr. Valentine眼神接觸的一瞬間就被Chrome從後方遮住眼睛,彷彿這是某種調情動作。

Chrome隨即拿起遙控器關閉電視,畫面中模糊的日蝕畫面被馬上切斷。「我以為這台電視有做模因製劑處理,看來是沒有。」

鐵片飛出的聲音響徹整個地下街,隨即而至的是紊亂的腳步聲。和眼前的Dr. Valentine一樣,朝著Chrome和鶠的方向伸出被太陽炙烤的紅色手臂。

目擊日蝕的員工從外地回到站點,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失去控制,將保安人員舉起、朝向人多的地方聚集「傳教」,當這些員工來到地下街時可能代表其他區域早已淪陷。

「不過看來沒有受到這次模因影響的人幾乎是沒有了。無論如何不要放開彼此的手。」判斷了在缺乏武器的情況下無法逃脫,Chrome也不在乎其餘的事情了,硬是將鶠擁入懷中。

「不是那個問題吧?主任你還在抱著我我怎麼動啊?雖然我們都死定了吧……。」鶠的呼吸逐漸急促,不像她所靠的心跳一樣沈穩。

員工們的手搭在Chrome身上,大力拉扯著合身的西裝。兩個人即將無法抵抗被拉開。

「即將進行海翁協議,倒數五、四、三……。」

Chrome鬆開其中一隻手,將西裝內口袋中的筆記本向地板上扔,筆記本穿過地板的縫隙消失於視線中。


一陣暈眩直上腦部,等到兩個人醒過來的時候,地下街早已恢復往日熱鬧的氣氛。鶠連忙從Chrome的懷中起身。

「什麼?剛剛發生什麼事?」鶠對於現在的狀況非常失望,忙碌了一整天,不但兩手空空,目前似乎也不是約會的時機。

Chrome不知何時取得了原本消失的筆記本,上面的筆記顯然是逃過了回朔的效應。

「看來我們有新的工作要開始了,讓我們把那天殺的飛船幹下來。」

「所以基金會真的不能約會嗎?」鶠大嘆一口氣,對於新出現的差事十分不滿。

「我們不是可以再約會一次嗎?」Chrome牽起鶠的手腕,並肩走向通往Site-ZH-25的傳送門。

只是這次,總算是不彆扭可以將頭靠在肩膀上了。


「你知道還原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嗎?」

「再看一次日蝕?」

「再查一次帳。」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