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亞的故事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8+x

以娜ina,為甚麼妳這麼做?」

伊亞站在洞穴的開口,像是在跟山崖之下的森林與更遠的藍色大海說話。她赤身裸體,黑色而微微捲曲的頭髮在清風中飛舞,她雙手拄著一根長棍,棍棒高到她的下巴處,末端捆著一片青苔,這是生火的工具,也是權力的象徵。

她在質問母親。

「以娜!」她往前方的空氣大喊,聲音迴盪在風中與前方的一片蓊綠之中。這不是個明智的選擇,尤其考量到她與族人們剛遭受一次猛烈的攻擊。但她忍不住。她不明白母親為甚麼這麼做。為甚麼……妳不是說過,我們是妳的子民,這片大地是我們的家園……

姊姊kaka,好了。」在她身後,一個高出她一個頭的男子走了過來,他也赤身裸體,濃密的胸毛與陰毛遮蔽了身上的許多肌膚。「不要大聲。我們剛從死神手中逃出來。你知道對嗎,以娜已經不再愛我們了。」

「我知道。」伊亞看著自稱為弟弟的男子,但她心裡知道這名男子比她小了好幾十個冬天。「可是,那些是甚麼?那些東西?牠們溜來溜去的觸手?那些牙齒?那不自然。」

「以娜造的東西都是自然的。」撓奧Ngaw回答,伊亞聽不出來他的情緒是甚麼;究竟只是簡單的陳述事實,或是跟她一樣無奈又悲痛。如果只是前者,那也很正常。在這個世代,母親早就不直接跟人類互動,所有她的承諾和她的故事都變成某種祖訓,而不像她親身感受的那麼強烈。他們的年代之中,人類早就不受到創生之母的鍾愛,大自然中開始出現對人類極度不善的生物,母神直接與人類互動的可能性也趨近於零。

但是,她就是不能接受。在她第一次破壞了誓言之後,現在是更多的背叛。更多的怪物。

「以娜造的東西都是自然的,但是我們還是會被傷害。」伊亞說,「越來越多了。那些東西。」她完全走出洞穴口,在岩壁的旁邊輕鬆往上爬。

「姊姊,沒有辦法,世界不一樣了。」撓奧很快跟上,與她一起來到岩洞的頂端,這裡有一個小石台,能夠看到南北兩端連綿的山峰,天氣好的話,甚至可以看到東南方的小島。「妳說以娜保證過我們『這是給人類的大地』,但現在就不是那樣。我也不喜歡這樣的生活。可是,沒辦法。」

伊亞坐著,她望向無盡的藍色大海,遠方的海上有著一層烏雲,閃電在遠方交織跳舞。「嗯。」

嗯。那是因為你沒有聽過她親口跟我們承諾的話有多好聽。當我發現人類都會死的時候有多心痛。

下方的洞穴忽然傳來尖叫聲,伊亞與撓奧站了起來,連忙跳下岩台,回到他們避難的洞穴張望。在洞穴的角落,一隻巨大的蠕蟲從水坑中浮出,牠的觸手已經把兩三個族人倒吊拎起。有些人抓著火把想去攻擊怪物,卻被其他的觸手掃開,軟弱的身軀撞在岩壁上便不再有動靜。蠕蟲的環狀口吻與利齒開始絞碎牠拎著的某些人的腿,鮮血與尖叫聲讓畫面變得慘烈又怵目驚心。

其中一條觸手上抓的是他們的孩子。

伊亞陷入恐慌與憤怒,她抄起最長的木矛上前衝去,往蠕蟲的肥厚身軀猛戳,她希望這一擊就能夠直接弄死怪物,但蠕蟲只是產生一個傷口,仍然繼續吞噬著、用觸手甩暈她的族人。

伊亞繼續奮鬥,而撓奧與其他較為勇敢的族人上前來,用他們所知的各種器物攻擊蠕蟲。但這東西太過龐大,不出幾下,所有人一再撞上粗糙的岩壁與地面,更多的鮮血與屍體出現。

救救我們,以娜。

伊亞試圖把自己的孩子從觸手中解救出來,但卷鬚纏得死緊,而她的孩子臉色已經開始發青。她忍不住大哭,隨後看著她的孩子被觸手帶走,拉向那個可憎的血盆大口。

「不要!」伊亞瘋狂的棍打那條觸手,試圖刺穿它,拉扯它,但她被甩開,撞在一塊尖銳的岩石上,倒了下來。她暫時失去爬起來的力氣,然後在模糊的淚水中看著她的骨肉消失在一片紅色之中,以及那根多出來的觸手抓起被她放開的石矛,一擊刺穿了撓奧的身軀中心。

「不要……不要……」視野被淚水完全覆蓋,最終被黑暗吞沒。

妳曾經答應我們,這會是屬於我們的樂土。

結果,妳在哪裡?

妳做了甚麼?


以娜。





8225年後,台灣,Site-ZH-100

「什麼事?」眼前的矮小女子暫停翻閱手上的書,她的眼神飄向了你。直到今天,你還是很難想像這樣一名嬌小而皮膚黝黑的女子是三垣的一號司令。一個基金會的領袖。

「這是近期關於SCP-ZH-002的報告,三號司令說必須要交給你。」你把胸口抱著的牛皮紙袋拿起來,遞給辦公桌另一端的上司。她把書擱在一旁,往前接過你傳過去的文件袋。「然後,六號司令要我來問您,『人類的黎明時分是甚麼樣子』。」

一號司令頓了一下,眼神打量著你,你說不出她沉著又銳利的眼光中透露的是疑問還是謹慎。你開始有點擔心,眼前的女子到底是不是另一尊神明——就像基金會最近大量收容的那些東西一樣。

「三號?那隻老貓。」一號司令把文件袋抱走,放在辦公桌上。「你為甚麼需要知道?『人類的黎明時分』?」

「他指示我把這些資訊抄下來交回去給他。」

「他的理由是甚麼?」

「他說這是為了進一步研究上古神性實體的收容策略,但他不便前來,委託我回報。」你覺得這個理由很奇怪,為甚麼不用電子設備呢?或許是因為六號司令已經是個年邁的長輩了,不喜歡盯著螢幕看。也有可能是最近電力吃緊,不如回歸傳統的官僚體系,運用手下去取得資訊。無論如何,你希望能問到長官想要的東西。

不過,這樣的安排其實也正合你意。

「這樣啊。」一號露出若有所思的樣子,然後輕快的回答,「坐呀。」

你連忙找到旁邊會談用的沙發區坐下。一號司令穿著緊緻的黑色小洋裝,披著剪裁過的白色軍外套,從她的辦公桌先走到辦公室的門邊,鎖上門,然後走向你這邊的區塊,一屁股坐在主位的單人沙發上,斜對著你。她身體的曲線被緊身的衣服襯托出來。你連忙撇開視線,避免盯著不該注意的地方。緊張的汗開始流下,雖然你相信她遠遠不止表面上看起來的樣子,但一號司令的樣貌與舉止看起來仍然是個三十多歲的年輕女性。

現在你心底的某個小小幻想終於實現了——暗自仰慕的對象就坐在離自己不到一公尺的位子,你卻開始慌亂失措。心臟開始發出不理智的尖叫。你得假裝一切都很好。平常心。

「所以你說,你是六號司令官的總秘書。」一號的聲線一派輕鬆的傳過來。

「報告,是。」你試著不讓聲音發抖。冷靜,別像個軟腳蝦。「目前到職兩個禮拜。」

「啊,我想起來了。可憐的前秘書。你的前任是個好孩子。」一號點點頭,低聲說,「你認識她嗎?」

「不算認識。她是個很好的上司,待我們新人不錯,但很少聊天。」你想起那個剛離世不久的前任秘書,她在上個月六號司令對苗栗境內的欲肉異常進行掃蕩時不幸身亡,遺體被融入巨大的肉塊之中,甚至沒辦法被回收安葬。六號司令雖然沒什麼事,但近距離目睹了下屬死亡的他需要好好休養,所以大部分與六號司令有關的工作都交由你來承包,或者讓其他的三垣成員來處理。

「聽說六號的狀況不太好,是真的嗎?」

「有好轉一些,他最近可以跟我交代比較多事情了。但仍然臥床。」

「我明白了。」一號看著你,眼神似乎沒有那麼銳利,更像是一個關心你家中長輩的鄰家太太。「Together we fall?」她突然說。

你嚇到了,但同時馬上回應了正確的暗號,「Divided we thrive.」

一號司令笑了,「可以了。」她翹腳,換個姿勢坐著,整個人面向你。你知道這是接納與對你有興趣的身體訊號。你嚥了嚥口水。「你說你想問甚麼?」

「我……呃……」剛剛要問甚麼來著?天啊,你有點慌,腦子趕緊回溯一開始的事件,「人類的黎明時分?資訊?」

「對,」一號很開心的笑了,「腦子還算清楚。很好。」

你還不知道該說些甚麼,長官先繼續接下去說了,「人類的黎明時分,或者說台灣人類的起源,與SCP-ZH-001有關。就我們所知,SCP-ZH-001屬於『舊神』的領域,並且與台灣島的地理意識互相填補。」

你慣性掏出記事本想要寫下來,但長官的手勢要你停下。她的意思是「不用抄,記著就好」。你默默把手縮回去,眼睛迎向正對著你的黑色雙眸。不能寫字,我最好記牢一點。 你開始聽取來自基金會頂端的報告。

「在我們所能找到最古老的資料來源裡面,SCP-ZH-001被稱為『南島之母』,而『南島』就是指台灣。『南島之母』的存在至少超過9000年以上,當時全世界位於夜之子與人類勢力產生更迭的接壤時代,但南島上尚沒有人類的存在。當時的南島人並不是由外部遷入,而是由『南島之母』直接創造。

「這名神性實體通常以無形存在,並且創造或修飾了位於台灣島上的多種生命形式。就我們所知,南島之母最早的造物是常態的人類——或大致上是常態的,只不過,他們擁有比現在還要長的壽命,平均有百年以上。這些特徵在閃米特前時代其實很普遍,所以對於當代的人類屬性而言,南島上的人類仍然算是正常。」

你有點頭暈,我聽到了甚麼? 一號司令像是通靈一般開口,「很錯愕也是正常的,我想你並沒有料到會聽到這樣的東西。

「總之,在所有南島之母的造物之中,最早出現的是南島人。當時,南島之母向南島人表示『這是一片屬於你們的大地,所有的草木都歸你們取食,所有的動物都由你們馭用。』這個事件被稱為『第一次創生』,並延續到百年之後,第一代的人類開始死亡為止。然而,南島之母並沒有告知初代南島人『人類會老死』這件事,這樣的心理震撼對於初代人類中的倖存者相當巨大。

「這群初代人類中,有一位人物是格外重要的,我們列為POI-ZH-101,名為『伊亞』。這名POI到目前都仍然在活動,也是我們對於這些事件有所了解的主要來源。

「伊亞又被稱為『南島之女』,根據她本人所述,她是初代南島人之中第一個誕生的,這也給了她異於其他手足的不朽陽壽。在檢驗之下,我們發現101的端粒修補功能與抗氧化壓能力都是哺乳動物中的最高級別。」

你點點頭,試圖繼續理解狀況,「這位POI目前在我們的收容範圍裡面嗎?」

「是,但我不會用『收容』來形容,她更像是一名合作夥伴。」

「明白。」

「在一百多年之後,南島之母進行了第二波的大量創造事件,稱為『第二次創生』。這波活動中,南島之母創造出了大部分我們認為是異常的台灣本土超常生命形式,包括SCP-ZH-684SCP-ZH-002,還有許多已絕跡的超常生物。

「根據伊亞所述,這些異常生命形式對於當時的人類而言是相當有害的,尤其在當時還沒有甚麼工具技術的情況下,人類的生存壓力突然變得相當高。當時的伊亞擔任自己族類中的領袖,兼具尚未分化的神政權,也多次試圖向南島之母直接溝通。

「她多次詢問第二次創生後的人類生存狀況與母神當初承諾的『大地歸屬於人類』有所落差,並且祈求這樣的創造活動能夠受到停止。但她的訴求沒有得到回應。

「根據她所述,南島之母與初代南島人的互動狀況的確與我們同父母的互動關係類似,但是這樣的活動到了第二代南島人佔據原始社會主體後就突然消失。」

「有任何原因或解釋嗎?」

「沒有,祂就是變得『冷漠』了。南島之母仍然會與伊亞互動,但對於伊亞的,我們說『控訴』好了,多半是置若罔聞。」

「所以,伊亞覺得自己受到背叛?因為這與南島之母當初的『承諾』不一致?」

「聽起來是這樣沒錯,而實際上也的確如此;在當時充滿異常生命威脅的狀況下,人類的數量幾乎瀕臨絕種,實在不能稱得上是當初承諾的『樂土』。」

「請繼續。」

「南島人類熬過來了。他們的繁殖力足夠旺盛,因此得以散佈自己的族類。同時,南島人開始掌握器械的製造方法,也開始駕馭一些異常實體。」

「駕馭異常實體?」

「比你想的常見。基本上就是與異常生命體簽訂契約,或是在適當的情況下進行操弄。這些技術就是現在被我們稱為『召神』或『奇術』之類的行為。」

「也就是巫醫?」

「有些人是。伊亞是其中一名巫醫,可能是最早的一位。她也是少數能跟南島之母直接互動的存在,雖然到後來那名舊神幾乎完全不理會伊亞的呼求,但那是基於『沒有意願』,而不是『管道失效』。

「在第一次創生的七百年後,伊亞對其中一名族人產生了愛意。伊亞知道所謂的情愛是甚麼,但是她向來對這件事情的渴求不高。她在部族裡面一直擔任著領袖與照護者的角色,維持警覺,避免人類受到母神不受控的造物所傷害。」

「我們有把這名『伴侶』登記在案嗎?」

「沒有。他沒有活下來。我們所知道的就是伊亞與一名稱為『撓奧』的古代南島人建立了配偶關係,並且曾產下一個孩子。」

「但是,伊亞身為一個世世代代都存在的女子,她沒有被其他族人視為怪物嗎?」

「這點我們也蠻好奇的,不過她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偽造屍體,消失個幾年,讓族人以為她死了。隨後又以不同的姿態回歸,然後以新的名字活動。但與她夠親近的人就會知道,她即是伊亞。」

「有點像是女神不斷的回歸。」你想起某些史前文明的女神崇拜。「那這個孩子呢?」

「死了。很不幸的,當伊亞與撓奧生下了孩子之後,他們的部落很快面臨了許久一次的巨大襲擊。當時的某些智慧生物促成了另一次滅族事件,迫使倖存的人類往其他的地方移動。伊亞的子嗣在襲擊後的一場意外中死了。撓奧也沒有活下來。」

「真糟。」你想起許多收容檔案中,有智能的項目每次提到自己的摯愛遭遇不幸時都會發生的激烈事故。「某些智慧生物?」

「我知道你在想夜之子。不過那場促成伊亞家庭破滅的生物並不是夜之子。我們接著會提到他們。那些生物更像是欲肉系的生命體,不過在西元前五千年,殆瓦與阿狄泰文明都還沒建立,所以有可能是被亞大孢斯影響的存在。你應該讀過欲肉教的資料?」

「報告,有。」

「這些個體後來被剷除了,原因仍然是未知的,不過南島之母似乎對這些造物表示了鄙棄,隨後派遣她最心愛的左右手去剿滅那些類欲肉存在。這名手下就是SCP-ZH-002,牠對欲肉體的敵對態度與目前的行為是一致的。」

你忍不住又拿起記事本,一號司令使了個眼色,讓你縮了一下,但她馬上化解了你的擔憂,「這方面可以抄,但是基於我們與POI的合作關係,請不要抄錄與『伊亞』有關的資訊。這些資訊基本上僅限三垣成員了解。」

你點點頭,於是對方繼續,「在那之後的大部分資訊都是空缺的,伊亞認為直到夜之子登陸台灣之前都沒有太多的要事。史前人類與異常生命體在台灣島上不斷消長,並使人類的擴張活動一直被抑制。

「接著,夜之子出現了。如同你所知道的,這些夜之子就是SCP-ZH-1001,也就是民間稱為『矮黑人』的原始民族。部分1001的行為在台灣原住民的傳說中有所保留,並且也符合已知的史實;矮黑人是古老的民族,具有強大的法力跟巫術,亦即基金會了解的夜系生物技術與奇術。矮黑人具有更好的文明水準,而且喜歡調戲與強暴人類婦女,並且會獵殺人類的小孩子。這些行為在伊亞口中都得到了應證。

「伊亞本人是否受到侵犯是未知的,但她的確目睹了很多這樣的悲劇。1001與南島人的混種事件並不多,這更像是為了確立某種支配關係。不過,由於夜之子當時已經受到ZH-310的遺傳毒害,所以他們的繁殖能力也有顯著的弱化,必須用奇術手法來延續自身的繁殖。這也是為甚麼夜之子的遷入沒有造成南島人滅絕的原因。」你看看長官的眼神與肢體語言,這段可以抄錄。你快速寫了幾個關鍵字與箭頭,對方繼續說話。

「當時的伊亞已經幾乎不再嘗試與南島之母進行互動。她對於這樣的發展感到完全的失望。先是錯誤的承諾及隱瞞、隨後是異常勢力的誕生,最後是夜之子的侵入活動,這些事件的確讓她感受到十足的『背叛』。雖然從旁觀來說,這之中可能有某些誤會,但伊亞的證詞如此,而她是我們最有參考價值的資料來源。」

「這名POI目前跟SCP-ZH-001還有聯繫嗎?」

「事實上還是有,但她並不樂意進行聯繫,因為她不認為這會有任何幫助。她認為母親已經完全拋棄人類,而ZH-835系列事件是祂對人類高度發展的『復仇』行動。」

「但這些都是POI的單方證詞?我們還是可以藉由她與001的聯繫試圖發掘一些線索?」你不小心問過了頭,沒有注意到長官的臉色已經變得不太好看。我說錯甚麼了嗎?你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恐慌,眼前不悅的女子底下藏著一頭可以撕碎自己的黑熊,你知道她完全能辦得到。

「你說得不錯。這方面的嘗試會被考慮。我們先把故事完結吧?」

「報告,是。」危機解除。好。你可不想被眼前的女子討厭。不過這些資訊似乎與六號司令想要知道的情報有點錯開了。有耐心點。耐心。你心想。也許等等會說明與伊亞取得聯繫的管道?但就她對這名POI的描述聽來,這似乎不是一位樂意合作的人士。而你也不敢再貿然打斷長官。

一號再度開口,「不幸的是,從預計西元前五千年開始,一直到1880年代的這段時間,伊亞一直處於非活躍狀態。所謂的非活躍狀態,意思是她一直被封印在山林中的某棵檜木核心之中。」

封印?長官似乎察覺了你的疑惑,繼續解釋,「伊亞在某個時間點與一個中階神性實體達成了協議。這個靈性實體的來源相當可怕,是由夜之子凌辱致死的女性南島人靈魂抽提而成,以便繼續『服侍』這些邪惡生物,」一號司令用拳頭稍稍抿住嘴巴,看起來不是很舒服,你看起來想幫忙,長官揮揮手表示不必。她接下去說。

「但這個人造的靈性實體脫逃了,並且在野地中倖存下來。她與伊亞相遇,透過奇術執行了伊亞的意願——將她封印於某棵檜木的樹心之內,以詐死換取族人的怒火。

「當時伊亞知道夜之子的文明與生物本質已經開始衰弱,也無法再忍受夜之子對同胞的凌辱與迫害。於是她寫好了計畫,交給族人執行,並且以自己的『殉難』儀式號召族人們進行革命。這招的確奏效了,南島人開始盜取夜之子的自然技術,進行反擊與剿滅,並使史前台灣的科技狀態大幅躍進。

「不幸的是,夜之子對於這些計畫也有所應對,因此在革命行動後並沒有完全的消失。當矮黑人民族在台灣島上完全絕跡的時候已經是清領時代的後期。伊亞意外地橫跨了數千年的光陰,醒來時已經進入人類文明的現代化階段。」

好久。「那麼,這位POI在當時的台灣有甚麼活動呢?」你希望能夠問出一些提供收容規劃的線索。

「她在瑯嶠地區開始適應環境,也就是現在的恆春半島。那裡正好是當代民族匯集最複雜的地方:排灣族語、閩南話、客家話、甚至英語與日語。雖然她完全錯過了學習現代語言的時期,但她對於這些語言的掌握度驚人地優良,她將其歸因於自己與某些『人類起源本質』的連動性。

「在那之後……」一號司令停了下來,你看見她的臉色有點怪異,似乎想隱瞞著甚麼。但你興起一股不妙的感覺。空氣似乎沉著了幾秒,你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到了1900年,基金會在北京紫禁城成立。當時的台灣島已經進入日本殖民時代,而伊亞在地下進行的情報活動知悉了這個組織的存在。後來,並且憑藉自己對台灣島上殘存異常的調查,在1930年代偷渡前往香港,進入了東南洋地下網路,也就是我們現在知道的繁中地下街。」

好,進入地下街。你聽過那個故事。基金會的起源。

「憑藉著對異常的了解與天生的領導能力,伊亞與其他的奠基者們建立起了繁中基金會,並且成為了三垣議會的一員。」

什麼?你感到疑惑,伊亞成為了三垣?她不是一名關注人士嗎?

你突然感到一陣雞皮疙瘩,眼前皮膚黝黑的女子正看著你。閃爍的黑色雙眸,不動如山的姿態與年輕的外表。你向來沒有注意到,一號三垣的面孔似乎與一般人不太一樣。

美麗,卻帶有一絲野性。

「在幾千年前被異常迫害的伊亞,在錯誤的時間點醒來,卻坐上了正確的位子。」

筆從你無力的手中脫落。

「這就是人類黎明時分的故事。也是伊亞的故事。」

「也是我的故事。」



你呆在那裡,呆滯地,甚至有點恐慌地看著一號三垣。空氣凝結。

一號司令大笑,「孩子,我沒有騙你。抱歉嚇著你了,我每次講這個故事都喜歡這樣製造驚喜感,這一點我從來沒膩過。」

「長官,你……真的?所以你已經活了——」

「大約八千年。技術上來說只有快一千年,不過很多東西我都忘了。長壽並不會讓你看破世間萬物,失去對生命的熱情與目標才會。」她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啟勳撇開視線,雖然剛知道這號人物的壽命,她看起來仍然是個「適婚年齡」的女子。她……

不對不對,我在想什麼。林啟勳。振作。

「那,這件事還有誰——」

「三垣的成員都知道。除了我跟另一位是唯一不曾卸任的三垣之外,其他每位三垣都知道這件事情。我是南島古神的嫡系女兒。不會老化。諸如此類。」

「那,那些資訊……」她為什麼能夠這麼旁觀的說出那些故事?她的親身苦難?但想想也是合理的,人類總是會用旁觀角度來描述那些切身之痛的事情。

「都是真的。是我千年的記憶中剩餘的一些碎塊。」一號繼續說,「我看過非常多原始而暴力的悲劇。人類在那個環境下是無力的受害者。我喪失了唯一的愛人、子嗣、所有親人。每個在自己身旁的人都會離開,而且在外力壓迫下更早死去。你會希望他們久留一點,但事情發生時往往只有無助。我從來沒有適應過這點。

「當我發現醒來之後的世界幾乎不像同一個星球的發展,我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接受跟適應。基金會的出現救了我。它讓我知道自己有歸宿、有用處,在這個無法容納千年怪物的世界中生存。它讓我有回應母親的機會——雖然依據我對這些東西的厭惡,我應該要毀掉它們全部,但我辦不到。

「直到835發生。835是一場災難。我仍然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母親要這麼做,或者她只是這個全球現象的其中一個成員而已。你說的對,我應該試著跟祂聯絡,但我辦不到。」她的眼眸如一對天光射了過來。你看著眼前的女子,或說是一名女神,她的眼神流露出一絲你未曾注意到的哀傷。方才向你吐露的故事聽起來都那麼旁觀,各種術語與年代描述活埋了她親身體會過的各種創傷。失去那麼多人,而她歸因於自己冷漠的母親。

「是因為,您還沒釋懷嗎?」你謹慎地問。

「或許。不幸的是,除了無盡的壽命之外,我的異常程度可能不高過奇術部門裡大部分的員工。」一號回到自己辦公桌另一邊的椅子前,「這表示我的情緒與思想能力也和常人差不了多少。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和常人差不了多少嗎。你原本想說點甚麼,但一號司令繼續說下去,「好了,你叫林啟勳對嗎?」你看到她走回自己的辦公桌之後,在自己的深紅色辦公椅上坐下、打開抽屜,拿出一份白底深藍色框線的表格。「填吧。」

你拿起來看了標題,是Site-ZH-01的到職人事明細表。「但是長官,我已經是六號司令的秘書——」

「不再是了,接下來你會是一號司令的秘書。」

「咦?」

「我很久沒有助理了,但最近發生在基金會裡面的事情越來越多。我想找個人幫我擴充腦容量。」她漫不在乎地說,「我跟六號已經說好了。他說你很合適。」

「那……那他本人為甚麼不跟我說呢?」啟勳慌張地問,甚麼叫做很合適啊!長官!

「他是個老頑童。想嚇嚇你。」一號笑了,那是壞心眼的笑嗎?「三垣的壓力也是很大的,苦中作樂很重要,你得學會這點。」她從牛皮紙袋中拿出三號司令交給她的報告,簡單翻閱了一下,「跟在我身邊的話還有蠻多東西要學的。我還得跟你解釋伊亞與SCP-ZH-002之間的長期惡劣關係。還有怎麼討喜歡的女生歡心。」

啟勳的背脊發涼。寫字的動作卡了一下,你希望她沒注意到,但她一定看到了。

「幹嘛,不然你覺得他為甚麼特別挑你來當我的秘書?」一號繼續讀著文件,沒有看他。

那個老狐狸!

「好啦,別緊張,就像我說的,要學會苦中作樂。」你聽見她的聲音一派自在,甚至有點調侃,「你可以問問十號司令,跟伊亞相處要注意甚麼事情。在那之前,幫我捎個口信給六號司令,跟他說密碼是EQx967,EQ大寫,x小寫。然後跟他道謝一下吧。」你的表格填到一半,桌子另一邊的她站起來,重新穿上剛剛脫下的白色軍外套,似乎要離開辦公室。「我得去送機了。晚點回來,記得把表格填好。」

「是。」啟勳呆呆地跟上,幫一號司令打開門,她稍稍回頭笑了一下,跨出門。在跟著她走向Site-ZH-100的出口途中,他不知道了解一號司令的身世資訊與升格為仰慕對象的貼身助理,哪一件事情更加荒謬。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