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寐溶解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評分: +17+x

在我真正伸手觸碰那抹閃焰時

水晶碎片啃蝕著輕點漣漪的指尖

將我拉入,反芻,溶解

你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嗎?

我看到的是一片片被粗暴地縫在一起的意識

是無數失去雙眼的靈魂

是在夢的邊緣隨時準備注入疼痛的彼方

痛苦墜入水中,膨脹散逸成緋色雲霧

他們說,夢幻島就應該永不落地

假設、如果、若是、推測、猜想

島熔毀了、墜落了、消解了

那麼,夢會醒的

夢不能醒,還不能。

zSSQQxU.png

捷運太晃了,衡翼祤被從睡夢中晃醒,雙手抱著的櫻紅色背包差一點掉到了地上,她用力地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一點,然後再緊緊地把包包推向懷裡。再過不久,車子就要到站了,這是今天最後一班捷運,她很幸運的在用上性命奔跑之後成功趕上了。如果沒能趕上,肯定會被媽媽罵的吧?

她的家在這條路線的終點站,翼祤左右仔細看了看有誰和她一樣是台北升學學校的受害者,正對面有一個與她同學校的男孩子,不過兩個人理所當然地不認識。對方戴著耳機閉上雙眼,要不就是對自己能準時醒來這件事很有自信,要不就是與她一樣住在終點站。不遠處坐著一對夫妻,還有個孩子在車廂裡到處亂跑。再更遠的地方就提不起翼祤的興趣了,她把視線轉向了自己的雙腿,兩腳輕快地跟隨進站音樂的節奏踢了起來,然後微微的左右晃起身子。

這樣的生活很累。但她並不因此難過,她的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而且家裡總是有很多人在等著她回來。也許他們已經睡了,但桌上永遠會有封著包鮮膜的飯菜,以及一張手寫的小卡片。

她不需要給出什麼東西,因為所有人已經擁有一切了。

小小聲地哼起小調,希望不會被對面的同學聽見……?啊,他戴著耳機,那就沒問題了。她偷偷往夫妻的方向看去,他們似乎也並非精神飽滿,這讓翼祤的膽子大了起來。她壓低聲音唱出了第一句歌詞。

「I'm a big big girl. In a big big world……」她抬頭偷看了一下,沒有人有反應,稍微的休止符化為流動的符號,她輕壓著跳得有點快的心臟,繼續唱出下一句歌詞。

捷運繼續奔馳著,向著終點。

「It's not a big big thing if you leave me. 」翼祤繼續用雙腿打著拍子,黑色的蕾絲裙裙角隨著踢腿的動作翻起。那對夫妻的孩子踩著會發出啾啾聲的童鞋,一步一步試探性的靠了過來。她在孩子走近時才注意到對方,那孩子的眼神閃閃發光,是純真無邪的光芒。翼祤伸手翻翻裙子的口袋,然後找到了一顆葡萄口味的糖果,她偷偷塞到孩子的手裡,坐在一旁的父母好像睡著了,果然帶小孩很辛苦的吧?

捷運繼續奔馳著,向著終點。

「But I do do feel. That I do do will. 」她不記得自己是從哪裡聽過這首歌的了,印象中從沒聽過這樣的旋律,但偶爾就是會發生這樣玄幻的事情。聽過一首不存在的歌、認識一個不存在的人、有著一些矛盾的記憶。這樣才是人類吧?她想。

捷運繼續奔馳著,向著……

「Miss you much. Miss you……」她沒能唱完第二句,因為鄰座的那對夫妻突然站了起來,慌張地望向玻璃窗之外,隨著捷運行進奔馳而過的景色。依然是城市邊緣的樓房,依然是星星佈滿的紫色夜空,依然是那抹對著自己微笑的彎月。是她唱得太大聲了嗎?她愣了三秒鐘,但是就在查覺到奇怪的事情後,她也驚慌地站了起來,背包隨著她的大動作撲通一聲掉到地上。

翼祤趕緊撿起掉在地上的背包,緊緊抱在胸前,然後跑向了對面那扇電動門。她將臉頰貼上了門,往反方向看過去,在視野所能觸及的最遠處有著一抹即將消逝的燈光。

那是終點站。

捷運沒有停下來。

為什麼?是司機不小心開過頭了嗎?不能準時回家的話怎麼辦?

比起超現實的景象,以及開過頭之後的未知地帶,少女更擔心的是會不會因此沒辦法準時到家。捷運應該要減速的,她猜想盡頭應該要是捷運公司的停車間,但是捷運絲毫想放慢速度的意思都沒有。

「砰!」突然,整部列車用力地晃了好大一下,翼祤幾乎被震得飛了起來,裝設在天花板的燈光故障似的不停閃爍,她聽見來自前一個車廂和後一個車廂傳來的慘叫聲。

纖細的雙腿沒能站穩,她重重地摔在地上,被壓的緊縮的肺部吸不進氧氣,讓她扭動著腰掙扎,但隨後又是另一波的震擊,翼祤被向布偶似地甩往另一個方向去,用背後撞上了欄杆,思緒有那麼一瞬間完全空白,只剩下震耳欲聾的噪音迴盪在車廂之間。

為什麼不停下……?在這之後無論如何都應該要停下的!突然間,一個畫面倏地閃過她的腦海,那是一則新聞,一則與捷運有關的新聞。在震盪之間她勉力支撐起身體,靠在門上向行徑的方向看過去——果然是這樣。

眼前的路並不是終點站後的車間,而是還沒完工的新路線!在這之後,一路再蓋了四站,也就是說還有四站的長度才會到終點。但路線還沒有完工吧?再一波的強烈搖晃證實了這一點,捷運硬是開上了未完工的道路,無論甚麼時候撞毀都不奇怪。她從來沒有見過哪一班捷運開的這麼快,在捷運的不斷加速下連要站穩都是非常勉強的事情,窗外的景物不斷飛逝,在高速之下被扭曲成了模糊的光線與影子。

要報警!必須馬上通知警察!但就在翼祤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時,電量耗盡的標示正好同時亮起。她小聲乍舌,在心裡小小的罵了一聲。突然間,車廂猛烈震動。

「呀啊啊啊啊!」那一瞬間,翼祤飄在了空中半秒——然後猛然向後摔去,她狼狽地翻了一整圈,然後撞上了立在車廂正中央的欄杆。

意識所傳達出的資訊只剩下痛。

只剩下疼痛。

她知道什麼是疼痛,但是卻總覺得很陌生。

「洗滌、修補、保養。」

「歡迎光臨潔椿洗衣位於ZH地下街的門市。又稱洗衣部門。在這裡能將您的衣服透過最先進且最合適的洗滌方式清潔,提供最高服務規格就是潔樁洗衣的理念。」

「我是服務員衡翼祤,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呢?」

剛剛那是什麼?

翼祤緊緊抱住自己的身體,卻止不住顫抖。完全陌生的人、場景、台詞、聲音、氣味,就像是從被撞出的傷口撬出了一條裂縫,不斷流入她的腦中,完全佔據了她所有的思考空間。意識幾乎快離她而去,喚回她到了「現實」的是小孩子的尖叫聲。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沒有勇氣去探究真相,只是死命抓緊欄杆,癱坐的雙腿卻沒有力氣再站起來。尖叫卡在喉頭中無法發出,無聲的嘶吼在每一次電燈閃爍時隨著淚滴滴落而融化在流動不止的空氣中,窗外的景物在瞳孔中嗆著的淚水折射下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樣貌,化為一抹抹模糊的印子,消散為灰並永遠逝去。

刺眼的燈光弄得她眼睛痛得難以聚焦,她把雙眼按在沒辦法放開的手臂上抹拭,抬起頭卻看到荒謬無理的景象。

那是某種東西、某種生物,就站在車廂的正中間。無數「視窗」背離常理的懸浮在那異世之物身旁,以電線構成的觸手伸進了捷運的電路板裡摸索,藍紫色LED燈光流竄著它的全身,彷彿血液一般。外型若隱若現,但卻在背部每一次迎來陣痛時變得更加清楚。很像,與剛才流進腦中的畫面很像。翼祤說不出共通點在哪裡,但那就像……就像不屬於這世界的東西,無論是這怪物或是那畫面都是。

突然,它「回頭」了。

翼祤呆住了。

懸浮在機械生物周圍的視窗頃刻間全部變成了紅色,就像是錯誤的警告,不斷出現出現再出現,全部都正對著翼祤。

一秒。

兩秒。

三秒。

「登登。」那是錯誤訊息的不和諧提示聲。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

它撕裂僅存的空氣,在明暗閃爍之間張牙舞爪地衝撞了過來。

翼祤叫不出聲音,空氣凝結。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會死嗎?會很痛嗎?會很冷嗎?害怕,緊張,痛苦全壓縮到了一塊,明明是不到半秒的事情,但另一段畫面又竄入她的腦海,擠開了所有的思緒。

「翼祤,不是跟妳說過不可以給別人東西了嗎?」

「爸爸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我要把元氣給爸爸。」

「下次不可以了喔。就算是爸爸也一樣。」

我不明白,這些是什麼?

衡翼祤是誰?

我是誰?

汝就是汝喔。」時間凝結,撲過來的怪物停止在半空中,窗外的景物不再飛逝,但翼祤卻沒辦法動作,呼吸的間隔被無限地拉長。

總是在失去著什麼,總是在忘記著什麼。失去,忘記,失去,忘記。擁有一切的汝並不是真實的汝。」就在視野的角落,一個嬌小的身影踏入視線範圍。那是一隻動物,白色的,彷彿狐狸一般,慢悠悠地晃過了怪物面前,然後舒舒服服地坐在車廂的正中央。它碧藍與橙橘相交的異色瞳孔正在充滿興致地打量翼祤。

所以啊,衡翼祤。」是他,正在說話。

該醒醒了。

時間開始流動。

不只是車廂裡的時間。

翼祤的時間、世界的時間、夢的時間、心的時間、記憶的時間。

全部,全部潰堤。

「砰!」堅固無比的車窗向內炸了開來,在無數玻璃碎片中,一個金色的身影向怪物猛然踢了過去,那抹金色在無盡的加速中扭曲成碎形殘影。強大的衝擊力將怪物踢向了車廂的另外一端,直撞上玻璃。怪物愣了一秒鐘,乾脆地轉頭撞碎身旁的窗戶,然後跳向窗外逃跑。

還真能跑啊……已經沒時間去追了,算了吧,現在要緊的是……」翼祤這才看清對方的樣貌。那是一名……少女?少年?從臉孔與身體曲線上有些難以判斷,年紀似乎還比她小,也矮了翼祤半顆頭。那人穿著覆蓋了全身的白與金色構成的紗袍,斜切的剪裁展露雙腿,而寬大的袖子包裹著纖細的雙手。他有一頭金色的髮絲,長度不足以綁成辮子,但卻足夠披在露出的白皙肩膀上。無數個金色懷錶鍊在他的衣服與頭紗上,隨著不明顯的身體曲線垂下,每一次踏步都會發出清脆悅耳的響聲。就在他的頭上漂浮著宛如機械表零件的大型圓形光環,每分每秒都靜靜地運轉著。

懷錶少年轉頭看著還沒能站起身子的翼祤,後者試圖努力的把身體縮在抱著的欄杆後面,小心翼翼的偷看懷錶少年,但遮掩效果似乎相當有限。

妳啊,醒過來了對吧?」懷錶少年小小地嘆氣,單膝跪地蹲了下來,湊近了翼祤的臉「我需要妳的幫忙。在五分鐘之內,這輛捷運就會駛到還沒蓋好的高架橋上,然後——整台列車會飛出去,撞到市中心裡。我會試著去車尾直接拉住捷運,但是如果它再繼續加速的話,以我的力量可能很難做到。就算捷運被劫持了,捷運公司還是有辦法隨時把它停下來……但現在很明顯的,捷運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需要妳去幫我看看駕駛室裡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翼祤呆住了。是在……叫自己嗎?明明,比起自己還有著更好的人選,還有著更加能幹的人,為什麼要挑自己?翼祤不明白,也不想去弄清楚。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的懦弱女孩子,怎麼可能可以幫上忙?

時間不多,親愛的。我們沒有機會在這裡閒聊了。

翼祤想說點什麼。但她什麼也說不出口。

這樣啊……那好吧。已經沒有時間了,妳要抓好喔,千萬不要放手。」懷錶少年閉上了眼睛,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然後他站起身來,準備往車廂末端走去。

這樣好嗎?

翼祤想著。可是,能做到的事情真的不多吧?是呢,並不是不想幫,只是沒有那份人家需要的力量而已。

所以沒事的。不用感到罪惡感。

不用這麼痛苦,因為那是沒辦法的事。

不用那麼痛苦。

別那麼痛啊……

「聽我說,翼祤。」

「雖然我們失去了很多東西,送走了很多東西,但是啊。」

「並不代表我們什麼都沒有喔。我相信,在妳心中一定存在著某種不滅的東西。那是妳給不出去的,也是別人拿不走的。」

爸爸的手,很溫暖。

「我會說那叫做『愛』。」

翼祤感覺到後背被輕輕地推了一下,她回頭看,卻沒看見任何東西。那股力道好陌生,好陌生,而且根本不符合邏輯,但她就是知道那是誰。

她完全知道那是誰。

「媽媽……」

可是,這不合理。這一切都毫無道理,這個世界、這個地方、眼前的這個人。

還有,依然能露出微笑的自己。全部全部都毫無道理。

我到底是誰?

翼祤想知道答案。她需要知道答案,絕對不能在這裡放開手。

「等一下!我……」「嗯,拜託妳了。」然而,就像是早就知道翼祤想說什麼了,又或是沒有時間等她說完,懷錶少年只是微笑著點頭,然後向車尾衝馳而去。翼祤頷首,然後搖搖晃晃地往反方向前進。

懷錶少年奔跑著。每經過一個車廂,他便從袖中拿出一隻金色的懷錶,將它留在座位上。這輛捷運一共有六節車廂,他衡量著自己的力量大概只能承受四節車廂左右。放了三支懷錶,他來到最後一節車廂,這一節車廂裡沒有人,但是……

果然不會輕易放過這輛車嗎……」懷錶少年停下腳步,明顯露出煩躁的表情。在他的面前,是剛才那頭怪物,原本包裹全身的紫色燈光逐漸扭曲,最終停滯在了血的暗紅色。用電線構成的四肢不斷蠕動,彷若被捲進就會四分五裂,幾乎令人作嘔。

怪物身旁所有懸浮著的視窗,全數畫上了一個紅色的大叉叉。

「呃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怪物的血盆大口擠開了懸浮視窗,尖聲大吼,接著一步一步重重地踏碎地面,走了過來。

我很忙的啊……真是的。」懷錶少年無奈地嘆氣,然後用指尖輕點那漂浮在空中的機械光環。

倒轉REVERSAL


那一剎那,少年身上所有的懷錶全開始拼命的逆著轉動,速度之快令人眼花撩亂,宛如他身上有著無數漩渦似的。他頭上的光環耀著金色的微光,跟著懷錶的動作不斷扭曲、嵌合、分裂,齒輪和齒輪用其他方式重組,轉軸排成了柱狀的握柄,金色的利刃自齒輪深處伸出,固定。

那是一把黃金色的大鐮刀。

就給你三十秒喔。」懷錶少年揮舞鐮刀,向著怪物衝去。就在兩者即將相撞的前一刻,少年踩住腳步,讓鐮刀劃出了俐落的線條,直往怪物劈去。但怪物只是將電線構成的身體緊縮,讓鐮刀刀刃撲空,隨後把手像是流星錘一樣揮舞。少年抬高鐮刀,用握柄接下這一擊,卻也因為強大的衝擊力而整個人被揮出去。

少年在空中恢復平衡,輕盈的著地,身上的懷錶與鍊子隨之發出悅耳的響聲。他沒有遲疑,而是熟練地甩動鐮刀,數次半月型的斬擊切斷了幾條電線,被切下的電線觸手在地上扭動掙扎了幾下,懷錶少年沒有打算多放力氣在注意他們身上。

鐮刀刀鋒刺入地面,他撐著握柄踢出踢擊,踩在了怪物頭上,但似乎沒有太大的作用。少年後空翻了一圈,再度揮出斬擊。

流暢的連續攻擊讓怪物難以跟上,他旋轉腳跟,刀鋒切裂了周遭的一切,鐵欄杆完全無法阻擋刀刃,而玻璃應聲碎裂。就怪物的眼中看來,這就像是一場金色的暴風,閃過了一次攻擊,另一次切割在不到半秒內立刻跟上,被撕裂到地上的電線越來越多,怪物也越來越虛弱。

「呃呃呃呃!」但怪物並沒有打算就這樣失敗。它看準了少年攻擊的瞬間,然後——正面接下這一刀。

原先用來閃避的時間與機會全用來把觸手全集中到右臂,怪物大幅度扭轉身體,重拳撞碎無數紅色視窗,打在了少年的腰身上。少年沒能擋下這招,因而被一拳捶到了隔壁車廂的正中間。

咳……真痛啊。」他掙扎著起身,但方才的重擊似乎造成了不小的傷害。怪物向倒地的少年跨出步伐,搖擺著的身體就好像在滿意的大笑。

一直到他踩上了那個掉在車廂與車廂之間,金色的懷錶為止。

嘛,不過」他拎起胸前的懷錶看,然後輕輕傾著頭微笑「這樣一來就剛好三十秒了呢。加速ACCELERATE

少年指向怪物腳下的懷錶,隨後那支錶、他身上掛著的所有懷錶,全都瘋了似的順時針轉動。怪物腳下那脆弱的車廂連接處立刻染上咖啡色,隨後變化成了黑色,最終老化為極度脆弱的結構。這樣的材質理所當然地承受不住怪物的體重,直到怪物意識過來發生什麼事之前,地面就此崩裂。

怪物抬頭,怒視著少年。

懷錶少年只是頑皮的揮揮手微笑。

掰掰。

怪物就這樣直接落到了捷運車廂底下,然後被車輪徹底碾碎。在原先本就晃動不止的行徑中,幾乎沒感覺輾過去了什麼。

那麼,差不多該停下啦。希望那女孩有好好幹呢,雖然只有我自己應該還是做得到……」他放開鐮刀,後者自行拆解、重組,變回了光環的模樣懸浮在他的頭上。少年傾身,放下最後一支懷錶。

然後,他舉起單手,閉上眼睛。

暫停PAUSE

翼祤離車頭並不遠,因為在這個位置上車、選擇這一個車廂的話會離終點站的出口比較近。在城市邊緣的深夜中,行動時間越少就越安全。她不時因為劇烈搖晃而抱緊鐵欄杆,不時還會摔跤,但她卻一次又一次地想辦法挺起身子,雖然很慢,卻確實穿過了幾個車廂。她不敢看車廂裡的其他人,因為在她的視角邊緣有著好幾抹擦在乳白色車廂中的暗紅。

燈光閃爍的讓眼睛痛,她深呼吸並好好抓穩欄杆,讓自己的身體以欄杆為單位向前移動,並用盡全力不要去看倒在地上的乘客、縮在角落的乘客、用力拍擊著過度堅固的車窗,想要逃出去的乘客。她怕自己若是停下腳步,那一定會失去這股勇氣。兩節車廂的距離對現在的情況而言實在是太漫長了,不時震盪的車廂也讓她心驚膽跳。經歷了一番波折,她才將手搭到駕駛室的門上,用力轉動門把,但門卻絲紋不動。

「打不開……怎麼辦……?」她搭上雙手,用全身的力氣往後拉,可是門完全沒有打開或鬆動的跡象。

汝試過用推的了嗎?」翼祤轉頭一看,又見到那隻白色的狐狸。它就坐在自己後面,悠閒的不像個是被困在失控捷運裡的生物。

「用……用推的?」她轉移重心,試探性地推了推門,雖然門還是沒有動搖,但似乎這個方向才是正確的開法。

啊,如果是向著車廂開的話,會撞到乘客的吧。她用上了吃奶的力氣,稍輕的體重全壓上了門板,然後讓腳好好踏穩,用肩膀用力一撞——門似乎動了一點點。「狐狸先生,可以幫幫我嗎?」翼祤回頭對那隻奇異的生物說。

做不到。咪沒辦法直接干涉這個世界的物質,但是咪可以幫你加油。只要再繼續出力,一定能夠撞開的。加油!加油!翼祤加油!」狐狸生物輪流舉起前肢為她打氣,聽著它滑稽的呼喊聲,翼祤卻覺得有些好笑,心裡的恐懼也因此散去大半。她後退了幾步,然後用肩膀全力撞上門。

「砰!」的一聲,門終於是被撞開了。翼祤順勢滑倒,一臉撞上了駕駛室的地板。不過這已經是這個晚上第N次摔跤,她早就不怎麼在意了,只是用袖子抹了抹臉,趕快扶著門站起來。

然後她注意到了,那個「長」在控制台上的裝置。那是與剛才見過的電線怪物類似模樣的裝置,無數電線伸入了控制台的電路板裡,接合處還不時噴出火花。藍色燈光從裝置的中心向外搏動流竄,就像是動物的呼吸——翼祤想到更貼切的比喻。

那就像是一顆心臟,一顆藍色的大心臟。

「就是這個東西害捷運停不下來吧……只要想辦法拆掉……」她注意到了一旁的工具箱裡放著一根銀色的大扳手,翼祤用雙手才勉強拿得起來。

希望不會把什麼重要的東西弄壞……

翼祤高舉雙手,然後用力敲下,但扳手卻像是打中了柔軟的東西,被彈去完全相反的方向,她沒能抓好扳手,於是扳手就這樣脫手,飛進了後面的車廂裡。她跌坐到了地上。機械裝置的表面泛起微微藍光,令人想到防護罩。

汝需要幫助咪?」白色狐狸跳上駕駛座搖著尾巴。仔細一看,它似乎叼著什麼東西。

「你不是說你不能……」「咪可沒說是咪來動手。汝知道剛才的少年,為什麼會有那種力量嗎?」沒有等翼祤回答,狐狸生物跳上了翼祤的胸口,把嘴裡叼著的東西放了下來。那是一根縫衣針。一根蒂芬尼藍的縫衣針,在針孔綁著很細的、晶瑩剔透的緞帶。就在她碰觸到縫衣針的那一瞬間,強烈的本能佔據了她意識中的所有空位,但卻又是如此矛盾。翼祤明白自己應該怎麼做。

汝知道人類都是如何辨別自己在不在夢境裡的嗎?」狐狸生物歪著頭「那就是靠著疼痛。捏捏自己的臉、彈彈自己的手臂,都是讓自己從夢中清醒的手段。一旦我們受到了痛楚,馬上就會從朦朧的意識中清醒。但如果我們依然沒辦法脫離夢呢?那這場夢就會變成一場清醒夢。在清醒夢裡,我們有無比強大的力量,足以用想像力去影響夢境中的一切。

「但是……」「會怕痛很正常的。汝也是人類,人類都怕痛的。但這只是一場夢,所以別害怕。讓自己醒來吧。汝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對吧?」翼祤原先無法下定決心,但狐狸生物的最後一句話點醒了她。

內心深處的翼祤知道,她需要這個答案。

「……嗯。」針尖刺入手指,最初只是輕微的刺痛。沒事的。翼祤深呼吸,然後加大了力道。接著,強烈的光芒從手指湧出,流竄過了她的全身。最終匯集到了她的頭頂,光芒質變為蕾絲、緞帶與絲綢,彼此針縫在一塊,形成了圓圈,漂浮在她的頭上,就像是蘿莉塔風格的天使光環。

只有光環而已嗎?算了,就第一次表現來說不錯了吧。去想像吧,然後使用汝的力量來塑造一切,『物理少年莫爾Mole』。

物理少年……?」翼祤困惑地看著雙手,過了好久才注意到頭上的異物,張大了嘴巴看著那朵光環「沒有錯。汝等被吾等稱呼為物理少年,莫爾就是汝的名字了。按照直覺來吧,咪相信汝知道的。」狐狸生物充滿信心,眼神發亮地戳戳翼祤的胸口,然後讓開了位置。

翼祤閉上雙眼,向腦中探索。

啊啊,確實。該怎麼做全都刻在直覺裡了。翼祤伸出雙手,指向了機械裝置。

易換TRADE

在懷錶少年下令的瞬間,倒數四節車廂的時間全部凝滯,燈光不再閃爍、車輪不再轉動,而在車廂裡的乘客則是震驚的看向四周的變化,似乎沒有受到能力的影響。下一個瞬間,被強制暫停的車輪與軌道碰觸,然後激烈的摩擦,火花染紅了車窗外的一切,尖銳嘯聲響遍了半個城市。

翼祤將機械裝置的「能量」提取了出來,但作為交換,她必須再給予它一點什麼。「概念」具現化的綠色能量被捧在手掌上,灼熱的感覺讓翼祤十分難受。她四處摸索,在碰到口袋中的硬物時停頓了一秒,然後她把那東西抽出——沒電的手機。她也把「用盡電源」的概念從手機中取出,然後將兩者交換。機械裝置那如心跳般的脈動頓時停止,而手機開機的鈴聲在摩擦的噪音中微微突出。

距離捷運出軌還有一百公尺。

停下啊!」連續消耗了巨大的能量,懷錶少年痛苦的皺起眉頭。

距離捷運出軌還有五十公尺。

……快停下啊!」翼祤抓緊了胸口,發自內心的吶喊。

距離捷運出軌還有二十公尺。

距離捷運出軌還有——














火花不再淹沒窗戶。

尖銳的聲響停止了。

捷運停下了。

懷錶少年跌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與頭上的光環綻出金色光芒,隨後褪去,化為碎片。現在他只是個穿著普通校服的少年。跟翼祤同一所學校。他大口的喘氣,然後從胸前的口袋中抽出紅色鏡框的眼鏡,顫抖地戴上。

「啊啊……好累啊……乾脆就躺在這裡睡吧……」金髮少年趴在捷運的地上,無視周圍所有人的目光。但躺了一陣子,他又想到什麼似的站起身來,搖搖晃晃的往捷運車頭走去。

他穿過了一節又一節的車廂,最後走到依然癱坐在駕駛室裡的少女身旁,蹲下來拍拍她的肩膀。

「……我建議妳快跑喔。」少年說。翼祤被嚇了一大跳,在原地抖了一下,然後僵硬的回頭。

你是……!」翼祤認出了他,就是剛才使用懷錶拯救自己的少年。但是現在的他是……跟自己同一個學校的學生?

「警察要來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咪呀吧。被警察抓到是很麻煩的。反正我們之後大概還會見面。」少年指指坐在身旁,被稱為「咪呀」的白色狐狸生物,沒有再說什麼,疲憊的掉頭離開。

請……請等一下!」還沒有站起來的力氣,翼祤猶豫了一下,然後開口喚住他。

「幹嘛?」少年無奈的靠上牆,沒有回頭看她。

我叫衡翼祤……請問你叫什麼名字?」翼祤鼓起勇氣問。

「……夏離章,夏天的夏。也是『物理少年刻秒Second。』晚安。」他繼續走,一腳跨出了破掉的窗戶,雙手插著口袋,從懸在橋上的捷運軌道落下,身影被夜晚的台北吞沒。

翼祤就這樣坐在原地,無聲目送他離開。

咪也建議汝快跑喔。」突然,咪呀輕巧的跳上了翼祤的頭,然後再越過了她,跳到了地板上,邁著輕盈的腳步往車廂裡走去。翼祤幾乎沒有感受到它的重量。

咦……欸,可是……」「現在的汝可還是物理少年喔。」咪呀用前肢指指還漂浮在她頭上的光環「趁著力量用盡之前離開吧,一點高度不會有事的。咪估計落地之後不久光環就會消失了,不用擔心。咱們之後還會見面的,咪保證。好了,不要讓咪趕人,快走吧。

翼祤呆呆的點頭,小心翼翼地扶著牆壁站起來,撿回了掉在附近的書包。但就在她走到剛才金髮少年離開的窗戶,卻因為令人打顫的高度落差而呆住。她最多最多只是跨出窗戶,坐在玻璃碎光的窗戶邊緣,雙腿懸空的恐懼令她動彈不得。

咪呀坐在原地看了好久,久到警車跟救護車的聲音都逼近了,她還沒鼓起勇氣跳下去。它小小聲地嘆氣,靜悄悄的走到翼祤背後。

……哇!!!」「呀啊啊啊啊啊啊!?」又被嚇了一大跳,翼祤就這樣從窗戶邊滑下去了。咪呀跳上窗沿,看著她正面朝下的落地,過了兩秒鐘看起來很痛的站了起來,左看右看之後驚慌地跑掉了。

真是的。這樣子要怎麼拯救世界啊……基金會已經沒有什麼失敗的容錯空間了。」抱著隱隱約約的不安,咪呀走到了捷運中間的那節車廂,然後閉上眼睛。

各位乘客,下一站是家喔。請享用各位的孟婆湯,然後忘記一切,快快樂樂的回家去吧。」奇異的光芒自咪呀為中心爬過整輛捷運,然後消去。

已經沒有什麼東西留在這裡了。

沒有傷心,沒有記憶,沒有難過,沒有絕望,沒有困惑。

沒有痛苦。

因為,那些通通交給物理少年去承受就好了吧。

晚安,台北。






2022年十月,阻止破碎之神教會啟動部件「SCP-ZH-001-Prime」的作戰以失敗告終。

這是雙方的失敗。

部件徹底失控,將整座城市的人拖入了永遠無法醒來的美夢,部件也將自己埋進深深的夢中。這是一個完美的美夢,沒有痛苦,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但只要製造痛苦,讓做著夢的人們醒來,就能以「察覺到一切是夢」的人為起點,深入城市中就能找回部件。所以,教會製造了怪物,扔入夢中,試圖撬開開口。

但利用了夢境特性的不只有教會。基金會也找到了出手干預教會的方法。

咱們稱之為「物理少年」。

汝問真的會成功嗎?

咪也不知道呢。

物理少年系列
摯寐溶解無序夢囈摯寐迸裂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