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評分: +4+x
blank.png

純白而空曠。

一個符合這種描述的空間。

但即使是這樣無邊際的純白,任何聲音都還是會在某處反彈,並在整個空間中回盪。

然後,某人說話了。

是一位年輕女士,有著一頭長而未梳整的棕色頭髮以及一雙灰綠色的眼睛。

「……法爾兀克?」

聲音回響。無人應答。

「……艾力克斯?」

聲音回響。無人應答。

「……雍希?」

聲音回響。無人應答。

當她最後一道聲音的回響消退,她又再次開口。

「我用所有你自己取給自己的名字叫你。我知道你在聽。別裝死。」

然後一個男人出現在這個空間中。一個穿著西裝和軟呢帽的男人。

現在,只有他們兩人站在這片純白而空曠的虛無中。

「Sigurrós。」他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對她感到厭煩。

「妳有什麼要說的?」

「讓我醒來,帶我逃離這裡。我知道你能辦到。」

「我不會,我也不想。」

他低聲地說,就好像不想再說任何話一樣。

「我被困在這裡,手臂上掛著點滴,永遠沉睡。我也許再也醒不過來了。」

他站著不動,一個字也不說。

「自從我很小的時候開始,每當我因為焦慮而睡不著的時候,你總會出現在我的夢裡,用溫暖而親切的話語安慰我。每次你這麼做之後,我才終於能睡個好覺。」

他看起來不舒服。

「我……我困在這裡太久了。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她的聲音在顫抖。

「讓我離開這裡。你能做到的,不是嗎?你不是一直讓我免於做惡夢嗎?」她的聲音更加顫抖,並漸漸變得焦慮不安。

「Sigurrós。」他開口說道。

「妳曾經很危險。妳有能力控制與顛覆世界數千次。」他以冷酷而空洞的聲音說道。

「我有義務制止危險。妳就是危險。那些話僅僅是我該做的事情的一部份。」

他說,死死地盯著她的眼睛。

「妳現在不再危險。他們收容了妳。

…….妳不再是我的職責。」

當他最後幾句話的回音消退,他又再次開口。

「……你再也不能召喚我了。這就是我們的結局。」

刹那間,他消失了。

她盯著他失踪的地方。灰綠色的雙眼因焦慮而震顫著。

「……理查德?」

「……史蒂夫?」

「……尼爾?歐維?戴夫?東尼?摩耳甫斯?奧涅伊洛斯?」

「……親愛的?」

「……」

「我用所有你自己取給自己的名字叫你。我知道你在聽。」

「……親愛的?」

「……你還在嗎?」

「別離開我。不要在這個夢境中扔下我。」

「拜託……」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